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二五章 不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她很漂亮,这毫无疑问。`

    但你要认真评价起来的话,她的美,其实并不过谢冰和王靖露她们。

    她只是美得很特别。

    也或者可以说,她身上那一抹独特的气质之美,早就已经凌驾于她自身的美貌之上了。

    她美得明光潋滟,一颦一笑皆是风情,而且最关键的是,她整个人的气质是温温润润的,既不像周嫫那样满满的仙气儿,也不似谢冰的那种甜软,她的身上,三分烟火三分仙,剩下四分,让你根本就找不到一个恰当的方式去形容——这种明媚却又温润的气质之美,甚至足以让人第一眼看上去,就瞬间被吸引去全部的注意力与好感。

    总之就是一句话,她往你面前一站,你脑子里就会瞬间蹦出那么一个字:美!

    她很悠闲,看得出来似乎并不为生意的好坏而喜悲,似乎只是需要给自己找个事情做一做来打时间,加之她本人对卖花并无恶感,所以就开了家花店。

    想想也是,虽然十几年前的演员们的收入,跟当下根本没法比,但她毕竟也红火了好多年,钱应该或多或少还是有一些的,至少要生活安逸无忧,问题不大。

    她很机警。

    李谦并没有总是盯着她看,只是偶尔看她在做什么,大多数时候,会去留心她店内的布置、安排,看她养的那些花儿,为了不想引起她的注意,以便躲在暗处观察她的日常一举一动,李谦甚至好几次佯装从门前走过,但是……她似乎从一开始就已经察觉,有人在观察她。

    眼看已经是十一点半,李谦决定进门,去走近了观察她。

    然后,他推门进去,看着她不慌不忙地放下书,站起身来。平静地道:“先生您好,请问需要什么花?”然后才他伸手,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一沓文件来,又附上自己的名片一起递过去。道:“白小姐你好,我叫李谦,是特意从顺天府过来的,我能跟你聊聊吗?”

    李谦敏锐地注意到,她的嘴唇微微撅了一下。

    就这一下。李谦觉得,她应该是知道自己是谁了?

    也就是说,她是知道自己的!

    李谦的心里心念电转,心想:这样就好,只要你不是完全的避世就好!

    然而……眸光流转,她的表情却并没有丝毫异样,只是面带平静的笑容,似是仍在等待李谦的回答——她根本就没有任何伸手去接东西的意思。

    李谦收回剧本,缓缓道:“这个剧本是我写的,名字叫《新白娘子传奇》。是说许仙白蛇传的那一段故事。目前我正在建组,准备今年内就把它拍出来。此前为了剧里的女主角白素贞这个角色,我联系过不少演员,但不是我认为对方不合适,就是对方认为我不合适,一直到我在一张报纸上看到你的照片。”

    看对方的脸色,李谦没有继续递剧本,只是道:“我知道你早就已经退出演艺圈了,不过,现在已经是好多年过去了。年代不一样了,这个社会,也已经不太一样了。所以,我想这部戏。你或许会感兴趣,所以……我们聊聊可以吗?”

    李谦说话时,她似乎是在倾听,又似乎是在走神,不过,她还是很有耐心地等到李谦说完了。然后才笑对李谦,问:“百合?玫瑰?”

    李谦摊手,耸耸肩。

    片刻之后,他在店里扫了一圈,笑道:“百合吧!”

    于是她转身,动作熟练地取花,包成花束,然后递到李谦面前,直接道:“收您九十八块钱,谢谢!”

    李谦掏出钱包,拿出钱来递过去,她接钱,熟练地找钱。 `

    手里捧着一束百合花,拿着两块钱钞票,李谦又耸耸肩,道:“要么,花送给你吧!呃……我是说,在这里,我没有要送花的人。”

    白玉京看看她,脸上仍是那不变的淡淡笑容,只是口气微冷,“出门左转,四步,有垃圾桶……谢谢光临,欢迎下次再来!”

    李谦看看手里的花,无奈转身。

    手都已经拨开珠帘了,他又站住,半转身,回头看着她,道:“你的花卖的,有点贵。”

    白玉京闻言略有些俏皮地学着李谦耸了耸肩,但神色很快就又恢复正常,“看来您一定是一位经常买花送给女士的人。”

    李谦隐约能听出一点讽刺的意味——如果她真是如自己所猜测的那般,很清楚自己是谁,且对于娱乐圈的信息也一直都有所留意的话!

    …………

    下午,三点。

    烈日炎炎,整条街道都恹恹的,丝毫没有上午时候的那股生气。

    珠帘哗啦。

    李谦迈步进来。

    这一次他没带包,两手空空。

    一如上午那般,白玉京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平静地道:“先生您好,请问需要什么花?”

    李谦笑笑,在她店里又扫了一遍,道:“下午的花,是不是会便宜一点?”

    白玉京面带微笑,缓缓地道:“对不起先生,我们店里的鲜花是没有折扣的。”

    李谦摊摊手,笑道:“我想跟你说说这个故事,可以吗?等我说完了,你要是还是不感兴趣,我扭头就走。”

    白玉京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旋即松开,她道:“我们这里只卖花,没有其他业务,对不起。”

    李谦抿起嘴唇,想了片刻,突然伸手一指,“能给我说说百合花的花语吗?它适合送给什么人?”

    白玉京闻言顿了一下,是的,为顾客譬解各种花的花语、各种搭配的含义,这个还真是一个花店老板的业务范围之内。

    然而她笑笑,道:“对不起,我也不知道。”

    李谦看着她,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没必要这样吧,我真的真的是感觉这个角色非你不可……跟你说实话,这些年来,从来都是女孩子倒追我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主动地跟女孩子打交道!所以。但凡我能找到另外一个人来接这个角色,我都绝对不会在这里骚扰你!所以……”

    白玉京居然抱起了肩膀。

    李谦的话头突然一下子打住,眼中满是不解。

    白玉京笑笑,道:“是的。你的理解很对,这属于骚扰。”

    李谦摊摊手,无奈地笑笑。

    好吧,前后两辈子加一起四十年,这还是第一个女孩子说他在“骚扰”。

    李

    李谦无奈地摇头。转身要走,却又转过身来,“虽然当年我还小,也并没有关注过当时的一些事情,但我觉得,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这个时代已经变化很大了,如果你还喜欢表演的话,那么,你真的完全可以重新出来接一些角色了。 `真的。每天经营这样的一家花店,清净倒是真清净,但你准备一辈子就这样吗?”

    白玉京闻言居然笑了笑。

    然后,她转身走到柜台那边,取了两支玫瑰花,一红,一白,走回来,递给李谦,“算是本店赠送的。回去吧,送给你的女朋友。”

    李谦接过花来,无奈地笑笑,“所以。其实你真的知道我是谁,对吧?”

    白玉京已经收起了笑容,淡淡地道:“你的歌不错,但注意别走歪了路,多写点好歌,喜欢的话就多泡几个女孩就好了。回去吧!”

    李谦看看手里那一红一白两朵玫瑰花。想说话,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

    第二天,上午九点二十分。

    白玉京一如往常地骑着自己的单车往店里来,也一如往常地跟路过的店铺里熟悉的人们打着招呼,但远远地,一个高大的身影看得她眉头一皱。

    到了地方,她下车,那年轻人冲她露出一个笑容,“你好。”

    是李谦。

    白玉京神情微漾,却并未说话,只是回身继续叉好自行车,然后掏出钥匙开锁,李谦快步走上前去,主动抓住卷帘门,控制住度地把它拉起来。

    白玉京被抢了活儿,无奈地扭头看他,却见他居然背了一件乐器——唔,像是二胡?

    卷帘门推上去了。

    他很知趣地又后退一步,还是那样子的满面笑容。

    昨天都已经过了明话了,白玉京显然不可能再继续拿他当普通顾客。这时候她也不着急推开玻璃门,想了想,道:“你觉得这样有用吗?”

    谁知他闻言却笑笑,还认真地点点头,道:“有用!昨天晚上我特意找了不少人问该怎么跟女孩子套近乎,大家的答案完全一致,就是像我现在这样:不要脸!”

    白玉京微愣。

    这么多年来,甚至在没有出道拍电视剧之前,不要脸的路数她就见过不知道多少了,成为所谓的“中国第一玉女”之后,更是各种奇葩的路数都经历过。但偏偏,现在这个大男孩站在那里,一脸坦然地说他从朋友那里学来的这个招数叫“不要脸”,她竟觉无言以对。

    而说话间,他还从背后扯过那把二胡来,笑道:“所以,我今天准备给你唱一唱我为这部电视剧提前写好的几歌。”

    白玉京瞥一眼二胡,又抬头看他,心中颇觉苦恼,不过面色倒是还算平静。

    “你会影响到我的生意的,李先生。”

    谁知李谦闻言笑了笑,道:“没事儿,你放心吧,不会的!”

    说话间,他从脖子底下拿起那个大号的墨镜来带上,一咧嘴,露出一嘴的白牙,笑道:“我就在你外头拉二胡,不进去了,反正你在店里肯定能听见。”说着,他还伸手指了指自己身后,白玉京扭头一看,再次微愣。

    一个小马扎。

    李谦笑笑,道:“你进去吧,该怎么做生意就怎么做生意。”

    说话间,他走过去,在小马扎上坐下,怀抱二胡,开始试弦。

    不当他的面了,白玉京脸上终于露出一抹无奈的模样,眉头也微微地皱起来。但是看看李谦,她还是推开门,走进自己的店里。

    门外二胡响了起来。

    白玉京不懂音乐,更不懂乐器,不过大概感受的出来,他有点手生。但毕竟还算熟练,想必以前应该是满擅长过的。

    那二胡在他手底下,显得很欢快。

    然后,他居然真的开始唱了——

    “呵呵呵。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

    西湖美景,三月天呐。

    春雨如酒,柳如烟呐。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白同心在眼前。

    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白同心在眼前。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门外歌声刚一起,店内的白玉京已经忍不住以手加额——天哪!

    这条街上的人流量,从来都不太大,但却也从来都不会太少,而且。李谦的唱歌水准,还是比较高的,虽然二胡最近好久没用了,有点手生,加上这把二胡品质也并不太好,所以挥的精彩程度有限,但朗朗上口的歌词,动听的旋律,还是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一曲很快唱罢,他丝毫都不理此时已经过来围观的几对男女。扭头冲着花店的门口喊,“你感觉怎么样?这歌还不错吧?”

    店内,白玉京还完全没有着手收拾自己的店铺呢,闻言不由得又叹了口气。满面愁容。

    这时候,虽然店铺里没有任何的回音,但李谦却还是在外头又喊道:“下面我再给你唱一专门唱白蛇的歌哈,很短!呃,对了……你如果觉得好听,就告诉我。让我给你讲讲这个故事,好吧?”

    店内,白玉京揉搓着手里的钥匙串,无奈地看向满室花草。

    此时,二胡声再起,旋律不错,给人一种略耳熟的感觉,随后他就开唱——

    “青城山下白素贞,

    洞中千年修此身,

    勤修苦练来得道,

    脱胎换骨变成人。

    一心向道无杂念,

    皈依三宝弃红尘,

    望求菩萨来点化,

    渡我素贞出凡尘。”

    白玉京干脆直接到躺椅上坐下,满脸无奈地看着门外渐渐聚起的人群。

    好吧,李谦这么弄,她还真是感觉有点棘手。

    打不得,骂不得,也赶不得。

    而且问题是,他不是普通人啊,他的歌迷那么多,墨镜再大也遮不住的,一旦时间一长,有人把他认出来,那马上就是大新闻。

    到那个时候,自己这小店,估计就是想清净也清净不了了。

    外面正唱着,突然有人掀开珠帘进来。

    是个小伙子。

    他怀里抱着个

    大竹筐,一边进来还一边不住地回头往外看,“姐,你别说,额觉得他唱得还挺好听的。”

    白玉京闻言不由得抿起嘴唇。

    等他把竹筐放下,白玉京先是拿出一百五十块钱准备给他,但想了想,又加上一块钱,往外一点下巴,“把这一块钱给他去,说是我给的,让他赶紧走吧!”

    …………

    李谦的一曲黄梅调唱得正欢实,突然有个小伙子排开众人,走到他面前,然后,一张一元的纸币拍进他怀里,顿时就打断了演出。

    李谦抬头,那人苦巴着脸,道:“额也觉得你唱得挺好滴,但是额姐说了,让额把这一块钱给你,你赶紧走吧!”

    “你姐?”李谦讶然地问道。

    “昂!”那小伙子回答他,“就是这家花店的老板。”顿了顿,小伙子还好心地解释道:“你换个地方唱呗,你在这里唱,影响额姐生意了。”

    李谦拿两根手指夹起那一块钱,抬起头来,“不是我就纳闷了,我在这里唱歌,我怎么就影响人家生意了?”

    “吔!你这人咋这样,让你换个地方唱你就换个地方唱呗!”

    “我怎么了我?我怎么样了?这地方是你们家的?还是他们家的?我在这儿唱,违反了哪条律法了?”

    “你……”

    珠帘哗啦啦响。

    一只素白的手伸出来,里面有人道:“行了,你俩别吵了。小魏,你接着送货去吧,你进来,给你十分钟,十分钟之内,你要是能说服我,我就接,说服不了我,你就走,不要再打扰我,行不行?”

    外头的争执戛然而止,不少看热闹的人都扭头向花店看过来。

    可惜,人并没出来。

    李谦欢天喜地拍拍屁股站起身来,笑着冲那小伙子露出一口白牙,指指珠帘门,“你姐叫我进去的啊!”说完了迈步就往屋里走,连小马扎都不要了。

    …………

    花店里。

    白玉京摆摆手,向那送货的小伙子示意没事儿,等他走了,这才走到店中央的躺椅上坐下,手里不知何时已经拿着一本书,神情淡然地道:“开始吧,你只有十分钟,既然你进来了,希望你能信守承诺。”

    李谦在店里左右一瞧,直接转身出门,片刻之后,在白玉京惊奇的目光中,他拿着小马扎进来,往白玉京的躺椅旁边pia一戳,坐下。

    二胡随手放到一边,他笑道:“没事儿,今天不行,我就明天继续来唱。”

    白玉京闻言一愣,脸上隐带怒意。

    李谦赶紧摆手、向下压,“别生气,别生气,故事,咱们先说故事。”

    白玉京看看他,欲言又止,然后无奈地捧起书来。

    “你还剩九分半钟。”她冷冷地道。(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