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帝临鸿蒙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修行无止境,大帝为巅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离人大帝的事迹?”禁制城主眼睛一眯,默默点了点头,道:“知道,我确实是知道一些···”

    说到这里,禁制城主顿了下,面带恭敬的道:“离人大帝,可以算得上,恒古以来,最为奇特的一位大帝了,因为,他的道与法,完全不同于有史以来的其他大帝···”

    “嗯?”闻言,羽皇眉头一蹙,疑问道:“竹老前辈,不知道那离人大帝所走的···究竟是哪种道?”

    禁制城主眼睛一眯,微微迟疑了下,道:“离分之道。”

    “离分之道?”闻言,羽皇面色一惊,一脸不可思议的道:“不是吧?我不会是听错了吗?据我所知,离分之道似乎只是红尘之道之中的一个小分支而已。”

    “永恒仙主,你没有听错,而我也没有说错···”禁制城主正色道:“离人大帝所走的道,正是红尘之道之中的一个小分支而已,而这,也正是之所以说他是古往今来最为奇特的大帝的原因,因为,他是有史以来,唯一一位以小道成就大帝之位的大帝。”

    “可是···可是怎么会是离分之道呢?”羽皇诧异,一脸的不可思议,大帝,那是何种的人物,在他看来,每一位大帝所走的道,应该是强大的主道才对,不应该是主道之中的一个小分支。

    “据我所知,这一点,似乎是和离人大帝年少之时的经历有关···”禁制城主想了想,点头道。

    “和离人大帝年少之时的经历有关?”羽皇血眸大睁,一脸的惊疑。

    “嗯。”禁制城主点了点头,沉声道:“相传,离人大帝所处的那个时代极为动乱,年少时的他,几乎是一直都在颠沛流离之中,后来,几经磨难,年少的他,先是承受丧父、丧母之痛,接着,连番承受丧亲,丧友···等等各种生死离别之苦···”

    说至此处,禁制城主话音一顿,长舒了口气,道:“或许,正是由于其年少之时的经历,使的他,对于分离之道最为亲和,或者说是情有独钟,以至于,在后来选择帝道之时,他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各种主道,独独选了这个小分道,作为成帝之法。”

    “既是如此,想必这位离人大帝的成帝之路应该是相对较容易些吧,毕竟,他所选择的乃是一个分道而已。”羽皇微微颔首,轻声道。

    “不,你错了,世间万道其实都是一样的,无论是主道,还是分道,想要以此成道,都是一样难如登天,它们本无难易之分。”禁制摇头,坚定的反驳,道:“相传,离人大帝为了成道,曾在红尘之中,流转万世之久,直到第一万零一世的时候,才恍然顿悟,成就大帝之位。”

    说完,稍稍顿了下,禁制城主又继续道:“正所谓是,身入红尘,万世流转,体验红尘诸般,尝尽世间,万千离别苦,一朝顿悟,是为离人···”

    “尝尽世间,万千离别苦?”听到这里,羽皇眼神一眯,沉声道:“莫非,这就是离人大殿的真正用意,它是故意让有缘人,体验生死离别之苦?”

    “没错!”禁制城主点了点头,正色道:“生死离别,正是离分之道,既然身为有缘人,自是要承受一番离别之苦。”

    “离人殿?离人···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闻言,羽皇眼神一眯,先是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随即,又突然摇了摇头,坚定的道:“不过,离分之道,虽是玄奇,但是,此道终究太苦,并非是适应所有的人,至少肯定是不适于我的那位朋友”

    说到这里,羽皇面色一正,对着禁制城主问道:“竹老前辈,记得你之前说过,有一种办法,可以解救我的那位朋友,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办法?”

    “那种办法,实在是太难了,可以说是希望渺茫,退一步讲,就算你真的成功了,恐怕也已过去不知道多少岁月了,你确定要知道吗?”禁制城主面色凝重,郑重的对着羽皇询问道。

    羽皇点头,声音坚定的道:“我要知道!无论有多难,无论会用去多少岁月,我都是不会放弃的,此生,不找到离人殿救回我的那位朋友,我是绝对不会罢休的。所以,还请竹老告知打开离人殿之法,不知道我需要如何做?”

    “不用···”深深地看了眼羽皇,禁制城主摇头,长舒了口气,道:“你什么也不用做,若是你想要救回你的那位朋友,只需要好好修炼便可···”

    “好好修炼?”闻言,羽皇血眸一惊,一脸不可思议的道:“竹老前辈,你不是在骗我吧?”

    “永恒仙主放心,这次绝对是真的。”禁制城主摇头,满脸郑重的道。

    “既然如此,那不知道我要修炼到何种程度才行?”羽皇皱眉道。

    “大帝之境!”禁制城主一字一顿的道。

    “什么?”闻言,羽皇面色一变,失声道:“大帝之境?”

    “没错,就是大帝之境。”禁制城主郑重的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微微怔了一会,片刻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得,羽皇神色一敛,若有所悟道:“原本这就是你告诉我离人大帝之事的真正原因,你是想要告诉我,那离人大殿既是大帝之物,自然也只有大帝之境的强者,才有可能打开,是吗?”

    禁制城主点了点头:“是的,确实如此···”

    “大帝?大帝之境,当真是只有成就大帝之位,这一个办法了?”羽皇皱眉,一脸的沉重。

    对于大帝,羽皇心中早已是向往多时,甚至是自从见识苍古大帝的无敌之姿后,他就曾立誓要成为那样的存在。

    而今,之所以脸色沉重,并不是他没有信心,成就大帝之境,而是,他怕自己会需要很长时间,怕自己会让风殇等很久很久···

    “没有了,只有这一个办法。”禁制城主摇头,郑重的道。

    “没有办法了吗?”闻言,羽皇眉头一皱,瞬间陷入沉默,心中坚定的道:“好,既然如此,那就成就大帝吧,风殇,一定要等着我,此生无论多难,无论多久,我定会成就大帝之尊,到时,我定会前去将你带回来···”

    “竹老前辈,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大帝,那是一种什么样存在?”羽皇眉头微蹙,询问道。

    禁制城主想了想,满是向往的道:“大帝,那是绝对的巅峰,是无敌的代名词,大帝之名是称谓,是境界,也是一种尊称,同时,它更是我们修者,一生所要追逐的梦,修行无止境,大帝为巅峰。”

    “修行无止境?大帝为巅峰?这么说来,大帝···就是我们修者一生所要追逐的巅峰吗?”闻言,羽皇血眸一眯,瞬间陷入了沉默。

    微微沉默了下,片刻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羽皇血眸一亮,询问道:“对了,禁制前辈,为何,我总觉得,你对离人大殿以及离人大帝很是熟悉,莫非你们有着一些渊源?”

    “呃,这个···”闻言,禁制城主脸色骤然一滞,微微迟疑了下,他缓缓地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确实有些渊源,不瞒您说,我们禁制之城的开山祖师,曾与离人大帝有过一段不菲的交情···”

    “原来如此。”羽皇神色一敛,了然的点了点头:“好了,既然如此,竹老前辈多有叨扰了,羽皇就此告辞。”

    言罢,羽皇起身,直接朝着殿外走去了,可是,就在这时,禁制城主确实突然拦住了他,道:“永恒仙主,留步。”

    “嗯?不知竹老前辈还有何事?”羽皇转身,面带疑惑。

    “临行前,想送你一句话,大帝之路,虽千难万阻,但是,未必不可为,以永恒仙主之姿,若是全力修为,或许成帝,也未尝不可能···”禁制城主郑重的道。

    闻言,羽皇会心一笑,满脸坚定的道:“竹老前辈的意思,羽皇明白,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是不会放弃的,此生,不救回我的那位朋友,我誓不罢休···”

    “竹老前辈,告辞!”说完,羽皇豁然转身,快速的朝着殿外走去了,不多时,便是消失了无踪。

    ···

    是夜。

    月之草原,一座七彩宫殿之中。

    “裳儿,皇已经决定了吗?”娲蛇老祖双眼微闭,悠悠地道,此刻的她,已是再次变为了枯瘦老妪之态,与之前,在与夜妖皇激斗之时的风华绝代,已然是天壤之别。

    “是的老祖,已经决定了,如今,皇已经定好时日,决定要在一月之后,在混乱古域之中重建我妖兽一族的运朝。”娲蛇女皇臻首微点,声音动听的道。

    “一月之后?”娲蛇老祖面色一喜,有些激动的道:“好,好啊!多久了,终于是等到这一天了,真是太好了···”

    说到这里,娲蛇老祖脸色一正,郑重的道:“裳儿,吩咐下去,这段时间,无论皇有任何要求,我娲蛇一族务必全力遵从!”

    “是老祖,裳儿知道。”娲蛇女皇点了点臻首。

    “好,好,好啊!”

    ···

    ···

    三日后。

    永恒仙宫,永恒大殿之中。

    “汪,羽小子,你明日真的要去那个什么大千佛域?”寻古双眼雪亮,一脸郑重的道。

    “嗯。”羽皇默默地点了点头,道:“其实,早就应该去的,,有些人,我必须去见一见,有些事,我想问一问,想要搞个明白···”

    (月初,求月票,有保底月票的亲,求支持,请投给帝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