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二十章 一场大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2003年12月20日,下午。

    纽约市,时代广场。

    因为马上就是圣诞节的缘故,时代广场的人流量明显比平常要大了一点,从昨天夜里开始就有雪花飘洒,始终下得不大,但很有一些迎接圣诞节的气氛。

    某一刻,忽然有四个女孩子出现,从四个方向分别走向时代广场的中心。而自从她们出现的那一刻起,她们身上奇异的服装和造型,就立刻吸引了所有身边几乎所有行人的注意。

    周围的男男女女,几乎都是风衣、皮草和羽绒服,但这四个女孩子,却都穿着很单薄的,而且造型很奇异又很漂亮的衣服。

    她们怀里还各自抱着一件很奇怪的东西,看上去像是乐器,一种竖琴。

    她们,她们的衣服、造型,她们怀中的乐器,简直充满了迷人的异域色彩。

    于是,当她们面带笑容地款步像时代广场的中心走去,很多行人都陆续停下脚步,打量着她们,有人还在窃窃私语,“日本人?中国人?韩国人?”

    生活在纽约这样一座全球最为知名的现代化大都市,几乎所有人都够资格说自己见多识广,所以见到大冬天里这样奇异的装扮,他们并没有起哄,也没有跟随,他们以为这是一次行为艺术的表演。

    而此时,有些人注意到了,但更多的人根本不会注意到的是,从时代广场的各个方向,在几乎同时间内,涌入了至少一二十部的录像设备,在跟随拍摄。

    时代广场上的数块大型的户外屏幕,也全部停止了广告片的播送,开始播放起了一幕幕明快的风景画不可能有记忆力那么强悍的人,不过如果有的话,他们会发现,这是去年的中国世界杯开幕之前,中国方面的官方宣传片之一。

    它的导演,是李谦。

    整个时代广场,同时可能有数千人正走在户外,忽然多了几十个人,并不足以引起大规模的关注,但此时,时代广场上还是有不少的中国人在,他们几乎是第一眼就认出了那四个正在款步走向时代广场中央的女孩子,是自己的同胞。

    她们衣袖飘飘,她们造型美到了极致。

    这种古典之美,是舍中国之外,世界上任何国家任何民族都不会有同质的。

    忽然就有人用汉语喊起来,“是飞天,敦煌的飞天!我记得这个造型!她们拿的应该是琵琶!咱们中国的琵琶!”

    就在四个女孩子还没有走到广场中央的时候,忽然,在时代广场的四面八方,突然开始有更多的女孩子一下子涌出来。

    她们都是东方面孔,身形都极美,穿着一种东方的丝绸面料的造型奇异的衣服,裁剪合度,极度地衬托出女子的身形之美。

    而且那衣服上,似乎还有一些特别绘制的图案,有山水,有花鸟。

    这一下,即便是中国人也不认识了。

    因为这种服装款式,目前只是在中国国内有几家店在出售,且售价高昂,尽管已经开始卖了一两年,但见过它们的人,仍然少得可怜。

    这种服装款式,被李谦命名为“旗袍”。

    而在这样的一个时节,圣诞节之前的纽约时代广场,忽然看到这样美丽的一群东方女子,穿着这样的衣服款款走来,那一瞬间,无数人都愣在街头。

    她们美得是那样惊心动魄!

    此时,整个时代广场上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被惊动了。

    而忽然的,有音乐声响起来。

    似乎是时代广场周围所有的音响都在播放着同一样的音乐一种很独特但是很好听、几乎叫人过耳难忘的乐器。

    大珠小珠落玉盘。

    当人群集体地停住脚步,纷纷看向自己周边和身前的那些奇异的人,这时就会有人发现,原来不知何时,广场上已经有人支起了各种造型奇特的乐器,此时有不少身穿长袍的人,正在弹奏。

    而这个时候,有四位身穿通体素白绢布旗袍的女子,走到一个打扮新潮戴着帽子的中年人面前,那中年人身后是支起的颜料架子,他手中则握着一杆毛笔。

    就在那素白的旗袍上,他开始作画。

    无数人看得惊讶出声。

    然而,颜色皴染上去,素白的旗袍似乎瞬间生出灵魂来。

    那一笔一笔奇异的描绘,瞬间让素白的旗袍整个的都开始灵动而飘逸。

    这个时候,大约三四十名身穿各种不同旗袍的女子,已经汇聚在时代广场上,而最初走向广场中央的那四名怀抱琵琶的飞天造型女子,则已经顺利汇合,此刻就站在时代广场的中央,站在一群不断到处走动的旗袍女子的中央,各自面朝一方,款款地做出各种造型变化每一种都美得令人动容!

    此时居然又有歌声响起来。

    伴着来自中国的几样古典乐器的乐声,有一道女声,用一种不太标准的口音徐徐地唱起来,“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满枝丫,又香又白人人夸……”

    听到这一声“茉莉花”,尽管带着浓重的西方人说的口音,但此刻时代广场上为数并不算太多的中国人,还是有很多人都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

    曲调尽管陌生,但却充满着一种中国曲调的韵味,而那乡音乡容的亲切,也已经足以令人为之激动、控制不住地想要流下眼泪。

    而此时此刻,对于广场上占绝大多数的西方人、美国人而言,即便是完全听不懂,听不懂歌词,此情此景之下,听到这样曲调悠扬的歌声,霎时间也觉如闻天籁一般,瞬间为之迷醉。

    忽然,有个西方的女孩子尖叫一声,大声道:“是米莉·菲儿!”

    局部范围之内,很多人听到了这一声尖叫,然后无数人瞬间扭头向那尖叫声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居然真的是最近几年当红的小天后,米莉·菲儿!

    现场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她的歌迷和粉丝,但这个时候,所有看到了她的人,都能感觉到她演唱得是那样的动情和用心而她那一身旗袍的造型,让本来就被誉为“美国音乐界颜值巅峰”的米莉·菲儿,越发显得美艳不可方物。

    此时侥幸带了照相机的行人,和提前就已经联系好的摄影师,以及几大报纸的专业记者,开始纷纷对准了米莉·菲儿,咔咔地拍起照片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直都在盯着那个在旗袍上作画的中国人的行人之中,忽然有人眼睛瞪大,盯着那画家的脸看了好一阵子,才声音颤抖着道:“是曹!中国曹!四大美人的贝斯手……天哪,是你吗?中国曹?”

    没人回答,曹霑正在专注地作画。

    而事实上,就在曹霑四周,除了一部摄像机和两部照相机之外,还隐蔽性地站了至少三四个便衣保卫人员整个时代广场上,此时此刻足足有至少上百名这样身穿便衣的保卫人员。一旦发现情况不对,他们的任务就是第一时间站出来阻止甚至制服那些狂热的观众。

    毕竟,有了米莉·菲儿和曹霑,这已经不是一次单纯地街头秀。

    还好,虽然有不少人很激动,但没有人莽撞地冲过去。

    在习惯了街头艺术的欧美地区,大家几乎都明白,这是在表演。

    所以,无人打断。

    而就在这个时候,当米莉·菲儿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段演唱,笑着向人群中呼喊自己名字的歌迷挥了挥手,同时返身指向时代广场的另外一个方向。

    奇异的东方乐曲的伴奏声中,忽然又有一道恍若天籁的女声响起来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满枝丫,又香又白人人夸……”

    此时,在时代广场的另外一侧,也是一个身穿旗袍的女子,一边唱,一边款款地向着广场中央走来。

    她的声音是标准的汉语发音,她的唱腔空灵剔透,带给此刻广场上绝大多数人的第一听感,简直是完全迷醉的那个级别!

    居然稳稳压过前面出场的在欧美地区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小天后米莉·菲儿!

    虽然现场绝大多数人都完全不认得这张脸,但只凭这个声音,就已经足以第一时间把他们给集体震住了。

    然而就是这个时候,广场上其实为数不多的中国人,却有很多人在这个声音刚一开嗓的时候,就立刻把这把嗓子的主人认了出来

    周嫫!

    哪怕听遍世界,她这样一把独特的嗓音,都会叫人绝对念念不忘!

    空灵而颓靡!

    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美感。

    而此刻,当那些中国人奋勇地挤出人群,亲眼看到身穿旗袍的周嫫向着广场款款走来的样子,不由纷纷激动地咬住了嘴唇。

    身穿旗袍时候的周嫫,尽管仍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居然那样美!

    远比她过去任何一场演唱会,任何一次晚会,和任何一张专辑的封面都要更美美得好像已经并非人间人。

    下午三点十分的纽约时代广场,停下了熙攘,停下了骚动。

    人群自动后退和缩紧间隔,给广场上忽然出现的艺术表演,腾出了好大一片空地,而身穿旗袍的模特们在款款走动,展示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展示着东方女子美好秀丽的身段,四位飞天造型的女子仍在不断地变换着身姿与造型,展示着敦煌壁画中一千多年前中国女子的极致之美。

    风吹动她们飘逸的衣袖,有片片晶莹剔透的雪花慢慢地飘落下来。

    来自四大美人乐队的杰出贝斯手曹霑,仍在醉心地作画,而他身前那四位身穿素白旗袍的模特身上,将会在十几分钟的时间内,被依次画上梅兰竹菊。

    几位身穿月白色东方长袍的乐师在弹奏着各种造型奇异的东方乐器,并通过收音和扩音设备,用时代广场上所有的音响设备一起播放出来。

    米莉·菲儿和周嫫,这样两位各自在东西方拥有着极高知名度,自身的音质、唱功也高到了一定境界的天后,用各自不同的腔调,演绎着一首美妙的东方歌谣。

    这样的一幕场景,这样的一场街头表演,美到了令人屏息。

    而多达数十部的摄像机,和为数更多的照相机,把此刻发生在这座广场上的美,尽数收录下来。

    今天晚上,它的剪辑画面,将会登上全美三家最大的电视络进行播放,它的照片和报道,将会在今晚和明天一早,陆续登上全美各地销量最大的几家报纸。

    届时将会看到这一刻的美妙画面,将会聆听到这一刻的美妙乐声,将会知道在纽约时代广场出现过这样一场表演的人,将会是北美,和全世界几乎所有的人。

    歌声消歇,米莉·菲儿和周嫫在广场中央聚合。

    但乐声却并未停止,曹霑的作画,乐手的演奏,以及模特们的展示,也并未停止。

    乐声开始由悠扬和畅快,转向一种淡淡的哀伤与哀婉,但是却依然明艳。

    又是一个穿着旗袍的东方女子从广场的另外一边人群中缓步走出,她的面容同样也是那样的精致和美丽,她的旗袍上绘制着迥异于其她人的类似京剧戏服上的装饰图案,她的声音有着与米莉·菲儿和周嫫两位天后截然不同的优美和动听

    “却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于断井颓垣……”

    别说外国人,连中国人这时候都能直接听傻了。

    昆曲作为中国古代艺术的瑰宝,近几百年来不那么流行和大众了,所以即便是在中国,熟悉它的曲调和唱腔的人,也并不太多。

    但她的唱腔之美,她的氤氲婉转之美,无需质疑。

    程素瓶作为京剧的青衣演员,从小时候开始坐班学戏起,昆曲就是基本功之一,这一折《游园·惊梦》,绝对是她的拿手戏之一。

    咿咿呀呀,嘤嘤成韵。

    昆曲的婉转细腻之美,在这一刻被程素瓶唱到了十成!

    整个纽约时代广场,全然陷入沉寂。

    只剩下程素瓶那令人迷醉的独特唱腔。

    足足十几分钟,那边《游园·惊梦》还在唱,曹霑的四条屏终于画完了,他直起身来,打量一番,冲四位模特点了点头。

    四位模特转身,向着广场中央走去。

    很多从刚才就开始关注这边的作画进程的行人和观众,这一刻看到四位模特身上那充满了东方神秘之美的图画,一个个惊讶之极。

    梅,兰,竹,菊。

    不懂化的人,可能看不懂什么,也无法解索出这四幅画面背后蕴藏着怎样的东方哲学,以及在化中有着怎样的寓意,但最简单、最外露的美,是每个人都能看懂的哪怕它们被表现出来,往往只是一些简单的线条。

    一种典型的中国式的美术表达。

    又过两分钟,《游园·惊梦》的这一小折,收住了,程素瓶面带笑容,冲着面前的观众缓缓地点头、微微躬身。

    乐器缓缓停下。

    有人下意识地想要鼓掌,但是,还没等掌声响起来,时代广场四面的好多块大屏幕,在几乎同时降下巨大的画幅,上面用英语写着

    “圣诞快乐!”

    倒吸一口凉气之后,整座时代广场上的掌声和口哨声,迅速响起。

    并持续长达数分钟之久。

    记住手机版址:机用户请浏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