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三十章 蓄势待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月22日夜,在映典礼结束之后,《葱花的爱情》在全国十三家院线,以一共426家影院的规模正式上映。

    这个上映规模,对于文艺片来讲,已经相当不小。

    周五、周六、周日,这三天的票房,历来都在一周票房中占据了过七成,巅峰时甚至过八成的份额,所以,尽管1月22日已经是周五,但《葱花的爱情》初初上线,还是以一个堪称惊艳的成绩,在1月末这样一个绝对的票房淡季,一举杀入了当周票房的前三名。

    上映三天,累计票房816万华元,日均单馆63元上下,上座率普遍都在五成左右,个别场次和个别城市,甚至有过八成的上座纪录。

    对于一部总投资额只有八百多万的文艺电影来说,如果这是在没有外力因素下取得的一个成绩的话,那么可以说,这妥妥就是奔着赚钱,甚至是大卖去了。

    但是很可惜,这种短期内的票房惊喜,注定了是没有什么可持续性的。

    更何况,在映之后的几天,无论是在报纸、广播、电视台等媒体上,还是在网络的论坛上,这部电影的口碑,都算不得太好。

    即便是四大美人乐队的粉丝,和有心要褒扬这部电影的人,也只能认为,对于郁伯俊自身来说,这是一次“伟大的进步”!但谈及电影本身,即便是支持者和赞扬者,也不得不承认,它有着诸如节奏缓慢、拖沓等各种各样的问题,即便是对于文艺电影来说,也显得有些过于让人“昏昏欲睡”了。

    而那些批评者和抨击者的说法,就更是不需多说。

    当然,这部电影令人惊喜的亮点就在于,第一,金汉的摄影水平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赞赏,第二,尽管只出场了短短几个镜头,但李谦的大银幕秀,还算及格,谈不上出彩,戏份那么少,角色设定又平庸,压根儿也没有出彩的机会,但表演还算流畅自然,显示出他顺天电影学院科班出身的身份,不是白给的,第三,嗯,一如既往的,郁伯俊再次为中国影坛挖掘了一位大美女。

    只不过这一次不同以往,这一次,葱花儿这个角色,可不是什么花瓶,她不但是担纲主演,独自一人挑起了整部戏七成以上的份量,而且表现得可圈可点。

    在媒体们纷纷报道《葱花的爱情》上映,以及它那堪称星光璀璨的映典礼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对这部戏的男女主角进行了一定的报道,所以,很多人都知道了,葱花儿这个角色的扮演者,是京剧演员,顺天京剧院的当红大青衣,而这部《葱花的爱情》,是她出演的第一部影视剧。

    单就她个人的表演来说,即便这部电影的表现扑街了,对她来说,这都算是一次有闪光的履历。

    据说,自电影上映之后,顺天京剧院的票越的一票难求。尤其程素瓶的挂牌戏的票,在黄牛党手里也越的变成了抢手货。

    当然,单凭一个程素瓶的表演,是撑不起一部戏的票房的。

    1月25日至1月31日,《葱花的爱情》上映的第二周,也是完整的第一周,它就以一种近乎迎头栽下的姿势,不出意料的来了一次票房大跳水。

    周票房313万,位列票房榜第八名,平均单馆票房,勉强过千。

    众所周知,文艺电影,除非是秦渭那样的大咖,否则很难会有票房的大爆,但它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只要不是口碑太差,否则不太容易会出现票房的巨幅波动,既不会爆炸,也很难大跌。

    但这一次,《葱花的爱情》的次周,却大跌六成。

    当然,没有什么人会为此而唱衰这部电影,因为现在谁都明白,第一周的那个票房,事实上并非来自于电影本身的号召力,只是出于郁伯俊特殊的身份,以及他马上要全面退出娱乐圈这一特殊时刻的缘故。

    或者也可以说,第二周这个313万的票房,很大程度上才真正体现了《葱花的爱情》这部电影的实力,和水平。

    不过呢,两周,十天,就拿下了过11万的票房,对于郁伯俊来说,已经是打破了过去的票房记录了,他倒也足够满意了。

    排除他自家有院线的优势不算,国内正常的票房分成,通常都是按照6:4和4:6的模式,即先由行方跟院线方以六比四的比例分账,在拿到票房总数的六成之后,行方再倒过来,以四比六的比例跟制作方分账,总体来说就是,电影的制作方一般可以从电影的总票房里吃到大约36%的份额。

    当然,这个数字并不是固定不变的,强势的导演,强势的制作方,在谈判的时候会占据优势,而弱势的制作方,就要稍微吃点亏,其中具体的分账方式,各有各的谈法,行费用的计算什么的,也是一家一个样,所以这个比例,大体是在3%到45%之间浮动。

    而这一次,郁氏影业是谈下来了由东方传媒负责行,郁氏影业可以从总票房中拿到38%的分成,再加上郁家自己有院线,在全国范围内下线之后,肯定还是会一如既往的拿到自家院线里去长线放映,用来节省购片成本,再加上dVd、电视台播放权什么的,也多少能回本一些,所以,对应这部电影八百三十万的总投资来说,大约能到2万左右,就达到它的保本盈利线了。

    目前来看,问题不大。

    虽然在第二周票房大跳水之后,不少院线都紧急地减少了这部电影的上映画布,使得这部电影在上映十天之后,上映规模就飞地从426家影院缩减到了只剩197家,算是回归到了一部文艺片的正常水准,但不管怎么说,十天之内11多万的票房在手,这部电影收回成本,已经问题不大了。

    而也就是在《葱花的爱情》上映期间,在歌坛,玫瑰力量的第二张专辑《女生宿舍》,已经顺利地拉开了大卖的架势。

    或许比起上一张专辑来说,这张专辑的成色、水准,都略有不如,但玫瑰力量毕竟是玫瑰力量,只要稳住风格,不要像当初的五行吾素那样忽然摇摆,再加上有几够水准的作品负责打头阵,她们的新专辑想卖不好都不容易。

    只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相比起她们的上一张专辑《super-star》来说,《女生宿舍》这张专辑在销量上,的确是略有不如的。

    另外,当截止到十月底的销售数据被代表着权威的唱片工业协会统计出来,有一抹阴影,也开始悄然地笼罩到了中国歌坛的头顶。

    1999年的头十个月,尽管市场上大卖的专辑层出不穷,包括四大美人乐队、廖辽等歌坛巨无霸,也纷纷大卖,但整个市场的总体销售数据同比去年的前十个月,却微跌1.7%。

    事实上,尽管上半年的同比数据还是微增的,但歌坛整体大盘的增长已经放缓到一种几乎不怎么动弹的程度了,等到前出来,同比去年的同期数据,已经微跌.3%,当时唱片工业协会甚至为此对整个市场提出了警告,并联手多家唱片公司共同向文化部、国家版权局等部门施压,要求政府加大对盗版,包括网络盗版的打击力度。

    但又是两个月过去,事实证明,已经持续呈增长态势长达二十多年,尤其是近五六年来始终呈现出一种爆式增长的国内唱片市场,真的已经达到自身的瓶颈了——也或者可以说,在诸多外力因素的干扰下,尤其是新兴的网络盗版的冲击之下,国内唱片业的黄金十年,即将结束。

    市场大盘的总量不增加,甚至微跌,肯定将意味着竞争的加剧。

    竞争,就意味着将会有人被淘汰。

    像过去那些年一样,山头林立,哪怕小歌手专辑,也能小赚一把,靠着跑跑商演,也能挂上个歌星的名头的时代,那个无数家大大小小的唱片公司,都拼命的掘新人,并迅的推向市场,去抢占这个正在快增容的唱片市场的份额,而且只要专辑质量不太差,就每每总能有所斩获的时代,马上就要结束了。

    接下来的唱片市场,一方面肯定会越来越多地受到网络盗版的冲击,一方面则将迎来惨烈的内部厮杀,品牌不够硬、作品不够好、实力不够强、号召力不够大的歌手,必将在接下来的几年中被市场给6续淘汰出局。

    一如去年电影市场的大崩盘引来了整个国内电影界的大讨论一样,随着唱片工业协会的数据布,在整个十一月里,国内几乎所有的报纸电台和电视台的娱乐版块和娱乐类节目,都加入到了对唱片市场停止增长这件事的讨论中去了。

    而当李谦看到了这份数据之后,当天就召集公司旗下的所有歌手,开了一个小会,也没别的要求,就一条:不要参与这一类讨论,好好做专辑。

    1月末,何润卿的新专辑《阴天》率先开录。

    因为在明年的2年,廖辽是要休息的,没有新专辑,而四大美人乐队已经缺了一位吉他手,目前暂时停摆,也没有任何的专辑计划,所以,何润卿这张本来计划在年底行的专辑,就被调整到了开年的2月末上市。

    11月中旬,在为何润卿录制专辑期间,李谦自己的第一张个人专辑《爱的初体验》正式开录。

    这两张专辑,都是由李谦亲自操刀,担任制作人。《爱的初体验》这张专辑,则是由谢铭远和廖辽两个人担纲监制。

    何润卿的《阴天》,开始更进一步的转向了情歌风,但却并不是纯粹的情歌,在这张专辑里,李谦开始尝试为何润卿加入了一部分民谣和爵士的风格。

    事实证明,人一定要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歌手,也一定要大胆的去唱自己喜爱的音乐,何润卿唱民谣、唱爵士,都相当的出彩。

    至于李谦的《爱的初体验》,则是风格驳杂。

    这张专辑上市的时间,大体确定在何润卿的《阴天》之后两个月,也即会在四五月间,而那个时间段,也是《级女声》已经开始启动的时间了。

    毫无疑问,明年的唱片市场,没有了四大美人乐队,但李谦个人的号召力,却未必就会比四大美人乐队差到哪里去。

    所以,这张专辑不出意料的话,会大卖。

    当然,会大卖到什么程度,谁都不好说。

    要知道,明年,已经是2年了,李谦不出专辑则罢,既然要出专辑,那就肯定是要拿出一些新东西,做出一些新风格来了。

    更准确的来说,他需要继续用新风格的东西,给这个时空的国内歌坛,带来持续性的刺激!

    所以,《爱的初体验》这张专辑,有流行,有情歌,有民谣,有轻摇滚,有R≈ap;B,也有说唱。

    对此,谢铭远有些担心,也坦诚地说了他的看法和建议,李谦认真倾听,但听完之后仍然坚持己见——他知道,直到现在,说唱这种音乐形式,在国内歌坛都依然是小众之中的小众,R≈ap;B也大差不离,都是属于只有极个别人去玩,但在整个大环境而已,还并没有被国内歌坛和歌迷们所接受。所以,有些冒险。

    但李谦夷然无惧。

    出于对李谦过去成就的信任,再明白了李谦的态度之后,谢铭远也就不再坚持——李谦虽然坚持要玩说唱,要玩R≈ap;B,但即便谢铭远是那种偏向古典风格的音乐人,也不得不承认,李谦玩得还是蛮有味道的。更何况,作为先后做出了多张畅销大碟的金牌制作人,李谦做事情还是很稳妥的,在他的这张个人专辑里,固然有说唱和R≈ap;B,但占主体的,还是民谣和情歌。

    坦白说,在谢铭远看来,他这张专辑里的那些作品里,随便拿两出来,也已经足够保证上市之后的销量了。

    比如民谣类的《童年》、《同桌的你》和《暗香》,再比如《第一次》、《星星点灯》和《吻别》,都让他在看到谱子之后就已经忍不住为之激赏。

    当然,率性有趣的轻摇滚情歌《爱的初体验》既然能够被李谦确定为专辑名,其优秀的程度,自不待言,就连中国风R≈ap;B的《江南》,其实他个人在咂摸一阵子之后,也相当喜欢,甚至隐隐约约觉得,这种风格,或许能够为国内歌坛带来一股新风,引领一股新的潮流。

    所以说到底,真正让他有些担心的,其实还是那两说唱了。

    那两摇滚,一叫《印地安老斑鸠》,一叫《威廉古堡》。怎么说呢,从词到曲,透着一股子邪性和诡异的风格,让谢铭远这个在西方呆了多年的老手,也有些吃不准它们是不是会受到欢迎。

    当然,李谦既然坚持要做,那么他自内心的选择相信李谦的眼光和实力。

    十一月底,《阴天》彻底完成了录制。

    短短几天之后,因为自己为自己录歌,兼且有成功的可供借鉴的范例在脑子里装着呢,比起为别人制作来说,实在是太容易了,所以,《爱的初体验》紧接着宣告录制完成。

    于是随后,让整个国内歌坛都无比期待,甚至就连明湖文化内部都相当期待的“李周组合夫妻档”,正式开工。

    周嫫的新专辑,《红豆》,正式开录。

    这张专辑的制作阵容,同样堪称豪华。

    制作人,兼全部十作品的词曲创作人,李谦。

    监制,谢铭远、何润卿、曹霑。

    而就在李谦等人闷头录制专辑的时候,在国内出版市场上,有一本叫做《射雕英雄传》的武侠,开始突然爆红了起来。

    这本在出版第一本时,还不显山不露水,似乎要继续延续《碧血剑》的平淡走势了,但在第二本上市之后,它却突然就创造了一波销售高.潮,连带着也推动了第一本的持续热卖,等到这部的第三本在十二月初上市的时候,甚至一度引了抢购的热潮。

    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个准新人,笔名金镛。武侠圈子里,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在这本书走红之后,不少作者和出版社之间都曾经拐弯抹角的打听过,却没有人听说过这个人,更是没人站出来承认说那是自己的新笔名之类的。

    有不少影视公司和导演看中了这本书,找到出版社,想要到作者的联系方式,谈一下影视版权授权的问题,出版社却一再表示,当初签约出版时,就已经同时签署了保密协议,他们无权透露作者的真实信息。

    而当他们帮忙把有人想要购买影视改编权的消息传达过去之后,也很快就得到了对方的答复:暂无出售打算。

    一时之间,金镛这个名字,以及他的异乎寻常的低调,竟开始成为不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论热点。

    就在这种情况下,一月初,《红豆》正式完成了录制。

    而不出意料的是,当唱片工业协会的全年统计数据出炉,国内唱片界一片哀叹之声——整个1999年度,国内唱片市场的总体销量,同比去年下跌2.1%!

    再联系到电影市场已经持续两年的一再下跌,不少人都意识到,国内娱乐文化行业的低谷,似乎已经无可避免。

    但这个时候,却无人得知,这个低谷,恰恰是一个无比重要的历史拐点。

    在网络盗版传播的强大挑战之下,电影市场必将经历这样的一场阵痛,才能迎来新一次的强势增长,而音乐市场,则不受任何人控制的,开始要由歌手明星们高高在上的时代,一步跨入全民娱乐时代和全民歌唱时代。

    而在李谦的带领和掌控下,今年从头到尾始终都在忙碌不已、却对外异常低调的明湖文化,正蓄势待。

    ***

    求几张月票!(未完待续。)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