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第二章 爆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戏谑的话语从两个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口中发出,陆恒就知道麻烦上门了。

    看着两个准备勒索自己的小混混,陆恒不由无奈一笑。

    苍首一中是苍首区最好的重点高中,连续有几年都有人考上清华北大,不输于崇庆市的一些名校。要想来这所具有百年历史的高中上学,要么拥有非常好的成绩,要么就是家里特别有钱。

    依靠陆恒那平凡甚至有点贫穷的家庭自然不是靠着钱进来的,初中的陆恒成绩很好,是以学校前三进的苍首一中。到了高中之后被电子游戏和小说迷花了眼,才堕落到如今这个平常考试三四百分的成绩。

    人一旦堕落下来,就很难有决心爬上去了。自暴自弃的陆恒继续沉迷在抽烟喝酒打游戏,上课看小说的世界里,甚至发展到高中出去打架混社会。

    不过刚开始的陆恒自然是被欺负的对象,在陆恒记忆中,要不是下学期良心发现,努力学习,怕是继续混下去的自己连个三本都考不起。

    看见陆恒发笑,其中一个光头不由怒道:“笑你麻痹笑,快点把钱拿出来,五十块,不然老子让你出不了厕所。”

    五十块对于十年后的陆恒来说还真算不了什么,但对于零六年的陆恒来说,几乎是一周的生活费了。这个光头出口就是五十块,根本就是把陆恒往死里逼。

    这时有人进来上厕所,还是陆恒班上的,是个戴眼镜的。看见陆恒被两个凶神恶煞的光头围着,不由抖了抖身子,然后话都没说一句就仓皇离开。

    见别人怕自己,两个光头哈哈大笑,看陆恒的目光就更加不善了。

    “怎么称呼?”陆恒问道。

    领头的光头说道:“叫我强哥就行,废话少说今天把钱交了,我也就不拿你怎么样了。”

    说着,强哥伸手就摸了过来,看样子是要强行拿钱。

    陆恒侧后一步说道:“强哥是吧,五十块可不是个小数目,那可是我一周的生活费,你给我拿了,我这一周不是要饿死。”

    见陆恒躲开,强哥狞笑一声:“谁管你死活,而且老子知道恒子你他吗的是走读,中午不吃饭饿不死的。”

    陆恒逐渐眯上了眼,轻轻说道:“你们确定要这五十块?”

    强哥不耐烦了,直接就一把抓了过来。在他印象中,这陆恒不过是个乖宝宝刚刚学坏,好欺负得很。昨天就给他说好了叫他今天拿钱来,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还是磨磨蹭蹭的。看来非要打一顿才行啊,有些人必须长长教训,而这个教训自然是由拳头来助长的。

    陆恒身高一米七五,在十八岁左右刚刚成型,虽然有些瘦弱,但绝对是有肉的那种。况且凭借陆恒十年后在社会摸爬滚打,做过不下十几个职业的经验来看,对付两个十七八岁的小混混还是不在话下的。

    眼疾手快,陆恒任凭强哥抓住自己衣服,在其还没有来得及动手的情况下,陆恒直接就一巴掌飞了出去。

    打人不打脸,打脸疼死人。

    这一巴掌打得强哥晕头转向的,在他愤怒刚要发泄的时候。陆恒已经一只手抓住了他的那只手,然后往后一扭。

    啊!

    杀猪般的叫声陡然响起,冷汗瞬间就从强哥身上流了下来。

    强哥也不是孬种,就要反抗,却发现更加剧烈的疼痛传了过来。他咬着牙说道:“王非,**还不动手,是要看老子被废吗?”

    另外一个名叫王非的光头,看见强哥一招就被制住,晃了一下。在他印象中,这个八班的陆恒就会打打游戏,抽抽烟,什么时候打架这么凶了。

    不过跟着强哥混,最重要的是得听话啊,怪叫一声,王非一拳就打了上来。

    陆恒冷笑一声,一脚踢开强哥,然后出手一把抓住王非的拳头就是往后一带。

    收不住手的王非直接就朝着厕所墙壁冲了过去,正想停下的时候,背后风声大起,一股疼痛就从他脖颈间传了过来。

    看着躺在厕所又脏又臭的地上的二人,陆恒低头说道:“还要不要我的生活费了?”

    王非摸着脖子摆手说道不要了不要了,强哥却是一脸愤恨的看着陆恒不说话,眼睛里的怨毒几乎快喷出火来。他居然被一个乖宝宝打倒在了厕所里,他几乎能闻到坑里那坨还没冲下去屎的味道。

    陆恒叹了口气,只不过是两个孩子而已,当初的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

    有着可怜的自尊,却没有自负的实力。

    摆了摆手,陆恒走出了厕所。走了几步,才想起自己还没小解呢,又立马跑了回来。刚进厕所就听见,强哥在那愤怒的放狠话,说今晚要弄他。

    陆恒轻笑道:“你确定今晚要弄我?”

    强哥和王非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哭丧着脸跑出了厕所,这什么人嘛,还不准别人放狠话了。

    陆恒愉快的上了厕所,然后径直进了教室。

    这时已经上了课了,对于陆恒的自由散漫,高三八班所有理科老师都已经习惯了。这个孩子已经自暴自弃了,何必去管他,还给自己找些麻烦。也只有班主任陈昊,还经常教训陆恒,怒其不争。

    从陆恒进来的那一刻班上几乎全部人的目光都投在了他的身上,不仅仅只是因为上节课,陆恒袭胸班长林素被班主任喊家长。还因为刚才学习成绩非常好的费凉秋进厕所看见的那一幕,据说有两个二十几班的学生围着陆恒,要打他。

    然而当陆恒毫发无损的走进来时,众人都惋惜的叹了口气,怎么没把这个流氓打趴下呢。

    看见众人又惋惜又鄙弃的目光,陆恒不由心里气急,这他吗不是一个班的吗?老子再怎么不对,就值得你们希望外班的人打我?随后陆恒就是一阵悲哀,看来自己重生前做人确实挺失败的。

    路过前排时,有句话轻飘飘的传进了陆恒耳朵里。

    “对不起,陆恒。”

    是费凉秋,此刻的他涨红着脸,为自己刚才的懦弱在道歉。

    陆恒摆了摆手,示意不介意,一个沉迷在书山题海里的乖孩子遇见那种情况,那种反应是对的。

    回到座位上,陆恒刚刚坐下,那个崔红雀就嘀咕道:“怎么就没被打死呢,这个臭流氓。”

    自重生而来,陆恒脑子里充斥着太多事情,想着怎么学习,怎么赚钱,怎么利用自己的先知先觉为未来打下基础。这已经让陆恒一脑袋烦躁了,来自同学眼中的鄙弃和不屑,也让这个心理年龄接近三十岁的大叔感到不爽。

    这时的陆恒其实就是个炸药桶,同学的鄙夷没有让陆恒爆炸,老师的视若无物也没有让陆恒心态失衡,但崔红雀这句话却是点燃了炸药桶。

    “你说什么?”低沉犹如野兽咆哮的声音从陆恒喉咙中挤出来,眼睛已经有点泛红了。

    崔红雀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想到自己老爹可是派出所所长,自己怕什么。随即理直气壮的大声说道:“我说,你怎么没被那些小混混打死,臭流氓我讨厌和你一个班。”

    此话一出,班上所有目光都投了过来,教室里鸦雀无声,只有陆恒厚重的喘息声。

    林素急忙把崔红雀拉住,“崔红雀,大家都是同学,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快点给陆恒道歉。”

    也就在这个时候,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拍着桌子。“都干什么呢?这是我的课堂,你们要闹什么?马上就高考了,不好好复习,还有心思吵架。”

    “明天就是星期五,每周周考的时候了。这是检验你们复习进度的时候,都打起精神来应对,从每一次周考都能看出一些你高考的大概分数段来。我希望同学们好好重视!”

    “最后,陆恒同学,我希望你不要打搅其他同学上课。你不学,别人要学,你不能因为自己而去破坏别人的高考。”

    陆恒气极反笑,老子没招谁惹谁,居然还怪我了。

    陆恒站起来质问道:“颜真老师,请问我怎么打搅其他同学上课了,我需要你的解释。”

    陆恒盯着语文老师颜真,来自五年汽车销售生涯的气势一下展开。做销售这一行有一点必须记住,不然就不是合格的销售顾问,那就是必须掌握话语的主动权,必须引导别人,而不是跟着别人走。

    此时的陆恒逼问的语气,让颜真支支吾吾的答不出话来,他也看见了。陆恒进来一句话没说,反倒是崔红雀先挑的事。只是在他们这些老师眼中,排名五十多名,考试三四百分的陆恒,自然没有崔红雀这个重本苗子来得受重视。

    高三八班所有人噤若寒蝉,一个个都拿敬畏的眼光看着陆恒,这还是第一个敢顶撞颜真老师的人。而且让一向口若悬河的颜真老师一句话说不出来。

    见颜真青着脸说不出话来,陆恒气也消了一半,自己还要考大学,犯不着跟老师过不去。

    “对不起,老师,我语气有点冲,你别介意。”陆恒主动道歉。

    颜真也松了口气,刚才陆恒那气势还真不是他一个教书十几年的老师能顶下来的。摆摆手说道:“老师也不清楚情况,只不过希望你们好好学习而已,坐下吧。我们继续下一题,古文赏析。”

    坐下来的陆恒打开语文卷子,正要看那些题,前面却又传来那个闹心的声音。

    “狂什么狂,明天周考估计又是三四百分,真不知道怎么来的重点班,我要是你,早就羞愧的滚出去了......”

    陆恒一下捏住了卷子,自己好歹是近三十岁的心里年龄,犯不着和这小丫头闹气。

    不就是周考吗,老子就还不信有多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