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第四十四章 二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跟去建行不同,阳光保险这边,陆恒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一切都得摸索着来,找到能做主的人,说明意图,提出条件,二者磋商。

    当阳光保险的大.胸.女经理亲自送陆恒离开公司时,时间已经近傍晚。

    陆恒看了看手里的两份意向书,一份是建行的,一份是阳光保险的。

    建行这份每个月每年的收益只能说一般,因为不是每一个买车的人都会选择贷款。在零六年全款买车还是主流,唯有到了后面经济大幅增长后,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贷款购房买车。

    但阳光保险这边的收益就不同了,新车都是要买保险的。最基本的交通强制保险必须买,其他的商业险也很合理,百分之九十的客户都会选择购买。而每一笔保险百分之三十的返利,在陆恒看来就是巨额利益。

    以后的返利就没有这么高了,能维持到百分之二十五就不错了。

    不过目前来看,足够了。

    “以建行和阳光保险这两方面的筹码来说服苏总,有八成把握了。”陆恒心中想到,随后又甩了下头,否定了自己的满足。

    “不行,我要的是百分之百,如果苏总拒绝了,那么不仅这些意向书都要作废,天利装饰那边十五万的回扣我就拿不到了。”

    “我还需要再加上一份筹码,而这份筹码必须立马见效!”

    想到做到,陆恒也不顾天色的昏黑,再次拿出手机开始拨号。而这次打电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陆恒的二叔,陆有成的亲弟弟,陆恒也可以称呼为二爸,三叔的称呼就是幺爸了。

    这些都是细枝末节,最重要的还是电话里的沟通。

    “喂,你好,请问是哪位?”稳重的声音自话筒中传来。

    想到那个酷似父亲,但性格截然不同的二叔,陆恒深深吸了口气。

    “二叔,我是陆恒。”

    陆有发诧异了一下,没想到自己那个外甥还给他主动打电话来,在他记忆中陆恒见到自己总是躲着的。毕竟有血缘关系,他亲切的问道:“喔,是陆恒啊,难得给你二叔我打电话来,有事吗?”

    陆恒组织着词汇小心翼翼的说道:“二叔,你还有苍首区这边车管所的熟人吗?”

    “你找车管所的人干嘛?”

    陆有发也是地地道道的苍首区人,年轻时候通过一些门路进了车管所,负责的是车辆检查这些事。只是年轻人闲不住,干了几年就离开苍首区外出打拼了。一晃十几年过去,孩子都读高中了,车管所的关系基本上都散干净了,即使还有也不知道关系如何。

    而陆恒打这个电话的目的需要的就是陆有发的门路,车管所是政府部门,不是利益能打动的。有些时候在利益不大的情况下,就格外需要敲门砖了。

    “二叔,事情是这样的。我趁着周末闲暇找了一份汽车4s店的兼职工作,如今有客户买了车想让我帮他上户,我时间也比较紧张,所以想问问你有没有这方面的人脉,便宜办事来得快些。”

    陆恒说话有些斟酌,毕竟是亲人,要是有什么不对,影响到了亲戚关系就不好了。而且自己身为一个临近高考的学生还不务正业,长辈是最喜欢训斥的。

    果不其然,话筒那边就传来了呵斥声。

    “你是要高考的人,还到处瞎逛,不务正业。你到底还想不想读大学了,上次和你爸聊,我才知道你现在成绩有多差,你居然还去卖车。现在竟然走后门找到我这边来了,你小子是不是皮痒了,你爸舍不得打你,我可下得了手。陆恒,我可告诉你,你要是高考给考个三四百分,那你就等着我亲自跑到苍首区来教训你。真是的,不知道大哥大嫂他们怎么教育你的,以前还好好的,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

    陆恒苦笑,电话稍微离远了点,实在是说到后来陆有发都在咆哮了,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几乎要冲破这个几百块的手机。

    等陆有发稍微平息时,陆恒才解释道:“二叔,你别担心我的成绩了。我上次周考语文数学都是年纪第一,现在成绩已经起来了。以前是我不懂事,现在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肯定会好好学习的。只是现在这个客户上牌的问题迫在眉睫,受人之托,总要忠人之事不是吗,我必须得马上替他办了来。”

    听见陆恒这一番解释,激动的陆有发稍微平静了些,开口问道:“你语文数学考了多少分?”

    “语文一百四十六,数学一百四十九。”

    简简单单的话,平平凡凡的口气,却是让陆有发心脏抖了下,虽然他知道陆恒以前语文数学好,但也从来没考过这么高的分啊。

    双方都停下了,沉默蔓延了一会儿,只有电流的杂声。

    “真的?”

    “真的。”

    “那好吧,你也满了十八,识文断字的人总是明事理比较快。所以你的事自己要斟酌着去做,像这样的兼职以后还是不要做了。车管所那边我还有一个兄弟,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不大不小的负责人,人脉也挺广的。你去找他,上户的事情很简单。”陆有发边劝告,边承诺的说道。

    陆恒笑道:“好的,我听二叔的,有些事我会三思而行。”

    挂了电话,陆恒蹲在开始发出黄光的路灯下,自顾自的点燃了一只香烟。飘渺的烟雾顺着吐出的热气向上升腾,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恍惚。

    陆恒慢慢的吸着白色烟卷,火星嗤嗤的向上蔓延,很慢,但很坚定。

    眯着眼,陆恒摊开手掌,看着那个略显老旧的手机,若有所思。

    这东西让人与人联系越来越紧密,也让人与人离得越来越远啊。

    在路灯下蹲了半个小时,陆恒脚都有些麻了,烟也抽了三只,嗓子微微有些干。

    电话响了,陆恒急忙接通。

    “陆恒,我已经跟马三立打了电话,没想到他现在混到所长份上了。今天星期天他应酬去了,你有空的话明天去找他吧。电话我待会以短信形式发给你,对了你去找他的时候带条好烟去,不是让你掏钱,是帮我送的。我和他也多年没见了,如今怎么也得意思下。”

    陆恒有些感动,陆有发说的是他送,其实还是为了自己送。十多年没见了,一联系上就是求人办事,就是亲兄弟你也要提两斤腊肉去不是?

    “嗯,好的二叔,我会买条好烟的。今天多谢了哈。”

    “嘿你小子还跟我说谢,怎么你也得算我半个儿子,哪里有儿子跟老子说谢的。不过事情我也不是白帮你办的,你们这几周要月考是不,我记得和小美她们是差不多时间的。月考你给好好考,要是考差了,我绝对会提着黄金棍上门的。”

    黄金棍并不是黄金打造的棍子,只是在苍首区有句俗语叫“黄金棍下出好人。”而这个好人指的是有出息的人,那黄金棍也就意味着体罚棒打了。

    陆恒答应了下来,这些日子的复习,他还是很有把握的。即使语文不再出现那种恐怖的分数,他也有信心上重本分数线。

    挂了电话,陆恒慢悠悠的朝着家里走去,今天父母不回来,还需要仔仔细细的把天南区那边的进货渠道一一考察稳定下来。

    走到楼下时,陆恒一拍脑袋,然后就朝着小区外面跑去,拦了个出租车。

    “师傅,去晏章诊所,对,就是那个苍首一中出来那个诊所。”

    ps:恭喜本书出现第一个执事一个暗恋的人,也谢谢各位的鼎力支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