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天下大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时间进入五月之后,明湖文化的影视部终于又开始忙碌了起来。

    韩顺章加黄文娟,这就是目前明湖文化这边最拿得出手的两个制片人,韩顺章本就稳健,经过几部戏的历练,如今已经绝对可以独当一面,黄文娟先后被扔进《新白娘子传奇》和《在路上》的剧组学习,到现在可能独当一面还不行,但已经是一个很称职的副手。

    于是,金汉带着人到处跑着选景去了,韩顺章和黄文娟则开始为《流星花园》的开拍做着一点一滴的筹备工作。

    计划到这个月月底,这部新剧就要开始选角,五月中旬开拍,因为只有20集,所以拍摄量不算太大,计划50天左右就可以全部完成拍摄。

    这部戏,李谦将担任制片人和监制,除此之外他当然还是编剧,但也仅此而已,这部戏从前期筹备到中间拍摄,再到后期剪辑,他都不准备干涉。

    对他而言,一是本来就相信金汉的水平,二是哪怕路子走歪了一点也不怕,正好可以进一步锤炼金汉去拍摄这种商业制作的能力。

    从一开始,他就对金汉寄予厚望,所以,只要他去做,那就不怕他出错。

    而当下李谦自己最主要的工作,除了继续盯着王靖雪和谢冰的新专辑录制之外,还要插手周晔和王南浩的新专辑制作,然后,《超级女声》那边,全国各地的海选才只进行到一半,他每周都会抽时间飞到长沙府,去监督后期的剪辑和处理,每一期节目,都必须由他这个总策划兼第一制片人的签字认可,才可以播出。

    当然,除此之外,他最近还有一项相当重要的工作,那就是在陈可芳老师的介绍或带领下,逐一去认真的拜访几位师兄师姐,逐一认真的谈。

    然后,很快,明湖文化影视部这边的编剧组成立了。

    就在这个时候,中国之声广播电台的又一周金曲点播榜发布,然后,即便是李谦对此早就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却还是不得不被迫地暂时把目光转回了歌坛。

    只不过,事情随后的发展,让即便是他,也不由得为之瞠目结舌!

    …………

    达到李谦当下这个程度,以他一直以来的口碑、在歌坛的地位,和人们内心对他的定位,不管是歌迷还是乐评人,对他的评价标准,都已经是另外的一个维度,跟国内其他的绝大多数歌手,都是不同的。

    站在一个更高,或者说最高的要求上来看,《爱的初体验》算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无人能下定论。

    要去评判李谦的一张专辑,其销量的高低,当然仍是极端重要的一个衡量标准,但已经不是唯一。

    因为你总能拿出一些新鲜的、好的作品,所以大家就希望你一直都能陆续不断的拿出另外的新鲜的、好的作品,而且,这些作品最好是让大家都交口称赞的。

    李谦没有让人失望,他拿出了《江南》,拿出了《爱的初体验》,还拿出了《威廉古堡》和《印地安老斑鸠》,再次拓展了国内音乐流派的宽度。

    但李谦也是让人失望的,因为这一次,他异常的激进。

    在另外的那个时空,周董刚刚出道,连续几张专辑都卖的不错,但在更大范围的市场内,其实也就是内地的市场,他却一直都是最年轻、最新潮的那部分歌迷才会喜欢的对象,对于其他的更多歌迷来说,对于他那种酷酷的、另类的音乐,嗯,主要是说唱的那部分,当然,还少不了他那个吐字不清的问题,大家都是不愿意去接受的,听过的,不喜欢,去吐槽,更多的人,压根儿就不愿意去听。

    一直到后来几首中国风的rb歌曲持续的大红大紫,加之以他为首的一批歌手在那几年的时间内持续深耕说唱这一小众门类的音乐,最终,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放下成见,去认真的听一听他的作品,然后,先是喜欢他的中国风rb,继而大家甚至开始喜欢上了周氏说唱。

    再然后,说唱仍然偏小众,但已经近乎无人不知,而绝大多数歌迷对它,已经基本没有什么成见了、完全接受了。之所以继续小众,主要是在周董之后,再没有水准足够的一个甚至多个歌手出现,来继续深耕而已。

    相比之下,刚出道那两年的周董,无论江湖地位,还是在歌坛、对歌迷的影响力,都跟当下2000年的李谦不可同日而语。

    勉强的类比一下,大约就相当于周董发布第一张专辑在做说唱,和刘欢老师突然发布新专辑做说唱差不多——这张专辑由周董发布,可以被归类为一个很有特色和特点的新人,但同样的这张专辑,如果由刘欢老师来发布,其代表的意义和传递给歌坛的信息,肯定是截然不同的!

    后者显得异常激进!

    所以,尽管李谦号称“教主”,而且不只是歌迷封的教主,在歌坛内部,大约也只有极少数人是在心里不认可这个称呼的,而更多的人,即便是对手,对此也是心悦诚服,而且这张专辑的销量也并不差,前两周十二天加一起,光东观书店一条渠道,销量已经超过十万张,绝对是顶级的销量。但是这一次,对于这张专辑,业界内部却大多都持一种“保留意见、暂不发声”的态度。

    即便是在歌迷那里,由论坛上针锋相对的两派的吵闹不休也能感受得到,对这张专辑的评价,也的确是褒贬不一的。

    当这一周金曲排行榜出来,《威廉古堡》和《印地安老斑鸠》竟然上榜,而且是以一种大幅度跃进的方式直接上榜,或许在很多人看来,这应该已经证明了这两首歌的优秀,证明了歌迷其实是喜欢这两首作品的,某种程度上还证明了,中文说唱,并非是一条走不通的道路。

    也或者可以说,到了这个时候,那些本就打算称赞这两首歌的评论,已经是到了可以大胆抛出来,而原本打算批评的评论,则可以选择三缄其口的时候了。

    但现实,却往往总是那样的出人意料。

    就在中国之声广播电台的这份金曲点播榜刚刚出笼的当天,顺天音悦台的《大咖说大咖》率先开炮了!

    而且,这一期的嘉宾不是什么普通音乐人,是顺天音乐学院的教授、华夏音乐学院客座教授,周知斌——

    “说唱是好的,它在欧美的普遍流行和受欢迎,已经证明了它是当代流行音乐必不可少的一个流派,但说唱,尤其是中文说唱,应该怎么做?我觉得李谦开了一个坏头,尤其是以他的号召力和影响力来说,他开的这个头,影响将会尤其尤其的恶劣……说唱就代表着吐字不清和咿咿呀呀吗?

    我知道李谦是正式拜过师学过京戏的,而且巧合的是,我的老师,正是他的师母,也就是程鲁淑明先生,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可以叫他一声小师弟的。

    去年的时候,我听到他做的《说唱脸谱》,听到他做的《天堂》,那真的是厉害,我可以说,那是中国当代流行音乐发展到现在这几十年所能拿出来的最好的一批作品之一,他为廖辽做的那几首歌,拿到国际上去,我个人感觉与有荣焉!而且你能感觉的出来,他是真的下了苦功夫去学过京戏的!虽说能不能登台表演,这个不好说,但他对京剧的研究,绝对不浅!

    老师过寿的时候我去拜寿,跟她老人家聊起来,她老人家对李谦也是称赞不已,我的师公,也就是李谦的老师程云山先生,也是很欣慰。

    我记得他老人家当时亲口跟他的弟子,还有我们这些鲁师的弟子说,方少白作为大弟子,继承了他在京戏上的一切功力和追求,堪为程派老生的代表,而李谦同为弟子,虽然估计以后也很难有机会登台去唱京戏,但在传播京剧文化这件事情上,在为京戏拉票这件事情上,他出的力气却一点都不比方少白兄少!

    当时李谦据说正在国外,没有赶回来,是一个女孩替他去给鲁师拜寿的,所以我无缘得见,当时很遗憾,坦白讲,我个人在此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对他甚至是很仰慕的!我认为他是上天派给中国歌坛的一位大天才!

    但是那个《威廉古堡》一出,还有《印地安老斑鸠》,我听了,完全惊呆了,当时我就忍不住想问:李谦,你这几年的京戏真的学到心里去了吗?程师公传授给你的那些京戏念白的功力呢?跑到哪里去了?说唱,说唱,什么是说唱?要说说唱,咱们国内那么多剧种,都有念白,你就不能学学,非得去照抄照搬国外的?而且国外的说唱也不是你这个套路啊……”

    …………

    第二天,《顺天日报》突然发力,刊登了业界著名音乐人周舟的一篇署名文章,标题叫做——《畸形的中西合璧——浅谈的失败》。

    文章写得很专业,从词、到曲、到唱功,分析的头头是道,批李谦也批到狗血喷头的程度。这篇文章,对于非音乐专业的普通读者来说,阅读感受很不友好,按说这不符合《顺天日报·副刊》的一贯调性,但它整篇文章最后的结论,还是每个人都能看明白的——《威廉古堡》这首歌,除了歌词勉强值得一观之外,曲、编曲、唱,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的作品。

    这是李谦自95年凭廖辽演唱的《执着》等无首作品出道以来,所遭遇过的业界最严厉的一次批评!

    所以,这一次,副刊不但给了头版头条,而且还在这一期《顺天日报》的首页导读给出了一个不小的导读标题。

    于是,当天的《顺天日报》据说卖到脱销。

    而且与此同时,《东方娱乐日报》、《华夏综艺报》等,竟是不约而同的跟进——要知道,在国内的歌坛和娱乐圈而言,这几份报纸都是相当有影响力的,绝非那些整天只会报道一些八卦绯闻的娱乐小报能比!

    而这一次出头的众多人物,也绝不是那些每天写点稿子赚稿费的所谓自由乐评人能比,他们在音乐圈内部,都是知名人士,是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但其实却各自都有着一定影响力的“大人物”。

    于是,这一下,一石激起千层浪。

    各种批评的声音,纷至沓来。

    电视台、电台、报纸、杂志、网络论坛,等等等等,当各种消息被明湖文化的宣传部门收集起来放到李谦办公桌上,他抽时间看了,只能苦笑。

    客观点来讲,即便是没有学习京剧念白的底子,单纯只说李谦唱歌的习惯,他做的说唱,绝对不至于被归入“吐字不清”的范畴。

    可问题是,当下在国内,绝大部分人,这里面甚至包括了相当不少的专业音乐人,对说唱这种门类的小众音乐的接触,都是相当有限的,中文说唱更是他们眼中“难登大雅之堂”的东西,所以,当唱过《曾经的你》的那个李谦去唱了《威廉古堡》,所带给他们的那种感觉,显然是失望的。

    但是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不去分辩什么,在某次被记者们堵在地下停车场的时候,面对无数的话筒,他说:“我负责写歌,也可以负责唱歌,但我不负责跟人吵架。歌发出去,好听不好听,让时间来评判吧!”

    而当李谦的回答被刊登出去,霎时间,讨伐的声音突然就又大了许多倍!

    傲慢、自以为是等这些负面的词汇,原本只是少部分人对李谦的评价,而现在,开始有更多的人把它们扣到了李谦的头上。

    两首说唱,掀起漫天风波!

    但对于专辑销售来说,这竟然不是坏事。

    5月15日,东观书店唱片销量排行榜发布,上市第三周的《爱的初体验》硬是比上周还多卖了一万三千多张,单周销量高达80416张,继续稳居第一!

    但对于国内歌坛来说,这却并不是最重要的新闻了。

    甚至于,那么多大人物毫不留情的抨击,也已经不再重要了。

    5月16日,周二,向来以善于挖掘明星隐私著称的小报纸《燕京娱乐生活》突然刊发整整两版的专题文章——《那个隐藏在李谦背后的女人!》

    全文配以大量或模糊或清晰的配图,按照时间日期排列,时间距离最近的一张,是李谦和王靖露正在手拉手逛菜市场,照片上,两人有说有笑,各自手里都拎着购物袋,有鱼有肉有蔬菜,时间距离稍远一点的,是两人在今年的羊城电影节窃窃私语的照片,当时李谦正趴在王靖露耳边说着什么,王靖露的眸光微微侧视,一双清亮的大眼睛潋滟生波,明艳不可方物。

    再往前,有两人在饭店一起吃饭的照片,也有两人一起走进楼道的照片。有的清晰,有的模糊,但身形、相貌,都能清晰地分辨出来。

    而且,时间线居然一口气能倒推到去年的九月份!

    有这些照片为佐证,不用说话,所有人都能瞬间得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但放在这整整两版的报道最开始的,却是一段采访对话。

    而被采访的对象,正是此前第一个站出来痛批李谦的舜天音乐学院教授,周知斌——

    记者:我听过您做客《大咖说大咖》时发表的言论,您对李谦近期的两首中文说唱作品,《威廉古堡》和《印地安老斑鸠》是持否定态度的,对吧?

    周知斌:那就不叫歌。

    记者:据您在节目里自己说,您是鲁淑明先生的弟子,而李谦是鲁淑明先生的丈夫,著名京剧大师程云山先生的弟子,对吧?

    周知斌:是的。

    记者:您曾提及鲁先生的一场寿宴,说当时李谦没去,委托了一个女孩代表他去给鲁先生拜寿,请问是廖辽吗?还是周嫫?

    周知斌皱眉):都不是。但廖辽也去了。

    记者:那么,是明湖文化的总经理齐洁女士吗?您认识齐洁女士吗?

    周知斌皱眉):不认识,但我知道她,不是她。……你要问什么?

    记者掏出一张照片,问:是这个女孩吗?注:记者拿出了配图二)

    周知斌:是。

    记者:那么请问您知道她是以什么身份去的吗?

    周知斌皱眉):当然是代表李谦啊!哎算了,你不要问了,你根本就是打听八卦嘛!你出去,我不接受你的采访!出去!

    在周教授拒绝之后,本报记者不得不中断了采访,但却保留了当时的采访录音,可随时提供佐证。)

    …………

    应该说,站在一个外人的角度,《燕京娱乐生活》的记者基本上已经整理出了自去年九月到现在,李谦和王靖露两个人之间的整条生活线。再配以对周知斌的采访,以及大量的图片,几乎是直接确定了事实!

    而且,他们居然还跑到济南府去,采访到了几个李谦和王靖露班里的同学,得到了另外一些佐证:两个人的同班同学亲口证实,俩人从高二高三那时候起,还有人说是从高一开始,就已经很亲近了,大家都觉得他们是在谈恋爱。

    再然后,是王靖露的资料大起底!

    根据各种资料,《燕京娱乐生活》推定:李谦和王靖露最迟于1998年秋冬或1999年初,就已经在顺天府某小区的一套二室一厅内同居了!

    …………

    报纸一出,天下大乱!

    ***

    回来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