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第五十一章 二十五岁(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ps:虽然是个小推荐,可是也是推荐不是吗?票票,收藏,评论都来吧!

    当陆恒从优优网吧出来时,已经不是一个人了,端木诚,文雨都跟在他身后。

    因为陆恒、文雨长期在优优上网的原因,二者都跟端木诚搞得很熟悉,通宵时三人还时不时开黑冲天梯。当然文雨是不跟他俩坐一块儿的,因为他不抽烟,取了这么一个好名字,抽烟就太破坏美感了。

    陆恒先跟家里打了个电话,让父母不要担心,说自己月考完得跟同学吃个饭,马上就回家。

    这是实话,三人找了网吧附近的一家烧烤店,点好东西就坐一块儿闲聊起来。

    “今年的苍首区冷的有点特别啊!”端木诚指尖夹着火星,烟雾四处飘散。

    “今夜的风儿也有点喧嚣啊!”文雨含着棒棒糖,一脸满足。

    陆恒一脸黑线,“说人话!”

    文雨不屑的看了一眼陆恒,舔了舔邪恶的棒棒糖说道:“手下败将,怎懂高手的寂寞。”

    陆恒无语,谁叫自己刚刚输给了他呢,最可气的是见文雨虐了自己,路过的端木诚也顺手来了一局,结果不言而喻。

    重生回来第一次玩dota,习惯了lol简单操作的陆恒还真不是二人对手,补刀被活活的压成狗,他压根就忘了反补这一说。

    不一会儿,点的烧烤全都上来了,诚哥点了几瓶啤酒,和陆恒大口喝了起来。至于文雨,还是那句话,取了个好名字,不能被这些恶劣行为破坏了美感。

    “陆恒,最近怎么没见你来优优了啊?”诚哥夹着韭菜说道。

    陆恒说道:“也不是为啥,主要是想好好学习了。”

    一旁的文雨见缝插针说道:“是啊,也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游戏打得好,成绩还一级棒。”

    陆恒瞪了他一眼,狠狠的塞进去一块豆干,麻辣席卷味蕾。

    端木诚已经二十五了,染着一头白发,打着耳钉经营着他那优优一亩三分地,活得好不自在。对于陆恒的解释,他点头道:“说得对,只有好好学习才能考大学,像我就是读了个好大学才能打下优优这一片基业。”

    陆恒,文雨一脸鄙夷,你好意思说,你个非主流。

    他们都知道,优优网吧是端木诚的家人投资给他建起来的,给他找个喜欢的事做,免得这个非主流走上歧路。

    而在零六年的时候,网吧还是特有利润的,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都混迹其中。身份证查得不严,陆恒刚刚用身份证刷,纯粹是后世读大学时候进网吧习惯了。

    至于严打网吧,规范未成年人不得进入网吧的条令应该是在二零一一年吧!在那个时候,苍首区几乎倒闭了十几家网吧,也只有靠近五座高中的一些网吧存活了下来。优优倒是凭借着诚哥用心经营,不断改善配件设施,提升服务,做大做强。后来更是升级成网咖,连开三家。

    陆恒看着面前二人,文雨之后的走向他不清楚。端木诚他倒是了解一些,就如上面所说,作为和陆恒现在老板苏伦一个年纪的人。

    二者起点不同,一个是一家不大不小的网吧老板,一个是一家投资千万的汽车4s店总经理。几年后,一个做大做强,一个却是被迫关门。

    谈不上谁功成名就,端木诚肯定不甘心只有区区三家连锁网咖,苏伦在汽车市场倒下,但肯定会凭借家族势力在另一处崛起。

    陆恒想了想,突兀的想到,那当自己到了二十五岁时会怎么样呢?

    就这一世,是继续在大学毕业后一份工作一份工作的尝试,还是继续给别人打工卖车呢?

    灌下一杯酒,抿了抿,有些酸,陆恒一仰而尽。

    桌子上散乱的摆放着五六只空啤酒瓶,是陆恒和端木诚解决的。另外还有一些没开封的啤酒放在一边,以二人酒量肯定是喝得完的。就是让陆恒一个人来也毫无压力,酒量就是销量这句话在某种程度是有道理的。

    可此时此刻,陆恒却是有点不想继续喝了。

    “诚哥,文雨我先走了,我爸妈在家里等我呢。”陆恒站起身来说道,顺便给诚哥散了一支烟。

    诚哥点燃烟,吐出口烟雾说道:“去吧,去吧,我跟文雨在聊会儿。天才总是能兼顾学习和游戏的,你还是回家复习去吧!”

    文雨嘴里塞着一大堆骨肉相连,英雄所见略同的点了点头,幅度有点大,陆恒看了生怕他被噎到。

    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

    父母今天进货回来,然后摆货进店,又在店里守了一天,早已累得不想动了,此刻早已进入了梦乡。

    陆恒不想打扰他们,把车钥匙丢在老旧的木质抽屉里。然后抱着头,躺在床上,睁眼看着有些发黄的天花板。

    “我二十五岁时会是怎么样呢?”

    陆恒低喃,双眼失去了焦点,有些茫然。

    不再有重生回来,那种一心扑在学习和兼职上的感觉。此刻的他就像刚刚出海的小船,知道航线,却不知道自己的目标在那里。现在只是顺着航线往下走,但到底要到哪里,达到什么程度,完全没有规划。

    脑海中总是划过自己上辈子二十三岁毕业后在人才市场漫无目的的投简历,最后去干那些辛苦劳累的工作。在到达二十五岁这两年里,他换了十几份工作,服务员,快递小哥,办公室文员,卖保险的,都没有坚持多久,让他做下去。

    反倒是在二十五岁踏足汽车市场后才坚持做了四年,成为了一个月薪刚刚万字出头的销售精英。

    二十五岁那年,陆恒依稀记得自己刚刚涉及汽车行业的陌生和无措。犯了很多常识性错误,开车撞过商品车,甚至出现过客户钱都没交完就让客户提车走的乌龙事件。

    难道这一世还要按照这个轨迹走下去吗?

    陆恒眼皮子有些打架,这一天有毫不停歇的月考大战,语数外,物理化学生物轮番轰炸,还有和苏伦一番君臣对话,也以叔侄关系走了次后门,后来更是动起鼠标玩了两局多年不动的游戏。

    事情太多了,即使以陆恒十八岁精力充沛的身体也有点扛不住,昏昏沉沉的睡去。

    只是陆恒的手在睡着后也迟迟没有松开,握得很紧,很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