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六四章 怼他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李谦是掐着点儿回来的。

    他猫着腰溜回座位坐下之后,也就是跟傅学隆和秦晶晶各说了几句话的功夫,电影就结束了。

    大银幕上,满屏的血红颜色,一个童稚的声音在唱着那首民谣。

    “娘,娘,上西南,宽宽的大路,长长的宝船……”

    甚至,李谦还来得及看到了血红色的屏幕上自己一脸怔忪的模样。

    现在回头看,会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因为刻意的锻炼加上化妆,在光着上半身的时候,真的是显得好雄壮啊!

    鼓声起,一片日食的血红里,被红色给吞噬掉的高粱随风摇摆。

    唢呐起。

    屏幕上,高粱摇摆不定,唢呐声声声悲亢,字幕滚动出现。

    《红高粱》的首映,结束了。

    秦晶晶下意识地扭头往后排的观众席看了一眼。

    观众们没给什么反应。

    她缩回身子来,有些忐忑,有些担心。

    但事实证明,她的担心,是完全多余的。

    因为很快,当唢呐声住,大银幕彻底暗了下来,几乎只有那么一两秒钟的黑暗间隔,随后,掌声就响了起来。

    而且,越来越响亮。

    这个时候,李谦也半转身往后面瞄了一眼。

    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半分钟之后,掌声还在响,灯光已经亮了起来。

    约翰·戴斯从第二排过来,一把抓住李谦,眼镜后面的目光闪闪发亮,拉住他,小声道:“站起来,谦,你该站起来,接受掌声!”

    李谦愣了一下,站起身来,下意识地双手合十,向观众席点头致意。

    在他身边,秦晶晶和傅学隆这两位主创人员微微愣了一下,随后也都跟着站起来,学着李谦的模样,站在他两侧,向观众席微笑点头。

    很多人都知道李谦是四大美人乐队的主场,但也有很多人事先不知道,只不过在这一刻,大家刚看电影,当然都知道,他就是那个电影里的粗壮汉子。

    掌声忽然就又热烈了许多。

    说起来似乎话长,但其实也就是一两分钟的事情而已。

    放到国内,作为电影导演的李谦,毕竟有了《我的野蛮女友》和《黄飞鸿》两部大卖的片子,应该可以算是一个相当有分量的导演了,但是在欧洲地区,作为导演,他还屁都不是呢,所以,他不会有什么大牌导演的待遇。

    片子似乎不错,观众们对于这样一部有些奇特、但充满了浓郁的东方风情和奇特而瑰丽的色彩运用的东方电影,也都相当的满意,但是,鼓掌,起身之后继续鼓掌,看到电影中的男女主角出现在前排,掌声就更热烈一些……也就仅此而已了。

    大家很快退场。

    章子芳满脸的诚恳与赞赏,道:“李谦,你拍了一部特别棒的电影!恭喜你!”

    一些重要的影评人和记者,约翰·戴斯跟人家谈笑风生地送行,走到门口时,他们跟李谦握手,大多都会一脸认真地说一句,“恭喜你,拍了一部很棒的电影!而且,你的表演很出色,还有这位美丽的小姐!”

    然后,完事儿了。

    等人走个差不多了,约翰·戴斯道:“谦,你让我惊讶!我甚至都很难相信一部这样风格的电影,会是出自你之手!我还以为你是一位成熟的商业导演,没想到你还可以拍出这样的文艺电影来!不过,这部片子相当的惊人!相信我,你会让柏林电影节大吃一惊的!”

    李谦耸耸肩。

    等他走开,秦晶晶过来,问:“这样……算好吗?”

    听她话里的意思是有些失落。

    李谦扭头看看她,“算不错!基本上是全场起立鼓掌了。至于其它的,等等看吧,看接下来的几场,和明天的上座率怎么样,然后,看看这帮欧洲的电影人会怎么评价吧!……放轻松点,别多想!事先就说了,咱们就是过来混个脸熟,见识见识,本来就没准备拿奖的!”

    秦晶晶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接下来是专访。

    本来李谦是不想要的,但毕竟是入围柏林电影节了嘛,齐洁心里是有口怨气的,好不容易待着机会,她一再劝李谦接受一次采访,最终无奈,李谦只好答应让她帮忙挑选一家报纸,然后大家约好了,等电影在柏林电影节的首映过了,那边的人看过了电影,到时候可以找个地方,对他来一次专访。

    当然,除此之外,秦晶晶的任务比他多。

    虽然不是这部电影最具话题性的那一个,但作为影片的女主角,她自然是宣传的重点之一,所以虽然电影上映前没什么响动,但这边电影上映了,她的安排就开始了——约翰·戴斯帮她约好了好几家德国本地报纸和杂志,再加上还有国内派来报道柏林电影节的媒体也约了拍照和采访,基本上这边首映结束了,她就要开始马不停蹄个两三天了。

    …………

    专访就约在了午饭时间,地点是在李谦他们入住酒店附近不远的一家餐厅。

    对方早已等在那里,看见李谦到了,就站起来打招呼,握手的时候自我介绍道:“谦少你好,我是《东方周报》的记者,林南笙。”

    “久仰大名!我跟曹哥我们俩,对你的一些评论都特别推崇!”

    “谢谢!”

    大家寒暄毕,坐下。

    林南笙看上去应该还不到四十岁,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一看就像是搞文化的人,只不过他面相平平无奇,不认识的话,估计不会把他跟当下国内最著名的自由评论家、撰稿人兼著名影评人联系到一起。

    约好了是午饭后开始采访,但两人招来服务生点了餐,等着餐品来的工夫,林南笙一副闲聊的架势,却已经开始问:“其实在采访之外,在预备的那些所有的问题之外,有件事我一直都蛮好奇的,能给我解答一下吗?”

    李谦笑笑,做了个“请”的姿势,道:“说说看。”

    林南笙问:“你出道不少年头了,一直都很红,但你这些年来有一点特别奇怪,我不知道你自己有没有感觉,你似乎是特别的对媒体没有好感!所以,你基本上从不接受采访,也从来不上任何的电视或者电台节目,对吗?”

    这个问题,有点狠。

    李谦笑了笑,道:“林兄,咱们在采访之前谈这个话题,合适吗?”

    林南笙愣了一下,然后呵呵地笑了起来。

    这是在餐厅里,公众场合,若是私下场合,只怕他要哈哈大笑了。

    然后,他道:“没事,你想说什么尽管说,我就算再生气,都会憋到把专访做完了!这可是你这些年来的第一个媒体专访啊!”

    李谦闻言笑了笑,认真地想了片刻,然后才回答道:“没有好感,其实真的谈不上!主要是我觉得我特别的拙于言辞,再加上我身上的破绽又多,你们一个个又都是快口快刀的,所以,我一般情况下的确是不太愿意接受采访。”

    这个话,算得坦诚。

    林南笙闻言犹豫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他还是道:“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属于你认为的快口快刀的那一类记者,不过么,今天咱们的采访只针对电影,所以,你尽可以放心。”

    李谦点头,“好!”

    …………

    “刚才看片子的时候,我在想,这个年轻人真的是才华横溢,他几乎每一部作品都会换一种风格,而且每一种风格都是那么的独特!”

    “谢谢,过奖了。”

    “来到柏林参加电影节,你对自己和自己这部《红高粱》,有什么期许吗?”

    “期许的话……也谈不上吧?主竞赛单元嘛,那当然,该想的也肯定想过,但是,得不得奖这个事儿,我觉得倒是不必执着。”

    “所以就是,也想过自己会不会得奖,但对得奖,基本不抱什么希望,对吧?”

    李谦笑,点头,“差不多吧!大概是这个意思。”

    林南笙笑起来,“国内电影的好作品,其实还是有的,但是的确,欧洲这边的三大电影节,无一例外的竞争压力很大。不过,我还是很看好《红高粱》可以在柏林电影节有所收获的。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你在电影中的造型和表演,无论对中国的歌迷、影迷,还是对欧洲的影迷们来说,都太具有突破性了!”

    李谦笑,“我可以把这当成是在称赞我吗?”

    “当然!这就是称赞!”

    顿了顿,林南笙又加上一句,“这是我在《三国演义》里的孙策身上,所没有看到过的表演!所以我想说,或许大家都认为你是一个好的歌手、一个金牌制作人,是一个优秀的导演,但是在我看来,你同样也是一个优秀的演员!我相信,等这部电影在国内上映了,会好评如潮的!”

    “呃,谢谢!……承你吉言啦!”

    …………

    吃饭吃了半小时,采访了一个多小时,等到这一场貌似没有什么深度话题挖掘,但其实彼此双方都很明白为什么要点到即止的采访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

    两人在餐馆门口握手作别,然后李谦转回电影院。

    结果他才刚回到电影院,傅学隆忽的一下就窜出来,差点儿就要吓李谦一跳。

    而且,他的表情也的确是挺吓人的!

    “哥,爆满!爆满!”

    李谦愣了一下。

    傅学隆亢奋地挥舞着手臂,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去发泄自己的兴奋,只是一遍遍地说着,“爆满呀!哥!”

    说到这里,他似乎回过神来,一把拉起李谦,走到旁边的售票处,指着那里排起的长队,道:“看到没有,那都是排队买咱们的票的!”

    李谦扭头瞥他一眼,“都是买咱们票的?”

    傅学隆点了点头。

    李谦有些讶然——刚才进门的时候,其实他也注意到那边排起的长队了,但当时他全然没有联想到自己身上来。

    按说……首映上座率也好,反响也好,的确都还算是不错,但问题是,现在才刚下午三点,距离首映结束,才不过几个小时啊!

    哪怕你是神一级的口碑,这么点时间,按说口碑也来不及扩散出去呀!

    这个时候,约翰·戴斯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了,看见李谦就在售票处门口不远站着,就跑过来,也是一脸的兴奋,道:“谦,我刚接到消息,有人把咱们的那张宣传画册扫描之后上传到了网络上!现在,那个帖子非常的火,才几个小时的时间而已,点击已经破万了!”

    李谦讶然。

    …………

    在另外那个时空里,张国师是在1988年拿的奖。

    那个年代,冷战未结束,柏林电影节高举政治话题不放松,中国正以一种改革开放的积极姿态,努力地尝试重回全球秩序,参与全球互动。

    然后,《红高粱》在柏林电影节大获全胜。

    现在呢?

    现在是另外的一个时空,而且时间已经是2003年了。

    《红高粱》的确是一部好电影,尤其是它的艺术色彩,非常浓厚,但带着这部电影来到柏林的李谦,并不认为这部电影会在柏林“火”起来!

    但出人意料的是,这部电影虽然开局就不错,但接下来,却居然越来越好!

    首映当天,这部电影的口碑因为歌迷们对李谦的关注,使得它的口碑很快就在网络上发酵起来,从而很快就引得那些看到了帖子的柏林地区的歌迷跑来买票。

    而等到第二天,一方面这部电影的口碑仍在网络上持续地发酵中,另外一方面,很多看过了电影的影评人的文章被连夜赶了出来,发表在了各家报纸或网络平台上——于是,一时之间,《红高粱》放映厅的外面,竟是罕见地排起了足足一百多接近两百人的长队!

    一般都得是好莱坞的顶级大明星,或者是那种真正的享誉整个欧洲的大师级的导演的参展作品,才会在电影节上获得这个程度的热捧。

    所以一时之间,只带了一个拷贝过来的《红高粱》剧组,有些猝不及防。

    而这个时候,约翰·戴斯也带回了他的公关消息:据说,本届电影节的不少评委,都对《红高粱》这部来自中国的电影表示异常喜爱!

    尤为令人称赞的,一是导演那独特的色彩美学镜头,“简直令人沉迷”,二是李谦作为一名以帅气的外形和迷人的歌喉在欧洲走红的乐队主唱,在电影中奉献出了“认真而坦诚的演出”!

    当然,约翰·戴斯并不认为《红高粱》会拿到什么惊人的大奖,但据他说,至少应该是不会空手而回了,而且随着这部电影在网络上的口碑开始发酵,现在已经有很多欧洲各国的片商开始关注到这部电影,即便是只能拿一些小奖项,这部电影在欧洲应该也是可以卖的出去了。

    当然,这个时候李谦所不知道的是,在柏林的一家旅馆里,《东方周报》的首席记者林南笙正在噼里啪啦地敲击着键盘,写下了他对李谦的印象与评价——

    “他其实是一个羞涩的人,善于创作和艺术表达的另外一面,是不太喜欢说话,是笑的时候会有些害羞……他很坦诚,跟他聊天,你会发现他的话并不多,而且几乎每一句话都是深思熟虑之后才会开口,但都非常的坦率……”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中国的晚上八点多。

    顺天府,天艺影视文化公司。

    陆平处理完了新电影的宣传策划案,自己回头看了几遍,感觉比较满意,这才关了电脑起身,准备回家。

    但是还没等他离开办公室,门就被敲响了。

    片刻之后,周正旸推门进来。

    随后高兰兰也跟着进来了。

    这架势,陆平一看就知道是出事了。

    不过他也不急,从容地把手上的文件整理完,放好,这才道:“怎么了这是?怎么这个点儿又跑到公司来?”

    周正旸是天艺影视文化公司的老总,陆平多年来的金主,而高兰兰作为陆平的发掘者和领路人,则始终都是他最得力的助手和经纪人。

    此时此刻,她们两个脸上似乎都有些忐忑。

    周正旸笑着问:“策划案都做好了?”

    陆平点点头,“做好了。”

    周正旸笑道:“其实宣传策划这种东西,公司里有的是专人去做的嘛,你给出思路,让他们给你做,做好了你看着不行就修改就好了,何必非要自己做呢!”

    陆平笑笑,坦然地道:“这一次,我不容有失了。还是自己亲自动手比较放心!”顿了顿,他的目光从高兰兰和周正旸的身上逐一掠过,笑道:“出什么事了,说说吧!总不会是《红高粱》在柏林拿奖了?”

    这个时候,陆平的一句玩笑话,一下子听得周正旸和高兰兰都笑了起来,刚才紧张的样子,也顿时就缓解了不少。

    也对,又不是拿奖!

    这个时候,高兰兰带着些笑容地道:“据那边传来的消息,《红高粱》在柏林很受欢迎!据几个过去做报道的记者和影评人发回来的消息,那部电影的确是拍得非常好!而且据说李谦的亲自主演,也很卖力!所以……周总有点担心了,这才拉上我过来问问你,上映档期的事儿,咱们是不是可以再考虑考虑?未必非得要压着他们的肩膀上映?”

    陆平闻言笑笑,低下了头。

    虽然《红高粱》在柏林电影节受欢迎这件事,还是让他有些意外的,不过再想想,李谦好歹也算是顺天电影学院摄影系的科班出身,有两把刷子,倒也不算太过出奇——虽然他这几年一直在拍商业片,但未必他文艺片就完全拍不好嘛!

    但是,周正旸对自己的信心如此的不足,还是让他内心异常的愤怒和不满!

    是的,上一次的正面对抗,的确是自己输了不假,输的没有话讲!

    可即便如此,事实上自己的上一部片子还是给公司赚了不少钱的!他周正旸平日里说的信誓旦旦,说支持自己下部片子再跟李谦碰一碰,务必要把这个掉到地上的面子给捡起来,可一旦到了关键的时候,那边《红高粱》还没怎么样呢,他这边就吓得拉稀了!

    不过么,他毕竟是自己新电影的投资人,这个时候,就有愤怒,以陆平当时当下的城府和心机,也已经绝对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了。

    这个时候,就见他笑了笑,道:“来,坐,咱们坐下说!”

    等到三个人都坐下了,陆平脸上仍旧挂着那副淡淡的、却给人以信心的微笑,很平静地问周正旸,“周总,您觉得《红高粱》能在柏林拿奖吗?”

    周正旸闻言愣了一下,刚想说这我上哪儿猜去,但转念一想,他摇了摇头,“未必没可能,但可能性……估计不大!”

    顿了顿,又道:“章子芳章导前后去了三回了,有传言说,这回就算是安慰一下,也该给章导个像样的奖项了,那这样一来的话,《红高粱》拿奖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事实如此,中国电影在欧洲获奖的例子不少,但三大电影节那边拿到重要奖项的前例,却只有一个秦渭而已。

    李谦就算再厉害,在拍文艺电影上,距离秦渭还是应该有不少距离的吧?

    所以,可能能混点不错的口碑,甚至拿个安慰性的小奖项回来,但大奖,应该是希望不大的!

    陆平闻言笑起来,道:“就算拿奖,又怎么样呢?”

    周正旸闻言一愣,这个时候,陆平没等他说话,就已经继续道:“此前你们都问我,为什么非得要踩着他的尾巴上映,非得把上映日期定的那么近!现在,我回答你们好了!因为,李谦就算再厉害,哪怕他厉害到能在柏林拿大奖,但《红高粱》归根到底就是一部文艺片!所以,这是无比难得的一次在票房上击败他、踩着他上位的机会!咱们绝对不能错过!”

    说到这里,他目光平静地一挥手,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笑道:“咱们可是商业片!投资近四千万的商业片!”

    这番话,有理有据。

    周正旸闻言缓缓地点头,片刻后,问:“真的有把握?”

    陆平缓缓地点头,“这是最好的机会!”

    周正旸叹了口气,扭头看向高兰兰,“你说……他应该是得不了奖吧?”

    高兰兰闻言笑起来,“除非他比秦渭还厉害!要知道,秦渭也是四十多岁了才拍出《红灯区》,拿了威尼斯的金狮奖的!”

    周正旸闻言笑起来,“是的,是的!”

    此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周正旸突然一副豪气顿生的模样,大声道:“也对!他是文艺片,咱们是商业大片,怕他干什么!管他呢,怼这一把!”

    陆平笑道:“对!怼他一把!”

    说罢,三人相视而笑。

    大家似乎是不约而同地看到了《红高粱》被自己踩在脚下的美好时光!

    ***

    写多了,所以更晚了。

    月末了,尽管已经让大家翻了好几次兜兜了,但还是想让大家再翻翻,看还能不能再找出个一张半张的来,……最近的剧情,生怕写不好,压力很大,刀一耕迫切地需要诸位的月票鼓励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