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二〇四章 不走回头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华夏电视台,副台长办公室。[〈  <〈

    冯玉民敲敲门,进去,见赵台长正在低头看东西,就道:“赵台忙着呢?”

    赵炳元抬头看见他,“哦,老冯来了,坐,坐!你稍等一下啊,我看完这份文件。要喝水自己倒,旁边有茶叶。”

    冯玉民点点头,“哎,您先忙,不用管我,我不着急。”

    赵炳元随后就又低下头去看文件,冯玉民则是在沙上坐下,脑子里继续盘算着待会儿要怎么开口解释这件事。

    过了足足六七分钟,赵炳元看完了文件,开始闷头在那里刷刷的写,写完了,他按下电话通话键,把秘书叫进来,文件递过去,道:“告诉他们,不合格,打回去重写!”

    秘书陪着小心地接了文件,退出了办公室。

    赵炳元这才有心情看向冯玉民,也不起身,只是往老板椅的靠背上歪了歪身子,把玩着手里的签字笔,笑道:“怎么,有事儿?看你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不是下面哪个组又给你戳乱子了吧?”

    冯玉民笑笑,“那倒没有。”

    实话说,赵炳元这个人,四十二岁就爬到副台长的位子上,而且还是直接抓最大头的电视剧电影这一块儿,这几年下来,他在台里表现一向强势,但包括力推《三国演义》等大剧在内,他也的确是能人之所不能,台里上上下下,都对他畏服三分。

    不过冯玉民作为台里的老资格,又是国内电视剧这一块儿泰山北斗级的人物,赵炳元对别人可以不假辞色,对冯玉民,却还是向来都非常尊重的。

    而且,以冯玉民这些年的资历,别说赵炳元一个副台长了,真的杠起来,他连台长的面子也照样敢不给,也没人敢把他怎么样。

    只不过,话是这样说,人要想硬气起来,先自己手里的事儿得办的硬气才行,可问题是,现在他手里的这件事,很明显是办砸了。

    犹豫了一下,他道:“《新白娘子传奇》那个事儿,恐怕是黄了。”

    赵炳元本来是面带笑容的,闻言不由一愣,眉头当时就皱起来,“黄了?”

    刷的一下,他坐直了身子,眉头紧紧的皱着,一脸的不解,逼视着冯玉民,“怎么可能会黄了?他不愿意修改?还是嫌钱太少?”

    冯玉民犹豫了一下,道:“都有。”

    赵炳元手里的笔转悠两下,然后啪的一声放到桌子上,站起身来,在办公桌后来回走动了几步,道:“你没有跟他把话说透吗?他这是第一部作品,虽然他本身就是个明星,对吧?他去做导演,会让这部戏自身就有一定的吸引力,但他毕竟才只是刚开始做嘛,才只是第一部片子而已,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挣钱,而是证明自己!拿到华夏台来播,跟他送到其他台去播,那效果,可是截然不同的,对他以后的导演生涯、投资生涯,那都会有着很大的影响!”

    顿了顿,他扭头看着冯玉民,问:“这些……你都没跟他说?”

    冯玉民闻言苦笑,道:“赵台,您不知道,李谦这个人,是那种压根儿不需要你多说半句废话的人,聪明的很,也老道的很,这里头的弯弯绕,他清楚得很。我可以这么跟您说,在他把片子第一时间送到我那里去的时候,对于咱们台这边可能会给的条件,对于送到这边来的利弊得失,他心里就已经是考虑的很透了。”

    赵炳元闻言眼神闪动,然后面色很快就恢复平静。他回去坐下,拿起桌面上的签字笔,缓缓地转动两下,才一脸平静地问:“那么,既然他是这么个聪明人,那就代表着,他宁可放弃这样一次一举成名的机会,也想要多挣一点钱喽?这也叫聪明人?”

    顿了顿,他笑笑,“而且,拿到别的台去放,虽然他还能卖二轮、三轮,但也未必就能多卖什么钱吧?播都卖不贵,指望卖第二轮,能卖出多少来?”

    冯玉民沉默不言。

    顿了顿,赵炳元笑笑,道:“知道你俩是忘年交,是朋友。那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就实话说吧,他要多少钱,或者,有什么条件!”

    冯玉民张了张嘴,却又犹豫了片刻,才道:“现在,恐怕不是多少钱或者什么条件的事儿了,他刚才已经亲自带人过来,把冲印的母带拿走了。”

    赵炳元闻言一愣,随后眼中瞬间闪过一道厉芒!

    “拿走了?也就是说,连谈都没得谈了?”

    冯玉民道:“那倒不一定。不过,他来的时候,在我办公室里坐了一阵子,说的话,挺掏心窝子的。他说,这部戏他耗费了极大的心力,不愿意那么廉价的就出手了……”

    赵炳元面带怒气,冷哼一声,道:“廉价?两千万买断一部戏,还叫廉价?”

    冯玉民抬起头,眉头微皱,显然是对赵炳元的口气有些不满,忍不住抗辩道:“可是这部戏,他一共投了三千五百万!哪怕卖三千四百万,那也是赔钱!”

    赵炳元闻言一笑,不知是乐的,还是气的,摆摆手,道:“三千五百万?那是幌子!这年头,谁不吹着点儿,说是三千五百万,其实呢,我估计两千万左右,就差不多了!”

    冯玉民闻言也笑笑,却无比肯定地道:“对外,他有可能会吹着点儿,但我们俩之间交往这两年,他是什么人,我心里还是有数的。他不说则已,只要亲口跟我说了,那就绝对没谎。”

    顿了顿,他又道:“另外,您也看过片子了,实话说,就算还达不到电影级别,但是咱们抛开故事、人物,都不说,单纯只说那画面,那特效,都能看得出来,那真是花费了极大心力的!据说就为了这部戏的那些特效,他就砸了三千万进去,特意成立了一家特效工作室!你可见他心里对这部戏有多么的看重!所以,咱们就是干这个的,不是外行,一眼看过去就知道,就冲那个画面水准和特效水准,我想您心里也该清楚,三千五百万,应该是没什么谎撒的!”

    赵炳元闻言微微地眯起眼睛看着他,但很快,他又收回目光,想了想,道:“他跟你说的挺掏心窝子的?能说说吗,都跟你说什么了?”

    冯玉民笑笑,道:“他说,其实在把片子送来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赔钱的心理准备了,他还说,如果台里一开始能给哪怕三千万,那他就宁可赔掉五百万,也愿意借咱们台一阵东风,把这把火烧起来,但是,两千万,而且必须是打包买断,压根儿不谈播权,这是他实在接受不了的。”

    赵炳元闻言用力地转动着手中的签字笔,没说话。

    冯玉民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没反应,就又继续道:“另外,他坚持认为,那些唱段,正是这部电视剧最大的特色,他也不能接受那些段子被剪掉。所以……呵,搞艺术的人嘛,这个我理解,您也应该是理解的吧?”

    赵炳元笑笑,“理解!理解!”然后就又不说话了。

    啪啪啪,秘书敲了敲门,推门进来,“台长,开会的时间快到了,您该……”

    赵炳元不等她说完,就直接摆摆手,“告诉他们,推迟二十分钟!”

    他的声音有点大,而且隐隐带着怒气,把秘书吓了一跳,闻言赶紧答应一声,关上门,退出去了。

    一时之间,办公室内的气氛,有些僵。

    冯玉民低了头不说话,赵炳元则把玩着手中的签字笔,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道:“老冯,咱们也搭档了好几年了,我想听你跟我说句实话。”

    冯玉民抬起头来,笑笑,“那当然!我这个人,您还是知道的,压根儿就不会撒谎。”

    赵炳元闻言扬天打个哈哈,笑道:“那倒是,你,我还是信得过的!……那么,你跟我说说,你作为导演,而且还是咱们国内电视剧这一块儿屈一指的导演,对这部电视剧,你怎么看?”

    冯玉民闻言沉吟片刻,道:“那天第一天看片子,我当时就跟您说,谦这个人的才华,真的是处处叫人吃惊!虽然是第一部戏,但上手一点都不见新人导演的那种生涩。”

    “从故事来说,起承转合,有铺有垫有高.潮,该压抑该爆,掌控的简直是行云流水,他写的这个本子,本身就很好了,后期的剪切,也是很见功夫。”

    “然后,人物塑造,不用我多说了,您当时看片子的时候不是也说,白素贞这个人物形象,简直是把中国人内心对于女性美的渴望和赞颂,做到了极致,简直就是标杆级别的。然后,小青,许仙,作为衬托,塑造的都相当到位。再然后,画面掌控……这个也不用说了。”

    “所以我说,从我个人来讲,当初看到这个本子,我个人就很喜欢,我是真怕他初初上手,给拍瞎喽,那个时候,我是真想给他买下来,我来拍,但现在来看,我拍,未必能比他拍的好!”

    他一边说,赵炳元一边点头,等他说完了,他略停顿片刻,然后道:“那么,照你的经验来看的话,这部戏既然已经好到了这个程度,只要打出去,必火?”

    冯玉民闻言迟疑了一下,苦笑道:“这个海口,我还真不敢夸!您也知道,去年我经手的两部片子,都砸了,收视率……嗨,反正我现在是只能说,我很看好这部戏,具体他开播之后,观众会给出什么反应……实话说,去年那两部戏之后,我现在都感觉有点搞不懂观众爱看什么了!”

    “你比方说,您做主引进的那部《东京爱情故事》,在我看来,它就是一部最简单的偶像剧,也就是演员都更漂亮一点,别的,我还真没看出什么亮点来,但是经您一引进,大火!”

    顿了顿,他又继续道:“所以说,虽然我干这一行比您时间长,但现在要说看片子,我的准头儿不如您!”

    赵炳元笑笑,沉默片刻,突然道:“你刚才说,李谦是个聪明人,对吧?”

    冯玉民点点头。

    赵炳元低下头,似乎经历了片刻的内心挣扎,然后才又抬起头来,毅然地道:“帮我告诉他,两千五百万,不能再多了!他那档谈话节目,包在我身上,我让他上三套节目,就算拿不到周六周日的档期,我也会给他争取到周五晚上!”

    冯玉民闻言愣怔片刻,轻声咳嗽一下,才道:“赵台,您没跟李谦打过交道,所以您可能不太了解他这个人。”

    赵炳元一听这个话,眼睛微微一眯,脸上的一抹不满一闪而过,笑道:“哦?这么说……拿不下来?这样都不行吗?”

    顿了顿,冯玉民道:“他是……怎么跟您说呢,他是这么个人!既然他已经把来之前他心里的底价都告诉我了,那么,别说两千五百万,就算是你把他当初的心里底价给到了,他也不会回头了。现在,如果您心里真的看好这部电视剧,想把它拿过来,恐怕就真得考虑给他往上加码了。”

    赵炳元闻言笑笑,“三千万也拿不下来?呵……照你这么说,他还是属驴的?宁可卖给那些省台,卖个五百八百万的播,也绝不回头?”

    冯玉民笑笑,“恐怕是。”

    赵炳元收回目光,眸中有些不易察觉的愤怒。但顿了顿,他却还是面带笑容,抬起头来,看向冯玉民,笑道:“那,老冯,你觉得怎么办好?要么,这部戏咱们就不要了?”

    冯玉民想了想,道:“赵台,实话不瞒您,这头儿,是您,是我的工作,那头儿,是我的好朋友,忘年交,其实我是真不想掺和这件事儿。不过呢,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其实我瞧得出来,您心里其实也是挺看好这部片子的。要么……这样!他成本三千五百万,您给他加上一百万!三千六百万,我不管他现在走到哪一步了,跟其他台接触到什么成色了,我就豁出这张老脸去,一定给您把这部戏给您拿回来,您看,成吗?”

    赵炳元闻言笑笑,脑中心念电转,迎着冯玉民充满期待的目光,他道:“三千六百万……呵呵,呵呵!算了,老冯啊,你就帮我把刚才那个电话打了,两千五百万,加那档节目,他同意不同意,就都随他去吧!”

    说完了,他也不理冯玉民脸上的愕然,直接就继续道:“行啦,我要开会去了,这件事,就这样吧,好吧?”

    冯玉民明白,领导都这么说了,就等于是下了逐客令了。

    犹豫了一下,他最终还是站起身来,点点头,道:“那行,我待会儿就给他打电话,看他怎么说,我再给您回话。”

    赵炳元微笑着点了点头,“辛苦你了,老冯。”

    冯玉民笑笑,转身出去了。

    等办公室门一关上,赵炳元的愤怒顿时就再也懒得掩饰,他攥起拳头,恨不得立刻砸向桌面,最后收回来,却是愤然推开椅子站起身来,走动两步,冷哼一声,自己嘟囔道:“看来那小子没少花钱呀,这可真是下了死力气了!还三千六百万,呵呵……哼!”

    泄片刻,他又回身坐下,想了半天,手掌在桌面上“啪”地轻拍一下,冷笑道:“这个老冯,看来是不大能用了!吃里扒外的东西,枉费我那么看重你!”

    …………

    冯玉民的电话打进来的时候,齐洁正在向李谦汇报谈判的情况。

    掏出电话一看号码,李谦示意齐洁稍停,然后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冯玉民有些唏嘘,“其实我知道这个电话肯定打也是白打,但我职责所在,必须得问你一声,我们赵台长说了,两千五百万,外加帮你把那档谈话节目落到三套节目去,至少也会争取给安排到周五晚上……就这些,你给我个回话吧?”

    李谦半晌没吭声,电话那头,冯玉民甚至都有点怀疑李谦是不是在听电话了,才听李谦突然道:“冯哥,让你为难了吧?”

    电话那头,冯玉民愣了一下,然后,尽管以他的年纪,真的是经过的事情太多了,但这个时候,却还是不由得就觉心里一热。

    顿了顿,他道:“嗨,不提了,提那个没意思。将来实在不行了,我到你那儿去,你还能不给我一碗饭吃?再说了,没到那个地步!我就是居中传个话而已,你还指望我帮你跟他要价?想得美呀你,别忘了,我跟你可不是一边的!”

    李谦笑笑,想解释几句,但最终,他还是简单地道:“你明白的,我不走回头路。”

    “嗯。我知道。”顿了顿,冯玉民道:“那成,就这样,我给你回话去!”

    说完了,他想了想,却又道:“那天老方来台里串节目,正好我碰上了,就聊了几句,你这位大师兄对你推崇备至啊,据说你的戏学得不错?怎么样,准备什么时候登台亮个相?”

    李谦笑笑,道:“我大师兄那是觉得家丑不可外扬,其实我这半瓶子水,哪里敢登台呀!”

    冯玉民闻言哈哈大笑,“得了,回头得空儿了一起喝酒。”

    李谦笑道:“好,回头约。”

    挂断电话,李谦沉默片刻,表情复杂。

    但最后,他也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就抬起头来,对齐洁道:“接着说,刚才说到哪儿了?”

    齐洁道:“说到hunan卫视不怎么接到了什么风声,居然打电话过来,说想要安排人也过来看看片子。”

    【备注:为免麻烦,以后的电视台名称,就统统该用大写拼音替代了,如给您带来阅读不便,望谅解。】

    ***

    一不留神,居然已经周二了,昨天居然忘了求推荐票,现在求一下,不晚吧?(未完待续。)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