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第十九章 穿梭在城乡结合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见李孟月来了,陆恒自然不能马上走。

    “李姐,车子手续我已经帮你办齐全了,不过你喝了酒,还是明天来提车吧!”

    李孟月眼神有点迷蒙,饭局从中午开始,能上那个饭局的人分量不都简单。有苍首区副区长,财经办的办公室主任,电视台的台长等等,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建行初到苍首区开分行,需要跟这些头头尾尾打好关系,她又是现场唯一一个女流之辈,只好做足东道主的本分,一直喝酒。

    不过既然能被建行总部派到分行当行长肯定有过人之处,这酒量就是其中之一,愣是从中午饭局喝完之后,又另跟一些开了一局。下午谈了很久,突然想起答应过一个青年要去提车,作为一行之长,肯定是重然诺的,正好该说的也说完了,于是急匆匆的赶来,至于酒劲还没完全散去。

    李孟月不介意的说道,“酒劲散得差不多了,能开车的,”

    陆恒皱起了眉头,酒驾是他最讨厌的一件事,他前世有一个很要好的兄弟因为酒驾闹得工作没了,甚至在汽车市场都没了活路。

    说起来那个兄弟很冤,跟陆恒在同一家公司做汽车销售,经常一个月卖几十台车,常年销售冠军,对那时刚刚入行的陆恒非常照顾,陆恒的第一台车就是那个兄弟帮他谈下来的。事情发生在2012年,在十月底,那时国庆节汽车都卖疯了,那兄弟更是史无前例的一个人卖了三十多台车,奖金加月薪妥妥的有好几万。

    是的三十几台车只有几万,可能有人觉得很少,但想想那是在后来汽车销售市场颓废的时候,也越发的显出那个兄弟的能力来。

    在月底的时候有客户拖到下班前来提车,那个时候忙坏了的兄弟直接就把车钥匙给了客户,让客户把车开走。

    结果后来客户出去出了车祸,自己被撞死了。这个时候客户家属就闹上门来了,指着陆恒兄弟的鼻子又哭又骂,怪陆恒兄弟把车交给了客户。

    措手不及的陆恒兄弟指天发誓说交车的时候,客户人好好的根本就没有喝酒。但家属不听啊,堵着公司大门不走,甚至还招来了记者。

    老板为了缩小影响,直接就把陆恒那个兄弟开除了,甚至连那个月三十几台车的工资奖金都没发,这个事情之后,那座城市的汽车销售圈子都知道了这件事,也没人敢录用陆恒那个兄弟。

    可想而知,当一个人在当月取得了巨大成绩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结果客户因自己而死,工作丢了,钱没了,一个月累得像狗一样的工作成绩也没了,甚至还被整个圈子排斥,这对一个职场精英打击有多大。

    那之后,兄弟就离开了崇庆市,在外面漂泊,偶尔跟离开了原公司的陆恒联系,陆恒知道他过得并不好,心里那股气没了,没了自信,做事畏手畏脚,沦为平庸。

    隔了三年,有人来陆恒隔壁的4s店买起亚,陆恒认出了那个年轻人是当初的家属之一。他和那人根据车子吹了很久,最后更是得到了令陆恒震惊的答案,当初那个酒驾客户根本就是开车离开后呼朋唤友喝酒庆祝买车,最后才出的事。

    当陆恒想把这件事告诉兄弟时,却从电话里面传来了陌生女孩的声音,再也联系不上那个在他最艰难的时候拉自己一把的兄弟了。

    所以,陆恒狠酒驾,这既是对自己的不尊重,更是对其他人生命的漠视!

    这个道理在后世越来越多的人会懂,于是会有代驾产生,于是交通法规规定了酒驾将会被严厉到极致的惩处。

    陆恒将本来要递给李孟月的车钥匙重新塞回了兜里,看着李孟月说道:“对不起,李姐,我不能把钥匙给你。”

    “为什么?我付了钱的,这个车在当时就属于我了,我要自己的钥匙你还不给?”

    陆恒盯着李孟月诚挚的说道:“因为你喝了酒,即使你觉得你是清醒的,但你的身体仍然在酒精的控制下,所以我坚决肯定的不会把钥匙给你,那是在将你置身于死亡边缘。”

    脸色涨红的李孟月正要说话,一旁中年男子笑眯眯的阻止道:“小兄弟说得对,孟月你今天喝得确实有点多,还是明天来提车吧!”

    李孟月虽然感觉自己是清醒的,但其实脑子里确实有点浆糊,这种状态其实最危险了。

    也许是喝多了,拧劲上来,李孟月不甘的说道:“那我怎么回去?”

    “我开车送你?”中年男人说道。

    李孟月毫不犹豫的拒绝道:“不行,嫂子还在家里等你,要是让她知道你送我的话,非杀了你不可。”

    中年男人看向了陆恒,忽然笑道:“小陆是吧,你既然卖车,那肯定会开车吧?”

    陆恒点头,但立马说道:“会开,没有驾照,不敢开。”

    李孟月一笑,将包丢进车里,然后坐上车,因喝多了而显得娇艳的熟女脸颊看着陆恒笑道:“快点上来开车吧,送姐回家,不用怕交警查你。”

    陆恒看向男子,中年男人无奈笑道:“送孟月回去吧,我保证那条路线上没有交警临检。”

    说完,中年男人就拿起电话打了一个电话。

    陆恒在一旁听着,内容其实很简单,就是男人说南街那边有点堵,然后就挂了。

    陆恒松了口气,也许是重生后,患得患失的心态让他有些小心,所以一些可能会刺激到父亲的举动他都会注意。

    譬如在高三期间还在外面兼职,陆恒就没打算给父亲说,所以陆恒下班后不管是苏总请他吃饭还是廖帆要答谢他,他都没有答应。至于无证开车,要是被交警逮住,不仅会刺激到父亲,甚至会让父亲知道自己现在兼职的事。

    是的,陆恒现在十分甚至过分的在意父母的想法。

    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知道,那每个寂静的夜里,心里的悔恨和愧疚!

    在得到面前这个看似平凡,实则一举一动彰显权势的男人承诺后,陆恒取出钥匙,发动了车子,然后在路人好奇这是什么车的目光下一骑绝尘。

    虽然这具身体在十八岁之前从来没摸过车,也就是在陆恒进广源大众后在人少的停车场开过几次,但隐藏在陆恒心中的记忆却是磨灭不掉。

    挂档,送离合,脚刹,然后一脚油门!

    红色的小polo穿过夕阳中的西门,绕过皇甫大街,进了菩提山,便是关山大道。

    陆恒见一上车后就歪头睡着的李孟月,心中庆幸,幸好没让她开车。虽然李孟月不是后世大马路上的那些技艺不精的女司机,但喝醉酒的状况下,陆恒判断即使不是也差不多。

    一路上穿越无数高楼大厦,平房民居,正在蓬勃发展的苍首小城,呈现出绝对的两极性。

    锃亮上档次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直上云霄,青绿砖瓦的平房小楼掩映其中。有机器的轰鸣,却遮盖不住傍晚出来散步朴实民众的欢笑声。天边的云彩有些焦黄,照在苍首广场上那些隐隐绰绰人们身上。

    陆恒眼角一跳,果然!

    零六年已经出现了广场舞,这风靡全中国,威慑全世界的团.伙!

    她们拥有着最强大的纪律,不需要让人督促,会在晚饭后自觉出现在地势开阔处,自动排好队伍,演练让外国人恐惧的阵法。

    她们拥有着最强悍的战斗力,不管是摆摊的小贩,人高马大的篮球运动员,甚至是号称中国战斗力第一的城管,她们都不怕,只要敢抢她们的底盘,她们就会群起而攻之!

    陆恒心下暗叹,但脸皮有点发红,因为他曾经跳过广场舞。

    那是在母亲抑郁成疾的时候,为了帮母亲,陆恒带着陆恒去了一处著名的广场舞聚集地,甚至还主动拉着母亲去跳舞。

    抛开这些回忆,陆恒内心幸福的想到,他想让以后的母亲每天吃饱了没事做,来跳广场舞。他想让老爸闲得发慌,流连在巷口的象棋桌上,西门的茶楼麻将馆里。

    有些愿望很简单,也很微不足道,但只有陆恒才如此珍视这段生活。

    红色小轿车行驶在青绿的关山大道上,路过小溪,穿过菩提山。迎面而来有和二路车一样打扮的七路公交车,也有乡村牵着水牛的牧童。

    -

    终于下班了,今天被太阳晒得晕乎乎的,感觉小帅的我也变黑了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