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四十四章 这是你的梦想吗?(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谦说的有些杂乱,甚至说到后来,他的语气略有些激动,不过那都没有关系,鹿灵犀也好,陈可芳也罢,都是从小时候就对电影感兴趣,然后十几不到二十岁就开始了专业的学习,此后也一直都在从事相关教育工作,对电影,对电影的历史、现状和未来的发展,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思考和判断,所以,李谦说的乱没关系,重要的话,有那么一两句就足够了,重要的思路,需要的其实也只是那么一个方向而已。

    对于她们两个这样的专家级从业者来说,一点就透,绝非虚言。

    事实上李谦说的,或许并非都是正确的,他对于电影必须立足于市场需求的论断,也是近两年国内电影圈内部经常会被讨论、会被提及的一个论题有了市场连续两年的大滑坡这个事实基础在,胜于一切雄辩,到现在,即便是还有不少人并不认同这个观点,但即便是他们,内心也已经很难再去排斥电影的商业化、市场化和娱乐化这个大的发展方向了。

    但是,至少是在当下、在现在,无论是陈可芳,还是鹿灵犀,她们还都是第一次从一个人口中听到这样的一种描述

    国内的市场很大!未来会更大!

    我们不应该只考虑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应该从现在开始,就考虑将来要先把日韩和东南亚的市场给拿下来!

    这个论断,谈不上惊人,但至少是直到现在,还没人敢说!

    去年年底,在电影界内部的一次高端茶话会上,大导演秦渭曾经很悲观地认为,国内电影市场的这一次大滑坡,估计至少要十五到二十年才能恢复过来,也即他判断,要到2012年,甚至2017年,国内电影市场才有可能再次突破80亿票房大关,恢复到1997年的水准。

    应该是基于这一论断,秦渭近期正在筹备的新电影,据说是接受了一部分好莱坞电影公司的注资,业界传闻,他的新电影计划试水一下国际发行,想要从在他眼中市场更大的英语市场里,分得一杯羹。

    而比他这一论断还要更加令人悲观的是,最近几年,东南亚几个主要国家,正在步调一致地收紧对华语文艺作品放开的口子,转而把这个口子给了明显作品质量更高、且不容易因为地缘相近、文化相近的缘故对他们本国产生太大影响的英语作品。其中,好莱坞电影一举压过渐趋颓势的华语电影,就是很重头的一块。

    例如,来自1998年11月的最新政策,新加坡每年允许进口二十部外语电影在境内公开放映,但给华语电影的限额,是只有五到八部。

    而偏偏,在华人占国家总人口近七成的这个国家,其法定语言,是英语。所以,说着英语的好莱坞电影,是不需要受这个限额限制的。

    华语电影,内忧,外困,风雨如晦。

    在这种背景下,真的是很难有人会有足够的信心讲出那样的话来。

    更何况,李谦直到现在甚至连一部电影作品都没有。

    …………

    李谦长篇大论的说,两位老师静坐,一边听,一边想。

    但其实,还有很多李谦无法说出口,且终此一生都注定只能压在心底里的感慨,是她们所无法得知的了。

    比如另外那个时空的国内电影,比如令人惋惜的香港电影。

    在另外的那个时空,香港电影在八十年代达到极大的繁荣,在当时,香港电影行销韩国、湾湾,连东南亚都是香港电影和香港娱乐文化的后花园,在当时的国际上,其风头甚至并不输给日渐没落的欧洲电影,和尚未一同全球的好莱坞。

    但是,六百万人口所能有的本埠票房基础,使得香港电影受外部市场的影响极大,外部市场一旦发生变动,它瞬间就失去了根基,再加上粗制滥造、大量跟风等等因素,使得香港电影在经过了十几年的极大繁荣之后,飞速的滑落了。

    代之而起的,是以《侏罗纪公园》和《泰坦尼克号》为代表的好莱坞大片,横扫港台和东南亚。

    对于后世所有对这一段电影史有所了解和研究的人而言,这都是一段充满无奈的故事,至于国内的电影,就更是……

    当然,目前这个时空的国内电影,无论是市场基础,还是工业基础,都比另外那个时空的2000年,要强大了许多,但是在面对此时已经彻底完成了资源整合,其制片能力和整体工业能力已经明显领先整个世界一大步的好莱坞时,两个时空之间的那些差距,却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

    “当下的国内电影的这种态势,必须要打破!”

    “于其让好莱坞电影来彻底打破,不如由我们在国内自己打破!”

    “如果有可能,我愿意为此而付出努力!”

    …………

    不知不觉间,鹿灵犀单手托腮,定定地看着李谦。眉眼之间,有那么一丝不太容易被人察觉的赞赏。

    …………

    谈着谈着,已经从一次讲演,变成了一场讨论会。

    陈可芳教学多年,虽然绝对年龄不算大,资历也不算老,但能留在电影学院任教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说明了她绝不是一个普通的电影爱好者而已。

    于是,她的提问堪称犀利

    “你所谓打破,什么是打破?打破什么?由什么来打破?”

    “很多东西,都要打破。咱们国家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各地的口音、文化,都有一定差异,所以,现在在国内,地域化电影的现象,太普遍了。一家地方上的大型院线,随便出个两三百万找个导演就敢拍片子,而且很多都是那种地域性极强的片子,这种片子拍出来,他们也不指望往外卖,就在自家院线里长线放映,早早晚晚,总能回本,但这种片子,制作粗陋,且很多都包含了相当多的色.情内容,在接下来的市场洗牌中,这种各地拍东西给本地人看的格局,必须打破!”

    “当然,这种地域文化的电影,并非没有价值,我们以后甚至可以鼓励拍,但不该是这种粗制滥造的,这种电影,在面对接下来必将到来的好莱坞电影工业的碾压时,将会毫无抵抗力,只能白白的浪费资源。”

    “赵美成的电影,和刘承章的电影,其实也都各自带有了一定程度的地域属性,但他们电影中的审美,却是全民族的,所以,赵美成拍北方的故事,刘承章拍南国的风情,却都成了大导演,全国大卖!这就证明了,地域文化的电影,是可以卖遍全国的,比如赵美成可以把顺天府官话卖到广州府去,广州府人是可以接受很多梗的,赵美成喜欢加入一些吴侬软语苏州评弹,沈阳府人也可以领略其潋滟之美,那么,四川话呢?河南话?或者广东话?拍好了,都是好作品!”

    “第二,我们此前国内也拍商业片,但我们的商业片是什么?是警匪片,是都市喜剧,是那些廉价的武侠,但细心者都能留意到,近几年好莱坞攻占全球市场主要靠什么?特效!”

    “我成立了一家特效工作室,水平在国内而言,还算可以,《新白娘子传奇》就是为了给我的特效部门打广告才拍的,但跟好莱坞的水准一比,还是差了太远了。而除了我那家特效工作室之外,目前国内电影界居然没有什么更好的特效公司了!除此之外,咱们的数码摄影技术,很薄弱,洗印、拷贝要跑去日本做,因为国内做出来的画质不好。总之,电影作为一门工业,咱们国内基础太差。”

    “所以,在我看来,必须要打破当下国内这种不敢拍大片,只想着去投小钱博票房的市场氛围,给打破!只有当大家从中大投资大回报的可行性,才能真的带动国内电影工业的发展。”

    “第三,院线老化,现在很多地方的院线,甚至落后到就是一个大喇叭就放电影,连最基本的立体声都没有。要知道,美国很多高档影院,已经配上声道的音响设备了,这一次的电影市场雪崩,在我看来是个机会,正好汰芜存菁!”

    …………

    三个人大约都没有想到,李谦的那一次敲门,最终竟演变成了一场长达近两个小时的大讨论事实上,李谦心里的这些想法,是在过去这几年的观察和了解中逐渐形成的,但他自己感觉还并不完备,接下来他准备边做边思考,是准备拿到几年之后,才把自己的这些想法说给他人听的。

    可最终,不知道是基于什么样的原因,他把自己在过去的几年里对当下国内电影的观察和思考,都给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

    讨论中间,居然巧合的没有人来打断,而那边孙玉婷带领的拍摄剧组,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离开了。

    看看已是中午,陈可芳谈兴正浓,李谦却感觉说出不少心里的思考之后,整个人身上的压力轻了不少,心情也变得极好,于是当陈可芳提议,“走,咱们找个地儿吃饭去,接着聊!李谦,你是大财主,你请客!”的时候,李谦毫不犹豫地应声就道:“好,我请客!”

    于是吃饭,饭罢,换了家咖啡厅,一人要了一杯咖啡,接着聊。

    但聊着聊着,李谦还是没忘了自己这一趟过来的初衷,于是一再提醒道:“陈老师,您在电影学院教了那么多年编剧,过手的好学生、好苗子数不胜数,咱们也聊了那么久了,我什么打算,您基本上也清楚了,所以,您就帮我把把关,挑几个好苗子吧?”

    毫无疑问,李谦需要的,是那种功底扎实,天赋出色,但却并不执迷于某一种或某一类型的编剧。

    他们需要拥有独自创作的能力,经过一定的磨砺之后,要具备独自一人拿出富有个人特色和思考的作品,但也要能够适应流程化剧本制作和编写,随时为一个剧本贡献某一方面或某些细节的能力。

    这种人才,对于野路子出身的编剧来说,不太好遇到,但对于专业培养编剧的顺天电影学院编剧系来说,却并不难找。

    于是陈可芳豪爽地一口应下。

    然后,她就掰着手指头细数这几年来教过的那些出色的学生。

    太出色的,尤其是已经毕业好几年的那些,基本上都已经觅到了合适的职位和工作,或是已经加入业界的大公司做签约编剧,或是进了电视台做编导,甚至有些已经开始跑着拉投资准备投拍自己的电影了,这些当然是不太好拉拢的。

    而太平庸的,甚至不需要太久,三五年的时间,就已经足够把他们从影视这个圈子里淘汰出去了。别说找不到,找得到,李谦也不会要。

    但既有才华,当下却还仍在怀才不遇,或者说还没得来及发光发热的好苗子,总还是有的两三分钟的功夫,上起陈可芳开始执教的91年,下到99年刚入学的这批大一新生,就已经有多达十几个名字,从陈可芳的嘴里蹦了出来。

    李谦赶紧找服务员要来纸笔,详细地询问每一个人的名字、班级、性格、特长,如果是已经毕业多年的,还要详细询问他们此前的际遇。

    对于任何一家计划在影视这一块儿做出一番成绩的公司而言,剧本,和编剧,都是无比重要的一步。

    而对于李谦来说,他的脑子里不缺好的故事和好的创意,只是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慢慢的进行每一部作品的笔头创作,而且,实话说,他既不是什么,又没随身带着大硬盘,多年前看过的一部几十集的电视剧,他再牛也不可能记得全部的故事。所以对于他来说,把故事梗概提出来,然后丢给一帮靠谱的编剧去集体创作,然后自己再拿回来进行一定的修订,这才是一个长期可行的办法。

    毕竟,在他的计划中,在有了经验积累,也有了人力资源和市场信誉度积累之后,未来的明湖文化,每年都是会有大量的作品要拍摄的。

    所以,在未来,只有他自己特别看重的一些剧本,他会自己来亲自打造,其它的嘛,就都要委托给签约进公司的这一批编剧了。

    所以,若无意外,这些人,李谦准备亲自去找到他们,然后一一面谈。

    职位,是明湖文化影视部签约编剧,待遇,是业界高新加未来的票房奖金。

    …………

    从李谦在几个小时之前敲开办公室门,并最终形成了一次大讨论那时候起,一直到现在,鹿灵犀始终都很少说话。

    她始终都在倾听,和思考。

    除了偶尔扭头看向陈可芳之外,她大部分的时间,要么看向李谦,要么就是盯着自己手里的杯子。

    这个时候,不免要看向李谦的字。

    而且看得兴致盎然。

    李谦的字,不算太好看,前后两世,他的字都只能算是不难看而已,来到这个时空之后,繁体字倒是很快就适应了,不存在什么问题,只是这个时候为了快速记下大量的内容,字体越发潦草,自然也就越不受看。

    等到两个人说说写写之间,李谦足足整理了好几张纸,记下了大约十几个名字之后,陈可芳手里的“精英名单”,也就差不多空了。

    于是李谦整理罢,手里拿着几张写满了潦草字体的纸,满脸抑制不住的兴奋,并顺势道:“陈老师,有几个师兄,到时候还得请你提前帮忙言语一声哈!”

    陈可芳笑着回答道:“没问题!”

    于是李谦露出一副满足的笑容,深吸一口气,把那些纸对折两下,收入口袋。

    终于,鹿灵犀忍不住开口问他:“这是你的梦想吗?”

    “啊?”李谦有点懵。

    等反应过来,他下意识地想要伸手去掏刚才记录的那些资料,鹿灵犀却急忙摆手,“跟那个无关,我是说,你们两个刚才聊了那么久的那些东西,你要打破好多,要建设好多……我是想问,那些,就是你的梦想吗?”

    李谦想了想,点头,说:“是。”

    鹿灵犀点了点头,面色平静,过了一会儿,她才露出一点笑容,看着李谦,道:“你的梦想很好。”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