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六十四章 态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明湖大厦早就已经是李谦私人持有的物业,目前以长期租赁的形式,租给明湖文化公司。而顶楼的半边露天阳台,占地两三百平方,相当开阔,最初是音乐部、影视部那边的不少人躲出来抽烟的地方,后来明湖文化出钱,进行了相当考究的装修,最终把这一片地方做成了明湖文化内部的高级茶座。

    各个部门的人要喝杯茶来杯咖啡提提神,或者约了人要长谈,往往都会选择这里——这里拥有极佳的视野、环境,考虑到公司一众大佬都是老烟枪,还安装了特别高档的换气设备,所以,是不限制抽烟的。

    周宝山和何颖玉单独坐了电梯上来的时候,刚走出电梯间,走进这个高档茶座,不少三三两两正在坐着谈事情的人看见他们俩,就都纷纷起身,小声地打着招呼——本来也没人会在这里大声喧哗,更何况刚才李谦和邹文槐两位大佬进去了,就更人敢咋呼。

    然后,服务员带路,看到了视野最开阔的那个卡座里坐着李谦和邹文槐。

    俩人好像正在讨论着什么,邹文槐在说,李谦在听。

    邹文槐还是那么胖,也或者说是越来越胖,李谦这些年虽然也有忽胖忽瘦的时候,但哪怕最胖的时候,他的体型也绝对是相当标准的。

    这时候他嘴里叼着烟斗,正在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

    周宝山快步走过去,何颖玉跟在后面。

    “谦哥,邹总!”

    俩人同时扭头,李谦笑笑,说:“回来啦!坐!”

    邹文槐还特意站起身来,拍拍周宝山的肩膀,拉着他,“坐!辛苦啦!”

    周宝山挨着他坐下。

    不敢大喇喇的坐舒服了,腰杆挺得笔直。

    李谦脸上带着一抹欣慰的笑容,看看他,夸了一句,“精气神儿不错!”又扭头看何颖玉,还没等说话,何颖玉先就打了哈欠,就在李谦旁边的一个单独沙发上坐下,迅速地蜷缩起来,摆摆手,“你们先聊,我飞机上没睡好,先补一会儿,受不了了!”然后居然就那么抱着小枕头蜷缩着腿闭上了眼睛。

    李谦抽一口烟斗,缓缓地吐出烟来,笑着摇了摇头。

    大家很熟,他倒也不以为忤,仍旧扭头看向周宝山,笑着说:“看你的状态不错,精神饱满的样子。”

    那边何颖玉闭着眼睛抬起手臂,“不要趁我睡着说我坏话,我会听见的!”

    大家都不搭理她。

    跟何颖玉脸上那一眼看得出来的疲惫与憔悴相比,周宝山的确是显得异常的精神——眼神明亮、满面红光,一看就是一副志得意满而又斗志昂扬的姿态。

    李谦知道,他最近的确是很得意。

    中国人、东方面孔在欧美地区很难红起来,脸盲什么的抛开不论,其实欧美文化也是真的很排外的,就算是廖辽,也是歌先红,随后人才跟着红起来的,就这样,她这几年佳作迭出,也算是欧美地区顶级的天后之一了,但在天后里,排名也是靠后的那种,跟美国本地的歌手,天然就被拉开了差距,作品再优秀,一时半刻也很难追上去——电影演员要红,就更难。

    但是,借着,借着中国功夫,周宝山现如今在美国、在整个西方世界,是的的确确的红了,远比自己这个廖辽的男友和四大美人乐队的主唱,要红的多得多!

    说句不夸张的话,或许现在的他,比起另外那个时空巅峰之年的李小龙,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但这个差距也已经并非不可弥补的了,而较之最红那段时间的杰特李和某大佬龙,他甚至已经是有相当程度的胜出。

    一部的大红,顶得上不知道多少部了!

    这让李谦很欣慰。

    做明星固然也有做明星的好处,但其实这些年过来,李谦一直以来的意愿就是躲在幕后,做一些幕后的工作。

    他本来也不需要、现在就更不需要做明星能带来的那些名和利。

    所以,他会特别高兴地看着自己旗下、自己一手捧起来的歌手或者演员越来越红,纷纷的超越自己。

    以前么,他自己实在太红,话题性又太足,明湖文化影视歌多方发力,每年都捧红那么多歌手和演员,但还真没有谁敢说已经比李谦红了。

    但现在,他觉得差不多有那么点儿意思了。

    周宝山已经绝对称得上是国际功夫巨星。

    何颖玉也已经是中国最红的女演员,同时还是在欧美地区相当有人气、有观众缘的第一位中国女演员——秦晶晶拿过柏林影后也没用,在欧美的观影人数,跟压根儿不是一个级别。

    这样就好了。

    他们红起来了,负责为公司站住前台,就比以前事事都要靠自己,总觉得一部电影要拍了,你居然不演男主角,一部电影要上映了,你居然不去跑宣传,是什么特别有负罪感的事情一样。

    现在么,要宣传?

    让周宝山去!让何颖玉去!

    何颖玉现在能不能开始独自撑起票房,还有待验证,但周宝山已经可以确定没问题了——两部打底,一部欧美飘红,等到后续再来两部,那就更稳当了。

    他可以算是明湖文化和李谦,捧出的第一位国际电影巨星。

    坐下,喝茶,聊聊,说说他的美国行。

    但是话到中间,邹文槐忍不住吐槽,说:“前几天你师兄还跑我办公室喝茶去,还连喝带拿的,我跟你说啊,你们哥俩现在又不缺钱,别老打劫我行不行?咱们家姨太太家里那茶园,你们去认购去呀,认上几亩茶地,又花不了几个钱,干嘛老打劫我呀!”

    周宝山嘿嘿地笑,“回头就去,回头就去!”

    明湖文化喝茶成风。

    因为从李谦开始,大当家的都喜欢喝茶,两位姨太太,何润卿和谢冰,家里都经营着茶园,后来也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就有人心眼子活泛,死活要在姨太太家的茶园里认购几分茶地,说是外面卖的茶不好喝,李总办公室里的茶好喝。

    结果一来二去,何润卿的弟弟和谢冰她爸妈经营的茶园,居然先后让明湖文化的一帮子高层和演艺明星们给认购去了足足上百亩——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就那么爱喝这两家的茶,反正江湖传言,谢家和何家的茶,千金难求,发展到后来,他们两家茶庄出来的茶,居然成了市面上的高端货,每年一上新货,光是娱乐圈和北京各大商圈、会所的订制就直接给分没了。

    这下子,就算不是名茶,也跃身名茶了。

    你还别说,这也就是周宝山,现如今算是级别到了,普通什么人想花钱认购两亩茶地,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么,现在邹文槐说了这个话,当着李谦的面,李谦也没说不行,周宝山这就算是扛上大旗了,想必姨太太那边是肯定不会驳了面子的。

    哦,对了,今年春天何润卿特意跑了一趟武夷山,去考察茶园去了,说是想做武夷山的红茶和岩茶,甚至她还考虑去云南收一座普洱茶山。看她的意思,居然是真的想借机把这事儿做成一个文化品牌。

    而从去年开始,因为周嫫和谢冰都去过齐洁在法国给李谦买的葡萄园,她俩一下子就都喜欢上了,托相关公司辗转打听,现在正跟那边两家酒庄谈着收购呢。

    她俩都想自己拿下个差不多的酒庄,自己酿红酒,做品牌。

    听到她俩的消息,白玉京最近据说也是有事儿没事儿老往法国飞——反正呗,不缺钱,手里的钱又不知道该拿去干嘛,明湖文化短期内又没有什么扩股融资的需要,那她们手里的钱,除了买房子、囤房子之外,捣鼓点茶呀酒啊什么的,李谦也都懒得管,个人的钱个人打理。

    三个人坐下也就聊了十几分钟的功夫,就听旁边猫进沙发卡座的何颖玉居然连小呼噜都打起来了——咕噜咕噜的,听着怪可爱的。

    李谦放下烟斗,凑过去看了一眼,是真睡着了。

    睡态酣然。

    但何颖玉不会比周宝山更累的。

    北美地区的宣传,他俩有合作有分工,但肯定是以周宝山为主的。

    偏偏周宝山人逢喜事精神爽,再累都不觉得累,反正精神饱满。

    又聊一会儿,李谦想了想,说:“接下来国内和东南亚,你多跑跑,给小玉留点空儿,马上要上了,她得负责跑那部戏的宣传。”

    “没问题!”周宝山爽快地一口应下。

    他现在真的是异常的亢奋。

    邹文槐问:“经纪部那边,收到了十几份从美国转过来的片约邀请,你在欧美的经纪事务,暂时还是交给那边负责打理,但拿主意,肯定是咱们这边拿主意。对于这些欧美的片约,你怎么看?”

    周宝山迟疑了一下,脸上的心动一闪而过,但他还是无比肯定地说:“公司说了算!”然后扭头看向正在重新点烟斗的李谦,说:“我听谦哥的。”

    “嗯?”李谦丢掉火柴,吐一口烟,“听我的?呵呵……”他摆手,“接下来要开拍,回头你又该预备第二部了,拍完的第二部,要拍第三部,你想听我什么?”

    周宝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那就都推了,我专心拍这三部戏!”他表态说。

    李谦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邹文槐也似乎是很满意周宝山的态度——就是要这样嘛,你红了是红了,但不能一红就觉得老子天下第一了!

    大家又聊一会儿,周宝山觉得大概得有半个小时了,就很主动地起身告辞——他这次回来,可以获得短暂的两天休息,随后就又要出发,继续跑宣传。

    红了的代价,就是别想休息。

    等他走了,邹文槐收起笑脸儿,揉着下巴,说:“这小子是不是有点想飘啊?”

    李谦笑了笑,“还不好说,但应该不至于。”网首发

    想了想,邹文槐不由得嘬牙花子,说:“其实吧,你要说他有点沉不下心了,也正常,那十几份片约里,不靠谱的不少,但靠谱的也不少,还有两部是制作经费七八千万美元的,给他的片酬直接开到了五百万美元,估计谈一谈,拿到六百到七百万美元,还是很有希望的!这就算是在好莱坞,也已经是二线的顶儿、快摸着一线了。一线里头,也不是人人都拿一千万美元的。而且,好莱坞大片啊,直接拿美元的片酬,对咱们国内的演员来说,诱惑太大了。”

    李谦笑笑,想了想,说:“但是等第二部上了再接的话,他的片酬说不定就直接蹦到八百万或者一千万了。”

    “啧啧!”邹文槐咂嘴,“理儿是这么个理儿……”

    说到这里,他停下,脸上似笑非笑的,说:“等等看吧,的片约是已经签了,做不得数,等等看要拍第二部的时候,看他会让他的经纪人给他开出个什么价码的片酬,就知道这小子在想什么了。”

    李谦闻言先是点了点头,但又很快笑道:“你呀,别老担心这个,跑不了的!”

    邹文槐“哼”了一声,摇头,“不好说!”

    顿了顿,他道:“你是当大爷当惯了,翻云覆雨手啊,捧谁谁红,但我可是整天跟他们这帮人打交道的,坦白说,这也就是你牌子真的够硬,镇得住,咱们明湖文化这些年也的确是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国内顶级的,所以,暂时没什么人想跳槽。没红的,想红,他不跳槽,已经红了的,想更红,甚至想红到国外去,他也不跳槽,因为国内除了咱们明湖文化,除了你谦儿爷,没人有那个本事说捧谁谁红!所以他们老实!但是,到了他这一步呢?欧美大红啦,能直接接到好莱坞大制作的片约邀请了,就等于是已经蹦到一个更高的平台上去了,随时都可以攀上高枝儿!可就不好说啦!”

    李谦笑笑,“七八千万美元的制作,六七百万的片酬,算个屁的大制作!”

    “切!”邹文槐瞥他一眼。

    李谦敲敲烟斗,拿压棒往下压了压烟灰,施施然地抽口烟,道:“没事儿的,他还飞不起来,也没胆子飞!就算他已经是真的想飞了,有他师兄那么个聪明人在,也能压他几年,等再过几年,他会发现,就算是放眼全球,明湖文化都是最强大最好的公司,他的心,自然而然就又踏实下来了!”

    “而且到了那个时候,看得多了、经得多了,他也就会明白了,想在国际上越来越红,也不是说你蹦到好莱坞去就行的。因为去了好莱坞,只要你一部片子扑了,你就完了。反倒是跟着我,才是最稳妥的。”

    邹文槐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点点头,“成吧!那我就且看着!回头找个机会,我先敲打敲打他的经纪人。”

    李谦闻言苦笑摇头。

    但他知道邹文槐就这么脾气,看谁不顺眼,觉得谁要蹦跶,先就是一杆子打下去,等你老实了,再跟你讲道理、说情分,敢不老实,接着打!

    当然喽,只要你别不老实、瞎蹦跶,那老邹绝对是个和蔼可亲、可以跟任何一个艺人嬉笑怒骂插科打诨的可爱大胖子。

    公司里不少的歌手、演员等等,包括他们的经纪人,其实都跟老邹私交不错——呃,廖辽一系和王靖雪谢冰一系,例外,关键她们是李谦的人,不怵他。

    作为偌大的明湖文化内部经纪人和艺人方面的最高管理者,这是独属于他的管理之道,这么多年走过来,事实证明,或许有误杀,但他这一套办法,还是很行之有效的。李谦当然懒得去调整他。

    聊完了周宝山,邹文槐扭头瞥一眼小呼噜不断的何颖玉,又“啧啧”,说:“这姑奶奶看来是真累坏了!”

    说着,他敲敲桌子站起来,指了下那壶茶,“今儿记你账上啊!”

    然后又扭头看看何颖玉,说:“这姑奶奶也是你的事儿了,我就不管了,走了!”然后扭头就走。

    李谦早就被他蹭吃蹭喝蹭习惯了,一壶几百块的茶也要被蹭,也是早已麻木。等他走了,他安静地抽着烟斗,等何颖玉醒过来。

    最近这段时间,可以算是他近几年里比较难得的一段悠闲时光。

    录了几首歌,但更多的时候是陪陪老婆孩子。

    电影还是要拍的,手头上的计划也排的很满,但决定什么时候拍下一部电影的,已经不是他,而是要看研究院那边的进度——什么时候他们的研究确定成熟了,李谦才准备上下一部电影。

    也就算是偷得浮生半日闲吧!

    何颖玉睡得挺沉的。

    中间齐洁过来了一趟,看见何颖玉就蜷缩在沙发里,跟一只小猫似的,还睡得打起小呼噜,就有些好笑,忍不住瞪了李谦一眼。

    简单地把事情说过,就走开了。

    一直到午饭的点儿都过了,都两点多了,那边何颖玉才终于哼唧了一声,似乎是要醒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