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二〇五章 喧喧众人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上午,十点半。

    冯必成失望地走出一栋大厦,把手里的策划书和剧本随手往副驾驶座上一丢,郁闷地站在外面抽了半根烟,然后才开车回家。

    在中国影视圈而言,他是被划入太子党、导二代的行列的,他老子冯玉民出身顺天电影学院,多年来扎根华夏电视台,现在仍然担任华夏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的主任,这些年来,不但官位稳当,手中更是颇有大作,堪称是电视剧圈子里的泰山北斗,那门生故吏好朋友,自然是遍布整个影视圈。

    冯必成本人在华夏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之后,先是入职华夏电视台的电视剧制作中心跟着学习了几年,前几年忍耐不住,辞了职出来,借着老爹的关系,先是混剧组,也帮人掌过镜,也干过副导演,还先后写了好几个剧本。

    如此混了几年之后,他终于是拉到了一笔投资,不多,才三百万。可就是这一笔投资,他拍摄了《半条好汉》,在98年那样的电影市场整体垮塌的环境之下,逆势而上,竟是拿下了两千多万的票房,算是一战成名了。

    在当时,连李谦都觉得他挺有才华,也挺有想法的,因为跟冯玉民关系不错,算是忘年交,一度曾经亲自出面,想要把冯家父子俩拉过来。为此,甚至不惜拿出了《霸王别姬》的大致想法,来勾.引冯玉民。

    只不过当时华夏电视台内部颇有把电视剧制作中心分离出来成立影视公司的说法,冯玉民心里惦记着到时候能拉出来单干,惦记着那个极有可能会到手的影视公司总经理职务,所以再三考虑,最终还是谢绝了李谦的邀请。

    不过在当时,冯玉民倒是极力地劝说冯必成过去明湖文化的,只不过当时冯必成刚刚一战成名,在电影圈大小也算个腕儿了,心气儿也正是最高的时候,而当时的明湖文化在影视方面,还并没有什么过人的建树。

    总之就是,在冯玉民的撮合下,大家一起吃了顿饭,聊了聊,当时冯必成留给李谦的感觉,就连一起吃顿饭,自己都好像是借了冯玉民的面子似的!

    总之,冯必成对明湖文化和李谦的拉拢,并不怎么感兴趣。

    于是,当时这件事也就随之作罢。

    而在那个时候,冯必成的第二部电影,其实已经在策划之中了。《半条好汉》那部电影让投资的老板大赚特赚,但冯必成除了一笔10万块的导演费之外,也就只是拿了一个大红包而已,区区30万!

    相比起他为投资人所创造的高达千万级别的纯利润,他自己到手的那一点,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于是,虽说没闹翻吧,但他随后还是另外找了人给自己投资,趁勇而进,凭借着《半条好汉》的巨大成功,一举拉到了高达1200万的投资,拍摄了自己的第二部电影《盖世英雌》——没错,又是一部都市喜剧片。

    制作费用翻了两番,毫无疑问,《盖世英雌》制作得比《半条好汉》要讲究多了,连演员都是有一定知名度的了!其中的女主角,更是高价请来的当时国内著名的小花旦,清纯玉女温圆圆,据说为了请她,制片商开出了高达200万的支票!而在当时,温圆圆其实是值不到这个价钱的!

    然而,那部电影固然是让冯必成一把拿到了100万的导演费,但是电影上映之后,票房却并未如愿地大丰收!

    在杀进1999年的暑期档之后,这部事先被国内影坛寄予厚望的《盖世英雌》,与好莱坞大片迎头相撞,一下子就头破血流了!最终竟是只拿到了1352万的总票房——毫无疑问,这个成绩扑街到让投资商哭都找不到坟头!

    在当时,他那部电影甚至连一个月都未映足,在第四周未过的时候,就被各大院线给匆匆下线了。

    然后……可想而知!

    投资商估计连杀了冯必成的心都有了,而温圆圆本来还算顺畅的星路,也就此一下子蒙上了浓重的阴影——小花旦的路,本来就该是慢慢刷脸、蹭戏、走花瓶路线起家才最稳妥,她此前做的都挺好,虽说片酬有限、戏也不多,但好歹也是电影圈里有数的小花瓶之一了!唯独到了这部戏,太着急了,价位倒是拉起来了,也担纲主演了,可惜,戏扑了!于是一下子,她这位此前曾被圈内看好前途的小花瓶,一下子背上了“票房毒药”的名声!

    而与此同时,那些原本围在冯必成身边的演员、经纪人、投资商等等,也是顷刻间就散了个干净!

    影视圈、娱乐圈这个地方,就是如此的现实,就是如此的一切都围绕着名和利在运转——当你能给投资人带来盈利,能给演员带来片酬和名气的时候,你就是天王老子,谁都捧着你,可一旦你不行了,大家立刻就做鸟兽散!

    更何况,1200万的投资,只收回了1352万的票房,这简直是连底裤都赔进去了!

    可以说,以《半条好汉》小成本大回报,而且还是逆市的成功,哪怕《盖世英雌》只是一般的小赔一点,都不足以让大家对冯必成彻底失望。

    对于成功过的人,大家还是相对有一些宽容和等待的。

    但关键是,《盖世英雌》赔的太厉害了!

    制片商赔!发行商赔!院线商赔!就连演员都跟着折损名声与前途!以至于让所有人都第一时间就判断,《半条好汉》的成功,只是一次巧合而已!

    所以,即便在最为现实的好莱坞,都有所谓“三部片”原则,一个成功的人,至少有三次失手的机会,而在国内,对曾经赚到过钱的电影导演们,就更是加倍的有所优容,但如此大亏巨亏的《盖世英雌》,还是让冯必成一夜之间沦为了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这部电影的失败,让他足足一年的时间没敢出来见人!

    直到去年的秋天,他终于有些憋不住了,人嘛,尤其是曾经取得过成功的人,总是会想要再次成功的,也是肯定不可能耐得住寂寞的。

    于是,他拿着自己憋了一年憋出来的剧本,又开始到处跑着找投资。

    只不过这一次,即便是有着他老爹冯玉民的面子,可很多的影视公司、制片公司,以及投资商,都是压根儿就不愿意见他!即便是实在抹不开面子的,见个面,聊几句,简单翻一翻他的剧本,也就马上端茶送客了!

    简单一句话,《盖世英雌》的巨亏,让圈内人人胆寒,已经没人愿意相信他、给他什么机会了!

    今天,也是如此。

    托朋友,朋友再托朋友的朋友,一共拐了好几个弯,才终于托着了人,好不容易说动这家制片公司的一位艺术总监,答应见一面——其实,大家本就是相识的,当年还一起喝过不止一场的酒,但时至今日,人家对他是避之唯恐不及,只好婉转地托朋友居中说项,人家才终于不情不愿地给了个见面的机会。

    然后,二十分钟不到,冯必成甚至都怀疑那孙子连剧本都没认真看进去,只是随便翻了一下,大家闲聊几句,侃侃八卦,甚至还追忆了一下彼此过去的友情岁月,然后……人家就直接说:我们不可能给你投资的,另外找人去吧!

    冯必成是又臊又怒!

    但是又无可奈何!

    实话说,此前看到听到别人落魄的故事时,固然免不了有些兔死狐悲的感慨,但总觉隔着一层,并不怎么触动心肺,这回轮到自己了,才真正感觉,果然还是红着的时候好啊!

    只要你红着,你说什么是什么,你怎么做怎么对!

    说句丝毫都不夸张的话,你放个屁人家都能给你分析出地中海风味来!

    可一旦要是你扑街了,比如像沦落到现在的自己这样,尽管你的剧本是花费了极大的心力精心构思、一遍一遍磋磨出来的,绝对是好东西,可是呢,别人连看一眼的意思都没有——你是拍出过《盖世英雌》那种赔钱大烂片的导演啊!

    回到家,往沙发上一瘫,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那一刻,一如此前的那几次一样,冯必成心中,再次生出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百无聊赖之中打开电视,好巧不巧,这应该是昨天晚上节目的重放——又是那个女孩,何颖玉!

    每次一看到她,冯必成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烦躁!

    也就是几秒钟的功夫,他甚至都没听清电视里主持人问了何颖玉什么,就把电视又关上了。

    啪的一声!

    遥控器被摔到地上,电视盖蹦起来,电池也崩了出来。

    他再次无力地瘫在沙发上,仰望着天花板。

    前些日子,他也不是没想过当年的事儿,有时候觉得自己再也往前迈不动一步了,就想,实在不行,再托托老爷子的面子,看看能不能到李谦那里端碗饭吃。

    但是,就当他觉得自己的骄傲快要被磨平了,就当他觉得自己的脸皮快要修炼成功的时候,刷的一下,《我的野蛮女友》火了!

    连续两周周票房第一,愣是给情人节档期撑过了一亿的总票房!而这部电影自己,仅仅上映两周,就拿到了超过八千万的票房了!

    而他的成本呢?据说总投资才刚刚一千万——行业内惯例,这一千万里,肯定会有一些赞助啊广告之类的,而以李谦的咖位来说,说不定他这一千万的拍摄制片成本,至少有一半是来自广告,更有甚者,说不定一分钱都没用他自己掏!

    也就是说,这部电影绝对是赚大发了!

    于是,冯必成又觉得,人家现在更红了、更牛逼了,自己要是送上门去,估计人家该更加看不上了——谁让当初自己那么骄傲地把他给拒绝了呢!

    以己度人,谁还能没点骄傲?

    我好心拉拢你,你拒绝了,现在又来投靠我,这不是找着被我羞辱么?

    所以思来想去,还是算了吧!

    只不过,《我的野蛮女友》现在是真他.妈红呀!

    李谦在歌坛,已经是硕果累累,手底下好几个天后,拍电视剧,又把个消失不见不见踪影的白玉京捧到大红大紫,现在开始拍电影了,居然第一部电影就稳稳过亿,居然又捧起来了一个国民女神何颖玉!

    这一千万的投资,花的可是真值!

    …………

    正胡思乱想间,突然,电话声响起来。

    他拿起电话扫了一眼,见是老爸的号码,顿时就有点皱眉头,不过到最后,他还是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冯玉民的声音有些威严,“你今天不要喝酒,不要熬夜,明天记得早起,我开车去接你!你跟我一起出去!”

    “啊?干嘛?”

    冯玉民闻言叹了口气,道:“程云山知道吧?明天是他七十五大寿!”

    冯必成愣了好一阵子都没反应过来,一直到电话那头说,“你听见了没?不许喝酒,也不许……”,他的眼睛突然眨了眨,打断老爹的话,问:“您是说,唱京戏那位程老爷子的寿诞?”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道:“是!据说明天李谦也会去!我跟程老爷子的大弟子方少白关系还不错,以前我们台里拍戏,好几次都是请他来做的艺术指导,这次听到消息,我就问他要了一份请柬。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冯必成闻言又愣,过了几秒才回过神来,顿时就感觉整个人从内到外、从上到下,突然又充满了精气神儿,“得嘞!得嘞!您的意思我明白了!您放心,我今儿不喝酒,不熬夜,我早早就睡!明天我开车去那边家里接您!”

    “嗯。”

    冯玉民这才满意地答应了一声。

    犹豫片刻,他却又道:“别提什么投资不投资的,到时候人肯定少不了,程老爷子的徒子徒孙多,咱们到那里去,也就是给老爷子拜个寿,别的什么事儿也别提,能见着李谦最好,聊几句,恭喜他一下,见不着也无所谓,都是很熟的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我可以把他约出来,做事情不要总是着急忙慌的!”

    说完了,又摆足了老爸的威严,问:“你听明白没有?”

    “明白!明白!”冯必成乖巧地应承着,道:“我到时候保证什么都不提,大家先把关系捋顺起来,等走得近乎了,怎么都好说!这个……我懂!”

    电话那头,冯玉民叹了口气,“行了,我挂了!”说完挂了电话。

    而电话这边,等那头刚一挂断,冯必成立刻一个鲤鱼打挺下了沙发,满头满脸都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喃喃地道:“老子能不能起死回生,就看着一把了!”

    ***

    再喊一声,收听一下我的公.众.号吧,每天都有新鲜有趣又不污的内容推送,闲来无事翻一翻,也是一桩消遣不是?

    搜索“刀一耕”,收听一下即可,很简单的!等你来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