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三十一章 给她们一个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她惊讶地盯着李谦看了足足好几秒钟,这才突然“啊”了一声,站起身来。

    此时她穿着一身李谦从未见过的月白色的西装套裙,身上多了一抹说不出的干练气质,就好像……就好像是一夜之间就变得成熟起来了似的!

    然后,她突然起身,冲李谦跑过来,一下子扑到他怀里。

    嗯,这一刻的她,又突然变成了那个印象中的小女孩。

    两人拥抱良久,才终于放开,李谦笑着把花递给她,她接过去,笑靥如花。

    她这一趟过来应天府,已经有半个月之久没有回去,在她接过花束去放到鼻端轻嗅的时候,李谦忍不住抬手摸摸她的脸颊,终于,两人之间开始有了第一句对话,“瘦了很多!”

    王靖露抬头笑笑,问他:“你怎么来了?也不打个招呼!”

    李谦笑:“你最近很忙嘛,那我就来看你喽!”

    王靖露笑,低头闻那花香,抬起头来,又笑。

    “想我了没?”

    “想。”

    “那怎么不抽时间回去看看,哪怕待一天再回来也好啊!”

    “可是这里工作很忙啊,尤其是最近,正是关键时候,大家都每天每天的加班,我总不能自己跑回去度假吧?你把那些股份丢给我管,虽然我也可以只做个牌子,就挂个名就好了,但我总觉得还是要做些事情的嘛,要不然每天都是吃吃喝喝,活得也没意思,像现在这样,虽然忙了点,但会觉得整个人特别充实!”

    李谦的手,轻柔地摩挲着她的脸颊。

    她的确是瘦了不少,一直到去年还有的一点特别可爱的婴儿肥,到现在已经基本上看不到了,脸上有着在大都市里随处可见的白领女性的那种瘦削和干练。

    李谦有些心疼。

    他能预料到已经半个月没有回顺天府一趟的王靖露,最近的确应该是很忙,但他却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忙到这个程度。

    但王靖露自己却好像并不以为是苦差,看她的样子,虽然瘦了不少,但整个人的精气神,却有一种前所未见的饱满。

    惊喜过后,她看着李谦,问:“准备待几天?”

    李谦仰头,旋即无奈地笑笑,“好想说一句呆到你烦我了为止啊!”

    王靖露笑起来。

    …………

    夜里十二点之前,两个人终于回到了王靖露在应天府租的房子。

    房间不大,大约是个一百平左右的样子,但收拾得很干净,到处一尘不染,而且家具之类的东西很少,看上去倒有些像是王靖雪的房子,而办公台上很显眼的地方,摆着李谦和王靖露的合影。

    两个人都是一脸稚嫩的样子。

    李谦对这张照片的印象很深,那是1996年的暑假,那天很热,两个人还是相约去爬千佛山,在山顶上,请旁边的游人帮忙拍了一张合影。

    王靖露还留着齐耳短发,上身穿一件很普通的白色t恤,下身是一条米黄色的过膝裙子,虽说没戴眼镜,但还是学生气十足。李谦站在她身边,比她足足高了一个头,脸上有一份现在再看,让他颇觉回味的笑容——记得那时候拍照前,李谦想搂着她的肩膀拍照,她没让。

    进门,换拖鞋,到处走走看看,然后洗澡,洗完澡,王靖露已经下好了两碗面条,还是西红柿鸡蛋面,两人一边吃一边随意地聊一些这房间的问题,李谦就说这房子看上去有点像是王靖雪新搬进去的那个风格,王靖露就笑,说“我们是姐妹嘛!”,然后,吃完饭,王靖露去洗澡,俩人聊天,聊着聊着开始啪啪啪,啪啪啪完了又躺着聊天,然后,又是一次啪啪啪。

    这一次完事儿了,王靖露已经几乎没有了说话的**,似乎这一天的精神抖擞,都被这样的两场性.事给彻底击穿,这一整天的疲惫与劳累,都瞬间翻涌上来。

    她不知不觉的就开始阖上了眼睛。

    但是李谦躺在她身边,听着她猫儿一般的呼吸,却久久没能入睡。

    一直到,她突然翻了个身,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寻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继续沉沉睡去,那种肌肤的温热的相触,那种肩膀上压了对方半边身体的感觉,才让已经奔波了一整天的李谦,也是一下子找到了困意。

    临睡前,他脑海中的最后一个意识是:“这样真好。”

    …………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醒来,李谦出门跑步,并顺路买早餐,王靖露抽时间就打开笔记本电脑,登陆了讯飞网的门户主页,说是去体验一下现在的使用和阅读感受,其实么,当然算是在工作。

    吃完早饭,王靖露去上班,送她到了公司之后,李谦就戴上墨镜,去到附近的商城、书店、音像店去瞎逛。

    一起吃过午饭之后,下午的时间,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

    夫子庙,秦淮河,明顺应天府古城墙,等等。

    等到登上城楼的时候,正是夕阳西下,两人随意地聊着天,看着远远近近的风景,李谦拉着她的手,突然说:“咱们回去把结婚证领了吧?”

    王靖露看着他,定定地,足足十几秒钟。

    刚才还是兴高采烈的,但此时,定定地盯着李谦看了十几秒之后,她突然低下头,再抬起头来时,已是泪流满面。

    “好!”她流着泪、笑着说。

    …………

    其实去年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在考虑结婚这件事,但当时王靖露先是忙着收拾房子,忙着两个人搬进去的事情,随后就是开始逐步深入地参与到讯飞集团的管理中去,这件本已经定好的事情,就开始一拖再拖。

    但是现在,李谦觉得,不能再拖了。

    周嫫生子,何润卿怀孕,李谦需要给她们一个清楚的交代,而要给她们一个清楚的交代,他就首先需要给王靖露一个肯定的身份。

    不过另外那个时空的社会习俗和国家法律是怎样的,至少在当下这个时空,法律就是如此规定的,而按照社会习俗来说,未娶妻先纳妾,不太合乎规矩。

    …………

    夜已经很深了。

    李谦就在身边沉沉地睡着,王靖露盯着天花板看了也不知道有多久,终于是叹一口气,翻转过身来,看着他。

    沉睡中的他,呼吸悠长。

    暗夜中看去,那张侧脸的轮廓,非常俊美。

    她就这么看着他,想着自己的心事。

    其实人心就是如此,尤其是在大家的心智水平相差并不算大的情况下,很多事情,其实是不需要明明白白说出来的。

    比如,李谦突然又提出要去领证,于是王靖露马上就能猜到,过去的李谦身边的这些女人之间很有默契地形成的这种并不算稳定的关系,在李谦看来,已经很有必要要彻底的稳定下来了。

    怎么稳定?

    感情是基础,亲情是升华,但一纸结婚证书,却是最基础的保障。

    实话说,过去的这些年,王靖露自己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跟李谦的感情,虽然始终都是那么的融洽,但人变多了,事情变多了,两个人能够一起相处的时间变少了,感情,正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变淡。

    尤其是,在入职讯飞集团之前,王靖露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吉祥物一样,因为附属于李谦,所以被大家摆到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但其实呢,无论是廖辽、周嫫,还是谢冰、何润卿,都有着各自辉煌的事业,而自己,却是除了李谦之外,就一无所有了。

    彷徨过,失落过,也低沉过,甚至……也并不是没有反思过、拷问过自己,到底是不是还要继续这样的一段感情!

    但每一次,这样的念头刚刚升起,她马上就自己笑了。

    怎么可能!

    从小时候被他用一块糖骗着玩亲亲,到后来一起并肩走过的青梅竹马,再到两个人终于勇敢的牵起手,哪怕他闹出了那么大的绯闻,自己都没有过丝毫的后悔,怎么可能如此多的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反而倒在一点小小的寂寞上?

    但是,寂寞就是寂寞。

    一直到很让人吃惊的,李谦主动安排自己和齐洁来到应天府,直到那个时候,自己才知道,他在明湖文化之外,竟然还掌握有讯飞集团那么多的、价值惊人的股权,而他,却丝毫都不当回事的,直接把代表他的这些股权、行使股东权利的身份,给了自己——尽管自己当时才刚刚大学毕业,而且还是学表演的大学毕业,此前从来都没有参与过任何与商业有关的活动!

    于是,突然之间,王靖露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又活过来了,一下子就又挣脱了过去小半年的那种彷徨与寂寞。

    好,既然他把这件事交给了我,那我就做好它!

    只是……这就要结婚了么?

    真的要结婚了么?

    本来早已是千肯万肯的事情,直到现在仍是喜极而泣,但偏偏,深夜里一个人辗转反侧,却又有些隐隐约约的害怕!

    我要成为他的正妻!

    然后,估计他很快就会公布正式纳妾的消息,到那个时候,事实上是从自己正式成为他的妻子的那一天那一刻起,自己的身份、肩上的担子,就再不是以前可比了——成为他的妻子,必然要承担一个妻子、承担作为李谦的妻子,必须要去承担的一切!

    这是很大的一个家庭!

    尽管,只要有李谦在,这个家庭就并不算太过复杂!

    深吸一口气,她摸索着找到他的手,握住。

    睡梦之中,李谦下意识地反握住她的手,又很快松开,呼吸声未变。

    眼睛看着他的侧脸,王靖露想:“是的,我马上要变成他的妻子了!或许压力会突然变得很大,或许将来这个家庭会变得越来越复杂!但是……我马上要变成他的妻子了!”

    …………

    2001年4月18日,周一,李谦和王靖露很低调地领取了自己的结婚证。

    2001年4月20日,周三,在各种条件都具备的情况下,在同一天,李谦向政府民政部门备案了廖辽、周嫫、谢冰、何润卿四人的纳妾申请。

    也是在这一天,他以亲生父亲的身份,正式申请为李射声申请建立民籍档案。

    如无意外廖辽和谢冰的纳妾申请,会在一年后自动生效,而周嫫因为已经在事实上为李谦生下了孩子,在政府部门审核过后,她的申请将会被直接批准,而稍后的何润卿,估计也是要沿用这个惯例。

    而按照相关的法律规定,李谦这些年的个人直接收入,都是来自文艺类的创作收入,是不需纳税的,但他个人的投资收入,比如他对明湖文化的持股、对讯飞集团的持股,他在各地所持有的房产,则必须向由政府指定的会计师事务所申请一份财务审查,待审查结束,根据李谦的文艺类收入之外其个人资产通过其他投资方式产生的增值,则将要向政府缴纳巨额的纳妾费用!

    一个妾,已经是巨额费用,一口气纳四房妾,费用更是能吓死人!

    可是,别管代价有多大,李谦都下定决心,要给她们一个公开的身份!

    他觉得,这个身份,是金钱无法衡量的,那当然,也就是付出多少钱,都值得的!

    然后,4月25日,周一,因为有医院的生产证明,父子的dna检测证明,周嫫顺利地拿到了自己的妾室身份,而李射声同学,也正式入籍。

    考虑到国家法律有严格规定,庶出子以及庶出女拥有等同于其他所有子女的继承权,因此,李射声同学,成为在法律层面上李谦真正的儿子。

    4月26日,周二,明湖文化召开新闻发布会,李谦和周嫫抱着李射声同学同时出现,直接震惊了在场的所有媒体记者!

    而就在当天下午,这条新闻就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飞速地传播到了整个中国,乃至包括东南亚、东亚等各地的近乎每一个角落!

    当天晚上国内几乎所有的晚间报纸的头版头条,无一例外刊登着李谦怀抱李射声,而周嫫温柔地依偎在父子俩身边的大幅照片!而几乎所有电视台的晚间新闻时段,都对这条新闻进行了播报,更有甚者,很多综艺类节目反应极快,居然当晚就把一些法律专家临时请进了录影棚,开始探讨起李谦应该缴纳的纳妾费用问题!

    整个国内娱乐圈,彻底兵荒马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