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三三章 这不是绝交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六月二日,周五。

    距离2002年中国世界杯的开幕,还剩九天。

    夜,起点四十五分。

    顺天府国立第一体育场。

    经过舞台化改造之后,最高可容纳47300多名歌迷入场的体育场内,此刻人声鼎沸,热闹之极。

    关键是,最近的八卦实在是太多了,而且都特别值得聊一聊。

    “海子”的诗集第一版目前没货,二手书已经被炒到200块钱一本啊,程素瓶的戏票现在很难买啊,络上大家正在报名,希望能以集体签名请愿的方式向明湖文化施压,要求教主推出一张民谣诗歌专辑啊之类的。

    当然,“绝交信”事件,肯定是被热议的最多的。

    哦,对了,此刻正在舞台区贵宾席上,但在观众席的很多地方都能看到的那边,二三十名身穿着国家队队服的国足队员们,也是大家热衷讨论的对象。

    毕竟,世界杯就要开始了,而四大美人乐队的这次巡回演唱会的初衷,也就是为了给国足队员们加油助威嘛!

    当然,热议中的热议,还有一条。

    今天晚上,周嫫会不会现身?

    事先业界和媒体圈,有着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猜测,有人说周嫫会上,有人说周嫫不会上,还有人说周嫫不但会来,甚至还是带着李谦为她写的新歌来,更有甚者,还有人居然说,周嫫会抱着李家的大太子一起登台!

    天哪!

    最开始是论坛上瞎扯淡,大家当笑话说着,算是开玩笑,但一来二去,以讹传讹,都快被歌迷们信以为真了——据说,李家那位大太子,是生下来不到半年就会唱歌了!

    你说不合理?半岁的小孩还不会爬呢?连个爸爸妈妈都不会喊呢,哪里可能会唱歌?——那是李谦和周嫫下的崽!跟你家孩子能一样吗?

    反正……扯来扯去,还真有不少人就信了!

    于是,居然有不少人都比较期待才刚一岁出头的李射声同学能跟李谦、周嫫一起,合唱一首歌!

    难为他们怎么想来!

    呐……预定中的,据说玫瑰力量是不会上了,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说不会上了,可明明孙若璇、谢冰跟王靖雪三个人,在当初济南站的时候,都是在后台放过嗓子的,结果一口气等了三站,到最后一站,还是没让她们上!

    当然喽,据说杰里·卡伦会来,这肯定是最受瞩目的,毕竟当下全世界的歌坛,人家要说第二,还真没人敢自称第一的。

    然后,因为络上的呼吁声音实在太大,据说程素瓶会在顺天府这一站回归一下,亮个相。

    然后么,按照过去几场的嘉宾的性质来推导的话,大约明湖文化那边还会有一位歌手登台,然后,还会邀请一位其它唱片公司的嘉宾?

    搞不懂,不过肯定的,会有惊喜。

    来自歌坛教主李谦的惊喜。

    第一站济南站,教主搭档程素瓶,来了一出《四郎探母》里的叫小番,随后又跟廖辽合作,唱了一首炸裂级别的京剧说唱《十面埋伏》,在第二站应天府站,李谦为司马朵朵那样的小众歌手们献唱《野百合也有春天》,直接感动全场,也感动了电视机前上亿的观众,而随后,他的京剧风歌曲《悟空》,也听得人耳目一新,到那激亢之处,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等到了成都府站,那就不用说了,先是场外的横幅事件,随后就是教主自曝曾以“海子”为笔名出版过诗集,然后就是两首民谣,到现在,一周的时间过去,《海子的诗》早就卖断货了,出版社正在紧急印刷,而《成都》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两首清淡的民谣,则是瞬间红遍了全中国。

    所以,最后一站啊,教主还能不拿出点好东西来?

    七点五十分,电视台方面,天气预报结束没多久,也就一轮广告的时间刚刚过,双方对着时间,那边一声令下,这边“啪”的一声,全场大灯突然熄灭。

    电视台里,由华夏电视台自制的片头开始播放,而演唱会的现场,四万多名近五万名观众愣了一下,旋即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灯灭了,意味着演出就要开始了!

    喊声稍退,音乐声响起——只一个无比熟悉的前奏,就听得现场无数歌迷微微一愣,然后,瞬间就报以更大的欢呼声。

    前奏过,一个极其富有力量感的男声响起来,“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当河水不再流,当时间停住,日夜不分,当天地万物化为虚有……”

    舞台追光灯亮起,格日楞出现在灯光之下,引吭高歌。

    看到他,现场数万名歌迷再次报以巨大的欢呼、鼓掌和尖叫。

    是的,最近这几年来,格日楞貌似没有周晔啊、赵源啊、王南浩啊、庄美月他们几个火,没他们的专辑卖的猛,但其实呢,那只是路线的关系罢了。

    几年的时间下来,格日楞每年都要主唱几部大型精品电视剧的主题歌,他那粗犷而辽阔、极富男性力量感、沧桑感的声音,现如今已经成为整个中国最广为人知的嗓音之一——尤其是一首《当》,让他红遍了中国,连带着此前出版的专辑,都又跟着大卖了一把。

    去年夏天大红大紫,一直到现在都仍有无数的电视台在一遍遍重播的《还珠公主》,被誉为是继《新白娘子传奇》之后又一部现象级的、巅峰级的国剧大作,所以,这首《当》,以及格日楞那标志性的男嗓在此时出现,几乎是瞬间就点燃了全场近五万名歌迷的激情。

    在《还珠公主》大红大紫到这个程度的基础上,不管是搁在多么重量级的晚会上,这首歌都够资格做压轴了,但是现在,当格日楞出现在四大美人乐队这一次巡回演唱会的收官站顺天府站时,他却是第一个出场的。

    套用传统综艺行当里的一个概念,这叫垫场。

    他的出场,宣告演唱会已经正式开始,但主角还没登台。

    一曲《当》唱罢,全场歌迷疯了一样地鼓掌、欢呼,但叫人微微错愕的是,格日楞居然连个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歌唱完了,他微微鞠躬,说了声“谢谢”,然后,那打在他身上的追光灯就熄灭了。

    然后,吉他声响起来。

    原来这个时候,王南浩已经在台上了。

    他的声音,在场的歌迷们也已经是相当的熟悉了,毕竟他最近这两年挺红的,算是明湖文化这边当红的小生唱将之一。

    然而,他自弹自唱,唱得居然不是自己的歌,而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首歌最近一周实在是太火了。

    出现在电视机的画面上,和现场的大屏幕上时,这个有些害羞的大男孩怀抱吉他,脸上既有专注,又有着一抹浅浅的笑容。

    然后,他当开唱,才没几句,现场就已经有至少几千人开始跟着合唱了。

    再然后,这个合唱迅速扩大到至少一两万人!并随后就彻底演变成全场近五万人的民谣大合唱。

    如果你只看电视,甚至你这个时候刚急匆匆的打开电视,说不定要吓个一大跳——几万人、几万个声音合唱一首歌,那力量感与冲击感,简直震撼!

    于是,一首清淡、温暖,甚至还微带感伤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居然被这样子的数万人大合唱给愣生生唱出了雄浑的气势!

    此时在后台听着前面的大合唱,李谦也好,廖辽也罢,大家都是笑着摇头——好吧,至少证明这首歌真的是够红了,哪怕它面世仅仅一周,哪怕他连个磁带都没有,大家要听,要么去找现在已经越来越难买到的盗版磁带,要么听广播,再不然,就必须得抱着电脑在络上听了。

    然后,嗯,充分说明,来到现场的这些歌迷,到底是多么的热情。

    足足两三分钟,眼看就在马上要到八点这个时候,赵源领唱的这一次《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大合唱,终于结束了。

    于是,跟格日楞的待遇一样,他也只是有机会起身,冲大家鞠躬一下,然后打在他身上的追光灯就熄灭了。

    下一刻,观众们还在鼓掌欢送这位“领唱人”下场,舞台中央的五盏聚光灯缓缓亮了起来——孙若璇就那么俏生生地站在舞台中央。

    现场一阵热烈的欢呼。

    孙若璇面带笑容,拿起话筒,道:“我不是来唱歌的。”

    观众席又是一阵掌声和欢呼声。

    说话间,她板起脸,拿起原本藏在身后的一张纸,似乎要念,却又突然抬头,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一脸认真地道:“这不是绝交信。”

    现场观众们愣了片刻,旋即全场数万人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事情就发生在昨天,而且是在这件事被报道和发酵到最热的时候拿出来,所以,李谦的那封公开的绝交信一出,几乎是一日之间便通传天下。

    今天到场的几乎所有人,都秒懂这个梗的笑点在哪里。

    笑罢,数万名歌迷对孙若璇的幽默和对那封绝交信的调侃,报以欣赏的掌声——话说,一来孙若璇跟李谦的关系很铁,所以双方都那么僵了,她估计也不怕会得罪秦渭,二来孙若璇跟李谦的关系很铁,更不怕会得罪李谦,所以,她来开这个玩笑,一方面来说,胆子当然不小,另一方面,还真是刚刚合适!

    等掌声稍息,孙若璇笑笑,道:“开始念稿啦!”

    “亲爱的现场的四万七千三百二十九位歌迷朋友们,以及电视机前的全国、全世界正在收看、收听本节目的观众朋友们、歌迷朋友们,大家晚上好!”

    现场数万名歌迷纷纷报之以掌声、欢呼声、口哨声,以及……哄笑声。

    孙若璇停顿了一下,特意咳嗽了一声清清嗓子,然后,郑重地念,“在这样一个激情四溢、如火如荼的日子里,我谨代表四大美人乐队,和这次演唱会的主办方,对大家,对各位朋友、各位领导和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全体队员、教练员们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感谢华夏电视台和中国之声广播电台对本次演唱会的大力支持,本次四大美人乐队‘梦回唐朝——为中国队加油大型巡回演唱会’顺天府站的演出,将会有华夏电视台一套、二套、三套、五套、八套、十套和英语、西班牙语、法语、阿拉伯语频道等十个频道进行并机直播,本次演唱会的实时声频,将由中国之声广播电台的政经、音乐、戏剧三个调频波段,进行现场直播。”

    …………

    足足三分半钟,实在不想念、但又不得不念、所以经过一再缩减最终缩减到最短字数的一段稿子,终于念完了。

    孙若璇停下来,收起手中的a4纸,不说话了,就是笑着看向现场的观众席。

    只过了大约两三秒,观众席上就已经迅速鼓噪起来。

    大家显然是都知道,官样文章做完了,然后么……

    等到大家的鼓噪声达到了接近最大,大到孙若璇都不得不捂起耳朵的时候,她才重新拿起话筒,笑着喊:“演唱会,开始啦!”

    最后那一嗓子,都尖得开始飘了,完全不是一个歌手兼主持人应有的水准和发挥,但偏偏在这一刻,现场无数本就期待不已的歌迷,被她这一嗓子直接给喊到兴奋欲狂,不少人都纷纷站起身来,大声地喊着什么。

    舞台灯光暗了下去。

    全场的欢呼声、掌声与尖叫声,几乎片刻不停。

    梆!梆!梆!

    鼓棒互击三声响。

    现场近五万名歌迷疯癫欲狂。

    舞台一侧灯光打开,现场的癫狂瞬间为之一滞。

    那是一组七八个人的小乐队,但是……乐器似乎不大对?

    没等大家反应过来,甚至没等到大家看清楚那些人到底是干嘛的,他们的锣鼓家伙突然就开始了。

    居然是京剧!

    当然,只是一段很短的前奏。

    然后,一个女声响起来——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

    这声音太熟悉了,只是,会有些猝不及防的错愕。

    舞台上的主灯亮起,廖辽手抱话筒支架,站在主唱的位置上。

    而舞台表演区的侧后方,李谦坐在了架子鼓前。

    现场的歌迷们反应了足足一两秒钟才回过神来,然后,近五万人,兴奋地突然高声欢呼起来——居然一开场就要上反串!

    京剧编曲版,廖辽主唱,《假行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