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二〇章 这一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大家在餐厅门口告别之后,李谦提出要送韩顺章他们回家,被韩顺章婉拒了,等李谦和路斌开车走后,韩顺章怀里紧紧地抱着那个旅行包,默默地往自己住处的方向走。∑頂點小說,

    两人谁都没提要不要打车,就这么慢悠悠地在树荫下往前走。

    路过一个街边的小超市,韩顺章进去买了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出来,朱明昱要接旅行包,韩顺章摆摆手制止她,“沉,还是我拿吧!”,然后边走边点上烟,继续沉默地往前走。

    虽说正是七月流火天,又是晌午时候,但些许有些微风,树荫底下还不算太过闷热。当然,来时打车不觉路远,此时走着回去,不过十分钟,两人就都热得浑身出汗。

    韩顺章连着抽了两根烟,最后把烟屁股扔了、踩灭掉,正要继续走,一抬头看到前方的公交车站,这才发现自己竟是已经走出了三四站地。

    他想了想,抬手看了看表,“呀”了一声,然后站住,扭头看着从头到尾一声不吭陪自己走到这里的朱明昱,把旅行包递过去,“你打个车回家吧,我得赶紧去培训班了。”

    这一次,朱明昱倒是没有紧着去接,她低头看看那一包材料,然后才抬头看着韩顺章,道:“要不,打个电话吧,就别去了,至少今天别去了。”

    韩顺章显然是有片刻的犹豫,但很快,他就摇摇头,坚定地把旅行包递过来,道:“还是要去的,怎么着也得把这几天的课教完,给人家留出来找新任老师的时间。”

    朱明昱无奈,把旅行包接过去。

    韩顺章想了想。把口袋里的烟和打火机,也一并交给他,“今天已经抽了五根了。”

    朱明昱笑笑,也接过去。

    见她笑,韩顺章就也笑笑,道:“去吧。外头怪热的,赶紧回去吧!”说话间,公交车站驶来一辆公交车,在站牌处停下了,韩顺章扭头看了一眼,道:“我去坐车了。”然后就要跑过去,但他跑出两步,朱明昱却突然叫他,“顺章。”

    韩顺章停下脚步。看过来。

    朱明昱走过去,略有些神思不属的模样,片刻后,才抬头问:“你好像……并不是太高兴?”

    韩顺章笑笑,摇头道:“没有。我很高兴,很高兴谦儿有事情的时候能想着来找我,这是看得起我,更何况。他还给你也找了一份我觉得挺适合你的工作,这挺好。”

    公交车停靠片刻。见无人上车,很快驶走了。

    朱明昱看着他,眼神微亮。

    两人目光相对片刻,她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旅行包,伸手拍了拍。抬头对韩顺章道:“这个机会很难得,你比我更清楚它有多难得,所以,答应我,无论如何。看完大纲和分镜头之后,不管你的真实想法是怎样的,先把这个工作答应下来,好吗?”

    韩顺章闻言沉默下来。

    朱明昱继续道:“谦儿是个有才华的人,这你我都知道,而且他要做事情,他的人脉,是咱们比不上的,所以,或许他的确是太年轻,也太自信了,自信得有点过头,他要拍电视剧,会略微显得草率,但是你要知道,他却未必就一定会失败的。就算是以他现在的能力,要独立执导一部片子,肯定还有很多不足,到最后拍出来,效果未必会让他自己、让购片方完全满意,但你知道,他肯定能卖出去的!”

    顿了顿,他又道:“而且,实话说,就算最后片子出来,很烂,以他的人脉和人气,都很难卖出去,那他也不怕赔!所以,咱们就只踏踏实实的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把份内的工作做好,把握住这一次难得的机会,不要去考虑自己职责之外的事情,好吗?”

    韩顺章抬头看着她。

    片刻之后,她又道:“我知道你是个做事情负责的人,尤其谦儿还是你朋友,但此一时彼一次,我觉得,你不该被此前那两部戏给影响了思路。或许对于李谦来说,这部戏代表他的一个梦想、一次尝试,失败了,顶多算是受挫,他完全可以重头再来,但对于咱们来说,如果没有了这部戏,那么下一部,下一次这样的机会,或许要在很久之后了,也或许会一直都没有。这个圈子里的机会,从来都是不多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韩顺章点头,片刻后失笑。

    然后,他转身要走,走出两步却又站下,回头看着朱明昱,道:“小昱,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如果我那样做了,我还算是谦儿的朋友吗?我……”

    他笑笑,“还是我吗?”

    朱明昱闻言抿起嘴唇、耸耸肩、叹了口气。

    “好,算我白说。”

    说话间,她抬头一指公交站牌,“933来了,赶紧的!”

    韩顺章笑笑,转身跑了过去。

    …………

    一节大课,是一个半小时,中间允许休息十分钟。

    韩顺章在的这家培训班,在顺天府那多如牛毛的各种各样的艺术类培训班之中,相对来说算是比较靠谱的了。

    主办人至少是圈里人,据说还曾在某部电视剧里做过副导演,所以家里人打着他的名头,办了这么个培训班,而且,应该说,这家培训班虽然收费也是奇贵无比,但至少,他多多少少还算有点良心,学员还是略有挑拣的,不至于明知道人家孩子没前途还是只要交钱就收。

    韩顺章的课,教的很用心。

    他能感觉到,班里的这三十来个学生,从十四五岁到三四十岁不等,虽然至少有一半在上课的时候都是无精打采的,据说人家都是平常会跑临演的,过来读培训班,只是想给自己身上再加点资历而已,所以学起来并不怎么认真,但至少。还有那么十几个学生,是真的很喜欢学习艺术、学习表演,上他的课的时候,也都非常认真的融入他的教学。

    嗯,是的,韩顺章大学本科学的是摄影。研究生读的是导演,但他来教学,教的却是表演——这个就真的没办法了,他是在拍完了上部电影之后临时出来找个工作,稍微正规一点的影视学校都暂时不好进,只有找这种野鸡培训班,而培训班里充塞着的,当然都是来学习表演的人。这年头,学表演才能成大明星嘛!

    天气很热。借用的那所中学的教室里,虽说有个大吊扇,但热气还是充满了教室内的每一寸空气,学生老师,都是额上见汗。

    今天讲的是演员应该如何捕捉自己的镜头前位置感,这个课,有些过于的专业,并不太生动有趣。但韩顺章是结合了自己学摄影、学导演的知识,以及最近大半年在片场的实地观察。认真地背了课的,所以,还是有很多学生听得津津有味。

    当然,有的学生已经酣然入睡。

    韩顺章发现谁睡着了,就借故走下讲台,路过他的桌子时。在桌面上敲一敲。

    此时,窗外蝉声高唱。

    韩顺章似乎是丝毫都没有被中午的那顿饭,以及那个旅行包里所蕴含着的巨大机遇所冲击到,他的课,一如他的人。板板正正、严丝合缝。

    只有中间休息的时候,大家都出去活动、方便了,他自己坐在教室后面的板凳上,才露出一丝神思不属的模样——他想抽烟,但没摸着,只好作罢。

    下午四点下了课,他也没有去跟校长提前打什么招呼,只是着急地往家里赶。然而等回到家,他却又重新平静下来,只字不提那部戏的事儿,只是很平静地跟朱明昱一起洗菜、做饭,等吃了晚饭,然后才道:“晚上我在客厅里看剧本,你先睡。”

    朱明昱闻言笑嘻嘻的,瞅一眼画案上那个旅行包,笑道:“我没忍住,下午就偷偷把剧本先粗略的翻了一遍,要不要让我跟你剧透一下?”

    剧透神马的,最烦人了。

    韩顺章赶紧摆手,“不带这样的!”

    朱明昱哈哈大笑,显得信心十足,这也让韩顺章下意识地就明白:或许李谦那略显稚嫩的年龄,也并不一定就代表着这部戏的不靠谱。

    于是,吃过饭之后,朱明昱去收拾厨房,韩顺章则终于是踏踏实实地在画案前坐下来,打开旅行包,拿出了《新白娘子传奇》的剧本。

    他看东西细致,很多时候都要来回的翻看,务求对剧本的人物、线索、剧情推进、背景设定等等,都做到心中有数。

    于是,就这一遍,他从天还亮着的六点,一口气就看到了晚上十一点半。

    等他长出一口气回过神来时,居然发现朱明昱还没睡。

    他放下剧本,伸个懒腰,“今天又不美容了?那么晚还不睡?”伏案五六个小时之后,此时的他眼睛有些酸涩,脊背更是酸痛,但却出奇的精神健旺,心情也显见的不错,居然还有心思跟朱明昱开玩笑,道:“前几天是谁说的,女人多睡觉,其实是在省化妆品钱?”

    然而朱明昱的话从来都比他机敏,他话音刚落,朱明昱已经应声答道:“我是个艺术家,艺术家不熬夜,还叫什么艺术家?”

    韩顺章正要起身走动一下,闻言不由失笑。

    这个时候,他在狭窄的房间里来回走动,活动着手脚,朱明昱却已经从沙发上起来,到厨房里去折腾起来。

    韩顺章的脑子还在剧本上,但听见动静,他还是喊,“我不饿,你别折腾了。”

    说话间抬起手腕看看表,他讶然出声,“呦,快十二点了!”

    过了不大会儿,朱明昱居然从厨房里拖着一盘切开的西瓜走出来,笑道:“我再问问你,饿不饿?”

    韩顺章笑笑,“什么时候买的西瓜?我记得家里没了呀?”

    朱明昱把盘子放到餐桌上,无奈地摇头,“你看起剧本来,眼里还能有我?刚才吃过饭我出去买的,就知道等你看完了就得半夜了,正好咱吃个西瓜。消消暑。”

    于是两人到餐桌旁坐下,吃西瓜。

    一边吃,朱明昱一边不住地抬头看他。

    没几次就被韩顺章发现了,他不由得笑笑,道:“你想问什么?”

    朱明昱也笑起来,“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韩顺章想了想。吃完手里的那一瓣西瓜,道:“这个本子,还是很好的,人物构架尤其的成功,虽然我个人觉得……”

    “打住!”

    没等他长篇大论的说下去,朱明昱已经摆手打断他,道:“把你那一套先收起来,我就问你,如果是你。你觉得这部戏怎么样?你做导演,对这部戏有感觉、有想法吗?”

    韩顺章闻言想了想,点点头,道:“这是部好戏。”

    朱明昱闻言笑得越发轻松,“那不就结了?这世上有完美的东西吗?《白蛇传》旧戏新说,本身就吸引人,我记得华夏台好像是拍过一次《白蛇传》,应该是我很小那时候了。倒是看过,当时就被认为是经典。现在隔了二十多年,比咱们小一些的人,估计都不知道有过那部就叫《白蛇传》的电视剧了,所以,现在重拍,正是时候!”

    顿了顿。她不由得感慨道:“从这一点上来说,李谦的确是聪明!就凭白蛇传这三个字,这部戏已经前途无限了。再加上谦儿捋出来的这个故事线索,从头到尾一直都很紧凑,而且还有那么漂亮的人物架构。你居然还要找缺点,拜托,让你自己写,在没看到这个本子之前,你能写出这个级别的本子来吗?”

    韩顺章闻言想了想,不由得摇摇头,“我写不出。”

    朱明昱闻言耸耸肩。

    但随后,韩顺章就道:“但我写不出,不代表他这个本子就是完美无瑕的,也不代表我在佩服谦儿的创作能力的同时,不能提出我的看法和观点吧?多一个人参详,提出修改建议,不是能够让这部戏变得更好吗?”

    朱明昱闻言叹口气,也不吃西瓜了,干脆两手支颐,无奈地看着他即将展开长篇大论。

    这个时候,韩顺章果然道:“而且,就算这个本子是完美的,但是谦儿毕竟年轻,他到电影学院学摄影,这满打满算才刚两年,而且你知道,他很忙,单纯从学习时间上来讲,他付出的时间,跟路斌他们都不好比!”

    顿了顿,他有些纠结地道:“可惜,要是这个本子放到几年之后,等到谦儿毕业了,也拍过两部戏了,手里头有点经验和班底了,到那个时候再拍这个戏,我觉得把握应该能更大一些,说不准就能一炮而红,但现在……唉,本子很好,我反倒又纠结上了,我真是怕他把这么好的一个本子,给拍瞎喽!”

    朱明昱翻个白眼,忍不住打断他,“哥哥,人家找你去是做大管家的,是让你给打理剧组的,不是让你去做制片人的!”

    韩顺章闻言看看她,叹了口气,却还是道:“好吧,从这个本子来看,这部戏,的确值得做。不过……回头我要找他谈谈,有些想法,我一定要说一说。”

    朱明昱无奈地叹口气,摆摆手,道:“好吧,本来我是准备拦着你的,但是看你这个样子,今天晚上估计你肯定是要把他那份分镜头脚本也看完了。得,你看吧,我吃完西瓜就去睡觉!不过提醒你啊,别让他吓着你!”

    韩顺章闻言愣了一下,旋即失笑,“吓着我?”

    朱明昱撇撇嘴、耸耸肩,不说话了。

    这下子韩顺章心里的好奇心反倒是一下子上来了。

    这个时候,他当然是有心想要问问朱明昱是不是连带着把那包里的分镜头脚本也看过了,但想了想,他还是觉得不如自己亲自去看。

    事实上,中午吃饭的时候,李谦郑重其事的提到了分镜头脚本,还说是他亲手一张张画出来的,韩顺章就能够感受到他的用心了。别的都不提,为电视剧画分镜头,而且一画就是一千三百多张,光是这份认真、用心的劲儿,就是常人所不及的。

    只是……看朱明昱的意思,她似乎对那份分镜头脚本比对这个剧本更有信心?

    好奇心一起,韩顺章连西瓜都不愿意吃了,简单地擦了擦嘴和手,就又起身走回去。

    朱明昱对他的做事风格简直太熟悉了。所以连叫都不叫他,一边自己咔嚓咔嚓的继续吃西瓜吃得倍爽,一边时不时地往客厅的画案那边瞥过去一眼。

    韩顺章带着好奇地把厚厚的一大摞复印件掏出来,开始从头看。

    很快,朱明昱就看见他脸上似乎变了颜色。

    从微微点头的赞赏,到眼睛突然瞪大。神态讶然,再然后,他脸上的表情不知不觉就激动起来了,每次翻开新的一页,动作都是越来越轻柔。

    朱明昱觉得自己快吃撑了,但是却出奇的爽。

    吃到最后一块,都快塞不下去了,她还在大口吃,然后一边吃一边冲那边喊。“他的画风真是太次了,我简直难以想象,世界上还有能把画画成这个样子的人!简直丑到不能看!”

    那边韩顺章正看得十分入神,闻言连头都不抬,下意识地就脸色一正,一边看一边认真地反驳道:“分镜头嘛,又不是真的作画,只求能够把导演的意图清楚地表现出来即可!你别看他作画的功底极差。但是我告诉你,就这份分镜头的水准。尤其是他对入景每一个镜头的层次感的设定,国内导演圈子里能达到这个水准的,还真是不多!”

    顿了顿,还自己颇有回味地又感慨一句,“就是电影镜头,也不过就是如此了。”

    但偏偏。朱明昱在那边吃完了西瓜,又来了一句明显是抬杠的话,“拜托,哥哥,我是搞美术的。是研究电影美学的,你别看他把镜头的层次感弄成那样,但其实真的拍起来,对灯光的要求太高了,对布景的要求也很高,真的拍起来,其实很难实现的!”

    韩顺章完全沉浸在那份画风“极丑”的分镜头脚本中,完全没哟意识到朱明昱正在调侃自己,闻言反倒一本正经地反驳道:“不是这样的,不是的!只要用心,总能做好,这个灯光组不行,我们可以换另外一个灯光组嘛!做东西,就得要像这个样子才对,从一开始,从一入手,就要奔着做好它的角度去考虑!”

    顿了顿,他又无比认真地道:“谦儿这份分镜头脚本做的真是……漂亮,漂亮啊!看来他还真是下了苦功夫了!这要是不对全剧都了若指掌,对每一个镜头的用意都明明白白,他不会把事情做的那么清楚,那么漂亮!”

    都没等他说完,餐桌那头,朱明昱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韩顺章初时皱眉,到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才扭头看过去,见朱明昱笑得那么夸张,他不由就皱起眉头,但片刻之后,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自己先就愣了一下,然后也突然就摇头笑了起来。

    然后,他摆摆手,笑着道:“好吧,好吧,你赶紧睡觉去,别捣乱!”

    朱明昱甩个白眼过去,“得,我这就又成捣乱的了!”

    韩顺章笑笑,已然又重新低下头来。

    那手掌温柔地按在复印纸上,似乎那复印件是当今这个世界上最可宝贵的东西,似乎唯恐自己的力气再稍多一点就会损伤到它,那眼睛也是闪闪发亮,只是目光炯炯地盯着面前粗陋的画作,连一刻都不舍得挪开视线,而脸上,却已全然皆是一副欣赏和赞叹的模样了。

    这一夜,韩家小屋客厅的灯,足足亮了一整夜。

    这一夜,一向安静稳当的韩顺章,一边看着东西,一边嘴里还不时地发出一些乱七八糟的声响——有些还好,至少叫人听得懂,比如“好!这个地方好!”,再比如“漂亮!”,等等之类,但还有一些,就是属于根本听不懂,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了——

    “啧!”

    “唔!”

    “嗯!”

    “咦?”

    “哦!”

    这一夜,他几乎用光了所有的语气助词!

    ***

    也不知道过十二点了没有,不过,还是要多说几个字,问一声:马上五一了,大家觉得我有必要争一下月票榜不?(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