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六一章 突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感觉白玉京一直都在压着、压着,让李谦都替她憋了口气。

    一个下午,换了两三处场地,也换了两三批演员,耽误了不少时间,进度有限。不过等到晚上放饭的时候,演员们相互之间的气氛,就开始微微有了些变化。

    演员们,有些人之间见了面,靠人气说话、靠片酬说话、靠咖位说话,还有些人之间碰了面,靠演技说话,靠实力说话。

    在貌似单纯但又无比复杂的演员江湖里,彼此之间的交情、定位,靠漫长的演艺生涯中一个又一个的角色、一部又一部的作品,来确定。

    年轻一批的演员们,还处在懵懂期,不太能够看得很明白,但康小楼、刘静美都是老戏骨,一个演员下场一走一过,大家对彼此的斤两,也就差不多摸清个七八分了——晚上再说话,康小楼的态度就放低了不少。

    赵明启一如既往地客气、谦逊而低调。

    白玉京和中午一样,没有丝毫要跟周围人搭腔、说话的意愿,哪怕都坐在一起吃饭,她也是闷头吃饭,连头都很少抬起来。

    《还珠公主》这部戏的夜戏不少,前几天他们几位老戏骨没来之前,就已经开始拍夜戏,但时长有限,还是以让演员们领会戏为主,但这个时候,剧组必须要进入正轨了,夜戏也就开始加长了。

    继续四块钱一份的盒饭,吃过之后,大家短暂休息,然后继续开拍。

    李谦稳坐导演椅,极少干涉韩顺章的拍摄,除非是有些地方他觉得实在是有些不对,才会开口干涉,指点一下。

    如同当初李谦拍摄《新白娘子传奇》那时候的状态差不多,韩顺章每天晚上都有回头看一遍今天的拍摄内容、并做笔记的习惯,想必忙到十二点那是起码的,而早上五点左右,他就已经起床了,但剧组拍戏一直拍到半夜,几个年轻的新人演员都已经有人困得打哈欠,他还依然是精神抖擞,丝毫不见倦意。

    这一晚上,拍了几组大镜头。

    所谓大镜头,出场人物众多,人物之间互动复杂。

    小燕子初初入宫,不知礼仪,令皇帝本身就有所不满,再经皇后稍加挑拨,皇帝便欣然同意,由容嬷嬷这位积年深宫行走的精奇嬷嬷,负责教导小燕子的礼仪——这一组大镜头,拍得让李谦还算满意,只可惜,白玉京依然似乎是在憋着那口气,李谦几次想跟她聊聊,后来又都忍下了。

    虽然他知道,如果就是照这样下去,白玉京可完不成她转型的任务,但能看得出来,她在思考、在寻找和尝试突破的方向。

    只不过,具体什么时候她才能完成自己的突破,可就不好说了。

    其实站在外行人的角度来看,这事儿不难。

    无非就是换个一个模子一套,原来你演好人,现在改演坏人了而已,在电视上,经常看好人,也经常看坏人,还不就是那样嘛!

    好人慈眉善目的,笑都笑得温和,坏人就拧眉瞪眼的,反正一肚子坏主意!

    但世上事,从来都是知易行难!

    而对于演员的表演来说,不深入下去钻研,就根本谈不上把一个角色扮演好,但深入钻研下去,自己又容易被套进去,想把自己再摘出来,而且是从十几年积累下来的表演习惯和表演思路里摘出来,去进入另外一种模式,这本身就很难!

    一句话:这里头拧着劲儿呢!

    这种事情,弄好了,可能就是某一下顿悟,然后就一通百通了,弄不好,很多演员一辈子就熬死在突破之前的那一层窗户纸前,就是堪不破、戳不穿!

    所以,不必说什么表演境界的突破什么的,单纯只说连普通观众都看得明白的“好人”和“坏人”,很多演员一辈子下来,要么演好人,要么演坏人,换个路子,他不会演,也演不了、演不像!

    李谦一边心里叹息、一边替她着急,一边却只能耐心地等。

    夜里十点半,散场收工。

    鹿灵犀提前让人回去预备了夜宵,等回到剧组包下来的旅馆,热气腾腾的馄饨端上来,一人一碗,既垫饥,又驱寒。

    等到大家热热闹闹的吃了东西,韩顺章就开始催着大家赶紧回去休息,因为明天早上,又是六点半集合!

    人群呼呼啦啦的散去,李谦和韩顺章、鹿灵犀落在了最后,大家简单讨论了一下今天的拍摄,又对明天要拍摄的东西没有什么变动,也就各自散去。

    回到自己那单独的一间客房,李谦洗个澡,躺在床上给周嫫打了个电话,简单聊了几句,然后又给王靖露打了个电话,又聊几句,再然后是是谢冰,最后才是打越洋电话到美国,甚至没聊几句,因为美国已经是上午,廖辽正忙着呢。

    电话打完了,李谦在床上躺一阵子,脱了睡衣,光屁股钻被窝睡觉。

    凌晨,也不知道几点钟,一阵啪啪啪的敲门声把他给吵醒了。

    这小旅馆的墙壁,隔音并不怎么好,李谦虽然还没睡够,有点睁不开眼睛,还是只能小声地问:“谁呀?”

    “我!”

    李谦无奈,打开灯,找到条内裤穿起来,过去给她开门。

    白玉京又换了一身睡衣,也不知道她是睡醒了,还是压根儿就没睡呢,不过看头发,倒是丝毫都没有以前睡醒之后乱糟糟像鸡窝一样的样子。

    门一开,她推门就进来。

    李谦无奈地关上门,见她一屁股在自己床头上坐下了,无奈地过去拿起手表看了下时间,嘟囔了一句,“这才三点半呀宝贝儿!”

    说话间,他又趴到床上,抱着枕头,看那意思,随时能睡着!

    最近这几年来,他的作息一直都非常稳定。晚上十二点之前必须睡觉,早上五点半到六点之间,也肯定起床。就这五六个小时的深度睡眠,可以保证他一整天的工作,都能精力充沛。

    但偏偏,他就是不能半路醒!

    只要是一旦被什么事情给半路弄醒了,必然痛苦异常,第二天也是指定一整天都无精打采的!

    白玉京转身朝向他,盘腿坐着,伸手拍拍他屁股,见他只是哼唧、不动弹,就伸腿踹他,“你醒醒,醒醒,帮我分析分析!”

    李谦无奈地翻个身儿,“我困呀宝贝儿,我还没睡够呢!”

    白玉京继续踹他,“我不管,反正我睡够了!你现在一天天就在边上看着,又不劳心劳力的,打一天盹儿有什么?”

    李谦叹口气,万般的不情愿,“咱白天聊行不行?等老韩去拍别人的戏,我陪你聊!”

    白玉京只是踹他,“不行,不行!你起来,起来!”

    关系太熟了、太亲近了,就这一点不好,没法板着脸拒绝!

    李谦无奈地学着她,在床上盘腿坐起来,磕头耷拉眼的。

    但白玉京已经心满意足,俩人脸对脸,裤裆对裤裆,但李谦没那个旖旎的心思,她就更是压根儿也懒得去关注李谦裤裆里那鼓鼓囊囊的一大坨,就调整了一下坐姿,兴奋地开始噼里啪啦的讲,“从拿到剧本,我就开始寻思这个戏我该怎么演,一直都觉得不好把握,刚才拍了一天,晚上我回去翻来覆去的寻思,我觉得找到点路子了,你帮我分析分析。”

    “哼……”

    白玉京瞥他一眼,蹭蹭下地,到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拿凉水湿了毛巾,回来捉住李谦的下巴,迫使他抬起脸来,然后冰凉的毛巾就往上擦。

    李谦激灵一下子就精神了,“别,别!打住!醒了……醒了!”

    白玉京随手把毛巾丢床下地板上,盘腿一坐,继续道:“我今天试了一下,演戏的时候,我把嘴角微微的……看见没,就这样,嘴角微微往上一挑,从拿到剧本开始,这个动作我自己照镜子练过好多次了,我觉得这样能增加一点坏的感觉,但今天拍完了,我回去之后,又照着镜子练,却怎么都感觉不对!”

    李谦还是有点困得睁不开眼,但已经基本清醒,听她说到这里,就配合地答应一声,问:“然后呢?”

    这一问,白玉京彻底兴奋了。

    “我觉得这样太丑了,像你说的,是通过丑化形象,来达到一个‘恶’的概念,这样传递给观众的,必然是非常非常脸谱化的一个形象,我不想要!我今天一天都在留意赵老师的表演,她那个戏,并没有特别明显的面部表情或者肢体动作来支撑,不像我一样微微的仰头,也不挑嘴角,可她只要一上戏,那个表情、那个语气一出来,就是觉得戏活了!然后我就想……哎……哎……”

    “嗯……嗯?你说!”

    白玉京踹他,“不许睡!”

    李谦无奈,自己搓了把脸,“你说吧,不睡!”

    白玉京头发一甩,飞个媚眼儿,“看着啊!”

    李谦瞪大了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看着。

    此刻的白玉京盘腿坐在床上,长发飘飘,淡雅如仙,再加上她明明老姑娘一枚了,偏偏还特别喜欢粉丝的睡衣,而且因为李谦脑子里对她的形象,都已经定位死了,这时候就觉得她整个人的气质看上去,二到不要不要的。

    但突然,她冲李谦微微一笑。

    不邪,不恶。

    “皇上,臣妾以为,这小燕子也未免太无法无天了!”

    激灵一下子,李谦当时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

    第二更送到,泪求月票!

    然后,含着泪推一下自己的公.众.号——嗨,诸位,我的公.众.号叫“刀一耕”,来耍呀!(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