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九十八章 Sam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十一月的纽约,已经比较冷了。

    如果是海边,那就更冷一些。

    但不管是出于剧情需要,还是考虑到演员在大银幕上出现时的形象与美感,这个时候都是不可能允许演员穿着太厚的服装去拍摄的。

    甚至为了凸出演员那优美的身体线条,还要刻意得少穿一点——这跟卖肉是两个概念,毕竟,谁都不能否认演员的颜值和身材展现,对观众们的吸引力,始终都是很大的。要不然电影的女主角也不必刻意挑选一些颜值高的年轻女孩子了。

    更何况,秦晶晶还是著名的大美女。

    只是,演员会多少吃点苦。

    剧组在来到纽约之后,首先把跟当地警察局协调好之后被允许取景拍摄的几个需要在街头拍摄的散碎镜头处理完了,然后就来到海边,一边拍着在海滩上的一些镜头,一边等待机场方面的通知,随时都准备着过去把机场接机大厅和接机大厅外的镜头给拍了。

    电影拍摄就是如此,古装片还好一些,室内戏有摄影棚,室外戏有影视城,野外的戏也要么是明山秀水,要么是戈壁荒滩,都是没人的地方,都好处理。但现代的都市戏,就比较麻烦了,如果导演还要坚持实地取景,那就更麻烦一些,如果这个实地取景的地点还是在美国,还是在纽约这样的大城市,那就更麻烦。

    还好,明湖文化在美国这边已经有了些根基。

    约翰·戴斯是在好莱坞呆了超过二十年的老家伙,干制片人也已经十几年了,对于跟美国乃至全世界各地的政府和警察局、税务局打交道,经验丰富,而杜艺华跑到美国来呆了这一年,也不是白呆的。

    实在不行,还可以让哥伦比亚那边帮忙疏通——论起跟美国的各级政府打交道,哥伦比亚那边更是老资格。

    只是时间需要协调,一切都得按照人家的时间表来走罢了。

    比如把纽约机场的接机大厅门口封锁两个小时用来拍摄,就肯定不是任何人能说封就封的,哪怕是机场的管理方,也得根据航班的情况进行一定的调整,拿出一个相对执行难度比较低的时间段来才行——关键按照的剧本,在这里船头尺还是要秀一秀自己的车技的,而且要求必须是白天。

    李谦刮干净前些天拍摄时留起来的胡茬子,又换上了一身笔挺的西装,然后任由化妆师在脸上摆弄了一阵子,头发也给重新定了一下型,自己照了下镜子,觉得自己穿西装还挺帅的,这才从拖车里走出来。

    沙滩上,鹿灵犀裹着羽绒服坐在导演椅里,但海边手牵着手的一大一小两个女孩,却都穿着比较单薄的衣服——小女孩还好一些,剧组真的是怕她吹病了,特意允许她穿了一件外套,但秦晶晶就真的只是一件T恤,有外套也只能搭在手臂上挽着,不能穿上。

    海边的风很凉。

    李谦走到监视器后头,看着监视器镜头里一大一小两个女孩子的表演,那海风吹动秦晶晶的头发的镜头,不得不说她真的是好漂亮。

    但这个镜头拍的,让鹿灵犀不太满意。

    她似乎是完全没有注意到李谦就站在自己身后,喊了“咔”之后就径直起身走过去,跟秦晶晶交待了几句什么,又特意蹲下身子,跟小演员也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才掉头走回来——这时候她才忽然看见李谦。

    “啧啧!”

    李谦一身西装笔挺的站在那里,她看得眼前一亮,啧啧了两声,也不知道是想表达什么意思,然后什么都没说,就又回到自己的导演椅上,拿起扩音喇叭,“全体都有,再来一遍啊,都注意了,咱们争取一遍过!”

    这个时候,秦诺拿着一件长长的羽绒服跑过来,低声地嗔着李谦,“天那么冷,快穿上!待会儿拍到的时候可以脱掉嘛!”

    李谦自己倒是并没有觉得太冷,毕竟他身上有西服外套的,但闻言还是听话地伸出胳膊去,让她给自己把羽绒服穿上了。

    “预备……开始!”

    一切人都动了起来,几个充作背景的特意找来的美国小伙子,穿着很清凉的衣服在海边走动,还有人手里抱了冲浪板,也不管这里是不是真的适合冲浪,反正给观众的感觉是这里就是美国的海边就对了。

    秦晶晶和小女孩都赤着脚,秦晶晶挽着裤腿,上身穿一件灰色纯棉T恤,一边肩膀上搭着一件外套,另一只手则牵着小女孩,而小女孩则干脆就是短裤,但上身却穿着一件外套,怀里还半拿半抱着一个风筝。

    两人手牵手在海边行走,逐渐走进镜头里来。

    “安娜,喜不喜欢这里啊?”

    “喜欢!我们暑假的时候过来这里住,好不好?”

    “好!”秦晶晶笑着回答,她看着周围,有些悠然神往的模样,“晚上我们可以搬一张凳子,坐在沙滩上,对着大西洋乘凉。”

    小女孩安娜不断地抬头看她,她说:“我以前认识一个朋友,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这样。他还想要在这里开一家餐馆,就叫Sampan。”

    小女孩蹙眉,“Sampan?”

    秦晶晶点头,“Sampan。”

    小女孩似乎有些不太懂这个名字是什么含义,又走几步,她忽然抬手指向前方的远处,问:“姐姐,是不是就像那边那间一样?”

    秦晶晶笑了笑,扭头,笑容很快一滞,然后,她脸上的表情有着一个迅速的变换,由惊愕,到惊喜,再到平静的微笑。

    这是一个中镜头,也就是说,秦晶晶和饰演安娜的小女孩出现在镜头中的时候,都是只取上半身,而在她们的身后,占据整个镜头更多画面的,是大西洋那席卷而起的浪潮——理论上来说,这样的镜头是以叙事为主的,演员在这样的镜头里最主要的是表达剧情、推动故事向前进。

    而只有单人的特写镜头,尤其是面部特写镜头或上半身特写镜头,更尤其的是长时间的给这种特写镜头的时候,往往是一部戏的感情推进到了很关键的时候,或者是到了需要作出转折、以及极大突破的时候了,在这样的特写镜头里,整个画面的焦点都在演员的这张脸上——这就是真的考验演员演技的时候了。

    但秦晶晶不是。

    即便是在这样的中镜头里,她的脸出现在画面上,所占据的画面比例非常的小,但她仍然轻松地占据着整个镜头的绝对焦点,那脸上的表情细微而鲜明地变换着,把鹿灵犀要求她在这一刻所应有的情绪转换,表达得淋漓尽致。

    这就是一个演员的绝对的表演功底了。

    哪怕只是中镜头,照样给你满满的表情戏。

    “咔!”鹿灵犀喊完了之后,犹豫了片刻,才说:“过了!”

    站在她身后,李谦笑了笑。

    他知道她在犹豫什么。

    秦晶晶刚才的表现很棒,但放到这部戏里来说,还是显得略略有些发力过猛了——虽然先拍,但这一段镜头在整部电影里来说,其实是最后的几分钟的剧情了,接下来要拍的,男主角船头尺站在“Sampan”餐馆门口,邀请女主角李琪进门,已经是整部电影的最后一个镜头。

    在整部电影收尾的时候,秦晶晶的表演略显过火那么一点点,当然也并不是不可以,而且事实上她只是发力略过火了一点点,并不严重,当这部戏在大银幕上放映的时候,所有的镜头都是一掠而过,观众们其实根本就无暇去仔细分辨这个镜头里的女主角的表演是不是有些过火——但对于鹿灵犀来说,这个表演的拿捏,就真的是处在“勉强可以用了”和“似乎还差那么点意思”之间了。

    不过,天太冷了,风又不小,她是真怕两个演员会扛不住。

    她这边喊完“过了”,海边的一大帮演员顿时就一个个飞速地跑过来,两个主要演员还好,那帮负责充作背景的美国小伙子听见剧务用英语大声喊“结束了”,赶紧就飞奔回来,快速地把厚厚的棉服披上了。

    而秦晶晶则拉着那个小女孩的手一块儿跑回来,剧组的工作人员快步迎上去,把棉服给她披上,而小女孩的妈妈则干脆是直接拿厚厚的棉服把自己的女儿包住,整个的抱了起来——但小女孩却挣扎开了,蹦到地上,往这边跑了过来。

    “哇!”

    她跑到李谦面前,瞪大着眼睛,用略有些蹩脚和生涩的中国话说:“你好李谦,我叫安娜,中文名刘娜。……你真人居然比照片上和MV里还好看!”

    李谦笑笑,微微弯腰跟她握手,说:“谢谢。汉娜你好!”

    这个小女孩,是个华裔,今年十一岁,是四年前移民过来的,鹿灵犀提前跑到美国来,杜艺华就通过东方梦电影公司的渠道发出了好多个角色的海选公告,关于剧中会出现的安娜这个华裔女孩的角色,最终鹿灵犀选定的就是这个“安娜”。

    当然,她是李谦的歌迷和影迷。

    而且她的妈妈也是李谦的歌迷和影迷。

    她妈妈随后追过来,还是把厚厚的棉服给她裹上,看向李谦的时候,眼神中的激动却一点都不比女儿少。她激动地说:“谦少你好,我们可以跟你合影吗?”

    李谦笑着点头,“当然,当然可以!”

    于是她麻利地从包里翻出照相机,然后接过了女儿又一次递过来的棉服。

    先是李谦和小安娜合影,然后是三个人合影,最后,她又表示想要跟李谦单独合影一张。等到照片拍完了,母女俩都高兴地了不得。

    接下来的拍摄,安娜当然还有好多戏,但今天在海边的拍摄,她的戏份却就这一个镜头,但合影过后,她们俩似乎是低声商量了几句什么,然后就留下来了。

    而这个时候,秦晶晶裹着棉服,不断地打着寒颤,说:“好冷啊!”

    又问李谦,“纽约这边才十一月就那么冷吗?”

    其实李谦也不懂,他又不是常年住在纽约,不过他闻言还是回答道:“可能主要是海边的关系吧?这两天在市区里也没感觉那么冷。”

    秦晶晶赶紧点头。

    工作人员拿了热水杯递过来,她赶紧捧在手里。

    这个时候,鹿灵犀已经看完了回放,站起身来,说:“还行。就是晶晶还是老毛病,发力太猛。你是憋了多久啊!你又不是没戏可演,至于都给我憋到这里来吗?接下来放松点,知道吗?”

    秦晶晶打个寒颤,点头。

    鹿灵犀这才扭头,上上下下的打量李谦,“胡子刮了之后,果然帅多了。就是……哎,晶晶,你有没有觉得,他其实留点胡茬子还蛮帅的?”

    秦晶晶扭头,这才注意到李谦已经刮了胡子,这会子一身正装,帅到不要不要的。她当时就眼前一亮,下意识地就点了点头,说:“是很帅!”然后又摇头,“我是说他现在这样子穿正装很帅!”

    不过仅仅片刻,她又摇头,“你说的也有道理。他留胡子的时候会有点沧桑感,有点……不太正经的感觉,是比现在还要帅的感觉!”

    她这观点一会儿三变,听得鹿灵犀都笑了。

    她扭头问李谦,“你有没有觉得自从咱们开始打牌,晶晶整个人都开朗了很多?她以前估计都不会当着那么多人夸你帅!”

    李谦笑着摇头,“行了你们俩,别老是拿我说事儿了!”

    鹿灵犀和秦晶晶都笑笑。

    鹿灵犀很快就过去,指挥剧组转移阵地,于是一大群人整体的往那道木制的栈桥上转移——秦晶晶的眼神下意识地不断飘过来。

    等到剧组在栈桥上布置好了,秦晶晶似乎也渐渐地暖和过来了,就主动对鹿灵犀说:“拍下个镜头吧。我没事儿了。”

    鹿灵犀点点头,扭头看李谦。

    李谦当即就把棉服脱下来,交给了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我随时可以。”

    鹿灵犀当即道:“那好,李谦,剧本你比我都熟,过去吧!”

    于是李谦迈步走到那间挂着“Sampan”招牌的餐馆门口,站定了。

    这是一场重逢,也是的大结局。

    “全体都有……预备……开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