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八九章 三十岁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胡敏这个女孩,进公司不过短短两年,但先是被齐洁和廖辽一致选中成为李谦的助理,随后又被齐洁和邹文槐一致看好,被挑进了艺人部,成为令人称羡的实习经纪人,而且带的还是公司的王牌至尊——老板所在的四大美人乐队——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比如说,在跟着李谦去体育场的时候,她也就是顺耳朵听了一句,知道李谦晚上要去何润卿家里吃饭,又听李谦说此前没去过,回到公司之后,就迅把何润卿家所在小区的地址找了出来,还又给何润卿的助理打电话联络了一下,把进了小区门之后该怎么走都给问清楚了,算着到点儿了,这女孩除了跑过去提醒了李谦之外,还顺便送上了一张打印好的交通图。

    好吧,在没有导航的现在,对于此前连一次都没去过何润卿家里的李谦来说,这还真是蛮实用的,因为他是个特别不喜欢让司机给开车的人。

    所以,有了这张人工导航,他顺利地找到了何润卿的家。

    一栋底上三层的别墅,很漂亮。

    时间是六点多,盛夏的阳光在这个点儿,还是挺强的。

    车子停下,李谦眯着眼睛走到房前敲门。

    屋里有人喊,“来了来了。”

    李谦回身,在这个小区里来来回回地又打量了几眼,频频点头。

    何润卿买下这套房子、搬进来,估计少说也得六七年了,所以这个别墅区建设的时间,应该是在9年前后那两年,可现在看来,反而很多新建的小区,还不如它漂亮、别致。

    门打开,是何润卿,系着围裙。

    见来的人是李谦,她笑笑,“来了?”又探头往外看了一眼,“司机呢?你自己开车来的?快进来吧,今天外头热死了!”

    李谦笑笑,一边迈步进去,一边晃了晃手里的那张纸。

    同时递过去的,还有一盒netbsp;   何润卿关好门,好奇地把东西拿过去,先是扫了一眼d,然后才打开那张纸看了几眼,看清那上面的内容,她先是惊奇,旋即笑了起来,不过随后,她就道:“你先坐下,我锅里还煲着汤呢,我去看一眼。”

    李谦应了声“好”的时候,她已经快步跑回厨房。

    片刻之后,一个看上去四十岁上下的保姆走出来,很客气地冲李谦笑了笑,还微微躬身,“李先生好,您坐吧!我给您冲壶茶。”

    李谦正在打量一幅画,闻言看向她,点点头,却道:“不用忙活。你们不用管我,继续忙你们的,我就是蹭个饭。”

    那保姆尽管已经有四十岁上下,却是眉眼清秀,能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估计是个挺漂亮的,而且,她说话带着细微的湖南口音。

    “那哪儿行啊,您坐。”说话间,她已经转头去拿茶叶了。

    李谦吸了吸鼻子,走到厨房门口,探头往里看。

    厨房很大,香气扑鼻。

    何润卿正好盖上锅盖,见李谦探头,就笑道:“菜都预备好了,我马上开炒。你去坐着吧,让徐姐给你冲壶茶。”

    李谦笑笑,退了出来。

    等到保姆给他泡上一壶茶端过来,他就点点头,道:“谢谢徐姐。”

    那保姆有些愕然,却还是笑了笑,“您坐,喝茶,我去厨房。”

    李谦端起茶杯啜了一口,然后大声问:“你喜欢喝黑茶?”

    片刻之后,何润卿笑着从厨房里探头出来,“你不喜欢?我们湖南的黑茶很好喝的。这是一块据说放了能有七八年的陈茶了,去年冬天我们家乡那边给我寄过来的。”

    说完了,她又缩了回去。

    客厅里就有好大一面d架,李谦起身过去,略微扫了几眼,就从里面抽出一张d来,找到d机,打开了,把d放进去,很快,一阵熟悉的音乐声响了起来。

    这是杰里·卡伦成就其天王地位的一张专辑——1993年的《我疯了》。

    厨房里滋啦滋啦的炒菜声和抽油烟机的声音响了起来。

    …………

    借了抽油烟机声的掩护,保姆一边给何润卿打下手,一边凑过去,道:“长得确实精神,看着比那些封面啊海报上的照片,还要好看。”

    何润卿正炒菜呢,闻言扭头看她一眼,笑了笑,没说话。

    …………

    李谦喝茶、听歌。

    一张专辑听了还没到一半,何润卿已经开门,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她已经摘下了围裙,一身最简单的夏日家居打扮,看去清爽而素雅,当然,一如既往的漂亮。

    她手里还拿着刚才李谦递给她的那张纸和那盒d,一边走过来一边笑道:“饿了吧已经?锅里的排骨,得稍微炖一下哈,再等一会儿。”说话间听到李谦放的音乐,她愣了一下,才笑道:“吃饭之前听杰里·卡伦,你可真行!”

    李谦笑笑,站起身来。

    等到何润卿走过来,才跟她一起坐下。

    何润卿先是晃了晃手里的那张纸,笑道:“胡敏那丫头给你弄的吧?跟你说,齐洁跟廖辽,都特别相中这个女孩子。聪明,机灵!”说完了,她又晃了晃手里的d,“这个是?”

    李谦道:“这是我在洛杉矶的时候,有次出去闲逛,在街头碰到了一个乐队的演出,听着不错,就买了两盒d支持一下,这一盒送给你。”

    何润卿一脸惊喜,看看封面,又翻过去看看封底,笑道:“那我不客气了哈!谢谢!”说话间,她起身走过去,换上了这张d,同时还说:“我觉得欧美国家这一点特别好,他们的街头艺术特别达,而且很多街头艺人,其实都相当有水准。”

    这时,d已经开始播放,刚听了能有二十秒,她就一脸惊喜,“爵士?”

    李谦点点头。

    何润卿忍不住又说了一声,“谢了哈!”

    李谦笑笑,忍不住又在房间里扫了一眼,道:“你选房子的眼光,装修房子的水准,比廖辽强多了。”

    何润卿闻言愣了一下,笑道:“这房子还行?”

    李谦点点头,“小区挺棒的,建筑风格我喜欢,房子里面的装修也挺好,反正比廖辽弄的那个强。”

    何润卿笑起来,道:“再好的别墅,也不如周嫫那个四合院啊!哎,对了,你不是买了块地方吗?房子该建好了吧?”

    李谦点点头,道:“建是已经建好了,接下来就是装修啊、花木什么的,我懒得弄,回头等小露拍完了这部戏,还是让她盯着去弄吧。”

    何润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她笑笑,似有深意,道:“那是她的家,对吧?”

    李谦闻言抬头看她一眼,笑笑,耸了耸肩,“算是吧。”

    …………

    一盘辣子鸡丁,一盘红烧排骨,一盘番茄炒蛋,一盘清炒油麦菜,再加一盆鱼头豆腐汤,一眼看去,桌子上红绿相间,煞是好看。

    等到端完了菜,碗筷摆上,俩人相对坐下,何润卿笑着道:“都是家常菜,是我常做常吃的,没跟你客气哈!”然后又问:“要不要来点酒?”

    李谦抄起筷子,摆了摆,“开着车来的,酒就免了。倒是有点饿了,我开吃了啊!”

    俩人本也极熟,平常在公司里一起吃盒饭更是经常的事儿,所以自然没有过多的客套,李谦抄起筷子就吃,何润卿也丝毫不觉有异。

    只是见李谦吃得狼吞虎咽,她一边小口吃饭,才一边忍不住笑道:“你这是饿了几顿了?”

    李谦吐出嘴里的骨头,想了想,道:“你就自己算算吧,公司的盒饭,不用说了吧?那个滋味真的是……周嫫不会做饭,她家保姆这几天病了,她最近也都在忙着排练,经常在外头吃,廖辽那边保姆倒是闲着呢……嗨,反正……不说了,我接着吃。”

    何润卿嘴里嚼着饭,忍不住抄起筷子给李谦碗里又夹了一块排骨,想了想,问:“那,小冰做的饭不好吃吗?等小露回来……对了,她做饭怎么样?”

    李谦想了想,点点头,又摇摇头,“小冰还行,小露嘛……没她.妈做的好吃。嗯,简单来说,她们四个在做饭上都没什么天赋。”

    何润卿笑笑,然后停下筷子,见李谦吃得欢快,犹豫片刻,道:“那……你以后想吃了,就随时过来,我给你做,让你解解馋?”

    李谦抬头看着她,笑道:“好!”

    说话间,他指了指桌上简单的四菜一汤,笑道:“要是早知道你做菜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好吃,这顿饭我就过来吃了。”

    何润卿笑笑,夹了一筷子鸡蛋给他,笑道:“现在也不晚。”

    这一次,李谦没抬头,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闷头吃饭。

    …………

    李谦是真的一点都不见外,第一次登门,他足足吃了两碗饭才撂下筷子。

    等到吃完了饭,保姆在厨房里也吃完了,正好出来收拾碗筷,两人就到客厅的沙上坐下,何润卿亲自动手给换了一壶茶,两人喝着茶闲聊。

    像是李谦手里的《新白娘子传奇》的进度啊,何润卿为自己的演唱会安排的一些小亮点啊,还有准备邀请的嘉宾啊什么的,说着说着,就聊到了李谦的时间安排上。

    李谦放下茶杯,道:“我现在真是头疼,唉,摊子铺的太大了,忙不过来,我估计手里这部电视剧大概到这个月月底,能彻底做完后期,然后呢,就又该考虑卖给谁了!对了,前段时间华夏台的老冯,冯哥,还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台里觉得《三国演义》还值得再继续开一下,选几个重点人物出来,单独开一部戏,第一批的名单里,就有我演的孙策!”

    顿了顿,他苦恼地道:“他们觉得我人气高,正好孙策在三国演义这部戏里出场次数少,经历又够传奇,还有一条三国里少见的感情线,所以值得好好拍一下,冯哥打电话给我约我吃饭,要跟我聊聊,我真是头大呀!今年的事情我都排到年底了,哪有时间再去给他演孙策?”

    何润卿闻言笑笑,抿嘴,然后道:“可不是,前些天我还听人嚼舌头呢,说现在老板就只负责一个廖辽了,连玫瑰力量都直接丢给何总监。”

    李谦闻言苦笑。

    何润卿忍不住问:“哎,小冰就没意见?没有……不让你上床之类的?”话是下意识脱口而出的,说完了何润卿才觉得问得有点过,不由得微微有些脸红。

    李谦倒是没当回事,笑道:“那倒不至于,小冰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她呀……从来没跟我抱怨过任何事情!”

    何润卿挑挑眉毛,心中似有所悟。

    过了片刻,她才又道:“那回头我的演唱会……能有时间过去不?”

    李谦想了想,道:“我尽量,不过我就不事先排练了,到时候现场唱一个吧,或者弹吉他唱也行,排练的话,我是真的没时间。而且,老曹他们最近也都忙,所以……对了,等你演唱会开始,廖辽肯定回来了,你记得抓住她!”

    何润卿闻言笑起来,“她怎么可能跑得了!”

    顿了顿,她却又道:“不过……嗨,其实你那么忙,要是真没时间就算了,反正有廖辽过去帮我撑场子,也够了,实在不行还可以把小雪和小冰她们拉过去嘛,人是肯定不缺的。”

    李谦闻言略带讶异地看看她,“那么体谅?”

    何润卿挑眉、笑笑,“那你看,一向都是那么善解人意的!”

    李谦呵呵地笑了起来。

    顿了顿,李谦道:“不过我还是尽量争取去吧……就为了这顿饭,也不能不去是不是?”

    这一次,轮到何润卿笑了起来。

    她略显狡黠地眨了眨眼睛,“所以喽,你是个聪明人啊!”

    说完了,两人相视而笑。

    然后,李谦突然呆呆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才挪开目光,笑道:“一眨眼的功夫,咱俩也认识了好几年了,呃……三年吧,公司里那么多人,我唯独觉得跟你在一起聊天最轻松最舒服,始终都有个感觉,就好像咱们是那种认识了几十年的老朋友一样。”

    何润卿闻言笑笑,目光不避不让地看着他,问:“所以呢?”

    李谦有些不解,“所以什么?”

    何润卿撇撇嘴,“所以,你满腹感慨的样子,当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出这样的感叹?”

    李谦哈哈一笑,“别来这套!我只是说……嗯,好吧,其实我一直都不太愿意管人叫姐姐,不过呢,有句话说,男人到死都是小孩,所以,好吧,我觉得跟你在一块儿聊天很轻松,是觉得你身上挺有姐姐的味道的。”

    何润卿抿嘴笑,摇头,“我可不想当你姐姐。”

    …………

    饭后两个人坐在一起聊了足足两个多小时,眼看已经九点多了,李谦才起身告辞离开。

    何润卿送出门去,站在台阶下看他动了车子离开,嘴唇微微抿起,目光茫然地盯着小区里的路灯,许久之后,她才叹了口气,转身回去。

    徐姐迎上来,道:“要不是他已经有那么多女人了……我看你跟他聊得那么投机,说不定还真是挺合得来的!”

    何润卿笑笑,先是摇头不语,走到沙旁坐下,她才道:“如果你跟他接触的时间长了,就会现,其实,所有女人都会觉得,如果自己能跟他在一起,应该能挺合得来的。”

    徐姐闻言不解地看着她。

    她耸耸肩,想了想,起身走到酒柜前,给自己倒了浅浅一个杯底的红酒,手里摇晃着酒杯,转过身来,才道:“招女人稀罕呗!年轻,帅气,有才华,人又体贴……还特别有钱!”

    徐姐笑了笑,“也对!要不那么多女孩都赶着往他怀里扎呢!”

    何润卿也笑,“所以呀,外面人都说他是花花公子,其实在我看来,他真的已经是足够收敛了!他要是真是一个花花公子的话……”说到一半停住,她摇摇头,叹了口气。

    徐姐笑了笑,先是看了她一眼,然后才试试探探地道:“其实……我觉得哈,前段时间那个老是过来送花的那个,也不错!你看看哈,年龄也不大,才刚三十岁,虽说离过婚吧,但男人嘛,那不算短处,而且不是说也很有钱嘛,据说是白手起家的,挺有本事的一个人。”

    何润卿笑笑,“他?还是算了吧!虽说没老婆,但据说小老婆也有五六个呢,而且……那人……怎么说呢,特别庸俗!其实庸俗不可怕,可怕的是明明很庸俗,还总以为自己很高雅!啊……不说了,我一想到他梳的那个油光闪闪的大背头我就……哎,他最近没再来吧?”

    徐姐道:“来呢!天天来!我就跟他说你已经出门了,他就放下花就走了。呃,他送来的那些花,我都按照你的吩咐,都扔了。”

    何润卿点点头,举手一饮而尽,然后走过去,又给自己倒了一个杯底。

    这时,那徐姐忍不住道:“其实吧,虽说现代社会啦,都讲究说自由,要什么男女平等,可是你想想,那能平等得了嘛!再怎么男女平等,那男人要是有出息了,他会能愿意老守着一个女人?天底下就没有不偷吃的猫!所以要叫我说,这男人呐,只要体贴你、疼你、对你好,就算还有别的人,也就有了,又能怎么样!你看人家周嫫,廖辽,不也挺好?说句不好听的,她俩这样这一辈子才有意思呢,吵架都不用出家门找人了,自己家里就有对头,多好!”

    何润卿闻言噗嗤一笑,忍不住扭头看着她,“你这又是哪里贩来的奇谈怪论!”

    徐姐闻言笑了笑,“也没有,我就是……就是看着你这些年老是孤孤单单的,我就……我就……小姐,你别怨我多嘴哈,咱就算再漂亮,眼看也都三十多了,该找个人了!”

    何润卿闻言低头,手里的酒杯缓缓摇晃着,然后一抬手,再次一饮而尽。

    然后,她抿着嘴,笑容有些无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她摇摇头,道:“算了,不说了,该睡了。”

    徐姐见她神情有些落寞,当时就没敢再说别的,只是赶紧答应,“哎,对,该睡了。”然后转身走开了。

    等到客厅里只剩下何润卿一个人,她手里拿着空酒杯,转过身去,看向窗外的夜空,忍不住就又苦笑了一下,喃喃地道:“可是,他身边已经有四个人了,想挤进去都不容易啊!”

    ***

    奋力奋力奋力的求月票!

    九灯太厉害了,偏偏我连续爆了几天,实在太累了,大家火线支援一下啊,等我歇一歇,再给大家继续爆!

    请务必帮忙支援一把!多谢了!(未完待续。)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