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一九章 好奇怪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二天上午,司马朵朵起的很早。

    每天早起慢跑几公里,是她从当年在五行吾素的时期开始,并一直保留到现在的老习惯——五行吾素组合要唱快歌,还要又蹦又跳,对肺活量、对气息的稳定要求很高,但即便是唱慢歌,每日的几公里慢跑,也仍有几大助益。

    虽然这是一座陌生的城市,但司马朵朵还是沿着这条大街慢跑了三四公里,却在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原来就在自己跑过去的这条街道中间有一个交叉路口,过去不远,就有一家公园。

    于是回去的路上,她小有懊悔,却也只是摇头笑笑,心想:明天再去那里跑好了!

    四大美人乐队里,曹霑和郁伯俊都是熬夜党,所以事先给出的日程安排里,上午是没有任何安排的,要到今天下午,司马朵朵才会过去演出场地,去看一下场地,进行适应,并有大约三十分钟时间可以排练。

    吃过早饭回到自己的房间,才刚弹了几首曲子,李谦居然过来了。

    彼此问好之后坐下闲聊几句,李谦解释他昨天有些事情外出,所以今天才知道司马朵朵已经过来了,司马朵朵就是笑笑表示理解。

    她知道的,王靖露现在在讯飞集团是老总级别的人物,就在应天府。

    彼此坐下闲聊几句,又约好了待会儿中午一起聚餐,下午一起去适应场地和排练,甚至一杯咖啡都没喝完,李谦就起身告辞了。

    等他走了,想起刚才见面时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疏离感,司马朵朵不由得就又想到些以前一起工作时候的事情,然后颇有一种时光如梭、物是人非的感慨。

    她记得自己上次跟李谦见面,还是在去年冬天的时候,当时司马朵朵约了孙若璇一起去到王靖雪家里做客,没想到李谦突然去了,居然是给王靖雪送去了一条新裙子——当时的现场,孙若璇和司马朵朵都微觉尴尬,王靖雪似乎更尴尬。

    还记得当时,李谦就进来坐了不到三分钟,放下购物袋就走了,王靖雪送他到门口,回来就安静地把裙子收起来。然后,不管是孙若璇还是王靖雪,就权当刚才那几分钟没有过任何人出现一样,该怎么聊怎么聊。

    孙若璇一向都是嘴上不饶人的,别管你是谁,抓住把柄,大约总是要开几句玩笑,甚而嘲笑几句的,但当时,等李谦走后,她居然泰然自若地继续跟王靖雪继续聊去巴黎看时装周的事情,司马朵朵自然也不会多话。

    等晚饭后,她们俩告辞离开了,司马朵朵在楼下问她,她才叹口气,说:“装没看见、装不知道吧!小雪也挺……唉……没办法,她就那个脾气!”

    司马朵朵觉得自己好像猜到了什么东西,但可能是最近几年联系不再那么紧密的关系吧,对于自己联想到的东西,又颇觉无法自圆其说。

    这有什么?为什么大家好像都很避讳的样子?

    熟悉的人都是知道的,李谦自己也对外公布了一些的,他又不是只有王靖露一个女人,而且姐妹同嫁好像也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啊!

    不要说姐妹同嫁,往前倒推几十年,他们这一代人的父辈和祖父辈们年轻的时候,不是都说姑侄同嫁都数见不鲜吗?

    要知道,在中国传统的道德价值观和婚嫁观念里,妾,和妻子,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妻子要讲究门当户对,但纳妾,你见谁讲究门当户对了?

    当然,妹妹是正室夫人,姐姐反倒跑过去做妾,这个的确是有点尴尬,也容易惹人非议,但也不是全然无法解决的嘛!

    再说了,这些年若说艺术创作,不管是做歌手、做乐队主唱、做词曲作者,还是做唱片公司老总、影视演员,又或者电视剧和电影的导演,李谦的口碑都是顶级的和逆天的,若论为人处世,他在圈内也是好评如潮,但是在女人方面嘛……他身上诸如“花心”、“浪子”、“风流才子”、“天后杀手”等名头,简直数不完!

    就凭他这个名声,这点事情而已,就算是会被人非议,甚至会被媒体群起攻之的泼脏水,李谦也应该是完全不在乎了才对!

    中国嘛,对男人,尤其是对事业有成就的男人,整个社会给予的宽容度还是很高的,只要事业上立得住,个人道德、社会公德等这些事情上不犯什么大错,就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至于沾花惹草这点小事情,对于李谦这种年轻又英俊的大才子来说,甚至只好算作风流韵事,完全算不上什么污点的。

    所以……司马朵朵完全搞不懂。

    不过这也正常,司马朵朵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完全不懂的爱情的人。

    当年五行吾素的五个姐妹里,孙若璇最机灵,王靖雪最有主见,谢冰最甜,周萍萍最市侩,而自己……则最傻、最呆。

    关于大家生命中的贵人,李谦的问题,司马朵朵还曾跟孙若璇深聊过一次。

    李谦的确很帅啊,又那么有才华,连司马朵朵这个自认为完全不懂爱情的人都觉得,女人,尤其是还在爱做梦的年龄的女孩子们,会爱上他,简直天经地义。

    但偏偏,她明知道李谦的各种优秀,彼此合作期间,也是无数次的被他的才华所震惊,但从头到尾,她就是对他完全没有任何感觉——连她自己都对此觉得很是诧异!

    像谢冰,当初大家跑到济南府去接受李谦的指导,去排练《姐姐妹妹站起来》那张专辑的时候,她就已经察觉到了,谢冰这个甜妹子,当时就彻底沦陷了。

    像周萍萍,记得在当时,她还曾亲口承认过,特别喜欢李谦,还开玩笑地说,要不是李谦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还是自家姐妹的亲妹妹,她早就下手去抢了——当然了,后来红了,她发现公司有意要把李谦踢开,也是第一个完成从心理到实际行动的转变,跟李谦划清关系的。

    再像孙若璇,两个人聊天的时候,她就亲口承认,她崇拜李谦,崇拜到五体投地、李谦想让她做什么她都绝无二话的程度——明明姐妹几个的年龄都是比李谦要大的,但自从在济南府认识之后不久,孙若璇就已经改口叫李谦“哥”了,比谢冰都要干脆利索!

    乍一听,这称呼会觉得不合理,外人甚至会觉得有溜须拍马之嫌,但司马朵朵知道,孙若璇称呼李谦的这声“哥”,是绝绝对对情真意切的。

    可以说,孙若璇简直是把李谦视作了人生的导师!

    当然了,她也坦诚,很多时候也会有冲动,会把李谦当成意.淫的对象,她甚至说,如果李谦要跟她上床,孙若璇绝对不会反对。

    但她同时还说:她是绝对不会做李谦的女人的!

    李谦的占有欲太强,而她又绝对不会是像谢冰那种俯首帖耳的小可爱。

    所以,孙若璇心里的一条线划得很清楚:他就是自己的人生导师,任何事情都可以对他言听计从,但为了避免麻烦,绝对不能谈感情,最好也别上床!

    瞧,这也算是有感觉的嘛!

    但偏偏只有自己,就是从头到尾的对李谦毫无感觉!

    若说有,感激,肯定是排第一位的!

    但除此之外,司马朵朵悲哀的发现,自己跟他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一直以来,连跟他做朋友的那种感觉都没有。

    可明明他是自己的大恩人、生命中的贵人,也是自己极端推崇的大才子,而且彼此之间也是有过很多合作、交往和互动的啊!

    于是,司马朵朵觉得,或许自己就是天生性子冷淡的人!

    对于自己来说,跟谁都保持若即若离,才是最安全的!

    尤其是……某些人身上似乎天然就携带了浓浓的让人不安的东西!

    …………

    中午大家一起聚餐,王靖露居然也过来了。

    好久之后又一次见面,王靖露亲热地跟她聊了几句——孙若璇毕竟跟王靖雪交情很好。

    只是,随后看着廖辽跟她毫无芥蒂的互动,跟姐妹一样,甚至连吃饭都挨着坐,不断地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司马朵朵越发觉得新奇和不能理解。

    但偏偏,整张桌子上的其他所有人,对此都好像是司空见惯了,丝毫不以为奇——郁伯俊性子洒脱,甚至还拿她们俩之间的关系开玩笑!

    当然,廖辽几句话就给怼回去了。

    跟她性子里的强势相比,乖乖地坐在那里甜甜地笑着的王靖露,反倒是更像一个小妹妹——嗯,跟谢冰有点像,小白兔一样的可爱女孩。

    但其实呢,司马朵朵是知道的,她如今可是国内互联网圈子里炙手可热的讯飞集团的大佬级人物,据说极富开拓精神,单枪匹马杀入讯飞集团,却愣是在一年多的时间内,不但在讯飞集团内权位稳固,而且还一手把讯飞集团的短板给发展了起来——各路媒体上都说,她是一个能力手腕都丝毫不输齐洁的女强人!

    司马朵朵再次觉得自己似乎是一个跟所有人都不一样,甚至跟整个社会都格格不入的人——她发现自己总是看不透、想不透接触到的这些人。

    哦,也不对!

    像公司里经常接触到的那些人,老板、音乐人,像自己的经纪人,像跟了自己三年的助理,她就觉得自己把他们看得透透的!

    真的是……好奇怪的感觉!

    ***

    推本书,四哥庚新新作,历史类,《余宋》。

    话说,四哥的书我几乎是一本不落地追过来的,铁粉,所以郑重推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