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五六章 初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顺天府汇文书店。> ≧≯

    大年初五,上午八点钟,书店刚刚开始营业,门外就排起了长队。

    说是长队,其实也不长,因为不缺货,所以值班经理安排人把货源集中搬到一楼大门口处,然后在门口挂个牌子:“《曾经的你》现货售!”,基本上就是排到谁,预备好钱,随到随取随走人。

    当然,一大早的,人来得多,都集中在这个时间段过来,排队还是肯定需要的——最多有三四十人,最少也二十来个,总有人走,也总有人来。

    汇文书店因为会销售大量的外文原版书和大量的英语、西班牙语原版专辑,因此,三层楼的规模,虽说不大不小,但在某些小众的读书圈子和音乐圈子里,也算是颇有影响力,甚至,顺天府很多家唱片公司,都是这里的VIp会员,委托这家书店专门负责海外各种专辑的采购。

    一直忙活到八点半,已经是几百张专辑卖出去了,值班经理这才突然现,店里的音响居然还没有打开呢,于是果断的,他亲自动手拆开了一盒d,打开了店内的音响系统。

    随后,一阵古筝的声音传来了出来。

    这是给顾客们听的,眼下店里那么忙,可想而知,上至值班经理,下至普通售货员,都不怎么有精力用心的去听专辑,至于顾客……这么早的点儿,真正到店里闲逛挑书的人,还并不多,所以来的人,大多都是奔着《曾经的你》来的,是最典型的那种目标明确、买了就走的顾客。

    郑默来到书店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看到门口居然有几十个人排着队,他顿时就有点惊诧,不过这个时候,正好店内的音响系统已经播放到了《曾经的你》这歌,听着这个旋律,再看看门口挂着的那块“《曾经的你》现货售!”的牌子,他不由得撇了撇嘴,略有些不屑地摇头。

    顺着人流过去,他越过很多人走向柜台前,眼看离柜台不远了,有人不愿意了,“哎,哥们,排队!”

    郑默一开始没在意,但随后,就有个人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待他回头,那人也道:“买专辑的是吧?后边排队去,我们都是买专辑的!”

    郑默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就捕捉到队伍后面很多人愤怒的目光,当下他犹豫片刻,很快道:“我是VIp会员,我……”

    没等他说完,已经有人道:“我还VIp呢,后边去!”

    郑默摊摊手,心里老大不高兴,但他又不敢顶着那么多人的怒视再往前走,正进退两难的时候,正好扭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当下他马上就是眼前一亮,“沈经理,我年前递的单子,货到齐了吗?”

    汇文书店的值班经理姓沈,这时闻言看到郑默,当下赶紧快步过来,两人简单地握握手,那沈经理笑道:“还差一张科琳娜的没过来,不过剩下的都已经齐了,就在柜台里,我帮你拿!”

    郑默道了谢,正要跟他过去,想了想,又扭头看了队伍里的几个人一眼,嘴角撇了撇,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后面不少人怒目以对。

    但是听对话就听得出来,这人应该的确是人家汇文书店的老顾客了,甚至跟值班经理都是熟识的,说到底,大家虽然心急于快点拿到专辑,但还是没人愿意惹什么事儿,所以,尽管看着郑默得意洋洋地拿到了一大摞专辑,又顺手加了几份《曾经的你》到他的小货箱里,结了账走人了,不少人心里都憋火,但最终,还是没人站出来再说什么。

    郑默拿了订购的专辑,出门刚上了车,就接到信达唱片总经理周钊的电话,“老郑,老肖他们这个点儿不知道在不在工作室?我刚拿到手李谦的那张专辑,要不要你也过去工作室,咱们一起听听?”

    郑默闻言笑道:“我也刚拿到,正要回工作室呢,周总你也来吧?”

    周钊很快回答道:“那好,我马上过去,待会儿见。”

    “哎,待会儿见。”

    挂了电话,郑默很快动车子,直奔飞翔乐队音乐工作室。

    才刚九点一刻,但乐队的七名成员已经到齐,看样子正准备开始排练呢!

    大年初三,肖爱国就已经把大家都召集起来,开始了新歌的排练,看得出,他的心气儿前所未有的高涨,修改的两歌,和新写的一作品,水准也都相当的高,于是,整个乐队愣生生让他带的,那股子心气儿不知不觉就起来了。这几天,大家都是早到晚退,排练的相当辛苦。

    郑默进了工作室,放下箱子,跟大家挨个儿的打招呼,见耿乐有点睡眼惺忪的,瞅个没人注意的功夫,就低声笑道:“昨天晚上玩到很晚?”

    耿乐打个哈欠,倒是一点都没有要遮遮掩掩的意思,只是话中透着浓浓的倦意和不满,“昨天你们都闪了,老肖拉着我跟马儿继续改编曲,卧槽,凌晨三点呀,你说老肖也不困,不到八点呢,就给我打电话……”

    没等到郑默回答,肖爱国已经笑呵呵地道:“听你这意思,看来你是真老了呀,我记得那时候,小二十年前吧,咱们哪天不是熬到三四点钟,第二天早上六七点起床,接着干!那时候也没听你唠叨有那么困呀!昨儿晚上回去,又打炮来着吧?还是上回那女的吗?”

    大家闻言都笑起来。

    耿乐翻个白眼,又打了个哈欠,一副懒得反驳的倦怠模样。

    这个时候,工作室的门被人推开,信达唱片的周钊大步走了进来,“嚯,都在呢?最近你们真是很勤奋呀!”

    然后又扭头看向郑默,“老郑,专辑呢?你不是也拿着了?”

    郑默闻言回身从箱子里拿出三张一模一样的专辑,“喏,这儿呢,插队买的,哈哈!有几个孙子还一个劲儿的瞪我,草!”

    耿乐一眼瞥见专辑封面上的几个人,突然揉揉眼睛,一下子就精神了不少,“草,上市了这是?你丫真败家,这种****专辑,你还买那么多张,你私人掏钱啊,工作室不给报销!”

    说话间,他走过去接过一张来,瞧了瞧,笑道:“正好,这会儿困得了不得,咱们听听他这张专辑,顺便让我再眯一会儿?”

    他说这话,本是冲着大家说的,但话到最后,目光还是自然而然地落到了肖爱国身上——出乎意料的是,肖爱国脸上竟是闪过一抹犹豫的神色。

    大家纷纷说“好”,耿乐也没有注意到肖爱国的神色有异,拿着d就直奔d机过去了,倒是马爱书心细,现肖爱国的脸色有点不大对,就扭头看着他。

    俩人对视一眼,肖爱国突然道:“还是先排练吧!”

    工作室内,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然后,大家面面相觑。

    话出口,肖爱国就有点后悔,但这时候话已经说出去了,他只好道:“我不想受任何人影响,咱们先把感觉找准了,闲着歇一下的时候再听,也来得及!”

    信达的老总周钊,和他们的经纪人郑默都在,而且都是一大早赶过来的,所为何事,显然不言而喻,甚至一大早,他们都是特意去拿到了新上市的专辑然后赶过来的,这个时候,听到肖爱国的话,不免就有些纳闷。

    马爱书也愣了一下,然后犹豫片刻,问:“老肖,怎么了?”

    片刻之后,肖爱国笑笑,“也行吧!”

    顿了顿,他无奈地耸耸肩,“你们要听,也行,但是我丑话说前头,别管人家的专辑是好,还是不好,都别影响到你们的心态,待会儿听完了,咱们还是该怎么排练怎么排练!k?”

    大家纷纷回答“没问题”。

    然后,耿乐撕开包装,去摆弄d机了,包括周钊和郑默在内,大家就各自找地方坐下,准备听一听,看《曾经的你》这张热销的摇滚专辑,到底成色如何。

    这个时候,马爱书主动坐到肖爱国身边,趁人不注意,小声道:“老肖,到底怎么了?”

    肖爱国看看他,笑了笑,“没事儿!”

    “真没事儿?”

    “真没事儿!”

    说话间,耿乐已经放好了专辑,手里拿着遥控器走回来,笑道:“来,听听,看这帮小屁孩能捣鼓出什么玩意儿来,就那《飞得更高》,卧槽,真不知道丫们是怎么有脸管那种操蛋玩意儿叫摇滚的!”

    说话间,他坐下,手一按,然后遥控器丢开。

    一阵古筝的声音很快从音响里传出来。

    所有人皱眉倾听。

    摇滚乐起源于西方,但自从传入国内,就不可避免地沾染上了许多的国内因素,早在八十年代初,就有国内的摇滚乐队开始尝试把一些东方的民族乐器加入摇滚乐的编曲,效果不错,飞翔乐队在八十年代中期最后的两张专辑里,肖爱国和马爱书他们,也尝试过这种编曲的路子,但反应平平,后来随着他们的半隐退,摇滚乐开始退热,虽然还是继续有乐队尝试这一类的编曲风格,但显然,都没有能够大火起来,所以,这种编曲的路子,说新鲜一点都不新鲜,但说不新鲜,当下国内真正成熟的这种风格,目前还真就是只有四大美人乐队。

    他们的上张专辑《假行僧》里,也有不少类似的编曲,时至今日,已经被很多国内的摇滚乐队,奉为经典之作。

    而现在,四大美人乐队的第二张专辑,居然一开头第一歌,就是这样的编曲——而且还很长!

    这一段古筝的前奏,虽然也有其它乐器进入,但它必将足足有一分多钟的长度,因此,不少人都听得有些诧异。

    马爱书起身过去,拿了d的盒子过来,翻到后面,看到了歌名。

    “叫《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他道。

    听到这个名字,不少人挑了挑眉毛,肖爱国则眯起了眼睛。

    古筝声中,磬音渐起。

    终于,如同多年狩猎的老手一般,这屋子里的一帮摇滚牛人们在这平淡中,一下子就嗅到了一股令人毛骨悚然、却又莫名兴奋的味道。

    鼓声起,渐大……且迅猛烈起来。

    不得不说,就这一段编曲,立刻就听得房间里不少人都兴奋了起来。

    就连马爱书这样的老手,也是不有下意识地挪了挪屁股,换了个坐姿——仅仅只是一段编曲而已,当然不足以说明太多,但至少有一点,是像马爱书和肖爱国这样的老手可以一鼻子就闻出来的,那就是,这张专辑的味道,很正!

    鼓声大起,节奏一转,贝斯、吉他和鼓,突然就形成了在四大美人乐队的上一张专辑《假行僧》里曾有过些许痕迹的那种摇晃的节奏。

    只不过这一次,贝斯表现得额外突出,使得整个的节奏,变得劲爆了不少!

    “我光着个膀子,我迎着风雪,

    跑在那逃出医院的道路上,

    别拦着我,我也不要衣裳,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刷的一下,别人还没有感觉,肖爱国却是突然觉得心中隐隐有所刺痛。

    下意识地,他挺直脊背。

    “给我点儿肉,给我点儿血,

    换掉我的志如钢和意如铁,

    快让我哭,快让我笑,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咦耶,咦耶,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咦耶,咦耶,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不知不觉的,耿乐的二郎腿不晃了,神色开始渐渐严肃起来,而马爱书盯着手里的内附歌页,看着歌词,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

    至于肖爱国,他面无表情地蹭了蹭鼻子。

    还是那句话,别管大家怎么不对付,但真要论起对摇滚乐的认识和把握,别人不好说,飞翔乐队的三驾马车肖爱国、马爱书和耿乐,肯定还是国内最最顶级的那一批人,所以,一摇滚作品是好还是不好,他们肯定能感受得出来。

    “我没穿着衣裳,也没穿着鞋,

    却感觉不到西北风的强和烈,

    我不知道我是走着还是跑着,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给我点儿刺激,大夫老爷,

    给我点儿爱情,我的护士小姐,

    快让我哭,要么快让我笑,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

    …………

    长达七分半钟的第一歌,终于结束了,耿乐的神色略微轻松了些,甚至还有心情说笑,道:“还行,不算太次,我还以为都是《飞得更高》那种货色呢!”

    不少人都点了点头,周钊想了想,道:“歌词一如既往的亮,编曲异常出色。”

    肖爱国和马爱书都没有说话。

    只不过这个时候,不易为人察觉的是,肖爱国缓缓地松了口气。

    这歌,很出色,但还没有出色到需要让他退让或害怕的程度,甚至,他并不觉得这歌比起他们的《假行僧》那张专辑有什么太多的进步,除了开头的编曲实在是亮眼之外,他甚至感觉这歌的整体水平,还不如《假行僧》和《花房姑娘》,比起那《一无所有》,就更是颇有差距。

    至少,他认为凭借自己现在手头上的这些作品,还是不至于落在下风的。

    当然,听到这歌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事实上自己此前的担心,是完全被证实了的——分析李谦过去的专辑就知道,那真是一个对各种风格、各种取向的东西都把玩到了精熟程度的小家伙,所以,他的任何一张专辑里,都不可能出现只有《曾经的你》这一类的风格,或是只有《飞得更高》这一类风格的情况的。

    他做过的每一张专辑里,负责文艺的和拉升整张专辑质量的作品,和负责扩大受众群体、负责提高商业性和通俗性的作品,总是被搭配得相得益彰。

    所以,他的专辑里,是不可能只有《飞得更高》那一类的流行摇滚的。

    尽管自己心里也知道,只要自己用心去做专辑就好,完全不必去考虑对手是谁,甚至不必去考虑有没有对手,心中更是不必存了什么输赢的心思,但不得不说,从最开始的希望借着彼此之间的冲突为自己、也为整个乐队提升下心气儿,到后来的压力越来越大,再到听到《飞得更高》之后内心的狂喜……肖爱国自己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自己的心态,已经不太正常了。

    若在十年前,他摇滚老肖总是盼着摇滚这个圈子里能多出几个牛人,又何曾会有这种希望别人的专辑不要太强的心思?

    然而,没有办法,他知道自己会拿出全部的实力,但他还是下意识地会去期盼对手能比想象中的差上那么一点点。

    …………

    四大美人乐队新专辑的第二歌,叫做《从头再来》。

    一如既往的高水准,一如既往的高水准的歌词,一如既往的高水准的谱曲和编曲,同样也是一如既往的高水准的怪异的、潇洒的却惹人喜爱的腔调。

    “我脚踏着大地,我头顶着太阳,

    我装做这世界唯我独在,

    我紧闭着双眼,我紧靠着墙,

    我装做这肩上已没有长脑袋。

    啦啦啦……啦啦啦……

    我不愿离开,我不愿存在,

    我不愿活得过分实实在在。

    我想要离开,我想要存在,

    我想要死去之后从头再来。”

    不知不觉间,耿乐的二郎腿已经放了下来,这会子即便是他,也是不由得满脸严肃,神情郑重。

    而马爱书,这个时候则是好像已经陷入了歌词中去了,低着头,盯着歌词本,也不知道是在看,还是在走神。

    肖爱国觉得自己的心,正在越跳越快。

    有那么些些微微的片刻,他觉得自己的呼吸似乎有些失去节奏,不时地需要喘一口大气,才能让自己不至于被憋死。

    等到这歌结束,事实上,这张专辑十歌,才只过去了两而已,时间也不过是只有十二三分钟,但是于肖爱国而言,却觉得好像是过去了好长好长的一段时间——终于,这第二的《从头再来》结束了,他缓缓地松了口气,晃晃脖子,调整了一下坐姿,准备迎接下一歌的挑战。

    就在这个时候,第三歌,已经很快就开始了。

    这歌,叫《一块红布》。

    歌刚一开始,并没有太多的异常,但李谦的唱一切入,却是让沉默如肖爱国,也终于忍不住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

    第二更奉上!

    已经一万多字了有木有?已经彻底累瘫了有木有?

    好了,属于我的工作,已经额完成了,现在终于可以滚去睡觉了,至于月票的事儿,就拜托诸位了!

    咱们明儿见!(未完待续。)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