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七〇章 穿高跟鞋跑步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经历两年多近三年不间断的投入建设,时至今日,无论是从硬件设备,还是从录音师的专业程度来说,明湖文化的录音室,都已经是国内顶级的那一批了。≧网

    而今天,一号录音室里,迎来了几位特殊的来客。

    京剧大师,程派的嫡系传人,顺天京剧院名誉院长,程云山程老爷子,和他门下的大弟子,国家京剧院副院长、当下国内京剧老生的头把交椅,程派在这一代的代表人物和旗帜,方少白。

    和李谦、廖辽他们都是最近几年才刚刚冒头不一样,从程老爷子到方少白,那是过去几十年,自打有了春节晚会之后,就每年必上的人物——当下国内的文艺氛围,京剧,还没有如李谦所经历过的那个时空那般的衰落,至少,它还并没有被中年和青年一代所抛弃,所以,京剧大师,还并不只是一个听起来好听的名号,他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的。

    他们两位都是第一次来,很少见的,李谦亲自全程陪同,带着他们两位把公司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参观了一遍,乐器室、休息室、录音室、办公室,楼上的影视部,甚至连等闲不许人进去的楼下的影像处理工作室,李谦都带着自己的师傅和大师兄进去转了一圈,甚至还把目前来说绝对是绝密级别的特效片断,比如说白娘子修炼得道、化成人形的那一段,播放给两个人看。

    老爷子年级虽说不小了,但精神矍铄,一路看一路听李谦介绍,对公司里的很多东西,尤其是那个影视特效的效果,都是相当的感兴趣。

    当然,看完了自己关门弟子的这点家当,老爷子很高兴,但他们这一次过来的重点,可不是这个,而是,录音。

    廖辽的新专辑目前还属于绝密,所以制作得很小心,为了不在圈内引起过多的消息传播,李谦尽量都是用自己人,而牵涉到京剧用的乐器,则是方少白出手,直接把他在京剧院登台时的班底给搬了过来,现在外界顶多只知道明湖文化来录一京剧风的曲子,却绝对想不到那会是廖辽的新歌。

    一共两偏京剧风的作品,方少白自然是个中行家,所以李谦毫不犹豫地邀请了自己这位大师兄出来为自己保驾护航,担任监制,而程老爷子也自告奋勇,要过来担任顾问,用他的说法就是,“我想过去跟着看看你们都是怎么做东西的。”

    于是,老爷子见到了。

    在没进录音室之前,只是试唱,方少白的唱,就被李谦直接打回去了。

    “我们需要京剧唱腔的韵味,但不是要照搬京剧,这毕竟是一歌,师兄,你这个太有板有眼了!把京剧的东西丢掉先,尝试着把他理解成一歌来唱……呃,师兄,你会唱歌吧?”

    方少白跟程老爷子对视一眼,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别看是京剧界的腕儿,但说起唱歌来,他却不得不承认,“我还真不会唱。”

    没办法,李谦只好亲身示范。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真要说唱京戏,眼前是两位京戏大家,李谦那半碗水,比两位肯定是差远了,不过他的气息和唱腔,毕竟是程老爷子手把手教出来的,路子是肯定没问题的,跟方少白也是绝对的一脉相承,所以,当他把加工过的、去掉了很多京剧板眼的腔调唱出来,方少白很快就恍然大悟!

    “原来是要这样!”方少白摇头失笑,“拿到你那个歌本那么长时间了,我倒是寻思过估计你不会要求我按照京戏的原板来唱,不过这个……你得给我两天时间,让我找找,有点不适应。”

    老爷子则是低头在那里咂摸,过了半天,语重心长地道:“我知道你是想推广京剧,我知道你的一片孝心,但你这样弄,会不会影响孩子的展呀?”说完了,他还看向廖辽。

    廖辽是李谦的女人,虽然目前来说,无名无分,但事情肯定是这么个事情,李谦是弟子,廖辽就勉强可以算是儿媳妇了。所以,老爷子听说李谦要为廖辽做两京剧风的歌曲,一方面是高兴、欣慰,另一方面,却是忍不住为李谦的这个决定而担忧——即便是他,都知道当下正是李谦、廖辽他们如日中天的时候,这要是万一因为推广京剧而栽了跟头,自非老爷子老愿。

    不过,李谦倒是很肯定地回答他,“您放心,不会的,我心里有数。”

    …………

    留给李谦和廖辽录制四华语歌曲的时间,并不算充裕,更何况方少白之前基本上等于是走岔了路子,要重头开始练起,所以,时间就更显得紧紧巴巴。

    不过还好,对于李谦和廖辽来说,彼此间的合作,早已如吃饭喝水一样自然流畅,很多时候,李谦的意思都不需要说完,廖辽就已经秒懂,所以,在把《钗头凤》和《说唱脸谱》挪到最后之后,只用了不到五天,李谦、廖辽、谢铭远这一组全力运转的录制组合,就完成了《被遗忘的时光》和《天堂》这两作品的录制。

    正在筹备演唱会的何润卿忙里偷闲,也在中间加入进来,对这两歌称赞不已。

    …………

    下午的时候录完了《天堂》,廖辽的嗓子已经显得有些疲惫。

    毕竟,一是最近一段时间持续的大量练歌、录音,本来就容易累,二来则是《天堂》这歌,也比较吃嗓子,三来呢,来回飞机什么的折腾,实话说,也是颇受奔波之苦。

    所以,录音结束之后,李谦早早的就把廖辽打回家去休息了,自己则让人给定了明天飞兰州府的机票,然后就跑去七楼的影像工作室,去查看特效工作的进度。

    然后,这一忙起来,等他回过神来时,就现已经是八点多了。

    于是,他让人定了许多外卖送来,给仍然留在工作室里加班的工作人员加餐,自己也留下来吃了一点,然后才起身走人。

    车子开进他租房子的小区,果然又是没了停车位。

    最终无奈,他只好找了一个离得不算太远的路边暂时停下,准备拿了东西就走。只是,停了车还没等下车,目光不经意间下意识地掠过自己住的那栋楼,他的神情却是不由得为之一怔。

    钥匙拔下来,车大灯已经关了,但惟其如此,月光之下,那个身影才恰好入目。

    是个女孩儿,看背影身材级好,扎着一个清爽的马尾,个头儿足有一米七五上下。

    呃,多多少少有点眼熟。

    背影,身材,马尾,甚至衣服,都有点眼熟。

    李谦拉开车门,尚未下车,那女孩似乎听到了这边的动静,突然转身往一边走了几步,站到了一辆车前——这下子李谦确信不只是眼熟的问题了。

    是那辆相当熟悉的长城小跑。

    于是,他停下动作,半开着车门坐在车里。

    而那边,那女孩见无人过来,就又止步,抬头往楼上看了一眼。

    暗夜里,瞧不清表情。

    李谦下车,砰地一声关上车门,虽说隔了少说一二十米呢,但夜色渐深,这种老式小区里异常的安静,那女孩听到动静猛地回头,站到路边车前,背对着楼前的路,看样子,似乎是装作一副正在摆弄钥匙的模样。

    李谦走过去,一路目光锁定她。

    才走了没几步,就已经确信是她无疑。

    当然,不知道是不是没有注意到这边车辆的信息,看样子,她除了转开脸似乎是要避开来人的目光之外,并没有意识到过来的人是谁。

    不过想想……也对。

    王靖露不在家,自己要么住廖辽那边,要么羊圈胡同,再不然就是谢冰那边,总之,会回到这里来独守空房的可能性,实在是不大。

    巧的是,今天自己偏偏就回来了。而且还是晚上十点突然回来的。

    李谦走过去,看着她秀挺的背影,然后站住,问:“大半夜的,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熟悉的声音让她吓了一跳,愕然回头。

    “呃,我……我……”看清来人居然真的是李谦,她的神情慌乱之极,眼中满是不能置信的神色,然后才是异常的尴尬,“我……没事儿,我就是……跑步呢,然后,顺路就跑到这个小区来了。”

    李谦低头看了一眼她的高跟鞋。

    她此刻正敏感之极,见状下意识地也低头看自己的鞋,然后,脸色刷的一下红了起来——即便是大晚上的,只有一点月色,李谦还是能清楚地看到她脸上的尴尬。

    大半夜的,有谁会穿着一双五六公分的高跟鞋跑步?

    眨了眨眼睛,李谦又瞥了一眼她的车,然后道:“既然过来了,那就……上去坐坐?”

    王靖雪赶紧摇头,“不了,太晚了,一会儿我妈该担心了,我还是回去吧。”

    李谦笑笑,又低头看她的高跟鞋,问:“跑回去?你家离这儿可有十里地还多呢!”

    王靖雪顿时又尴尬地低下头。

    李谦想了想,道:“走吧,到家里坐坐,你好像还没来过呢!”说话间,也不等她回应,就领头往楼道走去。

    等他走开,这一刻看着他的背影,王靖雪不知怎么就突然想起三年前那个夏末秋初的时候——只不过当时是自己在楼前等他,而现在,却是一次本不该有的相遇。

    “我是歌手王靖雪。”

    这句话,至今还清晰在耳,就好像是自己刚刚才说过一样。

    李谦走到楼道口,回头看过来,“来呀!”

    王靖雪深吸一口气,迈步跟上去。

    …………

    这是王靖雪第二次来到李谦的家。

    只不过上一次的确是李谦的家,但这一次,这里应该算是自己妹妹的家了。

    房间很小,很局促。

    不要说跟廖辽的豪宅和周嫫的四合院比了,就算是跟自己和谢冰租的房子相比,都小了太多了,不过收拾的倒是挺温馨的。

    两人进门,李谦自己换了鞋,然后拿了一双客用拖鞋给她,自己就径直进屋子里先把水烧上了,回过头来时,见她已经换好了拖鞋,就又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她换下来那高跟鞋,微微皱起眉头,道:“有演出也就罢了,平常的时候,还是尽量不要老穿那么高的高跟鞋,据说对身体不好。”

    “呃……”王靖雪犹豫了一下,道:“是舞蹈老师要求的。”

    顿了顿,她解释道:“我们现在的舞蹈越来越多,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所以老师说,要想关键时候不出错、不露怯,最好就要平常都穿着,要习惯穿着高跟鞋去做一切事情。”

    李谦闻言笑了笑,一边摆手招呼她随便坐,一边道:“知道,你这套理论,我听过。说是要踩着高跟鞋如履平地是吧?,什么时候不穿高跟鞋反倒不适应了,才是真的练到家了!”说话间,他不屑地摇摇头,道:“谬论!”

    王靖雪笑笑,低头坐下。

    李谦把沙上略显凌乱的几件布偶玩具归拢了归拢,然后在王靖雪对面坐下,问:“走之前还听,你正在看房子?买了吗?”

    王靖雪抬手抿起耳边散落的头,仍带着些拘谨,点头道:“买了,就在我们现在住的那个小区旁边,离了没多远,买了一套复式的小公寓。”

    李谦点点头,笑道:“嗯,反正你现在肯定也不缺钱,想换就换。”顿了顿,他又道:“对了,你要是手里的闲钱没地方投资的话,我建议你可以找人帮你挑一挑路段,买几间商铺来做投资,或者……干脆你就捡好房子多买几套也行。”

    王靖雪犹豫了一下,才道:“买那么多房子干嘛?”

    李谦应声回答道:“保值增值啊,你又没有别的投资渠道,房子这个东西,目前来看,增值会比较快,尤其是在顺天府。反正总比你存在账户里吃利息要划算。”

    王靖雪眨了眨眼睛,点点头,道:“我妈最近……也这么说,也劝我买房子。”

    李谦笑笑,要说话,正好水烧开了,就提前拿了两个杯子,为两个人各自倒上一杯水,一边倒水还一边道:“阿姨还是很有投资眼光的,比你们俩强。”

    王靖雪笑了笑,不说话了。

    以前还不觉得,即便是有求于他,王靖雪都可以很坦然地独自找到他家的楼下,等他回来,一本正经地自我介绍说“我是歌手王靖雪”,但不知为何,到了现在,不管是在公司里,还是像现在这样私底下的见面,她总是会觉得有些不自然的束手束脚。

    李谦倒完了水,回厨房放下烧水壶,一边走过来坐下一边道:“本来是打算去年年底就给你做一张单飞专辑的,但是你也知道,去年我拍了那部戏,耽误了很多时间,今年又……唉,这样,看情况今年下半年给你做,不过,要等你们组合的专辑出来之后吧,上市的话,估计要明年了。”

    王靖雪点点头,道:“不急,再者说……我觉得,我们三个如果我先出个人专辑的话,会不会……”说到一半,她停下了,李谦看看她,笑道:“会不会什么?不太好?”

    王靖雪又笑笑,低下了头。

    李谦伸出手指挠挠眉毛,笑道:“小冰不会吃这个醋的,你放心吧!”

    王靖雪抬头看看他,笑了笑。

    不知道是不是李谦表现的很放松、很坦然,这时候,王靖雪觉得自己的心情似乎微微放松了一点,于是她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怎么……这个时候又回这边来了?”

    听她这么一问,李谦反而“啊”了一声,“你不说我倒差点儿忘了,我回来拿东西,明天要去甘肃那边探班!”顿了顿,他将起身未起身,问:“你要不要一起去?要去的话,我这就打电话让人给你订票!”

    王靖雪张口就想拒绝,她前不久才跟妈妈一起过去了一趟,去探小妹的班,但不知为何,犹豫了一下,这个话没能说出口。

    片刻之后,她只是道:“我们最近在练舞,准备要上润卿姐的演唱会。另外,谢总过来上班之后,就确定我们的新专辑要提前到九月,所以,接下来我们就该预备新专辑了。”

    李谦又“啊”了一声,“对,谢总跟我提过,还催我赶紧写歌……那……”

    没等他把话说出口,王靖雪就又突然道:“你准备去几天?”

    李谦应声回答道:“一天吧,明天去,后天回,你也知道,最近的时间有点紧,跟人家外边合作嘛,不想拖拖拉拉的,还是要赶紧把剩下两歌录完了才好。”

    王靖雪犹豫了一下,越来越激烈的心跳几乎要按捺不住,她终于忍不住道:“那要么……我也过去看看?”顿了顿才又完全没必要地加上了一句解释,“我也有点想小露了。”

    …………

    李谦说要送她回去,但王靖雪脸红红地说自己回去就行,李谦也就没再多说,反正,虽然谁都没挑破,但其实俩人心里都明白,她的车就在楼底下停着呢。

    甚至,未免她尴尬,李谦干脆就没下楼送她。

    等她走了,李谦端着水杯走到窗前,看她走到车子旁边,看她进了车子,看她动了车子,又看着她开着车子远去,端着手里仍然有些烫的水杯,浅浅地抿了一口。

    窗外,夜色正好。(未完待续。)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