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四六章 被人打脸了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接到电话,王怀宇只花了二十来分钟,就赶了过来。

    又十分钟之后,齐洁和廖辽也过来了。

    显然,任何一个圈子、任何一个职业,都讲究术业有专攻,最讨厌的,肯定就是有人质疑自己的专业能力和素养。

    你指着一个画家说人家不懂画画,指着一个演员说人家不懂表演,指着一个歌手说人家不懂唱歌……耿乐接受采访,公开发表看法认为目前音乐圈里最当红的四大美人乐队不懂摇滚,其实都是一码事。

    同行是冤家,这很正常。背地里怎么议论,怎么臧否,甚至怎么破口大骂,那都是关起门来自家事,没人背后不说人,也没人背后不被说,这也很正常。但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公开质疑另外几位同行的专业水准,这就形同挑衅了!

    飞翔乐队成立于七十年代中,走红于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巅峰之年应该是1982年到1984年那几年,在那个时候,他们甚至不只是代表了国内的摇滚乐,几乎可以说是代表了当时的整个国内流行歌坛。

    要说地位,飞翔乐队在国内歌坛、在摇滚乐的地位,都是一样的至高无上。

    成立至今超过二十年,飞翔乐队内部有过几次的人员变动,甚至有人先是退出了,后来又加入进来,但其中有三个人,是从头到尾都没变过的,也是飞翔乐队公认的核心三人组——主唱兼主创肖爱国、贝斯手耿乐、节奏吉他马爱书。

    这三个人,也是国内流行歌坛和摇滚乐方面公认的先行者和元老级大师,歌坛内外,追慕者无数,业界地位极高。

    曹霑一个富家子弟,就是因为听了飞翔乐队的歌,从此矢志从事音乐,并年少离家,在八十年代初就背着一把贝斯跑到顺天府来,只为混进飞翔乐队所在的那个摇滚圈子。

    歌坛天王刘明亮,十年天后何润卿,以及歌坛大姐大、开创一代女声新风格的甄贞,在行业内部地位都是极高,但是在肖爱国、耿乐和马爱书面前,都必须以小弟小妹自居,都是自称是他们的忠诚歌迷。

    就连蜚声国际的著名小提琴家、后来回国执掌索尼唱片的谢铭远,都是在飞翔乐队的歌声中成长起来的,对他们,都是相当的给面子。

    甚至在音乐圈之外……冯玉民现如今已身为国内电视剧制作行业的老大,但不管对谁,他都坦白承认自己是飞翔乐队的铁杆歌迷。

    而尽管已经有十年没怎么露面,但飞翔乐队一旦决定复出,其声势,还是迅速就盖过了当时索尼唱片接二连三的大动作,使得当时飞翔乐队和信达唱片签约的消息一经发布,立刻就成为了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绝对热点。

    所以,耿乐发话,公开抨击四大美人乐队不懂摇滚,这对于音乐圈、对于流行歌坛,对于四大美人乐队,乃至于对于明湖文化来说,都是绝对的大事。

    因为对比起飞翔乐队来说,四大美人乐队虽是小字辈,却也绝不是什么不起眼到可以任人评说的小虾米。

    如果说飞翔乐队是国内摇滚乐的开创者,那么,四大美人乐队就不但是国内摇滚乐的后起之秀,甚至可以说是再创者。

    飞翔乐队资格够老、影响力够大,但四大美人乐队却是当下国内摇滚乐的龙头力量!

    而很显然,被人公开抨击说做摇滚的不懂摇滚,尽管发话者是一个平日里大家都蛮尊敬、甚至蛮仰慕的业界前辈,但四大美人乐队这边,却没人会服气!更不会有人心甘情愿的就这么被人给抨击了!

    于是,一时之间,包厢里关于电影的讨论就这么被彻底抛开了。

    随着王怀宇、齐洁和廖辽等人的陆续赶到,包厢里的气氛越来越充满了愤怒——王怀宇还好,略显克制,一如他的性格,所以并没有说什么过激的话,而曹霑则是一直阴郁着脸,但郁伯俊和廖辽,却是纷纷暴怒。

    相对来说,赵河是个在话题外的人,不过他跟李谦合作了几个月,关系已经相当好,跟先后过去探过班的齐洁、廖辽,也都略熟,这时候一时之间不便参与到他们的声讨中去,就很主动地站起身来里里外外的张罗着添杯添酒。

    等到廖辽和郁伯俊他们把心里的愤怒发泄个差不多了,他这才张罗着招呼大家,“喝口酒,消消气,有事儿慢慢说。”

    这个时候,王怀宇转着手里的酒杯,也不喝,就是来回的晃,一边晃一边字斟句酌地道:“我觉得吧,咱们也先别生气,耿乐这个人,就算不认识的,也大概了解一点,大嘴巴!而且实话说,肖爱国跟马爱书两个人,都有点闷,也比较低调,但耿乐就相对的有点浮,不客气的讲就是有点自视甚高!”

    顿了顿,他见大家都不说话的看着自己,就又接着道:“当然,他们在圈里地位很高,所以一般情况下,他自视甚高,甚至吹吹牛,大家也都能接受。这一回的话,据我想,应该是因为他们快发专辑了,我估计耿乐他们这大概是想要从咱们身上先找点新闻热度,毕竟他们当初就算再怎么火,也都已经是好些年没发过专辑了!要单只是这一点的话,其实倒也可以理解!”

    “但是张口闭口咱们四大美人不懂摇滚?这话也太狂了,太不给人留面儿了吧?”郁伯俊愤愤地道,然后,他扭头看向齐洁,“做唱片炒新闻,都这么炒吗?”

    齐洁耸耸肩,“我入行时间短,知道的事儿比较少,就我所知道的话,上一个这么玩的是五行吾素,现在已经被我们公司的玫瑰力量给干掉了,再往前推……嗯,是华歌唱片,其实还是五行吾素,当时华歌唱片可能是觉得五行吾素已经红了,有没有李谦都无所谓,所以就把李谦一脚踹开了,不过那一次,她们是被廖辽给干掉了!”

    包厢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原本沉闷中带着焦躁的气氛,一下子就松快了许多。

    大家显然都明白了齐洁话里的意思——李谦身上从来都不缺这种事儿!

    而且,大家也很容易能明白她这话的第二层意思,那就是:李谦碰上这种事儿,根本不用担什么心,因为不管对手是五行吾素还是五行吾素,他都没输过阵!

    只是……内行人心里都清楚,飞翔乐队显然不是五行吾素能比的。

    他们的资格、江湖地位,都足以秒杀五行吾素,而论起号召力,实话说,别看飞翔乐队已经十年不出江湖,可一旦站出来,这包厢里的所有人加一块儿,也不如那边几位的咖位高——包括李谦,也包括廖辽!

    没办法,老资格就是老资格!

    于是,廖辽忍不住瞥着王怀宇,道:“老王,你心态也太好了吧?让人这个说了,居然还主动帮他们找借口?还能理解?”

    王怀宇苦笑着放下酒杯摊摊手,“我不是帮他们找借口,你先别生气,你这个脾气呀……咱们总得知其然、再知其所以然,闹明白前因后果,然后才能对症下药,确定怎么办吧?”

    廖辽双手抱胸,不说话了。

    李谦伸手拍拍她,用力地揽住她的肩膀,紧了紧。

    廖辽扭头看他,李谦笑着耸耸肩正要说话,曹霑却突然站起身来,拿着手机,道:“我去打个电话。”然后就绕着往外走。

    大家都看着他,等他出了包厢门,几个人纷纷交换个眼神儿,脸上都是有些无奈——耿乐说别人也就罢了,哪怕是指名道姓的说李谦、说廖辽、说王怀宇都没事儿,毕竟大家不熟,人家就算是倚老卖老耍大牌要批评你几句,顶多就是生气,然后反击。这些利益之争、口舌之争,谈不到伤感情。但曹霑跟肖爱国、耿乐、马爱书他们认识十几年了,彼此还是有些交情的!

    明知道曹霑就是四大美人乐队的贝斯手,耿乐这么公然抨击,对老曹来说,伤的可就不只是面子了,还有点伤感情。

    实话讲,如果王怀宇刚才的分析是真的的话,飞翔乐队要发专辑,不要提什么对前辈的尊敬了,哪怕只是出于老曹跟他们之间的交情,老曹一个电话,李谦和廖辽他们,也是很愿意公开站出来帮忙吹捧一下,甚至为他们站站台、增加宣传力度,以求帮他们多卖几张专辑的。

    但是现在,耿乐这一开炮,老曹跟对方的交情保不保得住还是两说,至少李谦和廖辽这边,跟飞翔乐队肯定是结下梁子了。

    李谦就算是再怎么尊敬飞翔乐队,这么被人公然打脸,也绝对没有再陪着笑脸跟人家主动交往的可能性。

    而李谦再红,以飞翔乐队的业界元老地位、以他们那种孤傲的性子,也是断乎不可能主动跟李谦这帮小字辈套什么交情的。

    只是……好吧,被打脸了,李谦心里也是很不爽的。

    王怀宇叹口气,“唉,耿乐这个大嘴巴……估计老曹是去给肖爱国打电话去了,他俩关系还不错,希望这只是个误会吧,别人不好说,肖爱国应该还是能压住耿乐的,看看这事儿肖爱国怎么说吧!”

    郁伯俊闻言不语,但脸上露出一个明显的冷笑。

    跟曹霑、王怀宇这些做音乐的人不一样,郁伯俊年轻的时候也听飞翔乐队,也喜欢,但他那个游戏人生的性子,却绝对不会对谁迷到那个程度。

    这个时候,他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最后又落到齐洁身上,突然问:“齐总,你是唱片发行上的行家,你给我们分析分析,这事儿是耿乐自己突然大嘴巴的可能性大,还是那边就这么制定了炒作策略的可能性大?”

    齐洁闻言笑笑,当时就像摇头说自己可不知道,但话到嘴边,她又犹豫了一下,道:“反正据我所知,专辑要上市的时候,大家比较喜欢吵架,因为这个时候要争,演唱会要开唱了,大家就比较喜欢表现自己的好人缘儿,因为这个时候,很有可能某个助唱嘉宾就能多带来不少的观众入场……”

    顿了顿,她耸耸肩,笑道:“商业嘛,跟单纯做音乐不一样,锱铢必较,寸土必争,我们公司最近就正在为明年何润卿的演唱会和公司里几个新人的专辑做策划案,对比的实在是……太鲜明了!”

    说到这里,她看向郁伯俊,笑着反攻:“郁哥,你们家里是既做院线,又做发行的,你怎么看?”

    郁伯俊露出一个颇堪玩味的笑容,道:“彼此彼此!”

    他的话刚说完,老曹推门回来了。

    他的脸色,似乎更加的阴沉了不少——一看这脸色,再结合刚才郁伯俊和齐洁的对方,大家心头顿时雪亮。

    王怀宇问:“打给肖爱国的?”

    曹霑点点头,沉默着走回来,到衣架旁,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拽出一根雪茄来,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继续沉默着点火烤茄,然后剪掉雪茄头,点上。

    从头到尾,一屋子人都看着他,却无人开口。

    一大团青烟腾起,从他口中袅袅娜娜的散开,然后他猛地吹了一口烟,开口道:“他说,耿乐就那臭嘴,让我不用理他!”

    满屋愕然。

    这尼玛把人骂了,然后让人家不用理?

    众人面面相觑,然后又都看回老曹,等着他的后话。

    这时,曹霑又抽一口雪茄,然后抬起头来,看向对面的李谦,见李谦仍是那样的面色平静,他近乎一字一顿地道:“他说,我最近的东西做的不太讲究,让我有时间了过去他们的工作室,大家一起玩,别净跟一帮小孩子瞎玩!”

    两人目光对视。

    李谦的目光平静依旧,老曹面色平静,但眼睛里却似乎有把火,正在烧起来。

    郁伯俊终于忍不住,第一个打破了平静,“卧槽,这老资格摆的也太牛逼了吧?在他们看来,谦是小孩子?你做的东西不讲究?”

    屋里没人说话、没人回应他。

    曹霑又抽一口雪茄,跟李谦对视一眼,然后扭头跟郁伯俊道:“你那电影的配乐,要么你找旁人,要么就等我一段时间。”

    郁伯俊打个响指,“那有什么可着急的,等得起!”

    然后,他也扭头看向李谦。

    紧随其后,近乎下意识的,王怀宇、廖辽和齐洁,也都纷纷扭头看向李谦。

    就连唯一一个身在事外的赵河,这个时候为气氛所感,左右看看之后,也是忍不住跟大家一起,扭头看向了李谦。

    打从事情出来到现在,郁伯俊和廖辽在声讨、在发泄愤怒和不满,曹霑很伤心、很愤怒,齐洁则更偏向于有些冷嘲热讽,但她的愤怒和不满,也是显而易见的,却唯独李谦,明明正处在挨骂的第一线,却自始至终面色平静。

    这一刻,见大家都看向自己,他习惯性地搓了搓下巴。

    然后,他扭头看向齐洁,简简单单地道:“明天肯定有很多人要求采访,你回头就先打个电话,给公司的相关人等先知会一声,不要乱说话,你呢,控制好公司那边,咱们不要反击。”

    齐洁瞬间瞪大了眼睛,“不反击?”

    李谦点点头,平静地道:“口舌之争,没什么意思,也根本就吵不出个什么结果来,而且一旦争起来,就是遂了那边的意了。”

    大家都不说话,看着他跟齐洁。

    犹豫了一下,齐洁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我回头就去安排。”

    李谦点点头,顿了顿,又道:“我还在成都府的时候,华夏台综艺部的赵一谷赵哥给我打过一个电话,意思是想让我上今年的春晚,我当时就说在拍戏呢,也没答应也没不答应……公司那边,接到邀请函了吗?”

    齐洁道:“接到了,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廖辽、何润卿、四大美人、玫瑰力量,一共四份!春晚节目组那边的意思是,你们都是够资格独唱的。但是不能一次给咱们一家公司四个独唱,毕竟人家那边也有些人情。所以……最多三个。”

    没等她说完,李谦已经点了点头,想都不想就直接道:“把廖辽的拒绝了。”

    齐洁闻言,下意识地扭头看向身边的廖辽——廖辽耸耸肩,没有任何反对或不满的意思,只是目光炯炯地看着李谦。

    当下齐洁正要点头答应下来,随后才突然反应过来,“你要上?”

    李谦想了想,点点头。

    齐洁顿时一脸惊喜。

    要知道,更早的时候,李谦是连发专辑都不愿意的,只想躲在幕后落个清净,后来没办法了发专辑,也是拉上曹霑他们一起玩,组成了四大美人乐队来发专辑,至于春晚,齐洁想都没想就知道,他肯定是不愿意上的!

    所以,当然惊喜。

    但是还没等她说什么,李谦就已经扭头看向了曹霑、郁伯俊和王怀宇,脸上带着一点微微的笑容,又有点无奈,道:“那……没办法了,被人打脸了都,要不,咱们就先把别的事儿都放放,辛苦一个月,做张专辑?”

    所有人闻言都眼前一亮!

    “做!”

    “好!”

    “干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