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九十三章 我在苏联很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二月份的柏林,实在不是什么旅游的好地方。

    但偏偏,二月的柏林,非常的热闹。

    即便仍是寒冬料峭,也仍然挡不住各国美女们在这里大展风姿。

    当然了,也有人捂得厚厚的。

    “看那边,脸再侧一点,对,别动……咔!咔咔!好了!”

    一听到“好了”,摆了半天poss的王靖露赶紧跑过来,虽然打扮得有些臃肿,但依然显露出年轻女孩子特有的朝气。

    她指着手表,“快点快点,再过一会儿就开场了。”

    李谦刚刚收起相机,就被王靖露拽着往另外一条街口跑去。

    这里是柏林,二月份的柏林,全球都为之瞩目的柏林电影节,正在这里举行,来到这个时空之后,李谦只去过一趟戛纳看片子、闲逛,但今年,正好蜜月旅行嘛,行程中就敲定了要来柏林看一看。

    于是,两个人刚刚结束了再澳大利亚美妙的海边沙滩几日游,紧接着就翻出巨大行李箱里的棉服,做好准备,飞机经开罗转机,到了柏林。

    电影节刚开始,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两个人是上午买好了票,在几处景点逛了逛,吃了点饭,然后眼看要看的电影就要开场了,就赶紧飞奔过去。

    到了入场处,李谦主动过去把照相机寄存了一下,然后两个人这才手拉着手进去,随便找个位置坐下,看这部只有原版对话和德语、英语双字幕的伊朗电影。

    不出所料的是,放映场内坐的满满当当,粗略扫一眼,估摸着能有九成以上甚至九成五的上座率。

    对比起国内的羊城电影节那可怜的上座率,李谦不由得心里叹口气。

    没办法,欧洲人就是这么爱看电影,各国的、各种风情的片子,人家都是愿意去尝试着看一下的,但国内在这方面的氛围,就真的要差了一些。

    羊城电影节每年在广州府举办,按说那一片地方,是整个中国经济最达、对外接触最早、对外联系也最紧密的地方了,人口密度大、人口受教育程度偏高,足够撑起一个电影节了。

    但是,没办法,中国人也爱看电影,但最爱看大片,必须得是那种大范围程度上引起了轰动和热议的片子,大家才都愿意跑去买票看一看。像那些小众的、甚至是实验性质的电影,大多晦涩难懂,就少有人愿意去尝鲜了。

    正是看到羊城电影节的入场如此惨淡,很久之前就已经在计划之中的松江国际电影节和顺天国际电影节年年申报,但国家总是不批。

    批了干嘛?硬是搞起来,劳民伤财,还没多大意义!

    当然了,这也怪不得中国人,事实上来说,像这种小众的、甚至有很多是连主题都晦涩难懂的片子,也的确是很难让绝大部分普通观众欣赏到它们的“艺术之美”——就连李谦这样的专业人士,和王靖露这样同为戏剧学院毕业的至少是半专业人士,看完了这部伊朗片子,都觉有些似懂非懂。

    等到电影放完了,一路走出来,王靖露亮眼茫然,问:“这片子……到底想说什么?”

    李谦很费劲地想了半天,才勉强回答她,“导演应该是想诠释一个普通的伊朗妇女的日常?想折射……呃,我也不太好说。”

    是的,的确是不太好解释。

    整部电影9o分钟,据说只花了三天时间拍摄,而且整部电影下来,就只有十几个机位,场景更是全部都聚集在一栋普通的伊朗民宅里。

    事实上,它从第一天的上午开始,拍到第三天的下午,花了大概两天多,镜头就始终只围绕着女主人公——一个看上去应该是四十来岁的伊朗中年妇女——的日常。

    你说故事,它几乎没有故事性可言,你说可看性、趣味性……几乎没有!

    但是呢,它又似乎是通过那一幕幕平静的生活,在诉说着什么。

    有些忽悠的东西,自然是可以讲给别人听,但对王靖露就免了,而真正的内心的思考和感悟,又暂时还没有梳理出来,得回头仔细咂摸咂摸,所以到最后,李谦干脆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王靖露有点小小受挫。

    两人一商量,决定晚饭后再去找一部电影看看,不过呢,这次就要去看一部美国大片,来弥补一下心灵的创伤了。

    考虑到全球性的影响力的问题,欧洲各大电影节一方面标榜艺术,另外一方面,却又非常热衷于邀请一些好莱坞的商业大制作过来放映。

    事实上,当吃过晚饭,李谦和王靖露跑过去买票的时候,才现,《星球大战前传2:克隆人的进攻》的票,居然已经卖光了。

    王靖露就吐槽,“原来德国人也喜欢看这种大片嘛!”

    李谦苦笑。

    晚上吃饭的时候,他还吐槽国内人民不支持电影节、国内缺乏一种对艺术电影的支持来着,结果一个小时过去,就被打脸了。

    德国人民也一样爱看大片嘛!

    没办法,电影看不成了,两人只好打道回府。

    二月份的柏林,一旦入夜,户外还是相当冷的。

    回去的路上,王靖露还提议,要不要去拜访一下带队过来参加电影节的秦渭他们,但李谦想了想,决定还是算了。

    反正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到柏林了,反正跟秦渭的关系,也没有多么的亲近和熟悉,更何况,《生死门》剧组里最熟的那一个,还被自己勒令必须留在学校上课,因此并没有过来。

    于是,两人就这么溜达着回酒店。

    结果就在两人所住的酒店的旋转门,两人迈上台阶,迎面正好有一人走出旋转门,两边一对脸,都是一愣,都下意识地就站住了。

    过了一会儿,李谦笑笑,问:“这是忙着出去有事?”

    刘承章笑笑,“没事儿!无聊,想出去街头上转转。”

    李谦点点头,问:“要不,一起去喝杯咖啡?”

    刘承章想了想,点头,“也好。喝杯咖啡,聊聊。”

    “嗯,聊聊。”李谦说。

    …………

    又走回到寒冷的大街上去,随便在街头找了一家咖啡馆,两人各自点了一杯咖啡,王靖露要了一杯果汁,三人随便找了个卡座坐下。

    结果从坐下刘承章就开始呆。

    李谦慢悠悠地喝着咖啡

    啡,也不着急催他。

    过了足足好几分钟,他才突然开口,却是对王靖露说:“他这样带你跑到柏林来度蜜月,其实是为了自己想看电影,你也能容忍?”

    呦!这可少见!

    这个话,可不像是能从刘承章嘴里说出来的!

    你换了曹霑、郁伯俊,再不然刘承章的老板胡斐,这个玩笑开出来,都叫一个落落大方,但刘承章可不是那种会开玩笑也愿意开玩笑的人。

    王靖露跟他不熟,刚才才算正式见面、认识,只知道他是国内著名的大导演,也看过他的几部电影,这个时候闻言就笑道:“刘导你太瞧不起人了,我可是华戏表演系毕业的!虽然这些年也没人找我拍电影,但我好歹也算科班出身吧?”

    刘承章笑起来,“对哦,对哦,你也是学表演的!”

    这个玩笑开过,大家都没当回事,但气氛还是显得松快了些。

    刘承章随后才问李谦,“你们来了几天了?看过几部片子了?”

    李谦笑,“昨天晚上刚到,睡了快十个小时才歇过来,今天刚开始,就看了一部,那部伊朗的片子,《沉默者》。”

    刘承章颌,道:“那部片子放到国内,扑死他!”

    李谦呵呵一笑。

    但很快,刘承章居然又说:“但其实,那部片子还是挺有意思的。”

    李谦点头,“几个机位都设置的很有意思,很用心。”

    刘承章闻言眼前一亮,“不愧是学摄影的嘛!窗口那个机位就特别有意思,对不对?”

    李谦点头,“那是一个亮点。”

    刘承章叹口气,沉默了好一阵子,才又突然开口,道:“今年你们的压力有点大呀!我看过胡斐手底下人做的分析,也注意到了国内上半年的档期,今年进来的这些部好莱坞的片子,你可能没算过,平均投资是52oo多万美元一部,而且大家都考了要避开世界杯,时间挤得很紧密!”

    李谦点点头。

    投资数据什么的,明湖文化那边也是有专人去分析的,市场嘛,这是每一家公司都要去做的基本功课,但李谦对那些好莱坞电影的了解,却又不仅仅只是停留在一点点简单的制片方和导演、演员、投资额度这些数据上,他脑子里有这个时空的其他人所不可能拥有的另外一份数据。

    想了想,他说:“在我看来的话,《指环王》和《侏罗纪公园》,应该是最猛的!”顿了顿,又道:“这些年,咱们国内还在是否市场化、怎样市场化和商业化上来回的试探,但好莱坞那边可是大踏步的前进!从《独立日》到《泰坦尼克号》,他们终于开始确信大投资大制作加特效的路子了。”

    刘承章点头,“所以,投资一部比一部大!不过,电影产业资本化、工业化,这是正路,好莱坞没走歪!反倒是欧洲这帮子人,整天标榜文艺电影,歪了!”

    李谦笑笑,不予置评。

    他倒是有心想问问刘承章下部戏打算拍什么,但又觉得这个话题有点不太好开口,毕竟,他跟刘承章之间,很是有些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感觉,跟曹霑郁伯俊那种兄弟一般,再不然胡斐那样的纯粹商业交往,都不太一样。

    这个时候,刘承章却是主动开口了。

    他道:“我下部戏,还是要跟你的特效部门合作的。”

    李谦点点头,道:“好。”

    刘承章喝了口咖啡,抬头看看李谦,见李谦居然就这一个字,忍了忍,没忍住,还是开口问:“要不要跟着投一点?”

    李谦笑,摇头,“你是胡斐的摇钱树,我就不跟着凑热闹了。”

    刘承章闻言笑笑,点点头,低头喝咖啡时,脸色有稍许的阴霾。

    不过还好,他很快就调整过来,问王靖露,“你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度蜜月?”

    王靖露闻言兴奋地道:“苏联!我们俩都没去过苏联呢!”

    刘承章“哦”了一声,旋即笑着指指李谦,道:“过去之后记得让他戴上口罩,他在那边的影响力,比你们想象中的大。那边的女孩,又都特别热情,你得把他盯紧了!不然小心回去的时候给你带几个妹妹回去!”

    王靖露讶然,李谦失笑。

    要说影响力,其实四大美人乐队的前两张专辑,在苏联那边也的确是有一些影响力的——这个有点诡异!

    华语专辑,向来是在国内争雄,国内好卖的,才顺势推到东南亚去,一般都卖不差,格外好的,还会被引进到日本和韩国去,多少也能卖一些,但是在这一片文化圈之外,就实在是不太好卖了。

    但四大美人乐队有点例外,当然,主要是在苏联例外。

    当年的第一张专辑《一无所有》一经引进,就迅在苏联掀起了一阵热潮,等到《曾经的你》被引进,更是一度火热到脱销的程度!

    这真的是很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一张华语的摇滚专辑,居然在苏联这种地方卖的不错!

    尤其是《一无所有》,居然被苏联的摇滚音乐圈奉为神曲!

    这个时候,李谦笑着问:“这么说,你去过不止一次?”

    刘承章点头,“前些年去的多一些,因为我觉得苏联的很多东西都特别有意思,反正他们也搞什么改革开放,欢迎外国人去,我就经常过去瞎转。至于最近几年,就纯粹是为了卖片子了。”

    李谦了然地点点头。

    刘承章的《剑仙》这部片子,在国内的媒体和观众那里,似乎已经被定性为“赔钱了”的片子了,事实上,它在国内的票房,也应该是真的赔钱了,但是继在国内放映之后,这部片子却先后登6日韩东南亚,元旦前还在欧洲的几个国家上映了,其中就包括苏联。

    虽然中国的电影往外走,一般都是批和买断的形势,事实上钱都不多,像《我的野蛮女友》这样,在国内无比热卖,又是肯定能在东南亚和日韩也受追捧的青春爱情题材,也根本没办法走分账的方式,只能卖断给当地的行公司。

    至于《剑仙》么,它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有一点是不能否认的,当今世界的电影圈子,除了好莱坞之外,目前就只有中国,能够做出不逊于好莱坞级别的特效——更何况,《剑仙》之中那种缥缈的仙气,也是好莱坞电影很难给予的,对于欧洲人来说,哪怕只为了看个新鲜,也是会有人引

    进的。

    …………

    一杯咖啡喝到凉了,两人东拉西扯的,连个固定话题都没有,很快就话题尽了,于是出了咖啡店——刘承章要去街头转转,李谦和王靖露就往回走。

    路上,王靖露问李谦,“刘承章这个人,好像怪怪的。”

    李谦点头,“是有点怪怪的。估计是新电影有点小波折吧!”

    王靖露点点头,乖巧地不再问。

    但很快,她又问:“你在苏联真的很受欢迎吗?”

    李谦哈哈大笑,伸手把她搂过来,“《一无所有》到现在卖了四五百万张,《曾经的你》也有快三百五十万张了吧?这是截止到去年十二月底的数据,所以喽,你老公只要站在大街上大喊一声,我是李谦,马上就会有无数的美女扑过来的!”

    王靖露捶他,“臭美!”

    ***

    最近杂事多,更新时间可能稍微有些不太稳定,望见谅!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