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惺惺相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镇神峰上,守卫森严。

    兵人部的将士们正在打理他们的甲胄,他们动作从容而细致,一派老鸟的风范。曾经不被人们看好的菜鸟战部,经过一场场战斗的洗礼,逐渐走向成熟。

    昆仑天锋跟在铁兵人身后,面纱遮住脸庞,宛如星辰的眼眸之中却是心事重重。

    她终究不是能够藏得住心事之人,更何况面对的是她最信赖的师兄,她忍不住道:“叶姨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能对师部首下手?怎么下得了手?”

    过了一会,她又不确定地自言自语:“难道是天叶部擅自下手?没错!一定是这样!叶姨怎么会向师北海下手?一定是手下的人不听号令,擅自动手!”

    素来清冷、沉默寡言的昆仑天锋,居然如此语无伦次说了这么多话,可见此刻她受到的冲击是何等强烈。

    铁兵人沉默不语,深沉的目光,从铁面具穿透而出,扫过将士们手中的甲胄。

    兵人部将士的甲胄,制式和以前配发的完全不同,这是后方营地打造的新制式兵人战甲。全新的兵人战甲,是塔炮联盟营地兵器师们总结最近战斗的经验,全新打造的战甲。

    全新的兵人战甲,融入大量松间派所独有的元纹,譬如用于风车剑上的五行环元纹。谈及元纹的理解和使用,松间派独一无二。

    天心城送来的战甲,还是五六年前兵人部所配发的老式兵人部制式战甲,据说是从一处杂货仓库里发现的。

    以前的五行十三部,都有自己的装备部,有自己的兵器师,研究新的装备。

    如今各战部名存实亡,兵器师也早就不知所踪,更重要的是,谁还关心这个?

    兵人部、天锋部再也不是曾经的精锐战部,而只是两个新得不能再新的新人战部,好不容易有点战绩,天叶部横空出世,震慑天下。

    那些老式的战甲,将士们无人愿意使用,全都堆放在仓库里。到后来,铁兵人索性在补给清单上取消了装备类,而全都要一些修炼所用、药品等物资。

    铁兵人收回思绪,见周围空无一人,低声道:“天叶部来找过我。”

    昆仑天锋啊地失声惊呼,但是下一刻便反应过来,捂着嘴巴,面纱上的眼睛瞪得老大。

    铁兵人自顾自道:“我没有答应他们,也没有拒绝他们。本来以为这样能拖住他们,起码等打完这场仗再说,没想到,唉……”

    深深的叹息从铁面具后响起,钢铁般的身体涌上难言的疲倦。

    昆仑天锋露出愕然之色,片刻之后渐渐消散。

    两人沉默走进营帐,营帐之内,空无一人。

    铁兵人没有说话,他在等待,等待师妹消化这件事。

    片刻后,昆仑天锋猛地抬头:“师兄,我想好了。”

    铁兵人问:“想好了?”

    “嗯。”面纱后响起的声音透着坚决,清澈冰冷的眸子闪动着凛然的光芒:“我想清楚了。”

    铁兵人安静地倾听,他知道师妹的性格看似冷淡,实际极为刚烈,有着自己的主见。

    “此事叶姨做得不对!”昆仑天锋斩钉截铁:“不管是对艾辉他们,还是对师北海,不应该这样。我们和艾辉他们并肩作战,一起流血,一起牺牲。背地里使坏,令人心寒。这次我站在艾辉他们一边。”

    听着“站在艾辉他们一边”这样有点孩子气的话,面具的铁兵人无声地笑了,但是他很快严肃道:“那你叶姨一定很失望。她对你视如己出,小时候你有一半的时间都泡在叶府。你的剑术,也都学自叶府的典籍。”

    “是啊。”

    “没有叶姨的支持,你的昆仑剑盟要关门了,你想编纂的剑典,也要泡汤了。”

    “我自己来。”

    “然后我们要交出战部,嗯,她不治我们的罪就算开恩了,最好的结果就是我们去养老。”

    “养老就养老。”

    面具后,嘴角的笑容不断扩大,就像泛起的涟漪,朗声大笑:“哈哈哈,好,那就养老!”

    面纱上的眼睛微微眯起,剑刃般冷冽锋利的光芒消失,就像一个普通的邻家女孩,露出温暖而羞涩的笑容。

    长笑罢,铁兵人沉声道:“好,那我们就好好打完这仗!”

    尔虞我诈的斗争阴谋,令人身心俱疲。他渴望与血修战斗,而不是卷入内部斗争的漩涡,天心城最近的行径,他感到失望。

    昆仑天锋用力点头:“嗯!”

    翡翠城今天是阴天,没有了炽白的阳光,凉爽异常。翡翠城的居民,却无心享受难得的天气,城内戒备森严,气氛凝重,街道空荡荡不见一人。

    高空深处,两个身影在对峙。

    狂暴的金风,在进入两人四周方圆百丈之内,立即变得安静柔顺,这里就像另外一个世界。

    岱纲打量着面前的乐不冷,笑道:“嗯,年轻了不少,就是样子怪了点。”

    如果熟悉乐不冷的人,看到他此时的模样,一定会大吃一惊。原本的乐不冷,身形枯瘦,满脸皱纹,就像一个操劳土地的老农。如今却如同三四十岁,脸上皱纹消失,身形也挺拔,只是眉眼间的桀骜和偏执,没有变化。年轻时的乐不冷容貌也只是普通,但是那股别人模仿不了的娟狂偏执,让他拥有一种透着另类、难以形容的吸引力。

    他周围被一个比他身形稍大的透明气泡包裹。

    乐不冷也有些不自在,他看了看自己周围,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喃喃:“老夫竟然返老还童了……”

    然而不过片刻,他便回过神来,摇头:“不过是具臭皮囊,没什么了不起。这力量……”

    他眼中陡然暴绽精光。

    岱纲饶有兴趣问道:“怎么?有何特别之处?来,说说你这次修炼的情况。”

    乐不冷也不推辞,干脆利落应道:“好!”

    “我离开天心城之后,就决定来找你。走在半路上,我忽然明白,以我当时的状态,肯定不是你的对手,我就决定搏一把。我觉得灭宗火还是不错的,应该能对你构成威胁,就想着怎么在这条路继续走下去。可是我当时的身体,无论血肉筋骨,全都经历灭宗火淬炼到极致。如果继续在这条路走下去,如何才能更进一步?”

    岱纲的语气有些佩服:“你想到了?”

    在这方面,他对乐不冷一直相当佩服。这家伙就是个疯子,一个聪明绝顶、能够做出任何疯狂事情的疯子!

    乐不冷嘿然,他没有掩饰自己的得意:“当时我正好路过一条小溪,小溪清澈见底,溪水甘甜清冽,真是绝美之水。我当时忽然冒出一个问题,如此甘甜的溪水,是最纯净之水吗?肯定不是。我忽然脑子一跳,那金乌之火呢?可是最强之火?然后我就想,我的身体被太阳火淬炼到极致,金乌之火已经无法淬炼我,那我能不能来淬炼金乌之火?”

    饶是岱纲身为宗师,听闻此言,也不由耸然动容:“金乌之火是天下至阳至刚之火,论霸道无出其右,你竟然想去淬炼金乌之火?”

    乐不冷非常享受岱纲的惊讶,抬了抬眼皮傲然冷哼:“那又如何?如何淬炼不得?天下万物,何曾有极限边界?人言太阳亘古长存,人生何其短暂,渺小若微尘,哼,那又如何?可敬之学之,岂可畏之惧之?我欲炼之,那就炼之!”

    一席话说得斩钉截铁,豪气万丈。

    然后他想了想,补充一句:“肯定不容易,想办法就是。”

    岱纲哈哈大笑,他只觉得心中畅快无比,笑罢慨然赞道:“论心气,乐不冷天下第一!”

    他有些惋惜:“可惜无酒,此言当浮一大白!”

    乐不冷冷笑:“你的酒量,浮不起。”

    岱纲也不生气,道:“说说你是怎么淬炼金乌之火的?”

    “好!”

    乐不冷收起脸上的笑意,神情恢复认真。乐不冷很清楚自己的优点和缺点,他的优点是够大胆、够疯狂、路子够野,而在修炼理论方面,比之岱纲差得远。

    他心中也有很多疑惑不解之处,希望岱纲能够帮他解惑。

    “我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是想淬炼金乌之火,那首先需要足够的数量。我就开始吸收金乌之火,越来越多,很快就达到我身体承受的极限,我无法在聚集更多的金乌之火。我第一个想到的办法,是压缩体内的金乌之火。金乌之火确实很霸道,我尝试了很多办法,都没什么效果。这条路走不通,我就想到另一个办法。我就开始运转体内的金乌之火,让它们形成一个漩涡。这个方法效果很好,很快我周围就汇聚了很多的金乌之火。但是没过多久,我发现无法再吸收金乌之火。后来我发现……”

    乐不冷说得很仔细,娓娓道来,修炼的每个细节,包括当时他是怎么想的,没有半点隐瞒。

    岱纲听得同样很仔细,时不时会插一两句,提出问题。

    两人越说越兴奋,时而皱眉苦思,时而手舞足蹈,激动时击掌赞叹,畅快时相视大笑。

    他们就像互相信任的师兄弟,或是相识多年的知己好友,谁也看不出来,他们是生死仇人,是交手一生的命运宿敌。

    他们生死相搏,他们惺惺相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