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九十六章 堕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里是位于洛杉矶的一处哥伦比亚公司的摄影棚。

    鹿灵犀提前一个月就赶过来,在杜艺华的协助下,从这个大型的摄影棚里拿到了一个小型的摄影棚,经过精心的改装之后,这里将会成为接下来这部电影中数量不少的几场室内戏的拍摄地。

    其实呢,明湖文化在国内也是有好几处自家的摄影棚的,完全可以完成这样的改装用以拍摄,那样的话,无论怎么算,成本都会得到极大的节约。

    但道理不是这么算的。

    来到这边,虽然人吃马嚼上的开支要大一点,租用哥伦比亚的摄影棚,也肯定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是剧组从这里打开第一段拍摄,却对于整个剧组,尤其是演员的理解和融入美国的这种文化氛围,很有帮助。

    这一点,是跟在国内拍上一段室内戏,然后跑过来直接开始拍美国的街头的戏份,肯定会有所不同的。

    再说了,钱花给哥伦比亚,其实也不算花给外人。

    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鹿灵犀提出室内戏也想在这边拍,李谦仅仅只是犹豫了一下,就点头同意了。

    反正只要他的总预算不超支就可以了。

    而此刻在这个摄影棚里,已经临时搭建成了一栋老旧的楼房——就是剧本里船头尺和李琪住的地方。当然,这一处布景里,是没有头顶的城市轻轨铁路的,只是会在拍摄的时候模拟出轻轨通过时产生的光影变化,加以一定的声音播放来配合拍摄而已。

    电影中李琪的情伤阶段,煤气中毒等戏份,都将在这里拍摄。

    生平第一次执导电影的鹿灵犀,并不怯场。

    身为柏林电影节的影帝和影后,无论李谦还是秦晶晶,也都是从一两个月之前就开始琢磨这部戏和自己的角色,当然也不会怯场。

    但的第一个镜头,却足足NG了十三次。

    原因就一个,两个演员的思路不在一条线上。

    其实戏很简单,下大雨的夜里,李琪给一个华人家庭做保姆时照顾的小女孩睡不着,打电话过来要李琪给她唱歌,于是李琪拿着手机轻轻地哼一首歌哄小女孩睡觉——这楼的隔音太差了,住在她楼下只隔着一个楼梯的船头尺,听到了她的歌唱,于是探着头往上瞧。

    这个镜头,鹿灵犀要用一镜到底的方式拍下来,摄影机的走位当然是已经提前布好了,扛摄影机的是傅学隆,这个肯定没问题。

    李谦一身邋遢的造型,胡子拉碴,坐在楼下的房间里,手里拿着一本,脚翘在桌子上,门口的珠帘撩起,表现得很自如。

    但问题来了,从第一遍开始,李谦就表现得很轻松,完全不像是在演戏那么演,但秦晶晶却感觉有点进不去那种哄小女孩的感觉。

    按说这不算是真的对手戏,但其实又要归入对手戏的范畴里去,两个人一个紧绷绷的,一个又异常的松弛——镜头转到李谦身上的时候,在监视器里看到他眯着眼睛、脸上带着一点微微笑容的模样仰头往楼道外看,鹿灵犀心里那种异常不舒服的感觉,就上来了。

    之所以选这样一场戏做开始,正是因为它不是什么太难的镜头,不过,刚开始嘛,磨合期是肯定会有的。

    第一遍走过,鹿灵犀喊了咔,亲自走进场地里去,给两个人讲戏。

    她要求李谦再往外放一点,保持这种“松”的状态,但也不能太松,要求秦晶晶则“松”一点,别绷那么紧。

    好的演员,当然是会在从拿到剧本、看过剧本之后,就开始对剧中人物和角色有了自己的独特理解的,但也一定会在拍摄现场根据导演的要求,根据整个剧组的情况,包括其他演员的状态,来适时适度的调整自己的表演方向和轻重。

    于是,十三次,秦晶晶一次比一次“松”,李谦一次比一次“紧”。

    渐渐的,连李谦都觉得,她哼歌时候的声音都变得松弛了很多。

    中间鹿灵犀特意停下拍摄,到两人身边提出具体要求、执导表演,但两个人,影帝配影后,还是就这么一路NG了下去,一直到第十次拍摄,鹿灵犀才觉得找对感觉了,但她还是说,“很好!但是,再来一次!”

    终于,一个简单的镜头,拍了足足一个小时,她满意了。

    然后,她兴奋地跑过来,先跟秦晶晶说:“就这种感觉,记住了!这是一部爱情戏,而且没有太过轰轰烈烈的东西,没有生离死别,没有天崩地裂,以后你就贴着刚才的路子去找戏、找感觉!不要给我发力那么猛,松一点!自然一点!”

    见秦晶晶点头,她又掉头看李谦,说:“影帝,演得不错,对人物情感和整个故事的松紧,拿捏的很好,但是,我知道你其实表演经验并不太丰富,所以,你就记住一点,接下来,你得负责托着晶晶一点,她如果入得猛了点,你就把她往回拉一拉,懂不懂?”

    李谦是个老导演,又是这部戏的编剧,脑子里又有另外一个经典的版本做标本立在那里作参考,他当然懂。

    于是他点了点头,说:“没问题,我知道了。”

    其实鹿灵犀的意思就是:喂!帮帮忙啊,晶晶绷得太紧了,你既然知道这部戏应该是怎样的一个节奏和调性,演的时候带着点儿,帮她松松!

    这当然是分内事。

    然而很快他就明白,这件事好像并不容易。

    …………

    虽然这是鹿灵犀执导的第一部电影,但作为导演这个职业来说,她也算是老司机了。李谦的表演经验不算太多,但考虑他上辈子就没少演过戏,这辈子又导了那么多戏,其实一直都保有表演的那份感觉在,也是老司机了。

    按说呢,秦晶晶也是“老”演员了,毕竟她比李谦还大三届,马上翻过年去到2005年,她就要30岁了,毕业也就八年了,大大小小演过的戏和角色,加一起也有二三十部之多,但偏偏在的片场,她这个柏林影后尽管事先已经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去揣摩剧本和角色,却仍然感觉很稚嫩。

    她拿捏不好鹿灵犀要求的那个“松一点”的度。

    她动辄会发力过猛,但被鹿灵犀或者李谦一说,就又束手束脚的,显得太过于轻柔了——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她就明白自己失重了。

    剧组开拍第一天,一共拍了十来个镜头,而且都不是什么太过密集和重要的镜头,效率不算高,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鹿灵犀对秦晶晶的表演状态很不满意——在明明就是一些最简单的生活戏里,她的表演都是紧绷绷的,虽然鹿灵犀或李谦稍微一说,她马上就能作出调整,经过几次试探,最终还是能找到鹿灵犀要的那一种感觉,但这显然不是柏林影后该有的水准!

    而秦晶晶显然也对此很不满意。

    等到宣布今天的拍摄结束,她就主动要求跟鹿灵犀坐一个车子回剧组所在的酒店,在车上,她就迫不及待地问:“鹿姐,我得调整调整,我有点抓不住你要的感觉,演的时候,我也明显感觉我跟李谦不在一根线上。”

    鹿灵犀点头,很欣赏她这种态度,就问:“那你想怎么调整?”

    秦晶晶问她:“你觉得我的问题出在哪里?有什么好的建议?”

    鹿灵犀想了半天,说:“我觉得很可能最主要的是,你跟男孩子相处的经验实在是太少了点儿。”

    这还真是说的秦晶晶哑口无言。

    她从小就长得漂亮,于是她爸就告诉她,“小心!所有主动靠近你的那些小子,都不要搭理他们,他们都是不怀好意,想要泡你的!”

    后来慢慢长大,国中、高中,一直到进了顺天电影学院,她都会刻意地保持跟男同学、甚至是男老师之间的距离——当然,性子里的冷淡和高傲,再加上她的确是本来就不善交际,就算是女同学里,她也几乎没什么太过要好的朋友。

    也就最近这几年,她跟廖敏,跟鹿灵犀,算是关系不错,除此之外,她都那么红了,在圈里圈外,也照样是没几个朋友。

    所以,你一段戏拿过来,古装也好现代也罢,她把这部戏的人物和冲突理出来,心里就有数了,代入到戏里的那个环境和氛围,咔咔咔,整个人物挖掘出来,那简直是从头到脚,一举手一投足里都满满的带着戏,演的真叫一个好!

    甚至于,越是富有戏剧性,越是富有年代感,越是冲突的激烈,她的戏就出来的越稳、越到位、越精彩。

    但是,生活戏?

    对不起,她是个生活中的傻子。

    偏偏里,满满的都是生活中才有的那种平淡感觉。

    秦晶晶拿自己那卓越的演技往自己模拟出来的生活感觉里套,怎么套都不对劲——历史感、时代感、人物感,那往往是存在在书里、存在在想象里的东西,她的出色的演技和对人物的理解把握能力,让她演出的人物大家一看,觉得真好,真对,这个人物、这个时代,就应该是那样的。但生活不一样,柴米油盐酱醋茶,每个人每天都在经历,反而来不得丝毫的假想。

    因为你演的是不是生活里的那股子味道,绝大多数观众一眼就能看出来。

    对于绝大部分演员来说,哪怕是水准不高的演员,也是无比熟悉的,只需要在导演的指导下找准路子,很快就能进去了,充其量就是天分高低、水准好坏,演出来的水准也有高下罢了。

    但偏偏这一点对于秦晶晶来说,似乎有点难。

    她似乎是完全搞不懂在正常的生活里,两个人之间应该怎么相处才是正常的。

    这可是在开拍之前,她们两个都没有想到的一个问题。

    …………

    廖辽在洛杉矶有大别墅,所以李谦在这边拍戏,当然会住到那栋别墅里去。只不过剧组一下子来了几十号人,就肯定是要在离片场近的地方找家酒店,包下些房间来安排住宿了。

    廖辽现在正忙着筹备她的第二次北美巡回演唱会,李谦过来之后,她也就回来呆了两天,很快就又离开了,去查看场馆的安排,去跟负责舞台设计、灯光设计的团队交流,等等,简直做不完的事情。

    所以,李谦事实上是一个人住进了那栋大别墅。

    就连跟过来做执行制片的他的助理秦诺,都是跟剧组一起住在酒店里的。

    但剧组开拍的第二天,结束了下午的拍摄之后,李谦正收拾东西准备开车回家,秦晶晶却拉着鹿灵犀一块儿过来,找到他,说:“你能住到酒店里来吗?我想平常能跟你多一点相处的时间。”

    李谦扭头看鹿灵犀,鹿灵犀耸耸肩,说:“晶晶的状态的确有点不大对,我们俩聊过了,都觉得是她平常太缺少跟人日常相处的经历了。所以,如果你能住到酒店里来,平常哪怕是聊聊天、下下棋、打打牌,也应该是对于她找到那种‘生活’的感觉,是有帮助的。”

    李谦想了想,说:“也行。”

    大别墅住着当然更舒服,但是反正廖辽也不在,大别墅里空空荡荡的,其实也没什么意思。而李谦本人,其实对于居住环境的要求,也并没有那么高,拍戏的时候跟剧组住在一起,也是很正常的。

    于是,只在大别墅里独守了没几天的空房,他就搬进了剧组所在的酒店。再然后很快,他住的那间套房就变成了剧组里几个人的“活动室”。

    鹿灵犀、秦晶晶、秦诺,再把李谦拉上,大家打牌。

    说来幼稚,输了的贴纸条。

    秦晶晶在打牌上的天分,感觉比她的情商还要更低。

    第一个晚上,别人脸上都干干净净,她脸上就只留下了一双眼睛还露在外面——就这还是因为必须得给她留下眼睛来看牌。事实上小纸条都贴到胳膊上了。

    第二天晚上,她又被贴了一脸。

    看着她那副委屈又着急,似乎觉得有点小丢人,但偏偏又怎么都赢不了的样子,鹿灵犀也好,李谦也罢,甚至连秦诺,都明显被戳中了笑点,整个晚上大家的笑声都是此起彼伏,简直酣畅淋漓。

    而李谦来到这个时空已经九年多快要十年了,一直以来其实都不参与朋友间的打牌啊搓麻将之类的公共活动的,这一次,他居然也觉得玩得很嗨。

    穿越九年多以来的第一次,他开始颓废了。

    下午结束拍摄之后,他心里就开始惦记晚上的牌局,吃过晚饭,也不矜持了,秦诺她们往屋里一跑,他也不推辞了,立刻就开始。

    这么堕落的事情,他居然觉得爽翻天。

    剧本也不写了,也不写了,歌也不写了。

    都去球,打牌!

    三天之后,秦晶晶居然开始有了点反败为胜的迹象。

    史上第一次,在牌局结束的时候,李谦脸上还剩下了多达五张的小纸条——鹿灵犀固然哈哈大笑,秦诺也乐得不行,就连脸上照例贴满了纸条的秦晶晶,看见李谦脸上的纸条,也显得特别的高兴。

    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牌局一次又一次的开始和结束,李谦逐渐发现,或许……很有可能自己居然是四个人之中智商最低的那一个?

    因为短短几天的功夫,他脸上的纸条居然开始能跟秦晶晶平分秋色了!

    秦晶晶的牌技进步神速。

    而跟她的牌技进步速度差堪仿佛的,是她在拍摄中所展现出来的那种松弛的表演状态——这证明,打牌居然真的是能提高演技的!

    有那么一刻,李谦甚至考虑过,回去之后要不要在明湖文化的一帮演员,或者是以后明湖文化的一些剧组中,正式传播和推广一种叫做“狼人杀”的游戏,来帮助演员们提高演技。

    当然,他觉得可能这么做带来的负面效果会更明显。

    打牌提高演技这种路子,大概是只有对秦晶晶这种人才会有作用。

    至于其他人……哼哼,某个晚上孤枕难眠的时候,李谦不经意间一算,忽然意识到,最近打牌打了七八天,自己似乎少写了好多稿子……

    …………

    要在洛杉矶的摄影棚里拍摄的镜头,都是一些室内戏,这个摄影棚又是属于哥伦比亚的,当然怎么都好安排,但这部戏,还有不少的戏,是需要在美国一些城市实地取景的。

    于是,在洛杉矶这边开拍了十一天之后,当杜艺华打电话来,已经跟纽约那边的当地政府和警局联系好,剧组可以过去实地拍摄了,鹿灵犀当即决定,立刻赶过去,先把那一段街道取景的戏拍完了,再回来继续这边的拍摄。

    李谦对此当然没有意见。

    事实上,这部戏他的确只是一个单纯的演员,这部戏的一切拍摄进度和计划,都是鹿灵犀和秦诺、杜艺华在掌握。

    只是,在马上要动身去纽约的前一天,约翰·戴斯却突然跑来片场,告诉李谦说:“詹姆斯打电话来,知道你在洛杉矶,想跟你见个面。”

    约翰·戴斯口中的詹姆斯,当然是他的老朋友,当今世界影坛的最高票房纪录保持者、商业电影大师和电影科技的先行者,詹姆斯·卡梅隆。

    ***

    再求几张月票撑撑场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