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九〇章 你俩真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车子开到胡同口,邹文槐就让司机停下车,下了车之后把司机打走,自己夹着包往胡同里走,只不过,进了胡同没多远,他一眼就瞥见了那辆车。≧>≥网

    快走几步过去,他也不敲门,反正熟到一定程度了,直接推门就进。

    吴妈正浇花呢,邹文槐看见她,就说:“呦,感冒好啦?”

    吴妈直起身来,笑了笑,“好啦,都好啦!”

    邹文槐一边往屋里走,一边道:“你这刚好,歇几天,这么大热个天,少在太阳地里站着。”又问:“他俩都在呢?”

    吴妈笑眯眯的,往屋里一指,:“都在呢,昨儿晚上来的!”

    邹文槐点点头,迈步要上台阶,却又停下,问:“起来没?”

    结果没等吴妈回答,屋里李谦的声音就传出来,“邹哥,屋里呢,进!”

    “哎!”邹文槐答应一声,冲吴妈点了点头,抬脚就进。

    屋里打着空调,很凉快,邹文槐刚一进屋,先就熟门熟路地过去从茶几上扯了几张纸擦汗,“嗬,这天儿这热呀!就下车走了这一段胡同,你瞧我这一脑门的汗!”然后,他一扭头,才现那俩人都正斜着眼儿看自己呢,愣了愣,问:“你怎么跑过来了?不去接机?”

    李谦笑笑,“你呢?好好的工作时间不上班,跑出来干嘛?”

    邹文槐“嘿嘿”一笑,“得嘞,咱俩呀,谁也别说谁,我呀,过来躲会儿凉快,回头你让齐总扣我半天工资,行了吧?”说话间,他先是一屁股坐下,随后还很不见外地冲外头嚷,“那什么,吴妈,我中午跟这儿吃饭啊!带上我一碗饭!”

    李谦笑笑,翘起二郎腿,“中午我俩吃素。”

    邹文槐继续摩挲汗,“你少来这套!就你俩那馋的,比我都馋,还吃素……那我也吃素!”

    周嫫已经先忍不住笑起来了。

    邹文槐瞥她一眼,再扭头看李谦时,张嘴就下绊子,“哎,我说,你不去接机还好说,跟这儿猫着,你不怕那位大姐听说了之后给你急眼?”

    周嫫饶有趣味地扭头看着李谦。

    李谦笑得云淡风轻,“邹哥,我听说你在北边又悄悄地买了套房子?给谁买的?嫂子知道吗?我跟你说啊,搬家的时候一定得打个招呼,乔迁之喜呀这可是!”

    邹文槐一脸无趣地摆手,“行行行,弄不过你,行了吧?你是爷,咱各退一步行不行?”

    李谦冷笑,周嫫却是很有兴致地扭头跟李谦道:“那次我见了一回,那女孩挺漂亮的!”又扭头问邹文槐,“哎,学什么的来着?刚毕业好像?”

    邹文槐一副脸都大了的表情,“打住,打住,两位,咱能不提这个吗?”说话间,他起身跑到空调前头,对着空调猛吹,“咱们哪,谁都别笑话谁,我是好这口儿,可是咱钱货两清啊!对不对?你情我愿的事儿!我倒是想娶进门来呢,你嫂子也不至于就不同意,可人家还不乐意呢!”

    顿了顿,他道:“三年,我给她五十万,你想,多赚呀,等钱货两清了,人家扭头一走,该谈恋爱谈恋爱,该嫁人嫁人,照样是一清清白白的好姑娘,对吧?”

    说话间,他似乎是吹的差不多了,走回来,老佛爷似的往沙上一瘫,“可是你瞧瞧你们,切,我都懒得说,怎么着,四个呀!”说话间,他伸出自己那胖手来,比划着四根手指,“四个!你现在也就是年轻,等三十岁之后你试试,榨不干你!”

    李谦就笑,“还惦记着担心我,我跟你说啊,我不管你怎么玩,别把人往公司塞!”

    “得嘞!”邹文槐大大咧咧一点头,“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说话间,他又突然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俩眼直勾勾的看着李谦,“哎,我说,据说今儿可是大阵仗啊,我跑了还好说,你不留下陪陪齐总顶下来这一场,有点不地道啊!”

    李谦笑,懒得理他,重新抱起笔记本来,“你们聊,我接着干活儿。”

    邹文槐挑眼往那边瞥了一眼,隔着茶几呢,他当然看不见李谦在干嘛,但很快,他现周嫫盘腿坐在沙上,就盯着李谦那笔记本电脑的屏幕看,就忍不住问:“哎,你俩干嘛呢?晾我是不是?谦,你写什么呢?”说话间,他起身凑过去,“嗨,又是!”

    说完了,他一脸无趣地回去坐下了。

    “第几本了这是?”他一边问,一边似乎也丝毫都没有等李谦回答的意思,继续自言自语道:“你说你这那么大公司开着,那么多人都眼巴巴的等着你的歌,你写的哪门子啊!”

    李谦笑,一边运指如飞,一边道:“你不懂,这是在为咱们公司以后几十年的展打基础呢,有了我这些本在,公司就算是光卖版权,都饿不死。”

    “版权?”邹文槐一副嗤之以鼻的架势,“得了吧你!你倒是出版去呀!我跟你说,你别看武侠热,其实啊,都走进死胡同了,这些年你看看,那有什么像样的武侠啊!你写这个,我看也就嫫嫫傻乎乎的爱看!”

    周嫫瞥他一眼,“你才傻乎乎的。”

    “切!”周嫫的攻击,他早就彻底免疫了。

    说话间,他瞥那边俩人一眼,从口袋里掏出烟来,很自觉地跑到门口去,拉开点门缝,点上一根,吞云吐雾间回头再看,他又忍不住吐槽,“你们公母俩还真是……天生一对。我说,嫫嫫,这有什么可看的,咱们放张碟听听行不行?也让我有点事儿干!你们俩不能这么干晾我一个吧!”

    周嫫闻言,无奈地起身,走到d架前想了想,抽出一张d来,打开d机,很快,音乐响了起来。邹文槐努力地听了一阵子,终于听出这是哪张碟子了,然后,他不由得就皱起眉头——别看他只是个经纪人,但是在音乐圈摸爬滚打多年,对音乐的见识和了解,还真不是一般人好比的,比如说,至少他能听得出来,这应该是陈天和在9年代初做的一张概念音乐唱片。

    这种音乐,实话讲,一般人还真是欣赏不来。

    但偏偏,还没等邹文槐吐槽呢,李谦一边噼里啪啦打字儿,一边忍不住道:“嗯,这个音乐不错,跟我这段情节很搭嘛,谁的这是?”

    放上d之后,周嫫就已经又回到他身边坐下了,歪着脑袋看他的电脑屏幕,此时闻言,她淡淡地道:“陈天和的,《天公无语》。”

    李谦噼里啪啦,说:“好,不错。”

    周嫫一脸淡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邹文槐傻傻地站在那里,半天都没说出话来,到最后,只是嘟囔道:“嘿,你俩真行!真行!”

    …………

    今天是廖辽回到顺天府的日子。

    这对于整个中国歌坛、整个娱乐圈来说,都是一个很重要的事件。

    依着廖辽的意思,那肯定是悄没生息的就回来了,一晃就是半个多月没见,还怪想的,赶紧躲家里先啪啪一下,聊解思念的饥渴。但是她不知道,现在光是防住国内已经没用了,国内这帮人嘴再紧,也架不住媒体早就已经把触角伸到航空公司那边去了,而且还不是一家媒体,廖辽那边行程一定,机票一买,这边就已经收到内线消息,几十家媒体嗖嗖的就奔机场去了。廖辽那边估计才刚上飞机没多大会儿,这边长枪短炮都已经调好焦距了。

    所以,李谦本来是准备去接机的,但收到圈内的风声之后,他很自觉地取消了这个打算——光一个廖辽,就够热闹了,自己要是再去,那热闹就大了。

    甚至连带着,就连公司楼底下,此前几天已经逐渐消失的记者们,也又都开始安营扎寨。于是,李谦干脆就跑到周嫫的四合院里写东西,要躲开这热闹。

    邹文槐鬼精鬼精的,察觉到不对,他也是脚底下抹油,飞快地溜了,但齐洁溜不了,别管多么头大,她都得硬撑着,最后一想,好吧,反正躲不过去了,她干脆叫上公司的商务车,亲自去机场接机。

    机场那边很热闹,足足几十家媒体都在等着报道廖辽回国。

    齐洁知道,现在国内的媒体都正处在一种亢奋期,毕竟,廖辽到美国去,这也算是为国争光去了,现在呢,则是衣锦还乡,所以,嗯,可以理解。

    上午十一点多,飞机落地,十一点二十分不到,廖辽和谢铭远就前后脚推着行李出来了。

    可想而知,现场简直要疯。

    费了好大的力气,在齐洁带过去的几个保镖的奋力冲杀之下,一行人总算是上了车,结果开上机场高了,回头一看,那帮记者的车还在屁股后头跟着呢!

    谢铭远啧啧而叹,回头对廖辽说:“你现在是真红啊!国内估计你这也应该是独一份儿了!”

    廖辽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然后,她扭头问齐洁,“他呢?”

    齐洁咽了口唾沫,装模作样地道:“你这阵势,他敢来吗?他要是来了,再多几个保镖也给你们抢不出来你信不信!”

    廖辽又哼哼两声,还伸个懒腰,“累死了!”

    然后,她又问:“他在公司?别告诉我他去学校了,他今天上午没课!”

    齐洁见瞒不过去,干脆耸耸肩,“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廖辽又哼哼两声,掏出手机来,也不在乎谢铭远还在车里呢,就直接拨通了电话,等那头一接通,她不等李谦说话,就直接道:“我十六号还得回去,最近这段时间,你得陪我。”

    电话那头,李谦愣了一下,笑问:“到了?在车里?”

    “嗯哼。”她哼唧两声。

    但那边突然没了声响,片刻之后,李谦才又道:“嫫嫫说,你要是愿意,就过来吃中午饭。”

    廖辽被噎了一下,然后犹豫片刻,道:“不去!跟她说,我累了。哎……你晚上回来啊!”顿了顿,又加上一句,“想你了。”

    “好,我下午就过去。”李谦道。

    廖辽这才满意,痛快地把电话挂了。

    然而,当她回过身来,却现齐洁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

    “干嘛?累死累活大半个月,好不容易回来了,还不许人撒个娇了?”

    齐洁无奈地举手,“行,行,你撒你的!……那什么,老刘,待会儿下了机场高你先把我跟谢总放下来啊,我俩打车走……受不了了!”

    “切!”廖辽不屑地歪在靠背上,“没人疼的丫头,撒娇都找不到人吧?羡慕了吧?”

    齐洁鼻孔哼气,正想反过来讽刺几句,却不知为何,一句话突然噎住,竟是半天没说出话来,不过,她知道廖辽敏感的很,怕她察觉,还是很快说了一句,“就你有人疼,我可羡慕了,行了吧?”

    说完了,自己却是忍不住别过脸去,刚才接到廖辽的欣喜,突然一下子就消逝无踪了。

    道路两旁的草木飞快地向后掠去。

    齐洁扭头看着远处的顺天府城,神情落寞。

    …………

    屋里灯光很亮。

    李谦眯着眼睛休息,这会子有点小喘。

    “哎,去这半个月,我怎么感觉你瘦了点儿?”

    “是吧是吧?”廖辽本来也正趴那儿眯着歇劲儿呢,闻言突然一下就精神起来了,拧着身子,凑过来,“你看看我这腰,现在多细!我也觉得我瘦多了!在那边我可是天天锻炼呢!因为不锻炼的话,就没别的事情可做,太无聊了!”

    李谦笑笑,伸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去洗洗去!”

    一说到这个,她立马就又趴下了,哼哼唧唧的不愿意动弹。

    过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歇过劲儿来了还是怎么着,她侧着身子,瞄着李谦,问:“哎,你这两天没在她那边住啊?怎么感觉龙精虎猛的,没被她榨干净?”

    李谦笑笑,“也就是你,整天惦记着把我榨干净!”

    廖辽不屑地撇嘴,“切!”

    不过顿了顿,她一翻身,就趴了上来,“既然没榨干净,那就再来一!”

    …………

    1999年6月4日,上午,廖辽回到顺天府。

    6月5日,周六,晚八点,何润卿全球巡回演唱会的站顺天府大型演唱会,在顺天府立第一体育场盛大举行。当然,李谦、廖辽、刘明亮、庄美月等作为特邀嘉宾出场,场面热烈。

    6月11日,周五,《泰坦尼克号》正式登6国内院线,且当天在全国十几家院线的近六百家影院上映,几乎无一例外的火爆到一票难求。

    同日,由明湖文化代理行的《泰坦尼克号》电影原声碟,在国内正式上市。

    6月18日,又是一个周五,距离《泰坦尼克号》这部电影的正式上映,已经过去了整整35天,也即五周,所以在这一天,廖辽的张全球大碟《y-heart-i11-g-n》,正式全球同步上市。

    ***

    被九灯那厮出去四十票了,诸位,借我四十张月票可好?(未完待续。)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