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第三章 震惊的班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立下决心要考好大学的陆恒自然不会放过课堂认真听讲的机会,然而当他仔细听颜真老师讲那些语文题的时候,陆恒才发现大部分他都会。

    语文,数学一向是陆恒的强项,陆恒当初也是靠着语文数学的超强发挥才来到这个重点班。即使从十年后重生回来,这些基础东西都还在脑袋里。

    为了验证自己的水平,陆恒立马开始做卷子。

    是的,做卷子,现在语文老师讲的这张卷子只是平常考试用的,陆恒上面还是白板,只有一个名字而已。

    陆恒不禁哀叹,自己上辈子到底是怎么鬼迷心窍了,居然还会交白卷。

    用着从小卖部买来的中性笔,陆恒开始奋笔疾书。

    前面全部是基础题,成语当中选择正确字体的选项,正确的拼音组,成语使用不恰当,选择没有语病的一项句子,古文赏析。

    陆恒一下扫过,凭借自己大学四年的功底,这些题做起来毫无阻碍。陆恒在前世下班经常写仙侠小说,所以对于古文方面有很大的涉猎,这些说不上太偏僻的古文,陆恒做起来轻松至极。

    就在陆恒奋笔疾书,飞快的做卷子时,前面的林素不经意间回了一下头。看见陆恒做题的速度,不由愣了一下。在她印象里,这陆恒平常几乎不动笔的,已经是个自暴自弃的人了,怎么今天开始做起卷子来了。

    “法令不急而行,民不劳而上足用,故民归之,这句话是墨子《辞让》中很重要的一句话,而第二题就是让你们翻译成白话文。你们的答案我也看了,只有几个人完全翻译正确的,现在我请一位同学给大家解释一下吧!”颜真目光巡视着全班,准备找一个成绩不错的同学,起来翻译翻译。

    不过当他看见陆恒低着头不知道在干嘛时,心中就憋了一口气,刚才被这个学生震住,确实挺丢脸的。

    颜真是个文青,自诩文化人,文化人要么度量很大,要么就很小,文人相轻就是这么来的。

    高三了,很多同学面前的书都是堆成一座小山,而陆恒之前为了上课睡觉也堆了一座山,所以除了隔得比较近的林素,还真没人看见陆恒在干嘛。

    “陆恒,你起来翻译一下这句话。”颜真淡淡的说道。

    这下全班同学的目光再次投了过来,这怕是陆恒这个在八班毫无存在感的人今天受到瞩目最多的一天了。

    陆恒揉了揉眼睛,站起来看着颜真问道:“哪句话?”

    颜真气极,好样的还真开小差了。对着卷子指到:“古文赏析第二题,翻译成白话文。”

    陆恒看了一眼,自己恰好还没做到这里来,不过也难不倒他。

    “法令不急而行,民不劳而上足用,故民归之。唔,我想想哈。”

    此话一出,班上同学议论纷纷,这陆恒不像往常一眼直接说不知道,今儿反而还要想一想了。

    “哈哈,这陆恒还挺装得。”

    “切,装神弄鬼,他知道什么,不过就是浪费我们的宝贵时间。”

    ......

    陆恒自然不去理会这些嘲笑,只是瞬间他就想到了答案,理了理思绪,他朗声道:“这句话其实很简单,法令不用催促而可行使,民众不用劳苦而财用充足,所以民众归顺他了。”

    “坐下吧!看来你的语文底子还没丢掉。”颜真神色复杂的看着陆恒,当初陆恒高一分班进入八班这个重点班时,他其实是很期待的。因为那时陆恒的语文特别好,每次都能考个一百二十几分,甚至拿过一两次全校第一。后来陆恒的堕落让他始料不及,也曾感叹伤仲永,今日陆恒露出古文这一手,只能让他更加惋惜。

    对于陆恒直接答出正确答案,而且颜真老师没有任何挑剔,这让一班同学震惊异常。

    学习委员谭伟酸溜溜的说道:“肯定是蒙的,要不就是用手机上网查的答案。”

    谭伟在班上成绩非常好,数理化非常突出,仅仅语文拖后腿,每次考试也才一百分上下,特别是古文让他抓破头皮。

    本来平时对于陆恒拖累班级平均分,他就很看不惯陆恒。今天第一节课,陆恒还对他喜欢的女生做那种下流动作,这就让谭伟更鄙夷陆恒了。

    他身边的同桌也应道:“我也觉得,那个陆恒平时不声不响的,今天这些动作肯定是为了吸引人注意,不过是个小丑而已。”

    不管其他人怎么想,林素却是看得清清楚楚。陆恒交的是白卷,卷子拿下来之后一直在睡觉,哪里有机会去找答案。刚才也才仅仅做到古文赏析这道大题来,那么也就是说陆恒是凭着自己的语文功底答出来的。

    “难怪颜真老师说陆恒语文底子还在,这种古文都能随口答出来,也不知道他这张卷子能考到多少分。”林素心想。

    陆恒自然不去管这些破事,坐下后就将头埋了下去,继续他最后几道大题,古文赏析、现代文阅读、以及默写古诗词。

    时间过得很快,不过四十分钟一节课的时间,陆恒就将一张卷子除了作文外,全部做完了。

    揉着手腕,陆恒摇了摇头,太久没写东西了,一口气做一张卷子,手还有点酸。现在家里没有电脑,如果想继续写小说的话,看来还得练练写字速度。

    “班长,可不可以把你的卷子借我一下。”陆恒拍了拍林素的肩膀说道,颜真老师已经将题讲完了,林素上面记录答案满满的。

    林素点了点头,把自己的卷子递了过来。

    接着,林素的目光都不时扫过陆恒桌面,她也很好奇这个曾经的语文大神,一年不学习,还能做到多少分。

    因为有书挡着,陆恒自然没有注意到林素的目光。接过卷子,因为没有红笔,陆恒直接就用黑色中性笔打x。

    一排扫下来,接着又是一面卷子,待到后来把四面卷子全部扫完之后,陆恒自然的把卷子还给了林素。

    林素扑腾着大眼睛,接过卷子,轻声问道:“怎么样了?”

    陆恒随意的摆了摆手,然后朝着外面走去。“也就那样。”

    在陆恒出去之后,忍不住好奇心的林素把陆恒压在桌子上的卷子拿了过来。她刚才可是看见陆恒没怎么动手打错的。

    一个,两个,然后没有了!

    林素惊呆,基础部分九十分的语文试卷,陆恒只错了两个小题,加起来不过四分,也就是说陆恒居然得了八十六分。

    天啊,怎么可能,要是陆恒写了作文,那不是分分钟上一百二的事情了。

    林素心头突的一跳,在她记忆中,陆恒作文写得特别好,甚至得过五十九分的绝对高分。也就是说,陆恒要是得个五十分左右的作文分,他就有一百三的高分了。

    而且写文章这种事跟数理化不一样,这是一辈子的事,即使一两年不动,想写的时候也能写出来。有时候阅历丰富了,还能写得更好。

    “你为什么要自甘堕落呢?”林素喃喃自语。

    接下来一天,陆恒就旁若无人的开始他的做卷子之旅。

    语文完了,就是数学,接着英语,然后是理综卷子。一天下来,这个教室后排靠窗角落里不时传出沙沙声。陆恒也废了一张又一张的草稿纸,眉头时缓时皱。

    语文尽在掌握之中,数学对于学过大学高等数学的陆恒来说也不再话下,仔细点的话能考到一百二三左右。就是英语有点烦,基础知识多,不过陆恒也是过了英语四级的人,用心去写也有个一百二的成绩。

    这样语数外三科加起来大约就能有三百七的分数,这已经超过了之前陆恒理科所有成绩。

    而对于物理化学生物三科综合,陆恒就有点挠头了,他居然只考了一百五十分,只得到了一半的分数,他奶.奶的。果然有些东西丢了很难捡回来,陆恒不由叹道,接下来的时间就扑到理综上吧,只要能提到两百分,那么国内的重本还是没问题的。

    一天的时间就这样度过,沉浸题海中的陆恒几乎没有感受到时间的流逝。现在是晚上九点钟,苍首一中的晚自习刚刚下。

    陆恒背着挎包,等所有人都离开了,才晃悠悠的走出教室。也没老师了,陆恒就自顾自的掏出一只烟来。

    陆恒抽烟就是从高二学起的,而到了后来,投身销售这一行的陆恒抽烟还要抽得更凶。憋了整整一天没有抽烟,也就是陆恒心里克制,而且还是学校,不然若是以前早就难受死了。

    “年轻就是好,之前不到三十岁身体就被烟酒掏空了,现在的身体才是真正健康。不过通宵打游戏,这种事情还是不碰了,太伤身体了。”陆恒心里默默想着,慢慢走到了教学楼门口。

    轰!

    又是一声雷鸣,从下午开始,雨就下个不停。整座苍首区都被磅礴大雨笼罩,天色阴沉得很。

    陆恒正要从门口出去,就看见教学楼那里正有一男一女。

    男的是谭伟,女的是林素,此刻正摆着手拒绝了男的邀请。雨太大了,恰好林素没带伞,所以谭伟在一群人的怂恿下,就鼓着劲上来说要送林素回家。

    没想到林素说有人来接她,这让谭伟不仅气馁。看见一旁的陆恒慢悠悠的走来,目光似乎还带着嘲讽,这就让谭伟脸色更加难看,对林素说了声拜拜就仓皇离去。

    雨,确实有点大,现在出去的话即使有伞,烟也会被打湿。陆恒站在屋檐下,抽着烟。反正这时候巡逻的老师和保安也不会来管他。

    “陆恒,你语文真好。”

    陆恒愣了愣,才发现是林素在跟他说话,微微一笑。“也就那样,没什么值得称道的。”

    “明天周考加油喔!我相信你肯定会考出好成绩的。”林素举起小拳头说道,双马尾在发育良好的胸前摇摆着,白色的t恤将女孩子曼妙的身材遮掩住。

    陆恒呵呵一下,将烟头丢在地上,吐出一个烟圈。吐了口气,陆恒打开伞,走入雨中,对着林素说道:“走吧!跟我一起。”

    林素迟疑了一下,然后摆摆手拒绝道:“有人会来接我的,你先走吧!”

    陆恒也不强求,转身离开,修长的身体在雨中若隐若现。

    看着陆恒真的离开,林素无奈的看了一眼漆黑的天空。天又黑,雨又大,怎么办啊!

    哪里会有人来接她,只是自己不想和男生走得太近,所以才拒绝了他们的邀请。林素心里想到,早知道就跟着朋友先走了,帮老师做事到现在,连回家都成问题了。

    林素一咬牙,将书包顶在头上,不管了冲出去就行了,现在九点钟公交车是没有了,大不了打个的士。

    娇小的身躯瞬间冲入雨幕中,然后不到半分钟就撞入另一个人怀中。

    林素红着脸看着眼前的男子,小声道:“你不是走了吗?”

    陆恒微微一笑,做了这么多年销售,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几乎是职业习惯了。别人是不是在撒谎,他一眼就能看出来,何况林素这个十七岁的小丫头。

    “家在哪里?”

    “西门。”

    “很近,离我家也近,走着吧!”

    “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