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二〇章 泪流满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外面喊声震天。

    司马朵朵早早赶到,早早地画好了妆,但随着演唱会的开场,随着自己登场时间的临近,她却反而越来越紧张,紧张得两手直冒潮汗。

    她并不缺乏演出经验。

    且不说最近几年单飞之后,她怎么说也是三张唱片累积了七百多万张销量的成名歌手,虽说价钱偏低,但各种演出合同和晚会的邀请,却是没断过的。再说了,当初在五行吾素期间,春晚都上过了,大场面也是不怕的。

    可今天,她就是会感觉紧张。

    压力很大。

    一是她自知自己不太够格来为四大美人乐队的演唱会做助阵嘉宾,现在被邀请来,纯粹就是一种提携,所以她很害怕自己出场之后会无法收获不足以冷场的掌声和支持;二是……这一次还不同于济南站那一场,现在可是正在现场直播的!

    国外有没有先例,不知道,但至少就国内歌坛而言,个人演唱会却被直播,而且还是华夏电视台的直播,绝对是第一例!

    她一再地尝试深呼吸,实在不行就抱起吉他自弹自唱,一唱开了,倒是好不少,但放下吉他,听到外面那震荡心魄的乐曲声和歌声,还有那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声,她就不知不觉的又紧张起来了。

    这时,她的经纪人突然推门进来,满脸兴奋,眼睛里都好像是在放着光,“朵儿……13.9%了!姐姐,13.9%啊!”

    司马朵朵笑笑,深吸一口气。

    经纪人兴奋地了不得,象征性地手掌下压,“别紧张!别紧张!我不打扰你,调整一下!”

    啪,门关上了。

    但门板并不够厚,隔音的设备也不是太好,所以外面的议论声声声入耳。

    “谦少的号召力真不是盖的!多少综艺节目请这个明星那个明星的,还一请就请好多,还有那么多投资巨大的电视剧,都拿不到两位数的收视率,谦少一出场,演唱会直播都能接近14%!佩服,佩服啊!”

    她听得出来,这是自己经纪人的声音。

    嗯,她在拍人马屁的时候,一般都是如此的抑扬顿挫,如此的富有激情。

    然后是一个很平静的女声回答道:“还好,还好吧,我们也是比较满意的,华夏电视台毕竟覆盖能力更强,而且,也不只是李总一个人嘛!”

    这个声音,司马朵朵不太熟,但联想一下,她大概能猜到那是谁。

    何润卿此前十几年的经纪人,现在明湖文化演出部的经历,也是四大美人乐队这次巡回演唱会从场地到商业谈判等具体事务的真正组织者,刘梅。

    人家是早多少年就在娱乐圈和经纪人的圈子里有头有脸了,自己那个经纪人在她面前,估计是不怎么伸得开手脚的。

    更何况,现在的刘梅算是明湖文化音乐部那边仅次于谢铭远的第二号实权人物了——她虽然不管出唱片、不管签约,但她管演出啊!管演出,掌握演出人员的搭配和出场等等事务,就等于是管住了明湖文化很多歌手们一半的钱袋子!

    业界内部有传言,据说何润卿早就跟着李谦了,最近还给他生了个女儿,所以,表面上何润卿已经一年多没公开露面了,但刘梅在明湖文化内部却是步步高升——大家都说,这就是李谦给她们娘俩的面子。

    现在的廖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大事小事不掺和,也犯不上掺和了,周嫫虽说也是个姑奶奶,李谦宠着,又有一个邹文槐给护着,还给李谦生了头一个儿子,自然也是什么都不在乎的,谢冰甜,王靖雪低调,都不争什么,其他人呢,就算再红,也似乎是不够资格去争,所以,大家都说,现在的明湖文化,如果说小派系,那也是邹文槐跟刘梅各自的小派系了。

    当然,司马朵朵是认识何润卿的,也接触过不止一次,她深信何润卿那样一个性子和善的人,肯定不会是主动支持刘梅去争什么的,说白了,只是下面的人以为自己该去替自己后面的人争一争罢了!

    …………

    外面忽然又是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喊声传来,司马朵朵晃了晃脑袋,心想自己想这些干嘛——赶紧又深深地吸气。

    这时候隐约听见外面的议论声——“14.1%?太快了这涨的!”

    14.1%!

    抬起手腕看看表,还有七八分钟的时间,大约就要自己登场了。

    假定在自己登场的时候,收视率没升也没降,基本上就意味着……大概有上亿的人看到自己的表演和歌唱?

    呼……

    除了春晚,和去年年底HUNAN卫视那个跨年歌会之外,这大概是最强的舞台了?

    再不然,就得去《超级女声》或者《快乐男声》做导师了!

    啪!啪!啪!

    “朵朵,该做好准备了,你还有五分钟!”

    呼……

    “知道了!马上来!”

    …………

    “哦……哦哦,你何时跟我走,

    哦……哦哦,你何时跟我走!

    脚下这地在走,身边的水在流,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为何你总笑个没够,为何我总要追求,

    难道在你面前我永远,是一无所有。

    哦……哦哦,你何时跟我走,

    哦……哦哦,你何时跟我走。

    ……”

    站在出场口附近,听着外面激荡人心的演出,和李谦那令人莫名激荡的嗓音,司马朵朵攥紧了手中的话筒,连连深呼吸。

    站在这个地方,她甚至是可以清楚地看到李谦是怎样绷直了身体抱住话筒架的,而曹霑又是怎样如癫似狂地秀贝斯的——这简直是梦幻般的演出!

    鼓架前,廖辽摇头晃脑,长发飞舞。

    李谦有些声嘶力竭,脖子上似乎有青筋暴出。

    曹霑的鸭舌帽随着脑袋剧烈的晃动,让看着的人会担心它会不会突然掉下来!

    王怀宇的键盘旁边,果然是放了好几件乐器的,最显眼的一件就是唢呐!

    郁大少的吉他据说是半路出家的,但是看他现在这副享受的样子——对哦,他弹得其实很好嘛!

    一帮才华横溢的人!

    令人仰望!

    …………

    乐声停住。

    司马朵朵最后深吸一口气,随时准备出场。

    舞台的大灯只留下一盏,笔直地打在李谦身上。

    舞台下方,是山呼海啸的人群。

    一支摄像机的摇臂飞快地摆过来,镜头对准了李谦。

    这一刻,你什么都听不见,只能听见那四万三千多人的欢呼声。

    而这一切,此刻正分毫无误地传递给电视机前的每一个歌迷。

    司马朵朵往外探了探头。

    四五支摄像机的摇臂正在保持匀速地飘过观众区。

    无数的歌迷,要么振臂高呼,要么又蹦又跳!

    但你根本不可能听清单个的某个人在喊些什么。

    至少半分钟,司马朵朵甚至觉得,有可能长达一分钟,这种疯狂的歇斯底里的呐喊与狂欢,才终于渐渐消歇下来。

    李谦就始终站在那里。

    从侧脸看,他应该是面带微笑的。

    终于,他伸手摘下话筒,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耳边的返音耳塞,面朝着数万名观众,“呃……唱了好一阵子了,我们哥几个,歇口气儿……下面……呵呵,是,我刚才唱得有点亢奋,气儿都喘不匀了。那个,下面请出一位我的好朋友,也是,认识很多年了吧,我没出道的时候,就帮她们做了一张专辑,那张专辑叫《姐姐妹妹站起来》……呵呵,下面,我们有请——司马朵朵!”

    提到《姐姐妹妹站起来》的时候,台下的欢呼声很大,但提到“司马朵朵”这个名字,台下的反应明显就差了那么一丢丢——司马朵朵心里突然一沉。

    最后深吸一口气,司马朵朵迈步走出去。

    “大家好,我是司马朵朵!”

    她边走边点头和浅浅躬身,态度放得极低。

    注意到摄像机的摇臂已经对准了自己,她更是让自己脸上带上了尽可能甜美的笑容,“很高兴谦哥他们四大美人乐队的演唱会,能邀请我来!下面,把一首谦哥当年写给我的歌,《受了点伤》,送给大家!”

    台下有掌声和欢呼声响起来,但是其声势,跟李谦在舞台上时的反响,完全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级别——那一瞬间,司马朵朵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汗一下子就全都冒出来了!

    有那么一下,她用力地攥紧话筒,生怕话筒会一不小心掉落。

    是的,现场的反响又一次清楚地证明了,像四大美人乐队这种级别的歌坛巨擘的演唱会,以及像这样罕见的、动辄三四万、甚至四五万人规模的超大型演唱会,如果你自身没有一定的号召力和名气,即便是对方有意提携你,把你请来做助阵嘉宾,你也很难镇得住场子!

    不过还好……不管是此前五行吾素的遗泽,自己过去三张专辑勉强攒下的一批歌迷和拥趸,还是李谦刚才特意留下来做的介绍,以及特意提到的《姐姐妹妹站起来》那张专辑,总之,终归是没有彻底的冷场!

    音乐起,司马朵朵紧紧地攥着话筒。

    这是一首慢情歌。

    当年甄贞姐帮忙邀歌,李谦很痛快地就答应了,过了没几天,就让人把词曲都送到了甄贞姐那里,司马朵朵一见之下,惊为天人。

    这首歌,简直就是为她现在的路子量身打造的!

    而且,这是自己费了无数的力气都没能写出来的那个层次的作品——于是,在看到它的那一刻,司马朵朵就在心里直接把它定义为了新专辑的首发主打歌!

    结果过了没几天,谢冰大半夜的突然打电话来,当时正是自己抓破头皮地在反复试验编曲和排练的时候,谢冰说,刚才突然聊到她,李谦特意让自己打个电话过来说一声,写给她的那首歌,嗓音压低一点,带一点微微的沙哑,编曲则是以钢琴为主线,会比较好听一些。

    一语惊醒梦中人!

    当晚,司马朵朵完成了编曲。

    三天之后,这首歌完成了录制!

    过了后回头听,她觉得这首歌的编曲和演唱,简直是自己的艺术巅峰!

    当然,虽然歌很好,而且还有“李谦词曲”的加持,但整首歌的路子,都是完全地贴着司马朵朵自己的路子去走的,专辑上市后好评不少,但那种一贯的清冷的路子,还是让这张专辑卡在两百多万张上,未能完成向上突破的计划。

    “My -lov,晚安,就别再为难,

    别管我会受伤,

    想开,体谅,我已经习惯,

    不然又能怎样?

    这个城市太会说谎,

    爱情只是昂贵的橱窗,

    沿路华丽灿烂,陈列甜美幻象

    谁当真谁就上当

    ……”

    起音的第一嗓,有点没控制好,声音有点堵,但还好,司马朵朵的舞台经验还是很丰富,于是她很快就调整了过来。

    不仔细听,几乎不怎么明显。

    台下渐次安静。

    她一个人,孤处在硕大的舞台上。

    除了一盏追光灯之外,天地一片漆黑。

    她很快就全然进入了自己的状态,观众,摄像机,等等,都全然抛开了。

    一首歌下来,不算顶级的出色,但基本圆满。

    唱完了,司马朵朵面带浅笑地鞠躬、道谢。

    台下的歌迷们很给面子地纷纷鼓掌,还有人吹起口哨,甚至有人在大喊着什么——很热闹,但这肯定是个好现象。

    虽然离“出彩”的程度,还有点远,但总算没有丢脸。

    然后,按照既定的安排,她低头离场。

    只是,一边往回走,她一边想,会不会选这首歌太冷清了?早知道,该选一首稍微欢快一点的歌?哪怕不是自己的,唱廖辽的或者李谦的歌也行啊!

    此时,李谦的声音再次响起来,“谢谢朵朵!谢谢!”

    司马朵朵下意识地回头看,见李谦已经从另外一边入场口入场了,正冲这边招手——于是她回头,面带笑容地挥了挥手。

    观众们给她的支持度,相比起四大美人和李谦来,实在是弱了太多,李谦刚一出场,直接就把本就没有彻底热起来的掌声给压下去了。

    但李谦突然说:“请朵朵来做助阵嘉宾,是我的提议。我们公司内部,对此是有争议的,但我坚持了……”

    台下瞬间安静了下来。

    司马朵朵已经走到下场口,有些愕然地止步,转身,看向已经走到舞台中央的李谦。

    他怎么会突然说这个?

    “有人说,四大美人乐队多红啊,别人办演唱会,过万人就叫大型演唱会,担心票不好卖嘛!你们办演唱会,不管哪一站都是直接奔着最大的场地去,三四万张的票直接脱销……这样级别的演唱会,恐怕司马朵朵做演唱嘉宾,是镇不住场子的!毕竟,她不太红!”

    司马朵朵站在出场口那里,目瞪口呆地听着李谦的话。

    内心震惊,又面红耳赤。

    这似乎是在……打脸?

    “也有人背地里说,李谦跟司马朵朵是不是有点什么呀……嗯,你们都懂得,对吧?要不然的话,国内国外,那么多人可以请,为什么不请,单请司马朵朵呢,这就是要提携嘛!说你们之间没点什么,谁信?”

    “还有人说……算了,不说了,直播呢!”

    台下出现了片刻的哄笑,但又很快安静下来。

    包括司马朵朵在内,也包括此时正在后面休息和候场的廖辽、曹霑、郁伯俊、王怀宇,当然还包括此刻正在现场的四万多名歌迷,和电视机前至少上亿的电视观众,大家都支棱起耳朵——这一刻,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知道,这个样子认真的李谦,似乎是想要说点什么。

    司马朵朵把话筒都攥出了油。

    “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没有,什么都没有。”

    顿了顿,他在台上慢步走动起来,“当年她在五行吾素组合的时候,我是为她们做过两张专辑的,很多时候,她会叫我一声李老师,或者,谦哥,仅此而已。而且她的专辑的商业成绩,的确不算太好!那么,我为什么坚持要请她来呢!”

    说到这里,他站定,漫无目的地随意指了指观众席,“刚才,大家给她的掌声,不够热烈。那么,是歌不好吗?不是……当然不是!那首歌儿是我写的!”

    台下又出现了片刻的低声哄笑,但又很快停下。

    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舞台中央的他。

    “请她来,我只是尝试着,想要表达一个我个人,并且在争得了廖辽、老曹、郁哥、王哥他们的同意之后,也代表我们四大美人乐队的一个态度。”

    “那就是,我们都希望咱们国内的歌坛,能够摒弃一些浮躁的心态,能够给愿意去认认真真写歌的人——或许她现在的确很小众,但她正在做的事情,是把中国的传统音乐中的一些情怀,她个人的一些情怀,在尝试着用最通俗的手法,跟大家的耳朵和心灵,连接起来!”

    听到这里,司马朵朵不由得紧紧抿起嘴唇。

    “像朵朵这样的‘小众歌手’,我认为是值得我们去鼓励的!我们不要千篇一律的口水歌和流行歌,我们需要这样的‘小众歌手’!什么时候,像司马朵朵这样的‘小众歌手’多了起来,我们的歌坛,才有可能出现更多的既好听又不落俗套的好的作品!最终,会是一个百花齐放的歌坛!”

    司马朵朵下意识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所以,借着这个机会,那么多歌迷都在,而且还在直播,电视机前有不知道多少人在看我们这场演唱会,我在此,谨代表四大美人乐队和我个人,希望大家能够给类似司马朵朵这样的并不太红的歌手,这样的‘小众歌手’,多一些支持,多一些鼓励,多一些掌声……谢谢大家!”

    台下掌声如潮水般响起。

    没有口哨,没有呐喊,那掌声,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整齐。

    即便是在电视机前听到这整齐的掌声,也叫人顿觉莫名震撼。

    而此时,不知不觉间,司马朵朵已经泪流满面。

    ***

    大章,老规矩,不拆了。

    求一张月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