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九六章 老年之友,妇女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刷的一下,秦绪林额头上的汗当时就下来了。

    这里在座的都是些什么人?可以说,除了他们两个之外,无一例外都是在娱乐圈里声名远播的人物,别说现在的林羡君连约都没签呢,就算是签约了,短时间内,在在座这些大咖们面前,那也得是陪着小心的——更不用说,那边坐着的廖辽,可是李谦的女人啊!

    你一个刚注册了账号连新手村都没进去的小菜鸟,当着人家的女人夸人家长得帅,这尼玛能有好感才叫怪了!

    孙若璇一笑,周围好几双眼睛都先后看过来。

    谢冰问她,“笑什么呢你!”

    孙若璇扭头看看一脸无惧的林羡君,又看看秦绪林。

    秦绪林则是笑容僵硬地看着她,脚底下猛踢了林羡君一下。

    孙若璇笑笑,说:“没事儿,就是突然想起来一特别可乐的事儿。”

    廖辽闻言一下子来了兴趣,“说说,说说。”

    秦绪林无比头大地看着她。

    谢冰对孙若璇太了解了,见她脸带坏笑,就笑着说:“要是荤段子,你就趁早给我闭嘴啊!你一女的,你哪来那么多荤段子!”

    孙若璇抓起一把花生毛豆,“得,我不说,不说了。”

    曹霑在对面笑道:“别呀,我就指着小孙的荤段子下酒呢,来一个!”

    廖辽冷笑,“呦,行啊老曹,还指着小孙的荤段子下酒?你是惦记着荤段子,还是惦记着讲荤段子的人啊?不怕我们那位冰冰嫂子查你的岗?”

    曹霑闻言,一副洋洋不睬的模样,连反驳都懒得反驳,反倒是孙若璇张嘴就来,“就我跟曹哥这关系,什么嫂子不嫂子的,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那都是衣服,我们才是手足,是吧曹哥?”

    这句话把曹霑噎得不轻,不得不解释了一句,“兄弟如手足没错,但是呢,那什么,你嫂子可不是衣服!哈哈……能添,不好丢!”

    哄堂大笑。

    周晔丢开手里的铁钎子,掏出自己新买的带录音功能的手机来,笑着道:“哎,曹哥曹哥,你再说一遍,我录下来,改天冰冰嫂子去公司的时候,我放给她听。”

    曹霑笑骂:“滚蛋!”

    …………

    眼看林羡君那句话被他们相互之间的插科打诨给岔开了,秦绪林才觉稍稍放心了些。抬眼看了一眼那边的小圈子,觉李谦还在跟那几位电视台的大佬争论着什么,一时之间就算这边哈哈大笑,也没心思关注一眼,就转过头,隔着周晔,跟邹文槐套起近乎来。

    秦绪林虽然干经纪人的时间不短了,但跟邹文槐这种刚一起步就飞成为经纪人圈子里的大神级别的人物,当然是不好比的,不过大家毕竟是同样的职业,几句话一绕,就搭上茬儿了。一来二去,就找到了很多共同的话题和经历。

    而这边,当大家都各自扭头聊起了各自的,孙若璇扭头看看眼睛盯着桌子上各色人马、正眼珠子骨碌碌乱转的林羡君,笑了笑,问:“哎,你也觉得他挺帅的哈!”

    林羡君扭头看看她,点了点头,“你不觉得吗?”

    孙若璇笑,点头,“我当然觉得他帅了,大家都那么觉得!”顿了顿,她笑问:“你多大了?我看你……有二十岁没有?”

    林羡君眉头一挑,傲然道:“我都二十一了!”

    孙若璇那么聪明的人,别看认识了没十分钟,却早就看明白她是个什么脾性了,就笑着道:“呦,二十一啦,以前在哪个公司啊?我怎么没听说过你?”

    这个问题,让林羡君的气焰稍稍地变弱了那么一点点,不过她还是很骄傲地回答道:“我在顺天明星音乐学校上学,今年夏天刚毕业。”

    孙若璇眨了眨眼睛,脸上闪过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哇,那可是科班出身哈!呃,明星音乐学校……”她记性不算差,虽然跟这个名字有关的信息,实在并不是能让人留心记住的,但她还是很快就想起来了,记得有一次,有个秃顶的男人上公司来坐了一上午,最后迫于无奈,何威副总监只好过去见了见他,但是却拒绝了他的邀请。

    据说,他是想要邀请何威过去他开的那家音乐学校挂名担任个名誉校长的,而且许诺每年给不少钱。而那家音乐学校,好像就是叫明星音乐学校。

    想起这一茬,孙若璇心里就有数了:估计应该是一家有那么一点规模,但水准肯定不可能高到哪里去的音乐培训类学校。

    近二十年来,国内娱乐事业几乎是每时每刻都在大展,音乐、电影、电视剧,都是市场节节高升,大明星们越来越有影响力,也越来越有钱,当然,随之而来的就是越来越有社会地位,所以,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几乎每一个都是从小就有明星梦。

    这当然就使得各种各样的艺术类培训学校如野草般疯狂地生长,尤其是在顺天府,各种各样的音乐学校、艺术学校、培训班,没有三百家,也有两百家。

    但其实呢,在圈内人看来,这样的资历,只能算是聊胜于无,没人真的看中你是哪个野鸡培训学校毕业的。

    不过孙若璇聪明,想起来了她也不说。

    扭头看看这个高傲地如小公鸡一般的女孩,她瞬间就失去了兴趣,转而低头用心的开始剥花生豆吃,但这个时候,林羡君反而凑过去,往李谦那边隐蔽地指了指,道:“他身边那都是什么人啊?看他们聊得好认真,都快吵起来了似的。”

    孙若璇对她已经是有点兴趣缺缺,闻言下意识地抬头往李谦那边扫了一眼,又看看林羡君,反而是突然来了那么一点恶趣味,就笑着道:“哦,他们呀,都是他的朋友呗!”然后又顺路吐槽,“你不知道吗?李谦除了是妇女之友、少女之友外,还是出了名的老年之友,专门爱跟一帮比他年龄大了一截的家伙一起玩。”

    说到这里,她还特意努努嘴,“呶,曹哥,王哥,还有那边那几位。”

    林羡君似懂非懂,对于李谦“老年之友”的这个称号,倒是蛮有兴趣的,忍不住笑道:“是事业上的朋友,还是平常也是朋友?他们年龄差了好多,都差了一辈儿了,能玩到一起去吗?”

    孙若璇闻言就笑,“谁说不是呢!但那帮老头儿也都乐意跟他玩,你说怪不怪?”

    林羡君摇摇头,既兴致盎然,又颇觉可笑,就忍不住问:“哎,那几个人也是玩音乐的吗?在圈子里没听说过他们呀!很出名?”

    孙若璇闻言淡定地道:“呶,那边那个有点秃顶的,是华夏台综艺部的主任,他身边那个,是去年春晚的总导演,再旁边的两个,老一点儿的那个,是顺天电视台的副台长,年轻的那个……哎,你不看电视吗?那可是顺天电视台一哥呀,著名的主持人呢!你都不认识?”

    她说着说着扭头看过去时,却现林羡君已经愣住了。

    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嗯,那是春晚总导演冯凯歌。

    孙若璇笑笑,略显狭促地问:“哎,怎么了?觉得冯导也很帅?”

    林羡君回过神来,摇摇头,然后有些呆呆地道:“原来他就是春晚的导演啊!”

    对别的人,林羡君或许没概念,甚至就算是在歌坛内部,她这个目前还算外行的人,也不太门清,总之就是在她心里,红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她觉得自己只要出道,分分钟大红大紫。比如像五行吾素和玫瑰力量这样的,虽然很红,她也爱听她们的歌,但心里就是认为自己的实力秒杀她们,所以压根儿谈不上什么敬畏,但对于她能真切感知到的力量,她还是心有敬畏的。

    比如说,她再自负,也就顶天了自认为自己“只比廖辽稍逊一筹”,总还不至于觉得自己比廖辽都牛逼了,再比如说,她一直以来最大的梦想,就是登上华夏台的春节晚会的舞台!

    而现在,能决定自己是不是可以上春晚的那个人,居然就这么奇迹般地坐在自己身前不过三米远的地方了?——对她来说,这太神奇了!

    哦,对了,那个是综艺部主任,看样子应该是比春晚导演的官儿还大,然后,居然还有顺天台的副台长……半天之后,她回过神来,咽了口唾沫,问孙若璇:“李谦跟他们……都是朋友?”

    孙若璇笑笑,秒懂她心里在想什么,就点点头,特淡定地道:“嗯,朋友,而且是好朋友,动不动就一起喝酒瞎扯淡那种!”

    林羡君再次愣住,下意识地又咽了口口水,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边。一会儿看看李谦,一会儿看看冯凯歌,一会儿又看看赵一谷。

    孙若璇暗笑。

    半天之后,林羡君端起扎啤杯子,咕咚咕咚灌了两大口,然后才又问孙若璇,“哎,他们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着晕乎乎的?”

    孙若璇闻言心想,你要是能一听就明白那才叫怪了!

    想了想,她笑道:“嗨,你管他们说什么干嘛!你没见他们说他们的,我们聊我们的?他们的话题,没几个人感兴趣……一帮老头子!”

    林羡君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

    最终还是谈不拢。

    李谦略显失望,有些意兴阑珊。

    不过事情谈不拢,原因并不是朋友不帮忙,而是情势如此,他们也没办法。

    几个人聊完了事情,举起杯子碰了一下,各自大口喝上两口啤酒,话题很快就从这件略显沉闷的事情上转开了。

    赵一谷看着廖辽,笑着问:“哎,全球天后,你不留在那边做宣传,怎么跑回来了?”

    廖辽抬头,拿肩膀蹭蹭李谦,“这位说的呀,我英语口语那么烂,就别上电视节目丢人了,干脆继续保持神秘就好了。所以,我就做了两次签售就回来了。过一段时间,再回去开几个小型的歌迷见面会,就妥了!”

    大家闻言都笑,但并不惊讶。

    跟李谦都是一年要一起聚好多次的朋友,廖辽也时常会陪着李谦一起去,所以对廖辽,大家都比较熟悉。

    冯凯歌闻言就笑道:“英语说不好,汉语可是没问题的,回头去我们台上个节目吧?”

    结果没等廖辽说话,旁边顺天电视台的张玉平不干了,“别呀老冯,不带这么干的啊,我这儿还没说妥呢,你得排队先!”

    廖辽终于舍得放下她的田螺和牙签,举起双手,“两位老大,饶了我行不行?真是不想再上节目了,过去为了宣传专辑,就那一两个月,总要上十个八个的节目,现在好不容易不上节目也能卖专辑了,你们就饶了我吧!”

    大家都笑,赵一谷更是道:“十个八个还嫌多啊?别人都是一个月赶二三十个节目你不知道吗?再说了,你们歌手的宣传期嘛,你还嫌节目多?”

    廖辽不管那个,高举双手,一副头像的模样。

    大家都哈哈的笑。

    这个时候,一直敬陪末座,从头到尾都没怎么说话的顺天电视台主持人万重山却突然开口,问的却是周晔,道:“晔子,你这也跳槽了,回头快该专辑了吧?我跟你约一期节目怎么样?”说话间,他还笑着看向孙若璇,道:“趁着若璇的新节目没把我挤垮之前,咱们录一期!”

    对于周晔来说,这个当然是好事儿,他赶忙遥遥举杯,“随时听候召唤!”

    俩人拿酒杯同时在桌子上一磕,端起来咕咚咕咚地喝酒。

    …………

    抛开了商议节目筹备的事儿之后,李谦和赵一谷他们终于加入进来,桌面上的气氛,顿时变得活络了很多,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聊得不亦乐乎。

    林羡君就这么傻乎乎地看着这帮大人物在那里跟个普通人一样的撸串儿喝扎啤,一阵子一阵子的走神,也不知道过了多大会子,感觉到秦绪林正在用力拉自己的胳膊,她赶紧回过神来,却见李谦正笑着看向自己,然后下意识地脑子一懵,端着杯子就站起来,“偶像,我敬你一杯!”

    整张桌子,哄堂大笑。

    …………

    这一桌小聚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了。

    结束之后,等大家都走了,秦绪林给她拦了辆出租车塞进去,叮嘱她回去早早的睡觉,明天一早还要去明湖文化参加面试呢,她才逐渐回过神来。

    实话说,刚才在酒桌上她都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已经渐渐都有点模糊了,她只是知道,自己的确是出了个大洋相!

    不过这一路出租车坐回去,等她回到了自己在地下室的小窝,很多东西,都开始慢慢清晰起来——嗯,怪不得秦绪林那家伙死活都要让自己第一个去明湖文化试试。只有确定明湖文化方面不会签下自己了,才可以去考虑别的唱片公司。

    因为明湖文化,可并不单单只是有一帮大牌歌手,也不只是有一个神一样的李谦,关键的是,站在这家公司背后的,还有很多外人看不见的人!

    比如说,李谦的那帮“老”朋友!

    想想看,春晚的总导演哎,那是什么级别!

    而且还有比他更高的,华夏台的综艺部主任哎!

    到了最后一再打听,她勉强搞懂了一点,据说李谦正在跟华夏台和顺天电视台商量,想要跟电视台联合做一档综艺节目——这家伙不光写歌厉害,人际关系简直通天啊有木有!

    直接跟顺天电视台和华夏台商量合办节目,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够资格的!

    因为强大如华夏台和顺天电视台,他们的节目,比如说综艺类节目,那几乎是请谁谁到,没人敢不给这两家老大面子的!所以,人家要办什么节目,邀请什么大明星,还需要跟你合作吗?

    哦……对了,貌似敢不给华夏台和顺天电视台面子的人,还真有!

    比如李谦,除了去年的春晚之外,他就是从来都不上任何电视节目的!华夏台和顺天电视台也没用,照样不上!

    但偏偏,李谦居然跟这俩电视台的大官们关系都很好!

    这叫什么,这就叫能量!

    经过今天晚上的这桌酒,林羡君似乎是突然一下子就明白了很多东西,然后,一个念头在脑子里飞地清晰起来——我就要去明湖文化!

    只不过,她不可能知道的是,就在酒席散场之后,在李谦和廖辽之间,有一段关于她的对话,已经在某种程度决定了她接下来面试的结果——

    起初是廖辽问李谦,“觉得那个女孩怎么样?”

    李谦想了想,回答她说:“她底气好像挺足的,估计底子应该不错,但是……不能签。”

    廖辽耸耸肩,问:“为什么?”

    李谦想了想,简洁地回答道:“自信的有点过头,有点自大,太狂傲了!”

    然后,停顿了一下,不等廖辽继续问,他又加了一句,“如果苗子真的很好,或许,可以帮她联系个专业的音乐老师什么的,然后,那档节目再谈一谈,再接触一下,接下来看有没有启动的可能,如果能顺利启动,就让她去参赛,告诉她,能进前三名,我就签了她!”

    ***

    差距反而被拉大……不光我在拉月票,人家也都没闲着呀!

    没办法了,只好再向诸位书友求几张月票,咱先争取别被甩太远,容我缓缓精神,明天后天,争取再爆一次!(未完待续。)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