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六十八章 陆家老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陆有发做的是文具批发生意,偶尔也会尝试服装批发,另外还有一个独立经营的文具店。二姨是公务员编制,在机关单位里面也有个不大不小的头衔,专门负责采购政府办公用品。

    要说二者没有什么联系,鬼都不会相信,只是小人物管不了,大人物看不上。

    现在是星期五,陆恒来之前给二叔打了电话,得知他正在店里,二姨倒是还没下班。

    陆恒提着大包小包不好挤公交,便打了个出租,直奔滨江路。

    现在出租车起步价和每公里车费都不算贵,陆恒花了二十元就到了明华区滨江路。

    上一世,陆恒父亲早逝,二叔家也不知发生什么变故上门讨债,导致两家关系变差。陆恒听说后来二叔还搬家了,所以对于二叔家在哪里,他还真不清楚。

    这条路被称作滨江路,名副其实,与其相邻的正是流经崇庆市的长江。整整一条数千里长的公路都沿着滔滔江水,一眼望去,浩荡大江让人心胸都开阔了许多。

    陆恒站在滨江路边上,吐了口浊气,就向人打听金沙小区在哪里,问了几个人才知道,离他目前所在的位置步行的话大概还有半个小时。

    陆恒只能无奈,就不该早早的下出租车的,可是那个女司机才刚上手,只知道大概地方,让她精确到某个小区,她还真不行。

    正当陆恒想要打车的时候,一辆日产天籁慢慢停在了他面前。

    车窗降下,映入眼帘的是跟父亲有几分相似的面容,陆恒二叔陆有发!

    “陆恒上车吧,我就知道你找不到地方,幸好我提前开车出来了,真要等到下班高峰期,我可找不到你。”陆有发毫无生涩的对陆恒打招呼,见陆恒提着大包小包,就要下车帮他一把。

    陆恒笑道:“二叔,你别下车,麻烦!我自己来就行。”

    在陆有发嘀咕浪费的时候,陆恒将东西全部塞进了后排里,然后坐上副驾驶。

    “真是的,来就来还客气,你就是我半个儿子,哪有儿子给老子送你的。”陆有发不满的嘀咕道,顺手把车子天窗打开,让车内的烟雾散得更快一些。

    陆恒呵呵一笑,也不辩解。

    陆有发的车是自动挡,比较轻松,他一边抽烟,一边开车,不时还跟陆恒闲聊几句。

    “陆恒这次月考考了多少分?我可是提前给你打过招呼的哈,要是没达到我的期望,你看我不抽死你。”

    或许是当过兵,又在车管所,批发市场这些地方摸爬滚打几十年的原因,陆有发的脾气比起哥哥陆有成来说要暴戾的多。动不动就提要打人的话,只是陆恒心里清楚,这无非是中国家长最传统的一种表达关心的形势。

    你要是个陌生人,成绩考差了,谁愿意来抽你啊,嫌手疼!

    陆恒一一的将各科目的成绩都报了出来,最后双手一摊道:“大约就是这么多分了,六百四也算差不多了。”

    听到六百四这个高分,陆有发心里十分高兴,很没有公德心的将烟头丢出车窗,大手狠狠拍在陆恒肩膀上。大声道:“好,好!没给我老陆家好男儿丢脸。六百四的高分在中国,哪里都可以去得了。”

    “清华,北大,复旦这些都看不上我的。”陆恒小声嘀咕。

    陆有发瞪他一眼说道:“为什么一定要挤破头往那里面冲?好男儿志在四方,只要不是太差的大学,你在里面都能学到东西,出来之后随便闯。我老陆家男人都不是孬种,你看我和你三叔不照样高中毕业,混了半辈子,也算混了个人模狗样。你爸要不是被那个肺病折磨,凭他的本事,你家现在也不是这个样子。陆恒你要有信心,六百四不差,比小美强多了,以后我陆家就靠你了。”

    从本质上来说,陆家三兄弟都是有些重男轻女的,可老天似乎开了个玩笑。三兄弟之中除了老大陆有成生了陆恒,老二、老三都只得了一个女儿,想要再生,当时也没那个条件。而现在,却是没有那个身体本钱了,年纪都大了,二姨,三姨都是四十好几的人了,大家都不想她们担那个风险。

    因此,陆有发和陆有德对陆恒都相当看重,除了逢年过节都会给陆恒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前段时间,也就是陆恒手机被老子陆有成没收了,不然陆恒一个月能收到二人两三个电话。

    对于老一辈的思想,陆恒可没那个想法去改变一下,只能对大姐陆燃,妹妹陆小美表示爱莫能助。

    陆恒十八,比二叔家的陆小美年纪大几天,却比三叔家的陆燃小两岁。

    对于陆有发的说教,陆恒只能默默的听着,他可不敢表示反抗,真要惹毛了陆有发,陆恒说不定还真打不赢这个四十多岁的健壮男人。

    “对了,陆恒你说你之前在大众卖车,那你应该挺懂车的吧!”陆有发问道。

    陆恒点了点头,谦虚道:“略懂,略懂。”

    陆有发眼睛一瞪:“谦虚什么,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我老陆家不搞虚的,你别被大哥那套书生气教坏了。”

    所以说,陆恒不谦虚是有家族因素的。

    陆恒挺起胸膛大声道:“懂!”

    陆有发满意的看着前面的路,滨江路上车子本身就不多,而且又是自动挡的车,所以他开得有点随意。

    他拍了拍方向盘说道:“这是我刚买的车,花了二十二万,你觉得怎么样?”

    陆恒反问一句:“卖家送了你购置税和保险吗?”

    “没有,光是购置税就是一万九,他倒是给我少开了发票价格,我只花了一万八。至于保险我自己买的,也不贵就一万多块钱。其实当初买车的时候,我找了几个哥们一起去看的,各种办法用下来终于得到了这个价格,算起来少花了好几万呢。”

    看着有些得意的陆有发,陆恒实在不忍心说出口,但还是说了出来:“二叔,你被人敲了竹杠,买贵了。”

    “什么?”陆有发有点不相信,他当初可是花了大力气才从二十五万讲到二十二万的,期间几个朋友又是白脸又是黑脸的。一会儿挑毛病,一会儿说不买,他自己也给销售顾问说要考虑考虑。最后才拿到二十二万这个价格,可是陆恒现在告诉他还买贵了。

    “这车到底多少钱?”陆有发降缓车速,问道。

    陆恒小心翼翼的说道:“这车应该是天籁豪华天窗版,一键启动,自动挡。行业里面底价二十万零六千能拿到,像你们这样的客户去买的话,最低是二十一万。所以说......”

    “所以说,我被敲了一万的竹杠。”陆有发脸色有些不好看,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买个车多花了一万块,还在外甥面前丢个小脸,实在不爽。

    陆恒见二叔脸色不咋的,急忙说道:“二叔,你也别气,你这车子质量很好的。你别看是小日本鬼子产的车,他的舒适性和动力都是一流的。前后采用的都是独立悬架,坐在后面别一般车舒服得多。”

    陆有发听完,脸色好看了许多,不过还是问道:“你说他舒适性好,我倒是认同,好几个朋友都说过了很舒服。不过这车子的动力性我可没觉得有多好,还不如我另外一个金杯车呢。”

    陆恒无奈道:“二叔你平时都是上下班开吧,堵都能堵晕你,动力性肯定体现不出来啊。你那金杯车是拿来打通后排装货的,平时就往其他区跑,不堵车肯定走得飞快呗。”

    黑色的车子有四米八五长,流线型的车身非常舒服,陆有发将他缓缓停在金沙小区后面停车场里。然后提着陆恒的东西,大包小包的进了电梯。

    “想不到你小子对车子挺懂的啊,不过也别耽搁了学习,你现在和小美一样还是学业为重。”陆有发叮嘱道。

    陆恒点头,然后对着电梯里的另外一个一直盯着他的少妇笑了笑。

    少妇也对陆恒微笑示意,打着粉色口红的嘴唇发出甜糯的声音。

    “老陆,这是你家孩子?”

    陆有发点头,提了句陆恒是他外甥之后就不在对少妇说话。

    气氛有些冷淡,陆恒看了下电梯的层数是在十四层,这栋楼一共十五层,最上面一层是没住人的,这十四层就相当于顶楼了。

    还是邻居啊,可惜不怎么熟络。现代社会就是这样,相邻十几年,可能出门也只是点个头,说不上两句话。

    出了电梯,陆有发打开门,给陆恒递了一双拖鞋过来。

    “我的拖鞋,我刚才瞄了一下,你跟我鞋码一样大,刚好。”

    陆恒笑道:“二叔,你和我爸,还有三叔,三个人的鞋码好像都是一样大吧?”

    陆有发换好鞋子,拍了拍陆恒肩膀,笑骂道:“都是亲兄弟,能不一样吗?”

    进了家,陆恒开始打量二叔这套占地一百三十多平方的房子,装修以后世的标准只能说普普通通,只不过以现在目光看,还是很不错的。

    陆有发给陆恒塞了个苹果过来,他自己也拿着个大鸭梨在啃,满嘴是水。

    “刚刚那个女人是隔壁邻居,没上班,全职太太。没事就喜欢拉你家二姨去打麻将。你别看你二叔大大咧咧,吃烟喝酒打架,可是唯独赌博这一块儿分毫不碰。当初你爷爷就是因为赌博败的家,要不是你奶奶靠着起早贪黑磨豆腐、卖豆腐把我们三兄弟拉扯大,现在哪来你们这些混孩子。因此呢,我对那个女人就不是很感冒,为这个,你二姨还跟我吵过几架。”陆有发边吃梨子,边解释道。

    陆恒咬了一口红彤彤的苹果说道:“都是一家人,为了外人吵架不值得。赌博这东西呢,我爸说的,死活不能碰,喝点酒抽抽烟最多也就伤个身体,可赌博那是能让人家破人亡,铤而走险,以身试法的东西。反正我是不碰的。”

    陆有发满意的看着陆恒说道:“对,我老陆家的男人顶天立地,烟酒女人打架读书赚钱当官什么都能做,这赌博就是不能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