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六七章 趁我未老,闭眼就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夜,十点半。

    怀柔影视城旁,影视城大酒店。

    今天《还珠公主》没有夜戏,天又黑的早,从四点半转室内戏,又拍了几个镜头,眼看五点半,外头已经开始黑了,韩顺章就宣布收工,晚上吃饭时聊了一会儿,等到吃过饭,曹霑就跟着韩顺章他们,去看前些天剧组在承德府的拍摄成果去了。因为据说,白玉京突破极大。

    看了大概一个钟头,又聊了一个钟头,到十点半,韩顺章他们要照顾明天的拍摄,准备早睡了,曹霑却反而是看得有点兴奋了,又加上绘声绘色地听孙玉婷讲了一段白玉京动不动大半夜敲李谦房门,俩人“讨论戏”的八卦,顿时就觉得心里头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回去之后反正也不想睡,他跑楼下大堂要了包花生米,拿了瓶二锅头,就又返身上楼,去敲李谦的房门。

    只是,敲了几下,再敲几下,没反应。

    掏出手机来打他的电话,躲在门外头听,隐隐约约能听见,门内有手机响。

    曹霑百思不得其解,又觉得时间已经很晚了,实在是不方便去打搅别人,最终只能悻悻而去,回到自己的房间,喝了两口闷酒,颇觉无趣,就又拿上东西出门,准备去敲何润卿的房门。

    只是,人都走到何润卿的房间门口了,他脑子里忽然闪过一点什么东西,犹豫了一下,手指落在半空,没敲下去。

    想想,再想想,又想想。

    曹霑拧开瓶盖,灌了一口热辣的二锅头,拧上瓶盖,他挤眉弄眼地把脑袋凑到钥匙孔上听——耳朵刚贴过去,眉头顿时就挑起来。

    站直身子,伸手掏掏耳朵,曹霑再次拧开瓶盖,又闷了一口二锅头。

    拧好盖子,他自己拎着花生米和二锅头往回走,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想想,噗嗤一声乐了,“草!你个种马!”

    …………

    足足二十分钟之后。

    床头灯开着,晕黄色的光,为整个房间都添了一抹暧.昧与旖旎的味道。

    何润卿趴在李谦,大口地喘着粗气。

    缎子般光滑润腻的后背上有点点汗珠,给人一种分外潮热的感觉。

    李谦仰着头,一边喘息,一边伸手在床头上随便抓,抓到自己的内.裤,瞥了一眼,也没犹豫,顺手拿起来,给何润卿擦了擦后背,然后伸手拉过旁边的被子,把两个人的身体都蒙在了下面。

    虽说这屋子里暖气开得足,但架不住外面气温太低了,何润卿这个样子,是很容易感冒的。

    又过两分钟,李谦伸手在被子里拍了拍她的屁股。

    何润卿哼唧两声,身子却是一动不动。

    她的整个身子,这一刻软得像面条。

    又是几分钟过去,她缓缓地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美死了,我都觉得我快死了!”

    李谦笑笑,又伸手拍拍她的屁股。

    何润卿不情不愿地挪动身子,只听被窝里发出清晰的“啵”的一声,恍如软木酒塞被拔出了红酒瓶的瓶口。

    两个人的身上,都汗腻腻的,皮肤表面带着一股荷尔蒙燃烧过后特有的灼热。

    何润卿虽然下去了,但仍然不舍得离开,就侧着身子,抱着李谦的胳膊,只是片刻后,她睁开眼睛,推一推李谦,“你帮我扯点纸,快流出来了!”

    李谦起身,为她扯了几张纸递过去。

    何润卿顺手接过,一整理,手伸到被子里收拾一下,然后就又抱住李谦的胳膊,整个身体带着温热的气息,紧紧地贴过来。

    那一对说大不算大,但说小也绝对不小的弹嫩绵球,一上一下,箍住了胳膊。

    美滋滋的舒服。

    李谦看看她,“你不去洗洗呀?”

    何润卿闭着眼睛,笑,摇头,“不洗,我这几天易孕期!”

    李谦无语。

    抬手蹭蹭鼻子,他想说什么,但又觉得没脸开口。

    事情是怎么演变到这一步的呢?

    好吧,事实上他心里清楚,事情走到这一步,是早早晚晚的事情。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点事情,千万别郎情妾意,基本上来说,只要一个有意,另外一个不反感,这事儿就已经是基本上跑不了了!更何况郎情妾意?

    所谓的那些内心的愧疚、道德感的谴责啊什么的,事后想想,也就是能增加点违背道德的刺激罢了!

    当一个你很有好感、对方也长得足够勾起你某方面的想法的女人,就那么站在你面前,巧笑倩兮,一言不合就抱住你用力地亲你……

    李谦不是神仙,更不是太监!

    尤其是最近两年,连他自己都能清楚地察觉到,随着来到这个时空的时间越来越长,对这里的社会背景越来越潜移默化地适应和认可,他在女人方面的自制力,已经越来越弱了。

    更何况,那个人叫何润卿。

    两人之间,从来都没有谈过什么情,说过什么爱。

    一起工作做唱片的时候,彼此一个会意的微笑,身体接触时的温热的触感,偶尔发个骚,看着对方曼妙的身体曲线走个神,去她家里吃饭的时候,看她为自己忙忙活活的,往自己碗里夹菜的时候,眼神中的关爱与那一抹宠溺……

    那种感觉,怎么说呢?

    平平淡淡,清汤寡水。

    便如老夫老妻一般,彼此都很喜欢这种不需要多说什么话,就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让自己感觉很舒适的生活姿势的感觉。

    似乎一切的激情,都蕴藏在了那些平淡的日常之中。

    某种程度上来说,李谦有“恋姐癖”。

    截止到目前,王靖露是唯一的例外,主要是因为在刚刚来到这个时空的时候,那个原本就叫李谦的身体里,给现在的李谦留下了太多关于对门那个女孩的影子。

    除她之外,李谦总是会下意识地觉得,跟年龄相对大一点的女孩子待在一起,会让自己比较放松、比较舒服。

    来到这个时空,已经是五年有余,算算年龄,今年已经四十大几。

    一个四十大几的男人,不是不可以找个小女朋友宠起来,要不然就没有所谓“养成”了,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肯定还是跟一个在心理、在身体等各个方面都已经相对成熟的女人待在一起,才更容易放松,且舒服。

    所以,廖辽和谢冰比他大六岁,今年二十八岁了,周嫫比他大九岁,今年三十一岁了,而现在,何润卿更是比周嫫还要大了三岁!

    按当下的这具身体的年龄来计算,何润卿比李谦大了足足一转,十二岁!

    但其实呢,按照心理年龄来计算,李谦又反过来比何润卿大了足足一转!

    她今年三十四岁了,马上三十五岁,一切该成熟的,都已经熟透,但还没有来得及老去,正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最怒放的年纪!

    …………

    “你家里本来就够乱了,现在又要添人口了,而且我争取怀上一个,加上我自己,一添就给你添俩!头大了没?后悔了没?”

    何润卿一只手臂支楞着身子,让自己半趴在李谦胸口,另一只手在李谦的下巴上蹭来蹭去,笑着问起来。

    李谦笑笑,“有点。”

    何润卿拍他一巴掌,却是自己也笑起来。

    曹霑过来的时候,给他带过来两根雪茄,都装在保湿的套子里,这会子李谦已经打开拿出了一根,放在鼻子底下闻来闻去的。

    何润卿想了想,笑,“我不进你的家门,我就是想有个男人。”

    李谦低头看她一眼,伸手拍拍她光滑的后背,“瞎说什么呢!”

    何润卿低头,笑笑,“我说真的,这些年,一个人怪孤单的,但要是真的嫁给谁,洗手作羹汤,每天就是待在家里收拾收拾屋子,等他下班回来,我又觉得自己会受不了,所以,我想要一个男人,但又害怕自己被捆住。”

    说到这里,她笑着抬起头来,看着李谦,“你正合适!”

    李谦看着她,不笑,抿抿嘴唇。

    何润卿却笑得越发开心,抬起手来,摸着他的脸庞,“瘦了点儿,每次拍戏你都会瘦!但是更帅了,显得更有棱角!”

    顿了顿,见李谦还是一副抿着嘴唇的样子,她笑笑,双手都伸过去,揉着李谦的脸,“行啦,笑笑!你就是我男人,我还要生一个咱俩的孩子,好不好?”

    李谦勉强笑笑。

    何润卿突然饶有兴致地问:“哎,你知道我也好,廖辽也好,我们都为什么那么喜欢你吗?飞蛾扑火一样!”

    李谦摇摇头。

    何润卿笑道:“可能有人告诉过你,说你的才华是那么的迷人,只是因为你写的那一首首的作品,就足够让天下每一个女孩子为你心动了,但是,我想说,他们都在骗你!”

    这回李谦倒是被勾起了好奇心,“哦?”

    何润卿又笑,“如果你是一个老头子,或者长得很丑,估计我们这些人里,周嫫还是会心甘情愿嫁给你,但是像我,跟廖辽,我们肯定都会犹豫一下!你再有才华,毕竟长那么丑啊!如果是嫁给你做老婆,还好些,要是还得跟很多女人一起分享……那还是算了吧!”

    李谦闻言,缓缓地笑起来。

    何润卿知道他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了,却还是笑着说完,“可是呢,你那么年轻,长得那么好看,又那么有才华……真的,单纯一样,我们都见惯了,但是这几样都出现在你身上,哪怕明知道前面是坑,闭着眼睛都要跳!”

    李谦无语。

    何润卿则说得她自己乐不可支。

    好像今天的她,前所未有的放松,前所未有的快乐!

    似乎是……多年之前那场演唱会上似有意似无心的一句玩笑话,在这一刻,不但可以正大光明的说出来了,甚至都已经实现了!

    趁着自己还没老!

    …………

    手臂碰到它,感知到它的热度和硬度,何润卿眼睛一亮。

    顺势伸手摸过去,眼睛顿时更亮,“昨天小露过来,你俩没做?”

    李谦笑道:“做了!”

    何润卿又问:“一次?”

    “两次!”

    何润卿抬头看着李谦,“那我也要再来一次!”

    说话间,也不等李谦回答,自己一翻身,又跨了上来。

    …………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李谦就起床下楼了。

    上午九点,何润卿敲门叫醒了曹霑,“走啦,咱下去吃点饭,然后回去吧?”

    曹霑头发乱得像鸡窝,眼里都是红血丝,抬头看一眼,何润卿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眉眼里春意盎然,尤其是那张脸,水灵的不像话。

    “你们倒是爽了,老子自己喝了半夜的酒!”

    何润卿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见曹霑打着哈欠往回走,她脑子飞速地转动,片刻后,小声问:“你昨天晚上,不会是去找李谦或者我……”

    曹霑pia地一下趴到床上,道:“是,敲谦儿的门来着,没人应,打电话,屋里有手机响,但是没人接。想去敲你的门来着,没敲,顺着钥匙孔听到点动静,怕你俩跟我反目成仇,我就自己回来喝酒来了,没叫你们。”

    得!这下全明白了!

    大家是老熟人,倒没什么太多不好意思的,何润卿也就是脸红了一会儿,随后就笑道:“哎,你别笑话我啊!”

    曹霑叹了口气,爬起来,摸了根雪茄,点上,“我笑话你个屁呀!男欢女爱嘛,很正常!不过……老何,别怪哥哥没提醒你,你可想好了,这小子身边,遍地都是坑,做好朋友,一点事情没有,偷偷做个情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要是真给他做女人……你还是三思而后行吧!”

    何润卿想了想,抱起肩膀,“怎么着,我不行?”

    曹霑抽着雪茄,眯着眼睛,“没人说你不行!”顿了顿,他叹口气,道:“谦儿这个人,哪里都好,就是太疼女人,对女人,他从来都狠不下心来!”

    何润卿讶然,“这样不好?”

    曹霑道:“现在看着是挺好,小露,廖辽,小冰,还有嫫嫫,要么就是相互谦让,要么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没问题,但以后呢?女人这种生物,又不斗的么?要是哪天再斗起来,我就怕你夹在里头……嗨!我瞎操心!”

    何润卿闻言想了想,道:“我没想掺和进去!”

    顿了顿,她道:“我就垒个窝,等他累了,就来睡一晚!”

    曹霑抬头看看她,眼中一抹讶然一闪而过。

    “嘿!行!你们……真行!”

    ***

    眼睛一闭,也就这么写了,不知道越线了没有,如果您觉得我哪里写的超过“牵手”的尺度了,请不要举报,您在书评区留个言,我删改,好不好?(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