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第六章 父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陆恒是真没心思和这个像麻雀一样的女孩胡搅蛮缠了,他想安静的复习,考试,然后迎接高考。

    第一堂考语文,是班主任陈昊监考,最后一堂理综还是陈昊监考。基本上都是这样的,科任老师都不会监考属于自己的那一科,而是监考其他科目。

    陈昊是教数学的,自然就错过了第二堂的数学,又因为下午某几个老师要去监考其他班,所以他就一人监考语文和理综两门。

    卷子很快发下来了,雪白的卷子在有点阴沉的教室里传递着,最后才落到陆恒这个角落。

    拿到卷子,陆恒没有第一时间就开始做。这是他印刻在身体里的习惯了,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一世。一目十行的扫过每道题,最后目光留在了作文上,陆恒心里有了个底。

    还好,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是的,这种小周考不比高考,有时候是会出一些奇葩的东西。譬如数学,数学题能出到大一的高数题,你用高中的知识也能解,但十分麻烦,那不是题型难度的问题,那是一种另外的思维方式。

    轻轻的扭开笔盖,陆恒开始了重生以来的第一次考试。

    第一题选d,那个“亲睐”的“亲”错了,应该是青色的青。身体内部的反应让陆恒第一时间得出了正确的答案。语文是他的读书十几年来的最强项,自然不可能成为拦路虎。

    从第一题开始,基础部分基本没什么可以称道的。

    陆恒很快将目光投在了古文赏析上,微微笑了笑,是选自《续古文观止》里的一篇文章,叫《醉书斋记》。不太出名,但对于高中学子来说很有深度,仔细的阅读了一遍,陆恒下笔如飞。

    余是以无所顾虑,而嗜益僻。其中僻就当怪癖的意思讲,陆恒又写下一道题。

    数学老师陈昊的目光一直游离在教室中,但如果实际观察就会发现一大半停在陆恒身上。早上发生的事他一清二楚!

    他当时就在门外,若是往常他也就推门进来阻止了那场闹剧,但当陆恒说出那句“我能考多少分,今天周考就能知道了。”他停止了推门的动作。

    陆恒这个孩子他其实很看好的,理综一般,英语也不突出,但数学和语文实在惊才艳绝,作为数学老师他其实很喜欢这种学生。

    但自从陆恒进了他的班级,一次又一次的让他失望,如其他的科任老师基本都放弃了陆恒,就连一向负责的语文老师颜真都不抱有任何希望了。

    但他陈昊不能,他是高三八班的班主任,他必须得为每一个学生,每一个孩子负责。所以他一次又一次的将陆恒从课堂上喊醒,无数次针对陆恒,只是为了让陆恒不再沉沦。可昨天陆恒骚扰女同学,确确实实是伤了他的心,他才会声嘶力竭的叫陆恒喊家长来。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失态,可这又何尝不是爱之深则恨之切!

    今天陆恒说要周考见真章,他突地又升起了一抹希望。只要陆恒肯学,还有一个学期,怎么也能上个本科吧!

    看似不带有任何情感的目光扫过陆恒,陈昊不觉皱起了眉头。

    “这么快?”

    是的,陆恒做题写字速度太快了,完全不像是做语文题。

    如果是其他理科题,在思路通透的情况下,都是一气呵成。但语文题不同,前面的基础题完全大意不得,有时候写出一个字,分数就拿不到,这陆恒做题这么快,难道是自暴自弃?

    陈昊叹了口气,还是不能抱太大希望了啊!

    陆恒自然不知道短短时间里,陈昊的心中想了无数事。他只是沉浸在自己那种下笔如有神助的状态中,似乎每一道题都似曾相识,然后答案就隐藏在脑海深处。

    陆恒自嘲一笑,这就是来自十年前的记忆吧!大脑皮层深处总有那么一丝记忆,就是不知道高考还有没有这种福利。

    语文考试一般是两个小时,半个小时左右,陆恒就将基础部分一扫而空,毫无阻塞。

    作文:以下面图画自由发挥,自选角度,自定立意,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八百字的记叙文或者议论文。

    陆恒看着那幅图片,内心一震,画很简单,仅仅只有一个背影而已,有些佝偻,但显得很坚定让人想依靠。

    轻轻一叹,这是一篇写父亲的文章啊!他还记得有一副油画叫做《父亲》,震惊了整个中国,作者应该是叫罗中立。那幅画刻画了一位农民父亲外在质朴,内在高尚的风格,在几年后,那幅画会成为无数高中考试的作文命题。

    这幅画和那幅名画相比,少了浓厚的色彩,也没有那么多的笔画,但其中透出的情感却是一般的伟大。

    陆恒对父亲的愧疚从重生前到现在从来没有停止过,此刻见到这幅画,陆恒心中梗概,有千言万语压在心中,不吐不快。

    提笔便写,题目《父亲》,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包含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太多情感涌入其中,陆恒颤抖着写下一句句话,情至深处,便随心所欲,一个个朴实饱满的词语就从细小的笔中吐出。

    我愿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

    陆恒停下笔,揉了揉微酸的眼睛,自嘲自己重生后变得多愁善感了,变得易怒了,这一点不像以前那个被称作销售精英的自己啊。

    做销售的谁有空去多愁善感啊,谁敢天天对着顾客吼啊,穿得人模狗样,过得如牛如马。

    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太大纰漏后,陆恒站起了身子。

    “老师我做好了。”

    “不再检查检查?”

    “差不多了。”

    “那出去吧!”

    看着陆恒走出去,陈昊叹了口气,算了吧,这孩子没希望了。走过去随意的将卷子收上来。

    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一直坐着也无趣,陈昊便拿起陆恒的卷子看了起来。也许前面基础知识,他涉猎不多,但后面的作文还是能看懂好坏的。

    “这陆恒作文一向很强,也不知道这次会写出什么来,别又像上次那样写篇关于同.性.恋的东西上来吧!”

    慢慢的看着,陈昊双手开始颤抖,内心的情感开始涌动着,他似乎想到了自己那早逝的父亲。天天在地里干活,把自己送入大学,每次带着学费和生活费给自己送来。明明带着钱,但嘴唇干裂了都舍不得买一瓶水喝,只是说着不渴,不渴。然后转身就给自己买饮料,总是把最好的给自己,不让自己受一点伤害。

    可是当自己大学毕业,当上老师后,父亲却一天福都没享受到,病死在田里。

    陈昊清楚的记得父亲是死于心肌梗塞,过度劳累,长期的负重和压力让一个五十多的汉子活活倒在了田里。那时的陈昊哭得像个小孩子一样,他是多么想像陆恒作文里写的一样,用他的一切,换父亲一生岁月长留。

    “这陆恒,写些什么嘛。”陈昊抱怨着,取下眼镜,擦了擦眼角。他轻轻的却又珍贵的将试卷放在桌子上。

    陆恒来到三楼僻静的角落里,掏出打火机,点上了香烟,微醺的烟雾让他有点恍惚。

    重生后总要做些什么,不能让父母一直担着那十万块的巨债。可是到底要干什么呢,必须来钱快,还不能耽搁他学习的时间。

    除了违法犯罪,好像还没有什么工作是来钱又快,又不费时间。

    砰!

    砰!

    有礼炮在远处响起,接着是鞭炮声,远远的有烟花在这阴沉的天空中升起。

    陆恒眼光一亮,有了,自己怎么能忘了这件事呢。

    陆恒心头那块大石头终于落地,虽然赚不了多少,但至少能缓解一些家里的压力,也不会让父亲太过劳累。

    心中有了想法的陆恒,总算放下了那颗压在心里的大石头。一支烟抽完,在外面再待了一会儿,时间就差不多够了。陆恒迈着轻快的步伐向着教室走去。

    叮铃铃!

    下课铃响起,该交卷的都交了卷子,那些磨磨蹭蹭还没写好作文的家伙也不得不哭丧着脸万分不舍的把卷子交上去。

    进了教室,陆恒还没来得及回座位上,就听见谭伟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有些人明知道输不起还非要和我打赌,提前一个小时交卷,倒是挺厉害的。可惜陈老师看了你的卷子,直接来了一句‘写的都是些什么鬼’。”

    谭伟成绩不错,每次考试都能有六百多分,在班上属于前几名。因为有点近视所以坐在了第一排,刚才班主任在那嘀咕的时候被他听到了,也没注意班主任的神态,就给陆恒先入为主的下了定义,肯定是乱写一气的。

    一下课,谭伟就将断章取义的那句话传遍了整个八班,导致现在每个人看陆恒的眼神都不对。

    陆恒轻笑一声,也不辩解,跳梁小丑,你越理他,他越嘚瑟,成绩下来是非黑白,自然一清二楚。

    回到座位上,林素就盯着他问道:“你真的是乱写的答案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