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五二章 一声轻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其实本来是不怎么感觉饿的,在饭店里点了菜,也没心思吃,匆匆吃了几口而已,但回到家,闻见厨房里的葱花的香味,看见老妈系着围裙的背影,不知道怎么就饿了,匆忙说一声,“给我卧个鸡蛋”,然后就推开了书房的门。

    “爸,忙着呢?”

    冯玉民抬起头来,摘下花镜,一眼就瞥见了儿子手里的剧本,笑笑,“终于还是拿着了?”

    冯必成笑笑,有点小得意,又有点小矜持,把剧本递过去,“爸,您帮我搂一眼,指点指点,这个机会挺难得的,过两天我得跟谦儿谈一次,您帮我指点了,我到时候就不会露怯。”

    冯玉民闻言似笑非笑,接过剧本来,戴上老花镜,“难为你呀,终于知道机会是难得的!”说话间,翻开看,“大……腕?”

    恰好这时候,外面冯必成的老妈喊“面条好了”,冯必成赶紧答应一声,说:“我先吃面,您先看!”

    …………

    餐厅里,冯必成吃得唏哩呼噜。

    书房里,冯玉民看得时而皱眉,时而讶然,不住地摇头、叹息。

    …………

    不到十分钟,一碗刚出锅的鸡蛋面条就下了肚,冯必成热得一脑门汗,洗了把脸,也不管老妈的念叨,就又跑回书房来,看见老爸跟前的茶杯里有凉白开,端起来就咕咚咕咚灌,一杯水灌完了,打个饱嗝,放下杯子,爽了。

    见老爷子还在认真地看,他坐下,点上一根烟。

    老爷子眼睛还瞥着剧本呢,手敲了敲空杯子。

    冯必成一口烟还没吐出来,就又站起身来,“得!我给您倒水去!”

    …………

    终于,冯玉民放下剧本,摘下了老花镜。

    冯必成赶紧掐灭手头上不知道是第几根烟。

    见老爷子抬手在鼻子前头扇了扇,他又点点头,特狗腿地跑过去把门打开了,回来,腆着脸笑,“一会儿就散了,一会儿就好!我不抽了,不抽了!”

    话说完了,他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老爸。

    冯玉民慢条斯理地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凉白开。

    爷俩对视,他缓缓地道:“是个好本子!”

    冯必成一拍手,很激动,“你看!我就说吧!这本子我看了一下午,我就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故事特别棒!尤其这台词写的……绝了真是!哎爸,您给我点播点播,这故事到底好在哪儿?”

    冯玉民正低头伸手抚摸着剧本封面,闻言抬头瞥了他一眼,不知道是气还是笑,“好在哪儿?你也说好,还不知道好在哪儿?”

    冯必成嘿嘿地笑,“我这不是没有您经验老道嘛!就想听听您的点评,跟我自己的一点想法印证一下,看看我有进步没有。”

    冯玉民笑笑,来了兴致,“那你说说你怎么看的,我来看看你进步没有。”

    老爸都这么说了,反正爷俩,冯必成也就没有再继续藏着掖着,而是想了想,脸色逐渐正经起来,开口道:“这本子吧,你要单说故事,是个好故事,但也没有好到特别出奇的地步,只是比较好而已!当然,咱们国内这几年有点浮躁,包括我前些年,其实也是,浮躁,大家都没心思静下心来讲故事了都!所以,要搁在现在来看,这本子光说故事,已经是上上之作!”

    冯玉民闻言点点头,端起杯子喝水,不说话。

    冯必成见状就又继续道:“但我觉得这个本子最邪性,最出奇,也是最出彩的地方,是它的台词,也就是它里面那一个又一个的小段子!简直是太合我的胃口了!针砭时弊,讽刺一个又一个的社会现象,像最近这些年,从前几年还是流行起来的吧,补钙,到处都嚷嚷着补钙,全都是骗子!瞎扯淡!哎,这本子你瞅瞅,就那么一段台词,真的是一下子就让你笑了,一针就扎到那帮子补钙的广告的骨头里去了!简直是不可能更赞!”

    冯必成似乎是说开了,这个时候很是有些滔滔不绝的意思,“再说一个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的地方,你看着好笑,也确实好笑,好像是一个特意逗你乐的段子,但你要是往深了想,会觉得它特别有深意,比如就那个,丧乐那一段!人生悲喜啊!你往深了一想,真的是,特别有意思!不得不承认,谦儿不愧是搞音乐的,大师级啊,这自嘲玩的,不是内行是不可能想到这种段子的!”

    冯玉民一直听、一直听,听到这里,咳嗽了一声,插话道:“别开口闭口谦儿谦儿的,我可以这么叫,你还是不要这么叫!”

    冯必成闻言愣了一下,嘿嘿地笑笑,“这不私底下么,跟您说话嘛!当着他,当着外人,我都是叫李总的!那……恭敬着呢,您放心!”

    冯玉民瞥儿子一眼,放下茶杯,义正辞严地道:“相由心生!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恭敬、感激,还是片里汤、面子事儿,脸上都是能带出来的!李谦不傻……”说话间,冯玉民抬手敲敲自己的脑壳,“我这一辈子到现在,搞艺术的人见过不知道多少,要说在某个方面比他更有天赋的,或许有,但能在每一个方面都能有他这个级别的天赋的,他是我生平所见第一人!”

    说到这里,他正色地质问自己的儿子,“你以为,他一个搞艺术的,一个对生活、对艺术的嗅觉都是那么灵敏的人,你是发自内心的感激他、对他恭敬,还是虚应故事的面子活儿,他能感受不出来?”

    老爷子这一番话,听得冯必成愣了好大一阵子,然后才缓缓地点了点头,一脸正经地道:“爸,您的意思,我听明白了!谢谢您又给我上了一课!”

    冯玉民点点头,端起杯子喝了口白水,想了想,才又道:“成儿啊,你呢,肚子里的东西,还是有的,想一辈子吃这碗饭,问题不大,但你过去最大的问题,就是做什么事情都是片里汤!觉得自己怪聪明?呵呵,其实不是!”

    说到这里,他叹口气,道:“李谦中意你的才华,也愿意给你机会,所以,咱们做人做事,要本着自己的心!人这一辈子,本事多大搁一边,心要诚!”

    冯必成深深地点头,“哎!爸,您放心吧,我记住了!”

    冯玉民训子结束,这才点了点头,道:“嗯,刚才说哪儿了,继续说!说得很好!”

    冯必成又是嘿嘿一笑,“爸,您觉得……我说的在理儿?”

    冯玉民放下茶杯,认真地道:“这个本子,你的看法没有错儿!一是故事很好,这根线抓得既离奇,又无比地贴着生活!而且就像你说的,在一个这么漂亮的故事的基础上,整个本子的人物、台词,也都特别的出彩!深刻,但又浅白!这本子的功力……很深哪!”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一事,叮嘱道:“这个男主角葛优,典型的顺天府小市民的范儿,刻画得很到位,演员可一定要选好!嗯……这个事儿呢,我觉得你最好还是不要自作主张,听听李谦的,他应该有想法。”

    冯必成闻言答应一声,“哎!您放心,我听他的!”

    冯玉民见状点了点头,尤其儿子现在的表现,似乎在明湖文化呆了这一年,脾气大改,做人做事也踏实了不少,让他尤感欣慰,一时间这神色里不免就带了出来,于是,很罕见的,爷俩儿居然有了那么一点点相谈甚欢的意思。

    又聊几句剧本和台词,冯玉民不由得微微蹙眉,问:“这本子的署名,我看就李谦一个人?这应该是你们明湖文化那边的编剧组集体创作的吧?就署李谦一个人的名儿?不给其他人署名?”

    冯玉民闻言摇头,“这我可不知道!不过就我所知道的,李谦那是多大的名声,他可不屑于贪墨几个编剧的署名!既然是只有他一个人的名字,那就应该是他一个人独立创作的才对。”

    冯玉民闻言先是一愣,旋即面露狐疑之色,“他一个人?”

    冯必成见老爷子的表情,反倒是有些不解,“啊,他一个人怎么了?”

    冯玉民愣了,低头又看一眼本子,自己摇摇头,小声嘀咕,“不对呀!”

    冯必成问:“怎么不对了?”

    冯玉民伸手敲敲桌子上的剧本,道:“你要说李谦有才华,在编剧上、导演上有才华,我都信!而且我无比确信!这个故事,我更是丝毫都不怀疑是他的主线,也是他的主创,但这里面的很多台词,可实在不像是他这个年龄的人写得出来的!而且,这里面对顺天府那种中下层人物的心态的掌握,也不像是他能写出来的!——他来顺天府才多久?他又哪有什么机会接触到小市民?”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再次摇头,“这可不同于《新白娘子传奇》啊,《还珠公主》啊,再不然《我的野蛮女友》和《黄飞鸿》那种,那些故事,上到上古神话、民间故事,还有皇家逸闻、一点宫闱之争什么的,下到当代的男女恋爱,这些东西,以李谦的天才,写出那些东西来,不足为奇,但这个可不一样,这个可不单单只是需要对社会现象的深刻观察和反思,同时还需要大量的底层生活所捕捉到的底层小人物的心态啊!这个可不是说你是天才你就能随随便便掌握的!”

    冯必成听得一愣一愣的,他拿到剧本,光顾着高兴了,倒是没往这上头寻思,这时候听老爷子一说,自己一寻思:这说的,在理儿!

    但又一想,他开口问:“可是爸,李谦十七岁就写了《送别》!您不是还夸他那首歌的歌词,简直是百岁老人蓦然回首的人生至境吗?”

    “呃……”

    这下子,轮到冯玉民哑口无言。

    冯必成又道:“您刚才说天才也不是什么都行的,那这个……天才是不是也不可能十七八岁就拥有百岁老人的境界和感悟?”

    冯玉民继续哑口无言。

    想了又想,他低头,带上老花镜,重新又翻开了剧本,打开一页,看了片刻,抬起头来,脸上说不出什么表情,反正怪复杂的。

    “难道说,天才,就真的是无所不能?”

    这问题,冯必成回答不了。

    想了想,老爷子道:“这本子,你先留下,我再看看,你明天早上来拿!”

    “呃……”

    冯必成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成!”

    …………

    夜,十一点半。

    冯必成他妈实在是忍不住了,啪啪啪敲门,然后也不等书房里头吱声,就直接推门进来,说话里就带着气声儿,“我说你还睡不睡了?”

    “啊?”

    冯玉民闻言悚然一惊,抬起头,摘下老花镜,看见老伴儿一副气呼呼的样子,抬起手腕看看表,“哎呦,坏了,快十二点了,看迷了,忘了!”

    说话间,抬起头来,道:“睡!睡!马上来,明儿还得早起开会!”

    说话间,放下老花镜,合上剧本,要起身,又忍不住回头瞥了一眼,忍不住就下意识地叹了口气,嘟囔道:“天才!真是天才!”

    老太太就在门口没走呢,见他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瞥了一眼桌子上的剧本,突然开口问:“还非得给成儿留下来,本子很好?”

    冯玉民一边起身一边点头,“很好!最近几年都没见过那么好的本子了!黑色幽默,但是又无比的贴着生活!从大的故事,到小的人物,再到整个本子的台词设计、里面的很多小的故事段落,很多包袱,都是出类拔萃!”

    老太太闻言点了点头,等冯玉民出来,她带上房门,一边并肩往卧室走,一边道:“这么说,咱家成儿这是要转运了?”

    冯玉民停步,扭头看她一眼,笑了,“呵呵,你还别说,这个本子要是拍好了……嗯,转运了!就看他能不能拍好了!”

    老太太马上道:“你经验比他多,既然机会那么好,那你就多帮他盯着点儿!别老是忙活自己那一摊子!你都多大了,再能耐还能再拍几年?”

    冯玉民闻言笑笑,“我盯着?”

    说罢摇头,道:“他现在在李谦手底下呢,有李谦帮咱们敲打着,你就放心吧,用不着我帮忙盯着喽!”

    顿了顿,他不由得再次感慨,“天才,就是天才!这部戏要是弄好了……啧啧!……好本子!……巧了,赵美成居然要去拍那什么大片,呵呵,糊涂!正好,等赵美成跑去拍他的大片了,成儿这部片子一出来,一准儿满堂彩!”

    老太太又问:“不用你盯着?”

    冯玉民摇头,“用不上!人家明湖那边,那都是成体系的,所有的事情都有一定之规!再说了,这是李谦的本子,他能不盯着?有他在,咱们家成儿本身的水平也不差,放心吧,错不了!”

    老太太闻言面露欣喜,“看来这回听你的,去李谦的公司,还真是去对了!这才一年,他倒是就给了独立执导的机会了哈?”

    冯玉民闻言笑笑,面露得色,“那还不是看我的面子!”

    老太太眉花眼笑,“看你的面子怎么的?我儿子不该用啊!”

    说话间,老夫老妻已经躺下,老太太一个人乐着乐着,突然碰碰冯玉民,“哎你说,要不要改天把你那小朋友请到咱们家里来,我给弄桌子菜什么的,你,叫上成儿,你们爷儿仨喝点儿?”

    冯玉民摆手,“省省吧你!人家忙着呢!”

    顿了顿,自己却又皱起眉头,叹口气,“据说最近在做动画电影……哎,李谦这个人啊,什么都好,才华那是顶级的,做什么都极为出彩,可就是心思太宽了!据我听说,明湖文化计划接下来要投两个亿进去做动画片!真是……唉,真是叫人替他捏把汗呐!这要是万一栽到里头……”

    老太太闻言看着他,问:“不会影响咱家成儿的这部片子吧?要不……你要是觉得太冒险,那就劝劝?”

    顿了顿,老太太很得意地道:“我觉得吧,你们怎么也算忘年交,你年龄比他大那么老些,交情又一直都不差!你劝劝,他兴许能听你的!”

    冯玉民闻言却是失笑。

    他笑得老太太一头雾水,“哎,笑什么呀你!”

    冯玉民停下笑,摇头,道:“你还当是当年那个拎着水果登门来,喊你老嫂子你还不太乐意的那个李谦呢?告诉你,他现在已经是跟我的东家一个级别的人物了,甚至……比他还高!”

    老太太闻言愣住,“那么厉害?”

    冯玉民懒得再回答,只是道:“你就别瞎操心了,睡觉睡觉!”

    说话间,自己扯被子躺下,还抬头看了一眼空调显示的制冷温度,然后才放松地闭上眼睛。

    但是一合眼,眼前就马上冒出那剧本里的一段台词来。

    “就差一步呀!就差一步!我们中国演员已经集体补过钙了,这眼看就要……是这意思吧?”

    闭着眼睛,他突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忽然间,不知怎么就想起若干年前的那个晚上,李谦曾经跟自己说过,他想要拍一个名叫《霸王别姬》的故事。

    “唉……”

    笑罢,只是一声轻叹。

    ***

    五千字大章!

    奔波外地已经热成狗也累成狗的刀一耕,坚持努力码字不断更的刀一耕,眼含着热泪,向您求一张月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