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二九章 戏,在他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八月二十八日,顺天府五环路上。

    一辆出租车正在飞驰。

    车内,孙玉婷坐前排,满脸严肃,宋玉品和薛长龙坐后排,表情复杂。

    眼看车子下了五环,开始往怀柔的方向去,宋玉品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似乎微见轻松,道:“终于快到了!”薛长龙和孙玉婷也都下意识地点点头,似乎是在附和他。

    但这时,宋玉品却忍不住道:“你说老二也真是,这么大事儿,他怎么能不叫上咱们哥几个呢?主要还是路斌跟老傅,丫的,回头见了面,我得先给丫两拳出出气。”

    孙玉婷在前面听得不耐烦,忍不住回头,“你丫嘴别那么碎行不行?这赖人家路斌跟傅学隆什么事儿了!”话里话外,透着一股丝毫不输给宋玉品的焦躁。

    他们是刚刚紧急从浙江那边辞了工赶过来的,目的地,当然是怀柔影视城,《新白娘子传奇》剧组。

    孙玉婷在圈内颇有门路,所以放假之前,就已经联系好了去一部电视剧的剧组,给人家做剧务,说好听点儿,也可以挂个导演助理的名头,其实就是剧组打杂,而且她面子不小,把同样对剧组生活很感兴趣的宋玉品和薛长龙也给带了进去。

    对于他们这些才读了两年大学的学生来说,尤其还是最难出头的导演系和摄影系学生,挣钱多少搁一边,至少,能在这个时候就有了到人家电视剧剧组去实习的机会,当然算是一桩美事,说出去,那是可以涨面子的。

    所以,三个人一路去的兴冲冲。到了地方之后,新人嘛,还不懂得怎么偷懒呢。做事情也是勤勤恳恳,本以为等到九月底这部戏结束了。必将收获极大,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会比其他暂时连实习机会都不容易捞到的同学,要隐隐约约地先行了那么一小步虽然真的只是一小步,但还是蛮有成就感的。

    后来在那边的影视城,他们听路斌说,李谦的公司成立了一个影像部,没跟他们一起去南边的路斌跟傅学隆。都进去实习了,还不觉得如何一家唱片公司的影像部嘛,下意识地一想,就觉得肯定是要去拍mv的。

    而对于影视圈这个圈子来说,拍mv,算是一个相当初级的工作,甚至比拍电视剧都有所不如的,所以嘛,路斌和傅学隆的活儿,当然就不值得他们羡慕什么。

    然后。他们在南边那剧组里很忙,每天都让人指使得脚不沾地,而傅学隆跟路斌。居然也渐渐地越来越忙,大家相互之间,得有一个多月,完全没有任何联系。而且他们呆在影视城里,每天都是半封闭式的拍摄,也几乎不怎么了解外界的信息与业界变动。

    然而,就在昨天,孙玉婷跟着后勤人员出去采购,在附近的那个县城里。买了两份报纸回来,大家一看。卧槽,李谦要拍电视剧了?而且都已经开拍了?

    不知道还罢。既然知道了,大家当然是赶紧给李谦打电话,李谦那边没接,孙玉婷紧接着就给路斌打电话,这回路斌接了,然后,证明消息无误:李谦的电视剧,的确已经在昨天,也就是八月二十六日,正式在怀柔影视城开拍了。

    于是,三个人简单地商量了几句,很快就达成了一致意见:辞职,回顺天。

    李谦的戏嘛,别管是说过去帮忙也好,还是过去蹭饭也罢,总之,路斌那里是满嘴的邀请,李谦那边也肯定不会拒绝,那当然要去参加剧组啊!

    然后,他们三个连工钱都不要了,当天辞职,收拾东西,坐了足足一天的车赶到杭州府,孙玉婷出钱,帮大家都订了机票,第二天一早就直接飞回了顺天府。

    这一路上,孙玉婷比谁都焦躁,翻来覆去的嘟囔,“这家伙怎么这样?他才多大点儿水平,就直接自己投资拍戏,作死啊这是!”吓得薛长龙和宋玉品都不怎么敢接茬。

    反倒是上了飞机之后,她倒是突然安静下来了,一直到现在都快到怀柔影视城了,除了一句话不说、情绪依旧显得有些暴躁,外加脸色始终严肃得没有一丝儿笑模样之外,其它倒是没什么不对了。

    车子到了怀柔影视城,孙玉婷掏出钱来付了车钱,拎着行李包就下车往门口走,一边走一边掏出电话来,还没等拨号,就已经看见了门口被一大圈记者围住的路斌。

    他们三个赶紧过去,孙玉婷显得比男孩子都生猛,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外围的记者给扒拉开了,挤进去,在路斌胳膊上一拍,“走,带我们进去。”

    路斌只是出来接个人而已,却因为脖子上的工作牌被人发现了,瞬间就被一大堆记者给围住了要求采访,这大热的天儿,弄得他一脑门汗,顺着脖子往下流,终于看见孙玉婷他们,就跟见了救星似的,一边跟记者道歉,一边也奋力地扒拉开记者,带着孙玉婷他们进了影视城的大门一进大门,他当时就松了口气,“卧槽!这帮家伙,真猛!”

    他是开着剧组从影视城那边租的电瓶车过来的,等孙玉婷他们都上了车,回头瞥一眼,见那帮记者在失去了采访对象之后,仍旧在那里聚拢着不肯散去,不由得就又摇头叹息了一声,“真猛!丫的,丫们也不怕中暑!”说话间,开着车往里去。

    宋玉品和薛长龙都是第一次到怀柔影视城,带着点好奇地左看右看,但孙玉婷却显得对这里很熟悉,也或者说,是很漠然,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拍拍路斌的胳膊,“老三,这怎么回事?怎么那么多记者堵你?”

    宋玉品和薛长龙闻言,也都收回注意力,扭头看了过来显然,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路斌都只是一个电影学院的普通在校生而已,实在是没理由被一大帮记者给围住。

    路斌闻言稍微松了松脚下的油门。一边熟练地开车,一边扯过自己脖子上挂的工作牌,晃晃。道:“还不都是因为这个?我一个没注意,带着它出去了。结果可好,这家伙,一大帮人,我起先都没瞧见人在哪里,结果刚一出了大门,这帮人呼呼啦啦就冲出来了,跟你们说,吓我一跳!幸好我是个爷们。我要是个女的,非得以为这帮人是来抢亲的!”

    路斌说得痛快,脱身之后此时说起来,口气中还带着一丝丝的小得意,却全然没有注意到孙玉婷脸上的阴霾,和宋玉品、薛长龙两个人脸上的茫然。

    片刻之后,孙玉婷就忍不住问:“他……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还是剧组出什么事儿了?”

    路斌闻言愣了一下,扭头看孙玉婷,见她一脸的关切,眼睛眨了眨。这才把孙玉婷的反应给闹明白了,顾不上在心里寻思什么、感慨什么,先就赶紧解释道:“没事儿!他能有什么事儿?剧组更是没事儿。挺好的!都挺好的!就是……”

    顿了顿,他无奈地道:“你也知道,谦儿哥是明星嘛!这两年来,始终都是娱乐圈里最热门的话题人物,以前他写歌、唱歌,因为早就已经被证明了很成功了,所以,就算再怎么卖,也已经不算什么大新闻了。但这回不一样,这回是他以一个电影学院在校生和一个歌手的身份。突然投资了一大笔钱自己拍电视剧来了,所以喽……轰动啊!”

    顿了顿。他摇摇头,见孙玉婷似乎听明白了,微微松了口气,就又继续道:“你们可是不知道,其实前几天我们每天都忙得了不得,也不大了解,也就这几天,我们才陆续知道,顺天府那边那些报纸,都快因为这个消息疯起来了!知道我们剧组已经进驻怀柔影视城了,好家伙,前天开机,呼啦啦一下子来了上百的记者,都要求采访!”

    “但谦儿哥说了,封闭拍摄,全程不接受采访,也禁止剧组成员和演员们接受采访。所以喽,你们刚才也看见了,那帮记者让他这一招给憋坏了,昨天还有俩记者直接翻墙进了影视城,到处转悠,一边到处拍照一边找我们剧组,到底让影视城的保安给发现了,直接带走!”

    听到这里,宋玉品和薛长龙才终于明白了一个大概,宋玉品当时就忍不住问:“那这是为什么?老二干嘛不接受采访?”

    路斌扭头往后座看了一眼,摊摊手,“你问我?我问谁去?谦儿哥就这么拿的主意,我们就照做就是啦!他既然这么决定,那就肯定有他的道理嘛!”

    宋玉品闻言不解,还想继续问,但路斌已经伸手往前一指,笑道:“到了!”

    说话间,电瓶车开到一个门口,路斌熟练地停下车子,“都下车,行李先带着啊,酒店那边我已经给你们安排好房间了,但是得回头拍摄结束了,我再带你们去入住。”

    说话间,他拔了电瓶车的钥匙,招呼几个人跟他进去,但走到门口,跟一个剧组人员打了声招呼,他却又突然想起一些事情来,当下赶紧站住,招招手把三个同学聚拢过来,小声道:“剧组的规矩,你们也应该都知道哈,待会儿过去,别说话。尤其是开拍这两天,进展不大好,我看谦儿哥的情绪有点不大对,有点急。所以……小声儿也不行。”

    孙玉婷闻言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只是点点头,然后迈步就要往里走,宋玉品却是忍不住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问:“老三脾气那么大?发火了?”

    路斌闻言眉头皱了一下,道:“谦儿哥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好得很,认识他两年了,你见他跟谁发过火?跟谁不是客客气气的?他是最典型的能耐大、脾气不大那种人。我说的他有点急,是指他在戏上有点急,他毕竟……你们也知道,肯定没经验呀,第一次做导演嘛!一开始有点手生,很正常,所以,大家都稍微注意点儿就是了。咱们进去之后,你们就先站边儿上看着,待会儿等休息的时候,我再带你们过去见他。”

    宋玉品和薛长龙闻言都点点头。

    但这个时候,听路斌说完了,孙玉婷却突然伸手。在宋玉品胸口敲了两下,“你这个称呼,在学校里想怎么喊怎么喊。到这里了,改改!”

    宋玉品闻言有点愣。

    路斌却当时就点头。道:“老孙说的没错!这里是剧组,导演必须有最高权威,你别一口一个老三老三的喊!跟我一样喊谦儿哥,行,喊导演,也行!就是不能喊老三!”

    宋玉品或许别的事儿迷糊,但这事儿倒是一点就透,当下扭头跟薛长龙对视一眼。俩人都点了点头,道:“放心吧!”

    时间是上午十一点半,大晴天里,八月末的太阳,毒辣得很。

    路斌带着三个人一路进去,很快就看到了剧组的拍摄现场几乎每一个剧组工作人员,都暴露在大太阳底下,晒得一头汗,但每一个人,都专心致志地屏住呼吸。正在认真工作。

    这是一座很有些江南风味的小院子,院子里花木扶疏。

    两个一身古装的古典美女正在院中对话,收银话筒高高地挑着。就在她们头顶上方,三台摄像机也分别对准了她们,两部分别取人物近景,一部取中景。而除了摄影师之外,其他工作人员一律都在场地之外屏住了呼吸。

    剧中人物正在对话。

    “他分明就是耳根子软!居然会听那个茅山道士的话!”

    “小青!……”

    没等刚跟着路斌进来的孙玉婷等人听明白剧情呢,拍摄监视器后头,已经有人大声喊了一声,“咔!”

    是那个熟悉的声音。

    然后,几个人顺着声音来处看过去。果然就见到李谦已经站起身来。

    他一边冲着演员走过去,一边道:“所有人。休息五分钟。”

    现场所有工作人员齐齐地松了口气,第一个动作就是擦汗。

    而这时。同样额上见汗的李谦却好像根本不知道热一样,已经走到了两个女演员面前,一边招呼人赶紧把风扇搬来,对着两个演员猛扇,吹得她们衣袂飘飞、飘飘如仙,而李谦却让开了风扇的覆盖区域,站到一侧,一边看着两个演员擦汗,一边道:“感觉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小青的那种感觉,不能是全然的愤怒,而应该是恼怒中带着一抹恨其不争的感觉,至于白娘子,在这个时候,不但要有那种大姐的风范,能稳稳地安抚下自己的小妹,同时呢,她不应该流露出焦急,一点都不要!”

    顿了顿,他见两个演员点了点头,才又继续道:“第一,白娘子不怕茅山道士,她有自信,有底气!第二,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许仙是个什么人,而且她爱的,也正是这样一个人。善良,发自内心的善良,但是很平凡。虽说有点书生气,但他其实就是个普通人!”

    “这部戏,正是因为白娘子的无所不能,聪明睿智,而许仙却是如此的普通,甚至有些时候连普通男人的表现都有所不如,他们之间的爱情,才那么令人称羡,才那么打动人心!当然,许仙对这份爱情的坚持,他内心坚定的勇敢,也是他的闪光点,但究其根本,他在本质上,的确是个普通人。”

    “所以,白娘子爱的就是这么一个普通人,当许仙做出了普通人会做的事情,她又怎么会焦急呢?她的内心,是体谅的,虽然有点无奈。……”

    周围有二三十个剧组的工作人员,但大家虽然都在忙着扇风、擦汗,也有人在窃窃私语,还有人干脆躲到最外围抽烟去了,但基本上没人会大声说话,显然是想把一个安静些的环境,留给正在讲戏的导演,和两位女主角。

    而此时站在外围,路斌并没有急着带孙玉婷他们过去跟李谦打招呼,只是跟孙玉婷他们站在一起,纷纷目不转睛地看着那边的李谦,耳中则听着他循循善诱地跟两个演员说戏。

    不知不觉的,孙玉婷那自从得知李谦真的投资拍戏去了之后就绷得紧紧的神经,竟是渐渐地松弛了不少,心神一松弛,动作也就松弛。

    于是,那边还在讲着戏,李谦还压根儿就没意识到他们已经到来,孙玉婷脸上原本的那一抹紧张与焦虑。竟是已经消退了不少。

    等到那边李谦跟两个演员交流了一阵子,转身走回来,拍拍手。招呼大家各就各位的时候,孙玉婷撇了撇嘴。忍不住扭头对路斌和宋玉品他们道:“还挺像模像样的!”

    路斌眉毛一挑,当时就小声地回应道:“那当然!”

    顿了顿,见李谦压根儿没注意这边,正在跟摄影指导金汉在交流什么,路斌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扭头对孙玉婷和宋玉品、薛长龙道:“估计拍完这个镜头就该放饭了,这会子估计送盒饭的也快过来了,我得去门口盯着。你们……”

    孙玉婷不等他说完就直接道,“我在这里看看!”

    薛长龙却是机灵,直接把手里的行李包往宋玉品怀里一甩,对路斌道:“我给你搭把手去!”说话间,也不等宋玉品给什么反应,就拉着路斌往外走。

    宋玉品一看这样,也不敢大声说话,扭头看看那边李谦已经回到监视器后头坐下,摄影机也已经预备好了,就赶紧把手里的俩包都往孙玉婷怀里一塞。小声道:“我也出去帮忙。”说完了撒腿就跑,出奇的是,孙玉婷倒是没说什么。痛快地把俩包都扔到脚边,只是扭头死死地盯住了摄影监视器后头的那把导演椅。

    …………

    路斌、薛长龙和宋玉品才刚前后脚走出拍摄区域,迎面正好是两个熟人走过来。

    一个是他们宿舍的老大,刘学义,另外一个,则是这部戏的男主角,96级表演系的朱强看见他们俩,宋玉品和薛长龙都是眼前一亮,下意识地就要出声招呼。等到反应过来,意识到这里距离拍摄片场只隔了一堵院墙。他们都没敢说话,却是迎上去。嘻嘻哈哈地跟刘学义和朱强互相拍拍打打的。

    刘学义一放暑假就回老家陪老婆孩子去了,一直到八月中旬,路斌一个电话把他叫了过来,现在跟路斌一样,在这剧组里也是干剧组,简单说,其实就是打杂的、跑腿的,属于谁都能指使的那种。

    而朱强嘛,大家虽然不是一个系,不是一个宿舍,但电影学院一个年级就那点学生,大家平常在篮球场上、拉片室里也是常见,尤其朱强还给摄影系这边好几个人做过摄影模特,关系相当不错,此时见面,自然显得近亲。

    刘学义使了个眼色,示意大家一块儿出去说话,然后就带头走出这座院子,等来到外边,大家说说笑笑一阵,互道近况完了,宋玉品当时就忍不住扭头看向朱强,笑着道:“哎,强子,你这堂堂的男主角,怎么连服装都不换?别告诉我没有你的戏啊,你可是男主角!”

    他这话还没说完,刘学义已经忍不住拿眼神儿制止他了,路斌站的近,更是忍不住小小推了他一把,一脸不豫。

    宋玉品有些茫然。

    朱强在最初的尴尬过后,倒是表现得挺洒脱,直言道:“我的戏连着咔了一上午,导演说,我的戏还没咂摸透,所以就先给我停了,让我继续看剧本,先拍其他人的。”

    宋玉品和薛长龙闻言都有点愣。

    朱强就笑笑,道:“不过没事儿,以前应该是我的理解不对,最近两天,导演每天晚上都跟我聊天,掰开揉碎了跟我讲戏,现在我觉得,嗯,我应该差不多了,等明天的,明天上午有我两场戏,我应该是找准导演说的那种感觉了,应该能过。如果过了,接下来应该就可以正常的按照顺序拍摄了。”

    宋玉品闻言,回头跟薛长龙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些突然严肃起来的感觉。尤其是回想起刚才在片场看到了李谦给两位演员说戏的情景……嗯,俩人都有点肃然起敬的意思。

    大家在一间宿舍里住了两年了,彼此是什么人,彼此有多大能耐,那当然都是心中有数的,可再有数,在今天之前,宋玉品和薛长龙也只是觉得李谦这个人少年老成,有想法,有才气,也有才情而已,他的摄影天赋,在整个96级摄影系,大概进前三名没问题,但是做导演……还真没听说过有什么人可以在大二大三这个时候就调动那么大一个剧组,指挥那么多演员,且还能做到井井有条的。

    而且要知道,按照朱强的说法,以及两个人刚才在院子里看到的那一幕,李谦现在所做的,可不仅仅只是调度演员和剧组那么简单了,他已经是在调.教演员了!

    这可不是随便什么新手导演都能做到的!

    要做到这一步,怎么说也得是在圈子里摸爬滚打个若干年,肚子里放着若干部戏、若干个人物之后的成熟导演!

    而现在,李谦初初上手,却似乎游刃有余!

    以前的时候,自从大家知道了李谦的真实身份,和他在音乐界的地位,自然不会再拿他真的当成那个普普通通的宿舍老三来对待了,可音乐圈,毕竟离大家的生活有点儿远,大家对于他的实力、才华、地位等等,知道是知道,却不过是人云亦云罢了,压根儿也没有什么切实的体会,在渡过了最初那些天“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之后,大家很快就又对他重新熟络起来当然,对于他的三个女人,对于他的女人缘儿,大家还是都有切身体会的,但这个,毕竟与李谦在业界的地位关系不大,而李谦与两大天后之间的那点儿纠缠,除了凸显出他的桃花属性之外,也并不能真的衬托什么,无法让他周围的同学直观地认识到一些东西。

    但是现在,就在他们平日里梦寐所在的拍摄现场,他们见到了那个属于影视圈的李谦。

    影视圈,不同于音乐圈了。

    可以说,自从进入了顺天电影学院那一天起,每一个电影学院的学生,就都已经是半步迈进了这个圈子。他们在宿舍里聊的,在课堂上听的,甚至是在拉片室看的,无不与这个圈子紧密相关,所以,对于这个圈子,对于这个圈子的很多东西,他们当然是有着切肤的熟悉。

    而现在,这个出现在片场的李谦,还是那么安静、少话,还是那么面色平静,即便是拍摄并不顺利,却语调舒缓,并没有丝毫路斌所说的“有点急”的样子!

    但是,他的手里却攥着一部戏!

    一部投资据说高达三千万的大戏!

    而且现在,就当下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经历而言,无论是宋玉品,还是薛长龙,都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那就是:虽然初出茅庐,但李谦却似乎是直接就进入了导演的状态!

    当下的这个剧组,当下的这个片场,看似正走得磕磕绊绊,并不顺遂,但偏偏,他们能感觉到,那只是因为剧组还处在磨合期而已!

    事实上,整个剧组、整部戏,都在李谦的手里攥着呢!

    而且,他攥得稳稳的!

    ***

    也不敢说爆发什么的,反正能写多少就写多少,不偷懒!

    事实上,写书到现在,我从不偷懒,一旦出现断更之类的事情,肯定是我实在写不了了,是属于不可抗的部分,事实上每到那种时候,我也很无奈。

    另外,月票榜看来是不太容易上去了,这个月不求月票了,大家手里有推荐票的,支持一下就好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