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五十七章 长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远远地看到王靖露站在楼道口招手,沈甜甜方向盘一打,往楼下驶了过去。

    她前不久花了几乎是所有积蓄终于拿下的这辆小跑,看去异常的精致漂亮,而且颜色是那种骚黄骚黄的,不得不说,多少有点张扬。

    车子停好,她打开车门下来,还顺手把副驾驶座上的一个礼品袋拎上。

    王靖露笑,“还拎东西?”

    沈甜甜抖抖肩膀,“又不是给你的!”

    王靖露笑笑,俩人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扣到一起了,沈甜甜回身按按钥匙锁了车,然后并肩上楼。

    临上楼前,沈甜甜下意识地扭头往楼侧瞥了一眼。

    王靖露留意到她的动作,平静地道:“别瞥了,肯定拍去了!那几个人,在那里待了好几天了。”

    沈甜甜问:“你们小区的保安不管?”

    王靖露无奈地道:“管啊!但再怎么管,也顶多要求不许他们骚扰住户,这又不是什么私人的地方,是那么多人共处的小区,总不能不让人进来吧?他们连楼道也不进,就在那边守着,谁都拿他们没办法!”

    沈甜甜撇撇嘴,不说话了。

    来到楼上,王爸带着王靖露的弟弟回济南府了,不在家,王妈妈则是很亲热地招呼她,看见她拎的东西,还埋怨,“你过来就过来,还拿什么东西!”

    沈甜甜就是个机灵鬼,此前也来过几次了,王妈妈很喜欢她。

    巧合的是,王靖雪居然也在家。

    沈甜甜看见她,赶紧问好,“雪姐也在家呀!没录音?”

    王靖雪虽然一贯都是喜欢冷着脸,不过在家里的时候,表现得往往要松快不少,沈甜甜又是妹妹的好闺蜜,彼此见过不止一次了,她对她印象还不错,也就笑笑,“最近公司外头太乱了,我们放了个短假,过几天再录!”

    她今天是约好了过来吃饭的,来了之后稍坐了片刻,王妈妈就挽袖子亲自下厨,王靖雪也进厨房打下手,倒是把佣人张姐挤出了厨房。

    王靖露则带着沈甜甜来到楼上自己的房间,俩人随口闲聊。

    几天之前,王靖露这个名字,知道的人没几个,但自从《燕京娱乐生活》的连续两篇报道一出,在国内的娱乐圈,王靖露这个名字绝对是红到发紫!

    前几天事情刚起,沈甜甜就已经第一时间打过电话了,当时感觉王靖露还算镇定,这时候说话间隙仔细打量,也不知道是已经习惯了,还是没当回事,反正她还真的是像当初电话里表现出来的那样镇定,让沈甜甜有心想要问点什么,居然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

    甚至于俩人坐到一起,主要都是王靖露在问她。

    刚拍完的那部戏怎么样?拍的顺利不?那剧组里的氛围怎么样?导演对你怎么样?你的演技有进步不?片酬结清了没?

    总之,都是好闺蜜之间的一些话题。

    然后聊着聊着,才轮到沈甜甜反过来问一些问题:压力大不大?李谦说什么了没?上次你说你想跟他结婚了,跟他说了没?他什么反应?

    不知不觉,就是三四十分钟的时间过去了,楼下王妈妈喊吃饭了,俩人这才手拉着手下去——一桌子的好菜。

    张姐和王靖雪忙着端菜上桌,王妈妈犹豫了一下,问王靖露,“你要不要给小谦打个电话,问他来不来吃饭?我做了他最爱吃的红烧排骨。”

    沈甜甜心里一喜,带着些期待地扭头看向王靖露,但王靖露连想都没想,第一时间就已经摇头,道:“别叫他了,外边守着记者呢!再说了,他今天应该是在周嫫姐那边,非要叫他过来,不好。”

    她说的平静,提起周嫫来,也是淡定得很。

    但这种话题,沈甜甜不敢插话,扭头看王妈妈陶慧君,只见她微微抿了抿嘴唇,根据沈甜甜过去的观察和总结,这应该是代表着她多少有些不太高兴。

    不过片刻之后,她还是笑了笑,道:“也对。”

    巧的是,今天家里全是女人,王妈妈让张姐也过来坐,是真的一点都不跟沈甜甜见外的姿态,沈甜甜心里很高兴。

    只不过,王家吃饭的规矩一向都是食不言,饭桌上大家都是不说话的,就闷头吃饭而已,今天有客人,王妈妈做主开了一瓶红酒,所以一开始喝着酒,多少还能聊聊天,但每人就倒了一个杯底而已,喝完了吃饭,就开始了不说话模式了。

    吃完了饭,才是聊天的时候。

    帮着把餐具收拾到厨房去之后,王靖雪就跟沈甜甜道了歉,上楼回自己的房间去了,说是要继续练歌,张姐在厨房洗洗涮涮,这边王妈妈陶慧君就拉着沈甜甜聊天,王靖露在一边陪着。

    问了些跟王靖露差不多的问题,大致把她最近一段时间出去拍戏的经历了解个差不多之后,王妈妈似乎是突然想起来似的,扭头对王靖露道:“不是说最近公司里马上要开始拍新戏吗?我记得听你姐提过一嘴,好像是部都市言情剧?”

    王靖露点点头。

    虽然已经好久都没有去过明湖文化的办公地了,但这部被定名叫《流星花园》的电视剧,她还是很了解的,早在去年的时候,她就已经看过剧本了,当时李谦拿给她,让她看完了提意见,还问她想不想演个角色来着。

    搁在去年那个时候,王靖露的确是有些许心动来着,但当时犹豫了一下,没回答,等到翻过年来,心绪渐变,后来李谦也没有再问她,如果他问,王靖露已经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他了:我没兴趣!

    陶慧君对这件事显然是有些关切,见王靖露点头,紧接着就又问:“是小谦做导演吗?”

    沈甜甜也就扭头看着王靖露。

    想都不要想,有了《新白娘子传奇》的巨大成功,李谦的新戏,是几乎所有演员都难以拒绝的,对于沈甜甜这样还在学校就跟着《新白娘子传奇》突然蹿红起来的演员来说,就更是如此。

    所以,早在明湖文化那边宣布开始选角之前,沈甜甜打听到公司影视部那边的动作,对这件事就已经开始上心了。所以才会在结束拍摄之后刚一回到顺天府,就迫不及待地跑过来王家吃饭。

    只不过,根据她目前打听到的一点粗略信息,新戏的剧本应该是李谦写的,但据说导演很可能不是。

    果然,王靖露很快就回答道:“不是,导演是金汉,韩顺章大哥会去做执行制片人,李谦说了,他准备尽量少的插手这部戏。”

    陶慧君闻言点了点头,但脸上笑容不减,扭头对沈甜甜道:“我对唱歌啊拍戏什么的,都是一窍不通的,不过我信得过小谦!所以我觉得哈,虽然这部戏不是他导演的,但只要剧本是他的,那就肯定会火的!你要不要去争取个角色什么的?你不是也签到公司里了嘛,这是自家的戏,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你可别不好意思,该争取就要去争取!”

    说话间目光对视,在陶慧君面前,沈甜甜还是太嫩了,只看她的眼神和表情的变化,陶慧君就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当下话说完了,她还没等沈甜甜开口,就笑着瞥了王靖露一眼,笑道:“你跟小露是闺蜜,让她帮你跟小谦说说,不行的话,回头等他过来吃饭,我也帮你提一嘴!”

    沈甜甜闻言大喜,赶紧道谢!

    王靖露的眉头却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

    扭头看看自己的妈妈,她脸上有那么片刻的纠结,但很快就下定了决心,对沈甜甜道:“他对这部戏看得很重,虽然不准备插手,但是在我看来,他自己不插手,也不会允许别人插手的!过几天就要选角,你可以报名去试试,但我怕我帮你说话的,反而会起到副作用的!”说话间,她扭头看了陶慧君一眼。

    有那么片刻,陶慧君愣了一下。

    …………

    没有得到意想中应该比较容易得到的承诺,沈甜甜心里有些不踏实,也有点小不愉快——尤其是说到后来,王靖露那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让她心里更是不悦。不过她话说得明白:正因为你是我的闺蜜,所以我才更不能帮你说话。因为这部戏是交给韩顺章和金汉了的!

    等她走了,陶慧君脸上本来还在强自撑着的笑容,瞬间就消失无踪了。

    等王靖露送了沈甜甜下楼回来,看到的就是陶慧君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王靖露打了个招呼,“妈,我回房间了!”就要上楼,陶慧君却平静地道:“小露,你过来,坐下,妈妈想跟你聊聊。”

    王靖露停步,走过去,同时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是能够预料到的,也是李谦此前一再叮嘱过的,他说过,遇到类似的事情,让自己不要硬着跟妈妈顶撞,把事情留给他去解决就好。

    搁在以前,王靖露对妈妈又敬又怕,当然是乐得躲在李谦的身后的,但是最近这半年来,她经历了一些事情,想了很多,最终决定放弃掉做演员的想法,决定要跟他结婚,然后,与此同时她还决定——有些事情,只要是自己能处理的,即便是困难了一些,也一定不要再推到他身上去了。

    比如现在。

    王靖露过去坐下。

    陶慧君看着她,母女二人都目光平静,这让陶慧君有些诧异,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作为最了解王靖露的人,她已经能够察觉到一点细微的变化,但她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大问题——王靖露想要跟李谦结婚的事情,目前只跟李谦和沈甜甜说过,并没有告诉过她。

    片刻之后,陶慧君道:“小露,刚才是怎么回事?”

    王靖露抿嘴,笑笑,道:“妈,您想说什么?”

    陶慧君皱皱眉,这又是一个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情况——她还是很了解自己的女儿的,知道王靖露是个很乖的孩子,但是现在给她的感觉,似乎全然不是那回事,这让她觉得在面对女儿的时候,自己少见地有些被动了。

    但是,王靖露既然已经问出了口,她还是只能道:“妈妈是为你考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那边两个太强势了,本来齐洁应该是你最好的帮手和同盟的,她在李谦心里的地位很重要,但她跟廖辽的关系又太好,可以拉拢,但不能依靠。所以,除了你姐姐和谢冰,你在公司里必须有自己人!沈甜甜正合适!”

    顿了顿,她继续道:“你俩关系那么好,她又已经签进了公司,这简直就是你天然的盟友!而且,你忘了吗,妈妈跟你说过的,音乐部门那边,是廖辽的地盘,周嫫都挤不进去,有个邹文槐也没什么戏,但影视部门这边刚开头,廖辽是歌手,手也伸不进来,偏偏你是演员,跟金汉、韩顺章也都熟,这是你一定要争取拿下来的!要把这一块变成你的基本盘!”

    王靖露笑。

    她一笑,陶慧君就说不下去了。

    “你笑什么?妈妈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对吗?”

    王靖露笑而不语,顿了顿才道:“没事儿,您继续说。”

    陶慧君欲言又止,总觉得王靖露实在是太异样了,但犹豫片刻,她觉得对面坐的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下意识地并没有把她想的太难对付,于是就忍不住继续道:“最近你跟小谦的事情被曝光了,在妈妈看来,这是一件好事!就算是李谦要躲,你也应该把他拉出来,索性就把这件事公开了!就算你暂时不想结婚,先公开了也好啊,在媒体和公众面前把正室的名分给定下来!”

    王靖露又抿嘴笑。

    陶慧君留意到她的笑容,终于感觉是真的不对劲了。眉头一皱,她缓缓地挺直脊背,问:“小露,你有什么要跟妈妈说的吗?”

    王靖露竟然直接点了点头。

    于是陶慧君再次微不可查地皱皱眉,严阵以待,“你说,妈妈听着。”

    王靖露瞥了一眼,见客房的门关着呢,知道只要声音不太大,张姐应该是听不到的,就笑着道:“其实我就几句话。”

    想了想,她道:“公司是李谦的,不管音乐部门还是影视部门,都是他的,不是廖辽姐的,也不可能是我的。所以,我不打算去争任何东西,也不打算拉拢任何人,我只依靠李谦。她给我的,才是我的,他不给,我不抢。您也一样,不要试图去插手公司的事情,更不需要您帮我拉拢什么人。”

    陶慧君愕然。

    但片刻之后,王靖露继续道:“您认为最近我们俩被媒体曝光是好事儿,但对我来说,这件事很头疼。因为对我来说,任何人认定的东西,都不如李谦认定的更好。而我们俩本来已经商量好了,计划在年底前结婚的,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需要推迟了!”

    陶慧君张口结舌。

    然而王靖露的话还没有说完,“然后……”说到这里,她有着片刻的犹豫,但很快就又坚定起来,坦然地跟自己的妈妈对视着,道:“至于我姐,我不拒绝,如果她自己愿意,李谦也想,我没意见。但是,这是她们俩之间的事情,或者顶多算是我们三个之间的故事,从现在开始,我不希望您再居中撮合什么,好吗?”

    陶慧君欲语还休,嘴唇张了几张,竟觉得满肚子的话在这一刻却没有一句是可以拿出来说的——过去二十多年的第一次,女儿的几乎每一句话,都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这个时候,她想要问一句,“你们商量好了要结婚了?为什么你不跟妈妈说一声?”,又或者,“你姐姐的事情……你知道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句都说不出来。

    坐在对面的女儿,熟悉却又陌生,目光平静而坦然。

    这个时候,她甚至能够想象得出来,如果自己问出口的话,她大约还是会这样平静中带着一点微笑的回答自己,“是啊!我们商量好了!”

    “这是我们两个的事情!”

    “你不知道你做的很明显么?还是以为我跟李谦都很蠢?就算您做的很隐蔽,但姐姐可没有您那么厉害!”

    于是,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痴痴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仿佛突然之间,她已经变得那么陌生。

    而这个时候,王靖露等了一阵子,见陶慧君不说话,就道:“妈,我想说的都说完了,您要是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上楼了哈!”然后起身上楼。

    陶慧君的目光追随着她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不知道多久之后,她才终于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楠楠地说着,“长大了……长大了……”

    …………

    王靖雪下楼来拿自己的包,翻了半天,找到了一个盘,正准备上楼,扭头瞥见自己的妈妈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一副出神的模样,似乎还在喃喃地说着什么,竟然好像是完全没有发现自己,不由得有些好奇,就拿了盘走过去。

    走得近了,听清她似乎是在说:“长大了……”她皱皱眉,不解何意,终于开口,“妈?妈!您怎么了?”

    陶慧君愕然回神,看着一身宽松的睡衣都遮不住逆天身材的大女儿,片刻之后笑了笑,一脸慈祥地道:“没事儿,妈妈只是突然觉得,你们都长大了!”

    王靖雪闻言诧异不已。

    但还没等她问点什么,陶慧君已经冲她摆手,“去吧,去吧,练你的歌去吧!妈妈没事,让我一个人静静就好!”

    王靖雪一步三回头地走开,回到楼上自己的房间,兀自回想,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就出来敲了敲妹妹的房门,然后推门进去,问:“咱妈怎么了?”

    王靖露正在看书,见姐姐进来,站起身来,闻言却只是笑笑,有点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走过来,抱住姐姐的胳膊,把她拽进来,还反手关上房门,笑道:“可能是我刚才把她吓坏了,哈!”

    王靖雪更诧异,“你把她吓坏了?”

    王靖露已经抱住她,像从小到大做过无数次的那样,拉着她在床边坐下,笑道:“哎呀没事的,就是我跟她说,过一段时间,等现在这股风头过了,我们就准备搬过去新房子住了,我问她,到时候要不要叫你也跟我们一起搬过去住!”

    说着说着搬家,突然拐到自己身上,王靖雪吓了一跳。

    幸好这时候盘已经放到自己房间里了,要不然非掉地上不可!

    她惊愕而又惶然地瞥了自己的妹妹一眼,然后又飞快地转开目光,几乎不敢看她——想想看,这是什么意思?妹妹跟妹夫要搬家去过小两口的小日子,却邀请自己这个姐姐也搬过去!这叫什么事儿!

    如果自己居无定所也倒罢了,可自己是有房子的,而且是一套不算小的双层公寓,而且这是房产证上写着自己名字的房子!

    如果她邀请爸妈都跟着搬过去也就罢了,可她却只提了自己,是“你”,而不是“你们”!

    王靖雪惊愕而惊惶,只觉得脑子轰的一下,那一瞬间,手脚冰凉,甚至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觉得眼前一阵恍惚!

    过了一会儿,她强自镇定下来,却呼吸急促,惊惶且闪躲地勉强扭头看了王靖露一眼,挤出一个干瘪的笑容,道:“又胡说,你们搬家,我跟过去干嘛?”

    王靖露笑笑,笑容纯净而甜美,似乎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意思,这时候也只是顺着自己姐姐的话,道:“就是那么一说嘛!那房子那么大,我觉得你肯定也不愿意整天跟老妈住在一起,所以就想让你过去跟我做个伴喽!”

    王靖雪不敢表现出来,但心里还是控制不住地缓缓松了口气。

    然后,她笑笑,终于略略恢复地自然了一些,“瞎说什么呢!”语气中有些惭愧,又似乎有些说不出的宠溺。

    但这个时候,王靖露却轻松地道:“本来就是啊,那房子那么大,我们俩也住不了,空着那么多房间,你不过去,指不定以后也会有别的人去住!与其让别人去,我当然希望是你啊!因为你是我姐姐!”

    王靖雪又愕然。

    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听出来一点什么,但又不确定,仔细想想,好像妹妹只是很单纯地在说着新房子很大,不管是吐槽也好,还是得意也罢,都似乎又并没有其它更复杂的意思。

    片刻之后,她看着自己的妹妹,道:“刚才在楼下,我好像听见咱妈在那里自己嘟囔,说什么……长大了?是在说你吗?”

    王靖露闻言愣了一下,旋即露出一抹苦笑,“可能是吧!”

    然后,她扭头看向王靖雪,道:“姐,咱们都长大了。”

    似有深意,又似乎只是在简单地感慨着什么。

    王靖雪看着自己的妹妹,突然觉得她有那么一点点的陌生感。

    片刻之后,她伸手把把她搂进怀里,像十年前搂着那个小妹妹一样,然后,她突然道:“别管多大,你都是我妹妹啊!”

    王靖露缩在她怀里,轻轻地“嗯”了一声。(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