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五六章 开门,关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冯必成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了。

    头脑一片昏沉。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是蒙蒙亮。

    他起身,在厨房的烧水壶里发现有半壶水,也忘了是烧开过的凉白开,还是没烧开的自来水了,给自己倒了一杯,灌下去,又倒一杯,又灌下去。

    万般悔恨,万般痛苦。

    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心里是知道的,如果非要说他自己对明湖文化有多么的归心,那是没有,但对于进入明湖文化这样一家朝气蓬勃、蒸蒸日上的公司,对于在明湖文化过去这一年的工作,他自己其实还是特别满意的——尤其当时,在进入明湖文化的时候,他是那样的穷困潦倒、无人问津。

    而且,对于这次已经到手的执导机会、对于这部片子,以及对于李谦这个人本身,服气不服气先搁在一边,但其实在他心里而言,感激之情,还是有的。

    他又不是傻子,李谦给了他什么,他心里一清二楚。

    但是,怎么说呢,自认为自己肯定非池中之物的心思,也是肯定有的,对于李谦年纪轻轻就闯下偌大的事业,那种妒忌与羡慕交织的心态,也肯定是有的。

    当然么,论出身、论才华,他都觉得自己并不比李谦差到哪里去,所以,心中也的确是有很多的不服气的。

    然后,七八两老白干下肚,再让朋友在旁边拿热火一烘,很多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念头,甚至是真到了那一步他都不会去做、单纯只是念头的念头,都借着酒劲儿,就这么冲口而出了。

    在他当时的心里而言,反正就是吹牛逼呗!

    大家都喝得不少,吹完了,痛快痛快嘴儿,过了后傻子才认账!

    然而,世事离奇,就是那么巧,李谦居然也跟人在那里吃饭,就是那么巧,自己这边上厕所的时候吹个牛逼,他就正好也到洗手间去,然后,就这么站在洗手间外面,把自己吹牛逼的那些话,听了个真真切切。

    他知道的,这种事情只要出了,就无可挽回。

    不管那些话是发自真心的,还是一时酒后的吹牛逼,它们既然是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的,那么,自己就已经可以被订到柱子上了——烂人!

    人渣!

    没有丝毫的感恩之心与谦卑之心!

    畜生!

    …………

    窗外的天色越来越亮。

    冯必成放下水壶,脚步趔趄地走出厨房,一屁股坐进沙发里,正好看见茶几上有半包烟,掏出一根来,点上。

    想,想,想。

    各种思路,如同未经剪辑的胶片素材,在脑海中反复闪回。

    无尽的懊悔。

    不知不觉,烟灰缸里已经多了四五个烟屁股。

    他起身,脑袋一阵发懵,耳朵里嗡嗡乱响,眼前金星四溅。

    定了定神,他迈步到书房,拉开椅子坐下,从抽屉里找出一沓纸来,满脸的痛苦,但最终,还是拿笔写下三个歪歪扭扭的大字——辞职信!

    是的,还是辞职吧!

    那的确是自己的绝佳机会,就凭那个本子,就凭自己的能力,等到《大腕》拍完了一上映,就算昨晚的那件事情已经传遍了影视圈,也没什么可怕的了,人品烂又怎么了?人品烂,作品好就行呗?作品能给你挣钱就行呗?

    别管哪个圈子,大家聊的是利益,还真当是有什么交情啊?

    人品好不好的,有个鸟用!

    而且,李谦说了,那是他欠自家老爷子的,所以,尽管他对自己恶心透了,但这部《大腕》,该给的还是给!

    这部戏完了,就算是交情两清。

    浮亮的晨光里,冯必成咧开嘴笑了笑——苦笑,和嘲笑。

    这他妈才往上走了刚一年啊,就他妈又走上背字儿了!

    辞职?放弃?

    傻逼才舍得!

    但是……

    摇头笑了笑,他无比认真地写——

    “尊敬的领导,您好:”

    才写了几个字,眼泪突然就流下来了,他赶紧抬手擦泪,自己骂自己,“草!你丫有点出息行不行?”

    …………

    花了足足两个小时,写完了一封大约三百字左右的辞职信。

    认真地折叠好,找到一个不知道多久之前买来、现在已经有些泛黄的空白信封,装起来,在上面写好——“李谦先生敬启,冯必成顿首拜。”

    信写完了,整个人也已经接近虚脱。

    他拿着信,出了书房,往沙发上一坐,觉得自己好像随时要死过去似的!

    抬起手腕看看表,已经快八点了。

    “走吧,出门,辞职!”

    他自己沙哑着嗓子嘟囔,歇了一阵子,强撑着站起来,拿起辞职信,自己念叨:“就算人渣了,好歹也得爷们的死法!”

    要走,却又低下头,几乎不受控制的,眼泪就哗哗地流下来。

    也不知道多少年没哭过了,今天这几个小时里,却流了好多的泪。

    手里捏着这封信,手指都捏得青筋暴突。

    颓然坐下,内心仍有着些微的纠结——李谦说了,他不会跟其他任何人说的,甚至都不会跟齐总说,而且他也承诺了,该给的一切都会照给,直到这部戏的事情彻底完了,大家才各走各路!

    所以,机会就在眼前啊!

    你他吗是从坑底里爬出来的人啊,要他吗什么脸啊!脸哪有机会重要啊!要什么脸啊!辞什么职啊!这时候你该不要脸,硬着头皮去拍!把这部戏漂漂亮亮的拍出来,然后再大大方方的拍屁股走人!

    你丫是一爷们儿,你丫怵过谁呀!

    昨天晚上不好吹牛逼呢嘛,就照着吹牛逼那路子去走啊!

    …………

    一扭头,茶几底下隔着个礼盒。

    只恍惚记得,好像是几天前有人来过,死活非要扔下。这会子头昏脑涨,连扔下东西的人叫什么都不记得了。

    只记得里面应该是两瓶酒。

    冯必成突然笑起来,很努力的那种,然后弯腰,拿起礼包,掏出来,果然是酒,而且还是好酒!

    “他妈的!”

    他拧开了瓶盖。

    …………

    他觉得自己好像喝醉了,睡醒一觉,干嘛去?接着再喝吧!

    天好像亮了,又黑了,然后又亮了。

    屋子里很热,灌一大口白酒下肚,浑身发汗,但他丝毫不觉,空调遥控器就放在手边,却完全想不起来、也没有意识到需要去打开。

    就这么,喝,喝,喝。

    此前数年在人们的漠视与嘲笑中艰难度日,好不容易重新得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然后接近着又拿到了一次东山再起的机会——对生活的、对事业的、对未来的无穷信心刚刚建立,却又瞬间崩塌!

    而且,不是出于自己的无能,只是因为自己人品太渣了!

    于他来讲,此刻人生晦暗无光。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已经完了,出不了头了,与其接下来的几十年都要在人们的嘲讽和鄙视中度过,还不如干脆就……

    砰地一声,房门突然被推开。

    冯必成反应迟钝地抬头,醉眼惺忪看过去,手里的酒瓶突然掉落。

    啪的一声,摔了个粉粉碎。

    酒香满室。

    或者说,这房间里早已是酒气冲天了,只是此前他自己根本就闻不出来而已。

    又是啪的一声,灯打开了。

    刺目的白。

    冯必成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然后又抬起手来遮在眼前。

    啪,门关上了。

    过了足足半分钟,冯必成觉得自己稍微适应了一些眼前的光线,这才眯着眼再次看过去——没错,真的是他们俩。

    他摇摇晃晃,试图站起来,脸上还带着一抹笑,似乎是想要强自证明些什么,“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但他没站稳,就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他妈一脸的心疼,看着,想走过来,但最终还是站住。

    冯玉民气得脸色发白,在灯光下,有着惨白且冷冽的光彩。

    很吓人。

    冯必成无意识地摆动着手臂,还笑着,“爸,我……没事儿……我就是高兴,呵呵,喝点小酒儿,你们……怎么……嗝……呵呵……”

    冯玉民一步迈过来,冯必成他妈想拉,但又没敢真的伸手,只是转过头去不忍看——啪的一声!

    冯必成直接就往沙发一边扑过去了。

    这下子更是眼冒金星。

    回过神来,他愣愣地,勉强支撑着身子坐起来,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己老爹,“爸……爸,你这是……干嘛!你为什么要、要打……打我!”

    “你干的好事!”

    冯玉民一声怒吼,吓得冯必成下意识地往沙发里靠背上缩了缩。

    就这一声吼,冯必成似乎清醒了不少。

    脑子好像又开始转动了。

    过了十几秒钟,父子俩对视着。

    然后,冯必成突然一下子站起来,无比的激动和亢奋,似乎是自己最重视的东西被人给毁了一样,以至于破口大骂:“我擦你嘛的李谦,他骂的说话不算话!你……你……你他嘛的告状!你……你……”

    啪!

    又是一个耳光!

    冯必成连反应都来不及,直接就被自己老爹一耳光给抽到沙发上去了。

    冯玉民大声地吼:“告状?你也配!”

    冯必成捂着脸,抬头看向自己老爹。

    这个时候脑子还是混沌的,但最基本的非此即彼的反应,却是下意识的,根本也用不着什么脑子——突然一下,他似乎是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瞬间如坠冰窖!

    他抬起头来,不能置信地看向自己的爹妈。

    冯玉民一脸的心痛、悲愤与痛苦不堪交织着的表情,“现在整个影视圈都传遍了,说你这人眼前一套背后一套,端着人家的饭碗还骂着人家的娘!你是什么?你是人渣!你是臭狗屎!谁踩你都会嫌脏了鞋!你觉得李谦是那种会下脚踩你的人?问问自己,你配吗?”

    冯必成彻底傻了。

    过了好大一阵子,他好像是缓缓地回过神来,喃喃地嘟囔着,“那就肯定是他妈(实在受不了了,加注一句,这三个字是和谐词,所以,真心不是我打错字)的武冈,是他妈(和谐)的武冈那个王捌蛋!”

    冯玉民看着他,一脸的痛心。

    “交友不慎,不算什么!可你的良心呢?我冯玉民一辈子别管做什么,别管本事大小,但我历来对朋友诚,对事业忠,从小教育你,也一直告诉你为人当恪守礼义廉耻,你这副狼心狗肺,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

    冯必成抬头看着自己老爹,面无表情。

    就连刚才脸上那狰狞到歇斯底里的痛恨,也都已消失不见。

    过了一会儿,他低头四下里看,终于看到那封辞职信还躺在茶几上,奋力地探起身子拿过来,然后,他低着头,摩挲着手中的辞职信,缓缓地道:“辞职信,我已经写好了。是我混蛋,我不是人!我……我没脸再去见他了,您老行行好,帮个忙,帮我找人把这封信送过去吧!”

    冯玉民闻言低头看了一眼。

    字迹凌乱,全无平日风采,但他还是能一眼认出来,这肯定是儿子亲手写的。

    定定地盯着那辞职信看了片刻,他叹口气,“还算你知道要点脸!”

    这话一出,气氛似乎缓和了不少,一直都站在一边的冯必成他妈终于忍不住了,几步跑过来,坐到冯必成身边,抬手摸着他的脸,“成儿……你傻呀!”

    说话间,他小心地抚摸着他脸上那清楚的手指印,又是心疼,又是悲痛,忍不住就自己先掉起泪来。

    冯必成扭头看看老妈,看一瞬间,本来觉得已经死了的心,突然又疼了起来——就像有人拿着一把小刀在里面横竖地来回剌!

    “妈,我对不起你!对不起爸!我……我给你们丢人了!”

    冯必成他妈抱住儿子,呜呜地哭起来。

    是的,这件事情,丢了工作不可怕,丢了机会也不可怕,但丢了人,才是最重要的——一个人能力有大小,本事有高低,只要愿意干活儿,总有出力气挣钱的机会,但一个人身上一旦背上了“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名声,这辈子就算是真的完蛋了!

    因为不管你的老板是谁,都不会想把工作和饭碗,交给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这个时候,冯必成他妈既是心疼,又是不舍,满脸泪地抬起头来,看着冯玉民,道:“他爸,你跟李谦关系好,你就不能再跟他说说,就说咱们家成儿知道错了,有这么一回教训,他肯定记一辈子了!就让他大人不记小人过!把咱们成儿留下吧!以后让成儿给他当牛做马还不行?”

    冯玉民叹口气,看了自己老婆一眼,却没有说话。

    转而看向低着头一副心如死灰模样的儿子,道:“收拾东西,现在就收拾东西,不要留在顺天府给我丢人了!明天天一亮我就安排人给你办签证、买机票,拿到机票和签证,就马上给我滚,只要我不死,你就不许再回来!”

    顿了顿,他一脸悲愤地看着这个曾经被自己寄予厚望的儿子,愤慨地道:“你最好死在外面!这辈子都不要回来了!”

    …………

    两日后,顺天府。

    车子奔行。

    车窗外,是繁华而热闹的顺天府城。

    冯必成目光呆滞地看着车窗外一闪而逝的楼宇、街道和人群。

    其实并不一定非得要走,但留下,不管做什么,都肯定要背负耻辱与鄙夷。

    走了好,走了轻松。

    换一个陌生的地方,甚至是一个陌生的国度,周围的人全都不认识,完全可以从头开始。

    老妈说得对,自己这一身的本事,怎么说也是艺术世家长起来的,还是科班出身,还亲自执导过两部电影,甚至还红过、大卖过!去了美国,就算人地两生,从剧务、助理干起来总行吧?

    英语那东西,虽然好久不用了,但练习一段时间,总能捡起来的。

    然后……或许一辈子也出不了头,但自信就凭自己的本事,至少还不至于沦落到去华人餐馆给人刷盘子端盘子!

    肯定比留下好!

    只是……

    捏了捏手里的辞职信,他舔了舔嘴唇,突然开口道:“师傅,掉头!”

    “啊?”

    …………

    明湖文化,第八层,艺术总监办公室,外间。

    “秦助理你好,李总在吗?”

    秦诺一副公式化的笑容,“对不起冯导,李总前天上午就出差了。您有什么事情需要面谈,需要我帮您排队预约吗?”

    顿了顿,脸色有些微的异样,道:“齐总在的。”

    冯必成一眼就从她脸上的神色变化里读出了很多东西。

    但这个时候,他却只是笑笑,摇头,“哦……不用了!”

    然后,他从背后拿出一封信来,递过去,“等李总回来,能麻烦你把这个转交给他吗?”

    顿了顿,又道:“这是我的……辞职信!”

    秦诺低头看了一眼那封信,点点头,接过去,“好!”

    冯必成冲她笑着点点头,“谢谢了!”

    秦诺抿嘴一笑,“不客气。我会帮你放到李总的办公桌上的,他回来肯定会第一时间看到。”

    冯必成点点头,转身走出了艺术总监办公室。

    关上门。

    走廊里空空荡荡。

    往里看,那边尽头是录音室、休息室、乐器室,中间是对着门的几个大办公室——这里,是整个明湖文化的核心行政区。

    曾经,他并不太愿意到这里来做个普通的“打工仔”,也曾经,当他熟悉和适应了这里,感受到了这里那种蒸蒸日上的劲头儿,开始喜欢上了这里。

    当那个时候,每每走进这条走廊,看着走廊两侧一间又一间的办公室,看着那上头的铭牌,写着“艺术总监办公室”、“总经理办公室”、“艺术副总监办公室”、“影视总监办公室”,他总是忍不住在心里说:总有一天,老子会搬到这里来,在这里有一间办公室!

    要么是“艺术副总监办公室”,要么是“影视总监办公室”!

    但是现在……呵呵。

    注目良久。

    他转身,默默走开。

    …………

    顺天府飞机场。

    候机室。

    冯必成低着头,沉默地坐在那里。

    如果被熟悉的人看到,第一感觉会是——他好像已经死了。

    整个人,如同一团死灰。

    麻木,憔悴,沉默,呆滞。

    机场广播突然提到了一个熟悉的航班号,他慢慢地抬起头来。

    四下看。

    不少同在候机的人,已经开始说说笑笑地拿起随身的行李,准备登机。

    冯必成沉默片刻,也缓缓地站起身来。

    向外看,回头看。

    此去,不复返。

    夹杂在人群中,冯必成沉默地跟随着队伍去登机。

    但走着走着,他的脚步突然放慢下来。

    后面的人群绕过他,向前走。

    很快,通道里就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

    他突然喃喃地道:“走了,我就是一条将来会死在异乡的狗!”

    “但我是个爷们儿!”

    “顺天府出生,顺天府长大的纯爷们儿!”

    “有错要认,挨打了要立正!”

    “我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嘴里念叨着,念叨着,他面无表情地转过身来,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

    明湖文化,艺术总监办公室。

    秦诺面带惊讶地看着时隔几个小时之后去而复返的冯必成。

    他的脚边,放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

    跟上午时候那个面如死灰的模样不一样,此时此刻,他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已经既没有了此前身上那种公子哥儿式的骄傲,也没有了上午那种心如死灰的僵硬,此刻的他,显得异常的低调、平和、简单。

    就连笑容都显得比以前的时候要诚恳了不知道多少。

    “秦助理你好,又来麻烦你了,我的辞职信……我能拿回来吗?”

    秦诺愣了一下,有些纠结,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可以是可以,但是……等李总回来,这件事我还是必须要向他汇报的!”

    冯必成缓缓地笑起来,“那是当然,这是您的工作,理解,理解!”

    秦诺闻言又看了他一眼,还是感觉无比诧异。

    但最终,她还是打开抽屉,拿出了那封还没来得及放到李谦案头的辞职信。

    冯必成点头致谢,“谢谢了!”

    接过自己的辞职信,他转身,吃力地推动两个大大的行李箱,向外走去,看着他的背影,秦诺的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

    一直到他和他的行李,都消失在门口。

    一只手伸回来。

    轻轻的一声啪。

    门关上了。

    ***

    六千字大章,不拆了!

    刀一耕向您求一张月票!

    另外,事情办完了,明天要返程,十几个小时在车上,有可能会写不了东西,还是提前周知,望见谅!

    但是……好吧,我最近脸皮的确在变厚,还是要求月票!关键不求不行啊,排名蹭蹭往下掉!

    大家捧个场,支持一下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