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情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看完了电影出来,陆平开车前往约好的餐厅。

    大约也就是七点多一刻,比约好的时间晚了一点,陆平赶到了那里。

    是一家中式餐厅,看起来装修的还蛮高档。

    进去一报房间号,服务员很快就带着他找到了房间,门打开,房间里已经在座的几个人都呼呼啦啦地站起来。

    她的经纪人高兰兰笑着问:“堵车了?”

    陆平点点头,屋子里都是熟人,也没什么好见外的,就直接道:“堵车还好说,主要是开始的晚了点儿,记者和歌迷太多,不好进场。”

    说话间走过去,跟天艺影视的总经理周正旸握握手,他还是道:“让你们久等了啊,对不住了。”

    周正旸呵呵一笑,“没事儿。”

    他俩坐下,大家都跟着坐下。

    周正旸的秘书出去通知可以上菜了,这里大家就坐着闲聊,周正旸问:“看完了觉得怎么样?据说这什么《葱花的爱情》,号称是郁伯俊的转型之作,是部文艺片,对胃口不?”

    陆平闻言就笑笑,道:“差了点意思。”

    周正旸闻言笑起来,屋子里不少人也都跟着笑起来。

    高兰兰笑了一下,道:“咱们国内的导演,要说拍这种风格、这种类型的电影,第一个要服的,是秦渭,拍一些民族性的、挖掘人性的东西,暂时还没人敢说能超过秦渭去,接下来,就是咱们陆大导演了,有《老镇》和《老井》这部电影在那里放着,你瞧不上郁伯俊的东西,那是正常的。”

    这当然是明着的拍马屁。

    秦渭是公认的艺术大师,那是国内电影导演的头把交椅,把他排第一,的确没人会不服,但秦渭之下,是不是就能轮到陆平了,却不好说。只不过他现在的势头,是在向上走的,而且还那么年轻,或许十几二十年之后,他会成为秦渭之下第一人,甚至超过秦渭,也是很不好说的事情。

    更何况,当下坐在这间包厢里的人,别人就不说了,高兰兰是他的经纪人,当年看过《老镇》之后,就果断找到他,开始努力地把他往影视公司那边推,这才帮他拿到了《马鸣风萧萧》的导筒,又凭借着《马鸣风萧萧》的小有斩获,成功地让天艺影视投资了他的第三部作品《老井》,算是一步步把他捧到今天的人,交情自然很好,而且对他的信心,也比任何人都要足。

    而周正旸在投资了陆平的两部作品都小有斩获,且《老井》还顺利地拿下了长城奖的最佳导演奖之后,对他也正是极有信心的时候。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屋子里做的要么就是陆平的“御用”编剧,要么就是此前两部片子都跟着陆平剧组的,对陆平的实力和发展潜力,也都是相当有信心的。

    简单来说,年纪不到三十岁就已经拿了最佳导演,勉强挤进了一线导演行列的陆平,正是这屋子里所有人眼中的金大腿。

    所以这个时候,高兰兰的话说完了,大家都纷纷地笑起来。

    绝非敷衍或虚伪的笑,而是大家都发自内心的认为,陆平的确有的是瞧不上郁伯俊的资格。

    不过陆平却只是微微咧了一下嘴角,勉强算是笑了起来。

    编剧柳汉卿还一边抽烟一边笑道:“郁伯俊这几年拍的片子,那叫一个烂,也就是仗着家里有院线,能在淡季来回的放,不然早赔死他了。”

    大家又都笑,有人就道:“这也赚不到哪里去,不过哈,他们那个四大美人乐队还真是挺有号召力的,我看网络上不少人都号召大家一起去买票!娘的,当歌星的拍电影,这倒也算是好处。”

    高兰兰闻言跟着大家一起笑了笑,但回头间,她敏锐地发现,陆平的兴致似乎不高,犹豫了一下,似乎是想问什么,但最后想了想,还是决定等待会儿再问,于是服务员上菜的功夫,她就主动活跃气氛,跟大家谈笑风生,一时间,倒还真没人察觉出来陆平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酒过三巡,周正旸才扭头看着陆平,笑着问:“平子,新戏考虑的怎么样了?”

    陆平道:“不急,还在考虑,我最近还在列大纲呢,回头还得再找老柳合计合计,等定下来大概方向,咱们再谈。”

    周正旸闻言想了想,点点头,倒也没有催太急,只是笑道:“行,那等你考虑好了,咱们再仔细聊。不过呢,我还是那个想法,你已经有了《老井》了,口碑的根基已经夯实,下一步的话,还是要多考虑一点商业的方向。”

    说到这里,他环顾一周,道:“咱们国内成功的这些导演,刘承章就不说了,那家伙拍片子天马行空,谁也不知道他下一部会拍什么,杜维运拍武侠、拍历史人物,那是一绝,但其实呢,他的票房一直都拉不起来,为什么大家都觉得秦渭是大师,提到杜维运,就总觉得他还差了点儿什么呢?至于赵美成,压根儿就没人把他往大师那个路子上贴,为什么?”

    说到这里,回头再看陆平,见自己扯起的这个话题似乎是成功的吸引到了陆平的注意,他这才笑着解释道:“刘承章太飘忽不定,虽然他的影像风格极其独特,拍人拍侠拍鬼拍妖,都透着一股子灵气儿,但从本质上来说,他是个商业片导演,赵美成拍一部卖一部,就更是商业片导演,所以,他俩排除!众所周知的嘛,你一个拍商业电影的,玩票房就好了,艺术大师是不会有你的份儿的。”

    “可是呢,单纯拍文艺电影,只是把文艺电影拍好了,就能做大师吗?杜维运是个例子,事实证明,也不行!只有秦渭,一手文艺一手票房,而且两边都抓的很稳当,那才被公认为是电影导演里的头把交椅!”

    说到这里,他扭头看着陆平,笑道:“平子,你已经拿了一把最佳导演了,现在正是最合适的时候,你相信哥哥,我不会骗你的!下一部,一定要拍一部能拿票房的片子出来,到时候就算有点骂声都不怕,只要你票房上去了,谁都得高看你一眼,因为到那个时候,你就是真的票房口碑一肩挑了!你想想,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陆平想了想,笑笑,“有道理。”不过还是云淡风轻地道:“我好好考虑一下,还是那句话,商业成绩是必须要重视的,但也不能一屁股坐歪了!”

    周正旸闻言哈哈一笑,也就不再多说。

    双方认识好几年了,也合作了两部片子了,他很知道陆平是什么性格,也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所以就点到即止。

    不管怎么说,也不管陆平会不会听他的,下部电影尽量往商业上靠一靠,像陆平这样潜力无限的新锐导演,他都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

    待酒席散了,有车的自己去开车,没车的周正旸就安排秘书去送一下,临走之前,周正旸扯了扯高兰兰的袖子,俩人凑到一边,周正旸叮嘱道:“有点不对劲,你回头盯着问问,疏导疏导。”

    高兰兰笑笑,“放心吧,有我呢!”

    …………

    本是要各回各家,但高兰兰却一再坚持陆平喝了不少酒,要求开他的车把他送回去才放心。刚才酒桌上,高兰兰就特意留了量,没多喝。

    到最后,陆平只好点头同意。

    等车子开到陆平家楼下,高兰兰停好了车,见陆平要下车,她急忙叫住他,问:“平子,是不是没送出去?”

    陆平已经要起身,闻言又坐下,抬手抹了一把脸,叹了口气。

    这个女人,在他还不名一文的时候就发掘了他,在他压力最大的时候鼎力支持他,这一路走来,交情自然是没得说。在她面前,陆平也向来都是从不隐瞒什么。此时低头片刻,他笑笑,道:“他那种人,小小年纪就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肯定不会那么傻呀,我去之前就知道他肯定不会接我支票的,但这个态度,我必须摆出来,必须明确的告诉他,这个女人是我的!我占下了!”

    高兰兰闻言笑笑。

    这个话,像是从陆平嘴里说出来的。

    做事沉稳、周到,但又不失霸气,一直都是他的风格。

    于是,她问:“那,你确定要收到了?明白你的意思了?”

    陆平笑笑,道:“当然。还是那句话,他又不傻!”

    “那……他会放手吗?”

    陆平闻言面色一凝,旋即自信地道:“他放手不放手,有什么要紧?只要我够强,他凭什么跟我争?”

    高兰兰闻言先是笑笑,但随后却忍不住提醒道:“他的条件,可不比你差,年轻,有钱,帅气,又有才华,而且全国都知道,他特别招女孩子喜欢。”

    陆平闻言脸色一沉,但旋即,他仍是无比自信地道:“鹿灵犀不是那么浅薄的人!李谦身边那些女人,跟她没法比!”

    听到这个答案,高兰兰反倒愣了一下,旋即才失笑,“那位鹿老师就那么好?”

    陆平闻言笑而不语。

    但很快,高兰兰就又道:“那个李谦,还是真的很有才华的,此前老周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你好像对李谦有些意见,还曾经特意给我打电话,让我叮嘱你一句,那个人,能不得罪,尽量别得罪。你看他那《新白娘子传奇》拍的那个水准就知道,那不是个简单人物!老周还说,他要是拍电影,水平也未必会差!”

    陆平闻言冷哼一声,正要说话,高兰兰却又突然道:“不过呢,我虽然答应老周了,说我会劝劝你,但是你知道的,我永远都站在你这一边,只要你决定了,我相信你肯定没问题!别说李谦,就算是秦渭,咱们也不怕!迟早有那么一天,你是要去挑战秦渭的,既然连秦渭咱们都不怕,何况是一个才刚刚只拍了一部电视剧的李谦?要知道,电视剧可不是电影!拍好电视剧,也不代表就能拍好电影!他做音乐好,拍电视剧好,可未必拍电影就也行!”

    听到这里,陆平缓缓地笑起来,顿时觉得心情爽快许多,想了想,很诚恳地看着高兰兰,道:“高姐,谢谢你一直支持我!”

    高兰兰笑笑,“咱们是一体的!”

    陆平深吸一口气,“对,咱们是一体的!”

    见他脸上重新出现了那一抹昂扬的斗志,高兰兰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不少,带着些玩笑的意味,问:“那这么说,你现在暂时不考虑开新戏,全心全意追求那位鹿老师?”

    陆平点点头,傲然道:“以前那个时候,在她面前,我还是有些自惭形秽的,喜欢,但连表白都不敢,但现在,我有这个底气了,所以,我一天一分钟都不想再等!”

    高兰兰抿嘴,但随后就点了点头,“那行吧!那你就放心的去追求她,老周那边,我帮你拦着,尽量让他少打搅你!不过哈,咱们是不是提前定个目标,比如说,半年的时间,必须拿下,拿不下的话……”

    陆平闻言笑起来,“好,好,好,你的意思我明白!”

    顿了顿,他无比自信地道:“那就半年,半年的时间,足够我拿下来了!到时候,要是半年时间还拿不下来,我也肯定先收收心,开新戏,行了吧?”

    高兰兰闻言笑了起来。

    …………

    不得不说,跟高兰兰聊了一阵子,让陆平的心情好了不少。

    但回到家里,自己给自己倒杯水,到沙发上坐下,回想今天下午李谦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再回想鹿灵犀这段时间提起李谦时脸上的笑容,和语气中有意无意透露出的亲近感觉,当然,尤其是她帮秦晶晶借钱,居然不来找自己,偏偏去找李谦的事情,还是顿时又把他心里的火给勾了起来。

    虽然他心里明白,自己那位鹿师姐眼光过人,是绝对不会喜欢上李谦那种人的,也很肯定以自己当时当下所展现出来的能力、才华,以及未来的无限潜力,只要稍加一些水磨工夫,拿下她肯定没问题,但不得不说,高兰兰,也或者说是周正旸的提醒所传递出来的那些更深层面的对自己和李谦两个人的对比,还是让他心中颇为不快。

    即便是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李谦的确是年轻帅气又有钱,而且关键的是,他比自己更有钱,比自己更年轻,当然,帅气这一条,自己更是没法跟他比。

    尤其是,自己身上最大的凭恃,有才华这一条,他似乎也做的有声有色。

    电视剧跟电影,当然不是一码事,拍电视剧很成功的导演进军电影却大败亏输的例子,也数见不鲜,所以,《新白娘子传奇》拍的好,也未必就代表了李谦能拍出很好的电影。只不过……担忧总是有的!

    尽管陆平对自己的电影才华充满自信,但不得不说,李谦是一个足够让他都不得不为之重视的情敌。

    当然,他直到现在都从来没有想过,事实上,李谦从来都没有要追求鹿灵犀的意思。

    …………

    思来想去,想来思去。

    陆平在沙发上一坐就是半个多小时,不说话,也不动。

    脸上表情更是几分钟一变,忽而阴沉得吓人,忽而又满脸骄傲。

    某一刻,他突然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拨出电话去,等那边接通了,他开口问:“还在拍戏吗?”

    对面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娇滴滴的,撒着娇,“刚拍完夜戏,累死我了,老公,我腿都累软了。”

    陆平闻言却是平淡地“嗯”了一声,“既然拍完了,你回来一趟。”

    “啊?怎么了?”对面闻言有些吃惊,也顾不上撒娇了。

    陆平继续平静地道:“我让你回来一趟你就回来一趟,哪那么多问题!”

    这一次,对面的女人终于听出了陆平的情绪似乎不对,犹豫了一下,她带着点讨好的意味,道:“老公,你也知道的,我拿到这个角色很不容易的,还是你托周总出了面,所以,我怕我如果请假的话……”

    “谁让你请假了?现在回来,明天早起,我送你过去!”

    对面哑然。

    半天后,那女人道:“可是……可是……”

    “有什么好可是的,你是我纳的妾,把我服侍好才是你最重要的事情,忘了?”

    “我没有……老公……你……你怎么了?”

    陆平沉默片刻,平静地道:“我想艹你了!”

    对面屏息片刻,然后怯怯地道:“那,那我马上回去!”

    …………

    今天的陆平,格外生猛。来过一发还意犹未尽,略歇片刻,就又把夏晓月的脑袋摁下去,片刻后雄风再起,再次来过。

    等到这一次,他嘶吼着、颤抖着身体结束之后,夏晓月已经累得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看着陆平一脸发泄过后舒爽的模样,她却不由得就松了口气,还是又挣扎起来,给他舔干净了下身,强撑着自己跑去洗手间清洗了一下这才回来,猫儿一样依偎在他身边躺下纳她过门的时候,陆平就给她立了规矩,只要他不同意,她就不许怀孕。

    见这会儿陆平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她顾不上自己又累又困,只是怯怯地问:“老公,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那么凶……”

    陆平扭头看看她,一伸手,把她揽入怀中,平静地道:“没事儿,就是突然想艹你了,不行吗?”

    夏晓月偎进他怀里,蹭着,“行,当然行,你是人家老公嘛!可是……老公,我觉得你的心情好像特别不好?”

    “嗯,没什么,看了一部烂电影,所以心情不好!”

    夏晓月闻言愣了一下,低下头,脸上闪过一抹无奈与幽怨。

    但她实在是太困太累了,心里又惦记着明天还得早起,在陆平怀里只趴了一小会儿,很快就沉沉睡去了。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