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一四章 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车子刚拐到楼前的时候,冯必成就注意到,老爷子的车居然在。

    把车子停好了,下了车,他还又特意看了一眼那辆车,这是去年那部戏收视率爆棚之后,京华电影的老板袁珂特意送的礼物,一辆迈巴赫。在这辆车以前,是老爷子已经开了近十年的那辆老皇冠。

    当然,其实老爷子自己买也好,还是自己这个做儿子的给他买也好,再贵的车也肯定是买得起了!就这辆顶配迈巴赫,也就不到五十万华元而已。

    父子俩的财产,虽然跟大老板们不好比,但现如今,也都不缺钱了。

    老爷子的工作室挂靠在京华电影这几年,出品了加一起四部电视剧,虽然不好跟明湖文化这边动辄霸屏的大戏相比,但老爷子出手,稳得很,每部戏的收视率、话题度都相当不错,工作室有收入分成,钱当然也是不少赚的。

    而自己这边,明湖文化向来不亏待自己人,加,连续两部电影大卖十几亿,导演片酬加大红包加一点分成,总算下来收入已经两三千万——要知道,这才两三年的工夫而已。

    所以,爷俩一商量,在同一个别墅区里,买了两栋挨着的别墅。

    当然,冯必成虽说去年谈了个小他七八岁的小女朋友,但目前还没往家里领过,他除此之外家里又没别人,平常回家也就过来爸妈这边蹭饭吃。

    进了门叫声“妈”,然后顺着回答的声音往厨房方向一看,就见老妈正在厨房里,跟请的阿姨一起摘菜呢,冯必成就随口问:“我爸呢?”

    他妈已经丢下菜站起来,一边说:“楼上书房呢!”一边走出来,问:“昨天你说想去影视城探班去,去啦?”

    冯必成“嗯”了一声,说:“去了,刚回来!”

    他妈又问:“见着小谦了?”

    “见了,聊了会儿,在那边一起吃了顿饭。”

    冯妈脸上露出笑容,“好!好!”

    冯必成指了指楼上,说:“我找我爸去!”然后就要上楼。

    但楼梯爬了几级,他又停下,回头跟自己老妈说:“妈,晚上弄点好吃的,我陪我爸喝两盅。”

    冯妈妈闻言更是笑起来,“得嘞!今儿正好你爸犯了馋瘾了,要吃我烧的鹅!已经备下了,再有一会儿我就开始烧,五点半吃饭!”

    冯必成笑笑,迈步往上走。

    老爷子果然在书房,正看资料呢,厚厚一沓。

    冯必成推门进去,说:“爸?今儿怎么没应酬?都谈好了?”

    冯玉民抽一口嘴上的烟斗,鼻孔徐徐地喷出烟气来,然后才放下资料,手接过烟斗,开口道:“有什么好应酬的,早就定下的事儿,那帮人不死心而已。”

    顿了顿,他有些不屑地说:“也不想想,那么大的事儿,那么多人跟着我的工作室吃饭,他们请我吃顿好吃的,喝两瓶好酒,把胸脯拍的响一点,我就会丢开明湖那么好的条件,跑去他们那边?开玩笑嘛!”

    他说话间,冯必成已经过去沙发上坐下了,觉着屋里有点呛,就起身去打开了窗户,这时候冯玉民还是又补充了一句,“再说了,交情在呢!”

    冯必成点了点头。

    李谦是96年入读顺天电影学院摄影系,同年,开始筹备,自己老爸担任总导演,后来因为对东吴组选的孙策演员不满意,老爸亲自跑去顺天电影学院说服了李谦出演江东小霸王孙策,俩人的交情,从那时候就开始了。

    这都2005年了,算算,八九年了都!

    早在李谦还只是一个歌手和音乐制作人那时候,早在明湖文化还不是明湖文化,而是叫做李谦工作室那时候,俩人就关系特别好,那时候冯玉民官居华夏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主任,按说比李谦地位高、场面大,但每一次提到李谦,冯玉民都是推崇备至,称他是自己的“第一忘年交”。

    一来二去,两人这些年处下来,交情自然没得说。

    也正因此,其实早些年自己还挺烦李谦的——你一个二十出头的大男孩,还没我年龄大呢,跟我爸平辈论交,怎么着,还想让我叫你一声叔儿啊是怎么着?

    当然,现在这种情绪肯定是早就没有了。

    现在的他,早已不是几年前的那个冯必成了。

    坐下片刻,冯必成忽然说:“爸,我们公司顶楼有个茶座,哪儿的排风和换气系统,是特意定做的,就算是很多人一起抽雪茄,都没什么味儿,回头我问问当初公司在哪儿定的货,给你这书房也按一套小的吧?”

    冯玉民笑着摆手,弥勒佛一样,说:“不用!再有半个来月,我就跑你们那个茶座去抽烟啦!”

    冯必成闻言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

    可不,再有半个月,工作室跟京华电影当年签的合约,就彻底的到期了,电视剧集数、时间,等等,当初规定的各项条件,都已经全面到期。

    到五月底,跟明湖文化把合约一签,接下来的六年,冯玉民工作室就将挂靠在明湖文化旗下,而明湖文化也将会在明湖大厦里给冯玉民工作室腾出一片办公区来,到那个时候,老爸就可以算是跟自己在一起上班了。

    这个时候,冯玉民有些志得意满的模样,笑眯眯地道:“小谦吹牛逼,说他做烟斗的手艺是英国的艺术大师手把手传授,还答应了要给我和曹霑各做一把斗,这话说都答应我们一年多了,等搬到明湖大厦去,我就要去讨债了!”

    冯必成闻言笑起来,说:“他最近哪有功夫做烟斗啊!我今天去影视城探班了,忙得不可开交。而且我看他压力挺大的,毕竟五亿的投资呢,明湖也好,他自己也好,包括咱国内,都没人玩那么大过,而且还是要用新技术,电影出来之前,我估计连他自己都是不太吃的准的。这笔债,你就缓一缓再讨吧!”

    冯玉民闻言笑了笑,说:“也成!”

    可是顿了顿,他却又说:“其实没事儿!”

    说话间,他抽一口烟斗,脸上带着些回忆的悠然神往,说:“压力是肯定有。但你爸我认识他这么多年,别看他年轻,做事情稳当。他要是没把握,根本不会玩那么大。既然他敢弄,那就说明,这件事在他心里,已经有九成是靠谱的了!”

    冯必成点点头,却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他做事情稳妥,是肯定稳妥的。只不过,风险还是有的。”

    冯玉民终于品味出一点不对劲来,不由得认真看向了自己的儿子。

    早前就不说了,最近一两年,自己儿子对李谦可是推崇备至的,对他的信心,甚至比自己还要大得多——人品什么的,都丢开,单纯只说能力,前后两个剧本,让这小子对李谦佩服得五体投地。

    但今天,他似乎有点一反常态,对李谦,和他正在拍的这部电影充满了忧虑?

    而且今天自从进了屋子,他的情绪似乎一直都不高?

    想了想,冯玉民起身走过去,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问:“你今天怎么了这是?去探李谦的班,聊什么了?”

    冯必成闻言愣了一下,旋即摇头,笑起来,“没有,没有。爸你别担心,我只是看现在影视城那边铺开那么大的摊子,看他的那种3D的全绿幕拍摄,觉得有点下意识的担心,别的没什么。”

    冯玉民点了点头,笑道:“其实全绿幕拍摄,在好莱坞早就不稀罕了。只不过咱们国内这方面一直没跟上罢了。但这是趋势!”

    冯必成点点头,回答道:“李总说过,现在国内人力资源、时间资源等等都还便宜,所以实景拍摄会比绿幕拍摄算下来还便宜,而且国内目前的大投资比较少,大多是现实题材,用实景拍摄更容易出来画面的质感,所以用绿幕用得少。但是再发展下去,将来特效越来越便宜,实景会越来越贵,就会越来越多的电影,甚至电视剧,都用绿幕拍摄了。而且很多题材的限制,也是绿幕比搭景拍摄要便宜多了!这的确是个趋势!”

    冯玉民闻言静静地看了他片刻,忽然问:“既然这方面没什么,那你干嘛一副满腹心事的样子?出什么事儿了?”

    冯必成抬头看了自己老爸一眼,说:“前些天跟老韩闲聊,他跟我提过一嘴,李总的意思是,接下来可能会开始在公司里做几家工作室,我当时也没在意,反正我是怎么都行,公司也不会亏待我,我也没别的想法。但今天去探班,中午跟李总聊了一会儿,李总亲口告诉我,这事儿他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确要做工作室了,我是头一批!”

    冯玉民露出一副了然的神色。

    片刻后,他道:“这不是好事儿吗?你怎么显得不高兴?”

    冯必成想了想,道:“李总说,第一批,是我,跟老韩,老金,我们三个导演,加白玉京、何颖玉两个演员。其他人都得往后排。”

    冯玉民闻言愣了一下,旋即悚然而惊,一下子坐直了身体。

    “这样……不好吧?”

    冯必成罕见地挠挠头,“我也觉得不大好!公司和他,有什么想法,我干涉不到,也不考虑那些,我就觉得,这第一批一共五个人开工作室,加上你的工作室,六个,咱们俩就占了俩,不大好。”

    冯玉民心中心念电转,问:“赵河难道也不够格吗?鹿灵犀也有两部电视剧了,收视率都特别高,而且她作为演员也那么红……还有周宝山……嘶,李谦这是要干嘛?这碗水可端得不太平啊……”

    冯必成点点头,说:“所以,我推了!”

    他跟自己老爸对视着,说:“我跟他说了,我现在也没啥野心,就是想好好做事,好好做人,多拍几部好片子出来,回报他给我的机会。至于工作室不工作室的,我无所谓,可以最后再考虑我!”

    冯玉民闻言,缓缓点头,整个人又往沙发靠背上歪了上去。

    他口中喃喃地道:“你这么回答他,很好!”

    过了好半天,冯必成没有再说话,冯玉民也不说话,抽着烟斗,脑子里来回地思量着什么。一直到两三分钟过去了,他才叹了口气,终于开口道:“赵河是没问题的。顶多就是再来一部片子,他是最早就跟着李谦的那批人之一,只是李谦大概明白,他其实才具有限,有点吃老本,所以他要等着看看的情况再说。”

    “鹿灵犀也是没问题的。这个女孩子,功力很深,而且厉害的是,李谦先把她捧成了当红影星,然后再放她去做导演,这个名气,不是普通的导演拍两部卖座的戏能比的。所以,她在李谦心里的地位,低不了。”

    “对了,还有秦晶晶。影后啊!这要是搁在别的公司,早就压不住了,工作室早就该开张了,但是看来李谦是觉得她还差了点儿扛票房的能力,所以还要继续压一压。白玉京么,反倒是占了老臣的光儿,她是你们明湖这帮演员里的大姐头,这个没人会说什么。就是……唉!”

    冯必成笑了笑,说:“大家都觉得,当初周宝山耍大牌的事儿,他和邹总一起过去的,算是打了一记不轻的板子,虽然落下去并没用多大的劲儿,有点雷声大雨点小的意思,但事情应该算是过去了。可谁都没想到,真正的板子在这里呢!”

    冯玉民点了点头,“明湖的这些演员里,现在最红的就是他周宝山,最有票房号召力的,也是他周宝山。可偏偏,白玉京和何颖玉有工作室,他没有!啧啧……李谦这一把玩的……对了,你打听过没有,周宝山跟明湖的合约还剩几年?”

    冯必成回答说:“应该是火了之后,公司又跟他重新签了一份合约,但是只签了四年,到明年夏天应该是就会到期了。”

    冯玉民闻言眯起眼睛,想了半天,摇头,道:“有点弄险呀这一次!”

    冯必成闻言点点头,却没有说什么。

    周宝山现如今大红大紫,所有的华人演员里,他是最具票房号召力的巨星,且没有之一。甚至于,现在即便是李谦,在全球范围内来看,都不比他的号召力强了。而偏偏,明湖文化给一帮导演和演员升格、开工作室,却没有他。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合约还很长,那当然没关系,顶多也就是表示出要压你一两年的意思,但现在,他的合约已经只剩一年——也就是说,周宝山如果想跳槽、想走人,李谦已经给他敞开了大门了!

    这个时候,冯玉民忽然问:“他那边没谈续约的事情吗?”

    冯必成摇摇头,说:“周宝山没主动提,公司也没提。正在这儿僵着呢!”

    冯玉民心中各种念头闪过,最后,他叹了口气,道:“就看周宝山怎么选了。选对了,李谦会继续捧他。要是选错了……说不定连都有可能会换人!李谦敢这么做,就证明他有把握随时捧个新人出来。但周宝山这个时候要跳槽走人,甚至连和都丢掉的话……就还有点不大稳当。”

    冯必成点点头,却说:“话是这么说。但是我觉得……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了?周宝山还是挺老实的,虽说出了点事情,但我觉得他未必真的有跳槽的意思,这样一弄,反倒显得是在逼他跳槽似的。这压得,有点太明显了?”

    冯玉民缓缓地笑起来,摇头,然后老神在在地道:“这些年过来,我算是看明白了,李谦自己虽然有才,但他这个人最看重的,其实反倒是品格方面。可能正是因为他自己太有才了吧!有才华的人,往往孤傲,但他不,你仔细想想,他始终自视甚低,姿态始终很低。但其实,那只是因为他已经不屑于整天把那份傲气摆在脸上了。你想,就凭他的本事,他怎么可能心里没有一点傲气?你周宝山才红了几天,就敢给我耍大牌?你真以为自己的本事已经上了天了?”

    顿了顿,他又道:“而且,他特别喜欢用那些省事儿又干净的人。因为从他的角度出发,是对任何人都很好的,不亏待任何人,也不屑于去压榨任何人,只要你好好做事,他一定捧你,该给的,他从不压着。这一次呢,大概是他宁可牺牲掉周宝山这个已经捧起来的人,也要压一压明湖文化的影视部吧!”

    冯必成闻言微微蹙眉,“压影视部?”

    冯玉民笑起来,道:“最近这些年,不管是他自己,还是整个明湖文化,都在往影视方向转,尤其是电影。现在的明湖文化,影视部的规模、效益、名气,都已经呈现出了严重的倾斜。影视部这边大腕多啊!上次喝酒的时候他还说过,感觉有些歪风邪气想抬头。那怎么办,那就压一压喽!”

    顿了顿,他笑道:“你们以为自己都已经成名成家了,是个腕儿了?那就让你们清楚清楚,整个明湖文化,只有我才是腕儿!”

    冯必成闻言缓缓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道:“有道理。”

    顿了顿,又道:“他是最讨厌那些‘歪风邪气’的。就喜欢大家都安安生生的做事情,踏踏实实的拍戏。他总跟我们说,中国电影现在要奋起直追,至少再踏踏实实的做事情做上十年,才有可能慢慢追上好莱坞,这个时候,认真做事的态度,比才华还要更重要!”

    冯玉民缓缓点头,然后叹了口气,道:“只是周宝山啊……可惜了!他花了那么大力气捧起来的。”

    冯必成笑了笑,说:“还不一定,看周宝山怎么想吧!”

    冯玉民叹了口气,正想说话,但这个时候,他们俩只顾着聊天,全然没有注意到时间过得特别快,楼下冯妈妈已经开始喊,“你们爷俩不是要喝酒吗?我给你们弄了几个凉菜,先下来喝酒吧!”

    冯玉民闻言眼睛一亮,“走,下去陪我喝几杯!”

    冯必成也笑着站起身来,下意识地问:“好!喝什么酒?”

    冯玉民已经放下烟斗,打开了自己的柜子,拿出两瓶红酒来,冲儿子亮了亮,道:“谦儿送的,说是他的酒庄出来的!”

    说话间,他笑道:“别的事儿咱管不了,也不必想那么深,管好咱们自己,该吃肉吃肉,该喝酒喝酒。然后,且看他花开花落,潮灭潮生吧!”

    冯必成点了点头。

    爷俩前后脚出了门,一人拿着一瓶酒。

    下楼梯的时候,冯玉民还问:“你的新片子,说定了?”

    冯必成道:“李总的意思,是让我歇一歇,不那么着急,没必要一部接着一部的,休息的时间,其实也是思考和沉淀的时间。但今天中午,我跟他说了,我说当初我已经沉淀过了,现在就是想干活。”

    冯玉民闻言扭头看看儿子,问:“他怎么说?”

    冯必成笑起来,说:“他看着我笑,说行。然后说让我明天去公司找齐总拿个剧本。下部戏叫。他跟我说明了,这部戏是延续的风格和思路,而且……要重点捧刘忠鑫。”

    冯玉民想了想,还没坐到饭桌上,就笑了。

    “果然!”他笑道,“就说了嘛,他就是喜欢这种愿意老老实实听话的人,甚至于,你越是有才华,就越是要老老实实的。只要你愿意把才华放到自己的工作上,别的事情,他都能容忍你!只要你认认真真的拍戏,他就可以几部戏就把你捧起来!而只要你不老实,稍微一冒头就想上蹿下跳的,那他就打压你没商量!像周宝山,居然在片场耍大牌,虽然不严重,圈子里没他红但事情做得比他过分的人,多了去了,但是在李谦看来,就不行。”

    冯必成笑了笑,点点头。

    “所以我接下来,就是把拍好了就可以了。他要捧刘忠鑫,给周宝山做个例子,那我就不能让他失望。”

    冯玉民笑着道:“他的本子,本来也不会叫人失望的。”

    冯必成点了点头。

    虽然这部叫的剧本,他还没看到,但只听名字就知道是跟一脉相承的。那以李谦一贯的水准来说,肯定差不了。

    所以,等于是李谦又送给了他一部必将大卖的电影。

    这是第三部了。

    这几乎要给他一种错觉:只要跟着李谦走,他就会一部接一部拿出好故事来成就自己,直到把自己捧上神位!

    只是不知道,周宝山会不会有这种感觉了!

    毕竟这一路走来,从两部曲,到,现如今在全球范围内大红大紫的他,所拿到的资源和力捧的力度,甚至是自己、是金汉、是何颖玉白玉京等等,所有人都比不上的。

    整个明湖文化,最该感恩的人是自己,第二个,大概就该轮到他了!

    自己是在沦为丧家之犬的时候,都选择了留下来,于是有了今天。

    而他,是从一个打零工的临时演员,直接被李谦几部电影给捧上了神座。

    ***

    好久没写过大章了,最近连续写了好几个五六千字的大章,再一次感慨,写书三年,身体真的是垮了!一个五六千字的章节,往往需要伏案码字至少三个小时,甚至四个小时,坦白讲,身体真的是撑不住这样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了。

    以后还是老老实实三四千字一章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