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第六卷 荣耀与孤独 尾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2012年10月初的某天。

    顺天府某中学教学楼。

    梆梆梆,有人敲门。

    “进!”

    门被推开。

    办公室里的老师们偶尔抬头,晃了一下,定睛再看,不由得愣住了。

    一个漂亮到不像话的女孩子走进门来。

    “请问哪位是初二三班的何老师?”

    “这边!”

    坐在办公室靠里面的初二三班班主任何应元正在批改作业,闻言赶紧抬起头来,看见又是那位大明星王靖雪过来,他赶紧站起身来,“王小姐好。”

    这个时候,办公室里的气氛多少有些诡异。

    别管男的女的,好几位老师都悄悄地抬头打量她。

    几个在墙角被罚站的孩子也都扭过头来看她。

    她面容平静地走过去,连看都没看那边的一帮小家伙,只是冲何应元老师露出一个笑容,平静地说:“对不起何老师,又给您添麻烦了。”

    何应元摆摆手,无奈地笑笑,说:“没事儿!请坐!”

    王靖雪坐下,这才扭头看向墙根的几个孩子。

    李射声领头,有点害怕地低下头去。

    他虽然也怕他爹,但更怕这位雪姨。

    他爹的女人一大堆,但几乎是各有各的一摊子,他作为家里的大哥,他爹李谦的长子,现在下面的弟弟妹妹一共六个了,也陆陆续续都开始上学了,学校里开个家长会啊,孩子们犯错需要叫个家长之类的,爸爸很少有空,妈妈们也不是时常有空,怎么办?只要谁的妈妈没时间,就是这位雪姨跑来处理。

    一来二去到最后,学校的老师这边把电话打到李谦那边,秦诺或者方盛楠接了,就直接先把电话打给王靖雪了。只有王靖雪没在顺天府的时候,才会找他们的妈妈——这位“雪姨”,好像成了李谦所有孩子的正牌老妈。

    孩子们又尊敬她,又多少有点害怕她。

    当然,李射声觉得,今天的事儿不怪自己,所以低头片刻,他又昂起了头来。

    他身边的李茶已经弱弱地叫了一声,“雪姨。”

    王靖雪冲她露出一个笑容。

    李射声也跟着叫了一声“雪姨”。

    王靖雪冲俩孩子点点头,然后转向何应元,问:“又打架了是吗?”

    何应元叹了口气。

    这次还真不能完全怪李射声。

    李茶跟他同岁,兄妹俩今年都读初二了,作为李谦和何润卿的女儿,小李茶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现在初二了,开始稍稍展开枝丫,同龄的小男孩有很多爱慕她的人,知好色而慕少艾嘛。今天就是有个别的班的小男孩大胆地冲李茶表白了,把李茶给吓哭了,李射声这个当哥哥的听到消息,当时就跨班级追打。打得那小男孩鼻青脸肿的。

    王靖雪听何应元说了这事儿,有点无语。

    按说呢,他俩虽然不是一个妈妈的,但毕竟是亲兄妹俩,而且平常李谦很在意处理他们这些孩子之间的感情,老是抽时间就把大家聚到一起,李射声和李茶是年龄最大的两个,彼此关系不错,现在哥哥保护妹妹,要说触犯了学校的规矩,是肯定的,但要说犯错,家里还真是不能责怪他。

    当然,这家伙就是个出头鸟,天不怕地不怕的,每个学期都得跟人打几回架,倒也不必单说这一回就是了。

    等到对方家长随后也赶来了,怎么办?王靖雪向何应元道歉,承认李射声打孩子不对,但她却并不认为对方挨打的那个孩子就值得自己道歉。

    既是巧合又不是巧合的是,对方家长是李谦的粉丝。

    听说自己儿子居然去追求女同学了,他先是哭笑不得。看见王靖雪,听见那俩孩子都姓李,他隐约猜到那小兄妹俩应该是李谦的儿女,又兴奋到了不得。

    于是,那当然,逼着自己儿子向人家小女孩道歉,然后,他要到了王靖雪的签名——这个年龄段的李谦的粉丝,别管是歌迷也好,还是影迷也罢,对李谦的家事多多少少都从媒体的报道和粉丝们的传播之中知道一些,而且与此同时,这一代人,也几乎都是听着廖辽、周嫫、王靖雪和谢冰他们的歌,看着李谦的电影长起来的,是李谦的歌迷,就有不小的可能是王靖雪的歌迷。

    一场学生打架的风波,就此无声消弭。

    大家算是和解了。

    等到处理完了,何应元答应不给孩子记处分,对方也不要求王靖雪带着看伤,事情算是了结了,正好也该放学了。

    于是王靖雪起身,向老师道了谢,一手牵一个,拉着俩孩子出了办公室。

    学生和家长刚走,办公室里的老师们就忍不住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来,还有人问何应元,大家关注的问题有两个。

    第一个,王靖雪到底嫁给李谦没有,为什么李家孩子出事儿,老是她这个大歌星负责出面解决?

    第二个,看资料,王靖雪今年应该得有三十大几了吧?怎么看上去还跟个二十来岁的女孩似的,那么年轻?

    显然,他们不可能得到真正的答案。

    王靖雪领了俩孩子出校门,上了车,让司机直接开车回家。

    何润卿去美国了,周嫫的巡回演唱会马上要开始,她俩实在是不太顾得上这两个小家伙,所以最近这段时间,王靖雪这个“托管妈妈”甚至是干脆停下了自己的新专辑制作,来负责带孩子。

    现在李谦和王靖露那个庄园式大别墅里,住了包括王靖露的一儿一女在内的六个孩子,也就是谢冰生的那个小家伙,现在还太小,当然是不可能离开妈妈的。

    而为了这个小家伙,谢冰现在也已经接近半退役了。现在她带着孩子和保姆等,还有她的妈妈,一大群人已经跑去法国的酒庄住了好几个月了。

    大家都坐进保姆车里,王靖雪柔声地劝慰了李茶几句,又摸摸李射声额头上的一块淤青,问他:“疼不疼?”

    李射声一副男子汉的样子,大大咧咧地说:“没事儿!”

    王靖雪笑笑,问他:“身上有哪儿被打着的没?让我看看。”

    李射声当时就不满地说:“就那小子?打我?眉头这点儿还是我打他的时候使劲儿使猛了,让他小子一闪,磕了一下,他能打着我?”

    王靖雪无奈苦笑,李茶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的哥哥,抱住王靖雪的肩膀,说:“雪姨雪姨,哥哥很厉害的,追着人家打!”

    王靖雪揉揉小丫头的脑袋,冲李射声叹口气,“先别逞能了,等你爸回来,看他怎么说吧,做好思想准备,他还有三四天就回来了。”

    李射声顿时就蔫了。

    其实雪姨虽然也让他畏惧,但是跟面对其他人的时候习惯冷着脸面无表情不同,一直以来,雪姨面对李射声他们这些李谦的孩子,都是很温柔的,所以李射声这样的小刺儿头,虽然也怕她,但其实也爱她。

    但李谦不行,李射声再刺儿头,也怕他爹。

    关键是别人家的老妈,一旦碰上老子打儿子,多少都会护着点儿,至少拦着点儿,但他的老妈就不会。李谦要是瞪眼,周嫫就在旁边怂恿,“打他!打他!”

    虽然最后往往李谦被气笑,往往打不成,而且李谦也不舍得真下手打孩子,但架不住李射声是真的害怕呀!

    然而,有办法。

    李射声嘿嘿地笑着,看着王靖雪,说:“雪姨,你真漂亮,比我妈漂亮!”

    王靖雪笑笑,不理他。

    李茶探头看他,刮刮脸。

    但很快,小丫头就抱着王靖雪的胳膊,说:“雪姨,我也觉得你漂亮。我长大要是能有你那么漂亮就好了。”

    王靖雪又笑笑,揉揉她的脑袋,柔声道:“你长大了肯定比雪姨漂亮。”

    等车子回到家,出发去接李承志,和另外两个幼儿园的小家伙的车子也已经回来了,大家听说李射声今天在学校打架了,纷纷一脸佩服地看着自己的大哥,李承志还屁颠屁颠儿地追着李射声,追问打架的细节。

    王靖雪看着他们小兄弟姐妹们之间的热络,脸上不由得就露出笑容来。

    小孩子饿得快,顾不上等人,于是就每天都安排他们先吃饭。

    中午的时候,周嫫的电话打了过来。

    过去她俩相互之间交集不算多,最近两年因为李射声老是由王靖雪负责托管的关系,倒是熟悉了不少,也亲近了不少。

    但两个性子都有点冷淡的人,关系实在是很难太过亲密。

    周嫫问了几句,王靖雪简单把事情一说,那边就挂了电话。

    打架而已,周嫫都习惯了。

    李射声从小就性子刁钻,愣是跟别的孩子不大一样,甚至可以说,跟李谦骨子里的那种彬彬有礼,那种谦逊低调,是完全的不像,而是像足了周嫫。

    桀骜而张扬。

    不过孩子什么样,李谦和周嫫心里都有数,性情是很好的,也善良、懂礼貌,而且很聪明,尤其是在音乐上,从很小就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天赋,但就是任性,而且也多少有点年少张狂。

    有老爹老妈的才华和能力在上头压着呢,他跑不偏。

    虽说现在周嫫不在身边,但有王靖雪负责照看,她完全放心。

    挂了电话,周嫫从阳台走回去,见李谦还在那里给她改着那首编曲,手机丢回床上,人却是抱着肩膀在桌子边站住了。

    忽然,她问他:“王靖雪这么些年跟着你,你就这么看着她一辈子这样啊?”

    这话一说,立刻把李谦的所有思路都打乱了。

    他丢下笔,转动椅背面朝她,微微皱着眉头,叹口气,说:“我能怎么办?她心里有个坎儿过不去。”

    周嫫撇嘴,摇头,“死心眼儿,比我还死心眼儿!”

    说着,她也下意识地叹口气,转身走开了。

    李谦揉了揉眉头,想起那道倩影来,忍不住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就又再次转动椅子,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面前的曲谱上。

    周嫫的这次巡回演唱会,他要做第一场的嘉宾,编曲要再改改才好。

    但只是又写了两个音符而已,他就写不下去了。

    是啊,就这么看着她这样的去过一辈子吗?

    她把一切都给了自己,却什么都不要。

    她说她很安乐,很自在。

    她说她不能那样做,那是她内心的坚持。

    李谦呆呆地想了半天,再次叹口气的工夫,忽然又眼前一亮,然后,他随后推开面前的曲谱,抓过一张空白的纸,刷刷刷地写了起来。

    “我要为她写首歌!”

    他心想,“然后亲自唱给她听!”

    …………

    2013年6月末的一天。

    顺天府,某电影院。

    一直到电影最后的演职员表都出来了,傅红雪兀自坐在座位上没有动弹。

    非独她,此时此刻的电影院里,很多人都坐在原地不动。

    正常在电影院里看电影,故事刚一结束,甚至都不等演职员表出来,很多人就已经起身准备离开了,但今天,显然不是。

    绝大部分人都没有起身,屁股沉沉地落在座椅上,呆呆地看着演职员表慢慢地闪过,似乎仍旧沉浸在刚刚观影的情绪里,久久无法挣脱。

    忽然,有掌声响起来。

    数秒钟之内,掌声渐渐连成了片。

    大家纷纷地站起身来,对着大银幕上的演职员表鼓掌。

    傅红雪也跟着站起来,与大家一起鼓掌。

    灯光亮了起来,傅红雪慌忙拿出墨镜来带上。

    掌声渐渐消歇,略显噪杂的议论上开始响起来。

    大家慢慢腾腾地起身离座,同时开始讨论起这部电影、这部电影里的演员、导演,以及这部电影在戛纳电影节拿下的殊荣。

    “谦爷就是谦爷啊,拍的牛逼!”

    “那是!谦爷拍商业片,随便拍拍都是开创性的,拍文艺片,就拍一部拿一次大奖,上回柏林这回戛纳,下回就该轮到威尼斯了。天才嘛!”

    “也对……”

    “哎,你说那个‘文华达歌名’是不是真的?我看着那么瘆得慌?”

    “废话,当然假的!谦爷在戛纳拿奖发表感言的时候不是说了嘛,他做了一场梦,梦到了那样一场人为的浩劫,然后才会想要拍那么一段,把它拍到里,反倒是凑巧罢了。据说他还要再拍一部反映他那个梦的片子呢!”

    “也是……”

    “真是牛逼啊,这片子拍的,看得我心里酸酸的。哎,据说朱强在戛纳那边的评审团内部投票的时候,还得了一票最佳女主角是吧?”

    “据说是,是他们的评审团主席后来接受采访的时候说的。据说整个欧洲都为程蝶衣而着迷了。演的真是好啊!我觉得咱们国内现在那么多演员,演得最好的就是朱强和秦晶晶了,分别是男女的第一。”

    “其实教主演的也不错,周宝山也可以的。”

    “我去!教主就还另说了,他主要是演戏太少了,你说周宝山?大哥,电影好看,票房高口碑好,不代表就是演技好好吗?搞清楚啊你……”

    “那女演员里也还有何颖玉和傅红雪呢,还有老白,我觉得她们演的都挺好的。你不觉得吗?”

    “老白当然好啊,何颖玉也不错,当年的金镶玉,演的真是好,但我老觉得她比起秦晶晶来,还是要差了那么一点点。至于傅红雪嘛,感觉她最近几年都没拍什么片子似的……”

    耳朵里听着自己的名字莫名其妙的乱入,傅红雪无奈地低下头。

    等到顺着人流走出放映厅,她才终于松了口气。

    提前打个电话,保姆车开过来,等傅红雪从电影院里出来之后,很容易就在地下停车场找到了自家的车。

    等到上了车,环境稳定下来,她不知不觉地就又开始回想刚才看过的这部,想着想着,再次满腹感慨。

    数十年人事变迁、社会动荡,那种对整个民族整个社会的全景式描绘,又能处处落到细节上,而不是流于形式,真的是……史无前例。而且,那样一段不容于世俗的痴恋,尤其是最后那一句,“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啊!”,看得傅红雪当时就浑身一麻,差点儿当场就飙泪。

    车行平稳,思绪就这么发散了开去。

    不知道啥时候,前排的司机忽然说:“傅小姐,需要纸巾吗?”

    “啊?”

    傅红雪愕然扭头看向前面,然后才发现,自己居然流泪了!

    我居然特么的流泪了?

    “不用!”

    她赶紧抬手擦掉脸上的和眼角的泪痕,吸溜了一下鼻子。

    前排的司机不知道自己触了什么霉头,但他能听出来自家老板的情绪实在不是太好,于是不说什么了,老老实实开车。

    过了一会儿,傅红雪掏出手机,点开微博,想了想,开始打字:刚才看了,拍的真好。不愧是李谦导演横扫戛纳的作品。程蝶衣,牛!

    想了想,要发出去,却又犹豫了一下,然后回到中间,把“李谦导演”四个字删掉,改成了“谦爷”。然后发出去了。

    倒也不是怕李谦或者什么的,称呼李谦导演,那肯定是谁都挑不出错来的,但仔细想想,从当年横扫柏林电影节,到中间、横扫全球票房市场,再到大前年拿下奥斯卡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再到前不久横扫戛纳……

    尽管李谦真的是同龄人,但哪怕是不考虑他的财富和他的权势,仅仅只是考虑他在电影上取得的成就,商业成就、艺术成就,等等,似乎也应该和其他人一样,尊称他一句“谦爷”了。

    如果他能不那么好色,少惹点风流债的话,大约这声“谦爷”,他在几年前就该拿到了。

    微博发出去三分钟,各种评论和转发迅速积累到了上百条。

    最近这几年来,傅红雪不像前些年那么活跃,平均下来每年也就是能划到一部电影多一点的样子,虽然仍被国内电影圈公认为是跟秦晶晶、何颖玉等人并列的演技派,但影响力其实早已经有些不如了。

    现如今的秦晶晶和何颖玉,是全中国所有女演员的偶像——她们两个,再加上前不久被记者抓拍到了李谦夜宿她家别墅的江依依,大概是从2006年开始吧,她们就搭上了明湖文化全球化制片计划的顺风车,到现在六七年下来,她们都已经是在全球范围内都拥有相当高知名度的巨星了。

    其中江依依身上还逃不掉大花瓶的评价,但秦晶晶和何颖玉却都是早就已经证明了自己表演实力的演技派。

    她们毫无疑问已经是当代最为成功的中国女演员了。

    与廖辽、谢冰这两位天后在国内国际歌坛的地位大概仿佛。

    所以,何颖玉的微博关注人数高达2600多万,江依依因为“李谦夜宿”事件,今年上半年暴涨到了2300多万,秦晶晶也有1900万,而傅红雪,就只有960多万——现如今大家公认,最近几年流行起来的微博这个平台的关注人数,已经是演员和歌手等艺人的人气的直接体现了。

    而这个关注人数的高低,大概就是双方之间差异的最直观体现。

    只看这个关注人数就知道,早些年一度是隐隐的中国电影第一女演员的傅红雪,已经开始渐渐地退出了一线。

    不过么,好歹还有接近一千万的关注人数呢。

    热度比之很多二三线的小明星,还是很有优势的。

    尤其是,喜欢傅红雪的人,都相当的铁杆。

    这不,微博发出去之后,自己刷了几分钟别人的微博,再回来看时,果然就见到了那么多的评论和转发。

    其中一条是这么说的:我雪啥时候拍一部谦爷的片子啊?秦晶晶和何颖玉都已经欧洲封后了,是不是也该轮到你了?

    还有人说:完了,我雪不会是对朱强动心了吧?

    底下有人评价这条评论:程蝶衣挺好的,又帅演技又好,跟我雪配一脸,总比落入谦爷后宫要好!我雪已经是国内四大花旦里硕果仅存的唯一一个没跟谦爷传绯闻的了,求和程蝶衣组团。

    再底下又有人继续评论:为毛我觉得我雪这条微博的意思是在说,她很崇拜谦爷呢?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不要乱点鸳鸯谱啊,我雪肯定是属于谦爷的!还差我雪一个,谦爷就刷满后宫成就点了。

    傅红雪看得翘起嘴角,“切”了一声,关上了屏幕。

    手机丢回包包里,她靠在靠背上,抿着嘴。

    十分钟之后,车子驶进别墅小区,很快就在傅红雪的别墅前稳稳停下了。

    进了房子,甩了鞋子,给自己切个水果,往沙发上盘腿坐下,开始吃。正吃得兴奋不已的时候,手机忽然响起来。

    扭头看一眼,找到包包的位置,扯张纸巾擦擦手,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她愣了一下,居然是自己的经纪人。

    这个经纪人是后来跳槽去了杜艺华的星语传媒之后,她给傅红雪配的,已经跟了她超过十年了,大家太熟了。

    当然,虽然杜艺华以股换股成为明湖文化的小股东之一之后,明湖文化事实上已经是明湖文化的子公司之一了,但两边不是一码事,星语传媒一直都是独立运行的,在接明湖文化的戏方面,能拿到的照顾其实有限。

    电话接通,没等傅红雪说话,那边就急吼吼地说:“你干嘛呢?赶紧回复一下啊!谦爷的亲自邀请啊,别装看不见啊!”

    傅红雪愣了一下,“啊?”

    “啊什么啊,微博啊,你不是夸嘛,谦爷的评论你没看见啊?”

    傅红雪又愣了一下,“我吃芒果呢!”

    “吃什么芒果,你赶紧看手机,赶紧答应啊!你可别耍小性子啊,好不容易谦爷总算看见咱们了,你要是敢玩小脾气,我跟你死磕我跟你说!”

    傅红雪下意识地“哦”了一声,等电话挂断了,她心里又有点不忿,觉得自己太怂了,居然被那个丫头训了还老老实实“哦”。

    没出息。

    点开屏幕,进微博——这才多大会子,评论和转发,居然已经五千多条了?

    疯了!

    仔细一看,好吧,这大概就是微博关注人数高达4000多万的实力反映了,李谦的评论下面的评论和转发,已经高达2700多条了!

    真猛!

    他的评论是:在筹备新戏,是部喜剧,过来演个角色吧?

    点转发,要打几个字的时候,手指悬在屏幕上方,却久久地犹豫着,心里满满的都是纠结——不知道什么戏,也不知道什么角色啊!鬼知道适不适合自己!

    但犹豫的这会子功夫,她心里灵机一动,退出去,扒拉着一看,我去,果然——转发和评论李谦那条评论的人里,有好多都是打着小勾的圈里熟人,大家几乎众口一词:谦爷,有适合我的角色不?

    你们为了要个角色,这也太不矜持了吧?

    不过再想想李谦的实力和地位,好吧,哪怕是骄傲如傅红雪,也不得不承认,李谦的戏,还真是值得大家这么不矜持!

    再拉着看看自己的粉丝的回复就知道了,很多人居然在说:谦爷终于发现我雪的存在了么?

    还有人说:“我雪沉寂好多年了,这回终于要红了吗?”

    傅红雪无奈抚额。

    但犹豫了一下,她却不得不承认,的确,经纪人说的没错啊,实在是狠不下心来拒绝啊!连耍个小脾气、耍点**格什么的都不敢!

    万一李谦回一句,“哦,那就算了”呢?

    于是,转发,输入以下字符:好啊!

    发出去之前想了想,觉得似乎不够诚意,又加上几个字符:随时听候召唤!

    要发出去了,又想想,觉得是不是太谄媚了?

    于是删掉后面的几个字,输入几个字符:我今年下半年的档期都空着呢!就等有人找我了!

    要发,又想想,不对,人家都说了,才筹备而已,这要是人家是明年上半年开拍呢?我说我下半年空着,结果人家下半年根本就不拍……

    删了。

    换上一句:好啊!是个什么角色?

    嗯,这回差不多了。

    既答应了,又多少带了点矜持——我可不是什么角色都接的妖艳贱货!哪怕是你谦爷的片子和邀请,我也得先问问是什么角色再说!

    于是,发出去。

    然后水果也顾不上吃了,就捧着手机一遍遍的刷,等着李谦的回复。

    这会子可能李谦也闲着刷微博呢,居然几分钟之后就回复了。

    他说:“春三十娘。”

    这叫什么回复?我哪知道“春三十娘”是个什么角色?

    看这个名字,除了能确定她大概是个女的之外,别的似乎什么都确定不了啊!

    怎么办?要不要再问一下?

    想了想,还是算了——于是心里安慰自己说:“再问可能就涉及到详细的筹备情况,甚至是剧本了,可能人家现在还不方便透露呢!”

    其实别管承认不承认,她心里还是很期待能去演一部李谦的电影的,所以其实心里是有点害怕会把对方的邀请给搅黄了的。

    于是,想了又想,各种措辞,最终回复:哦了,那我等剧本了!

    妥了!

    嗯,不错不错,春三十娘?这个角色名字有个性!

    不愧是谦爷哦!

    嗯,继续吃。

    …………

    2013年10月。

    西北某地沙漠深处。

    拍的时候由金汉一手带着人设计和建造的“龙门客栈”,这个时候经过了部分的改造,已经变成了剧组的驻地。

    明天就要正式开拍了,剧组的所有工作人员和演员,都已经到齐。

    这是李谦的新电影,所有被选中了来演个角色的演员,别管腕儿大腕儿小,也别管角色大小,都没有任何人敢轻视。

    他的一部又一部的作品就摆在那里,他已经是中国电影界的神。

    其中有趣的是,这部戏汇聚了当今国内最红的一批当红女演员,女主角是何颖玉,饰演紫霞仙子,春三十娘是傅红雪,白晶晶是秦晶晶,就连饰演牛魔王的夫人铁扇公主的,都是著名的大导演鹿灵犀。

    甚至,剧组还没开拍呢,白玉京就已经跑来“探班”了。

    绝对的女多为患。

    但下午的时候,大家却发现,导演不见了。

    两个手机都留在助理秦诺那里,他自己完全不见了踪影。

    白玉京要拉他打牌,找了一圈没找到,问谁都不知道,到最后,剧组的一个司机指着西边,说是看见导演搬了一把椅子往那边去了。

    大家都有些诧异。

    何颖玉说:“那我过去看看去!”

    大家都说:“那一起去!”

    于是几个人聊着天,顺着司机指向的方向,往那边走。

    一望无垠的大沙漠里,远方红日渐坠,已到西天,照耀得这沙漠深处一片红黄交织的明艳。

    四五个女人一起往西边走,走出去大概足有五六百米,终于看到了远处夕阳下一个孤独的小黑点。

    再走近些,能看到李谦正背对着这边坐在椅子上。

    已被夕阳残照彻底笼罩。

    渐行渐近,甚至能远远地看到他在翘着腿。

    方圆左近,寸草亦无。

    他只是一个人、一把椅子,孤零零地坐在这似乎亘古就已存在的大沙漠中间。

    几个人都下意识地停了谈笑。

    又走出去几步,何颖玉第一个站住了,其她人也都下意识地站住。

    忽然,傅红雪小声问鹿灵犀,“鹿姐,你说他在干嘛?”

    鹿灵犀还没回答,秦晶晶说:“我猜……他在写诗?”

    白玉京摇了摇头。

    何颖玉忽然回过身来,眼中有些凄怆,“我怎么忽然觉得他那么可怜呢?”

    这下子,大家都不说话了。

    再看过去,这个时候,大家分明从那个夕阳残照之下孤单坐着的背影上看到了一个已经被说烂了的词语。

    那是孤独。

    ***

    故事讲完了,但还有一点感慨,往后翻就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