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八十八章 爱情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二天一大早,李谦还没上课呢,邹文槐的电话突然就打了进来。

    要知道,尽管李谦跟他也很熟,但牵涉到音乐上的事情,邹文槐向来是不插嘴的,而牵涉到操作、商业上的事情,李谦又是向来不插嘴的,所以,事实上他们两个人在具体业务上,基本上没有什么联系和沟通,真正负责跟邹文槐对接的,是齐洁。

    所以,邹文槐一大早打来电话,才会显得有些奇怪。

    李谦只好在路边停下车子来,接通电话。

    结果开口第一句话,邹文槐就有点气急败坏地问:“我的祖宗,你昨晚跟嫫嫫说什么了?”

    李谦讶然,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邹文槐的语就像机关枪,“刚才一起吃早饭,嫫嫫突然跟我说,她觉得有点累,不想跟索尼续约了,但也不想跟任何公司签合约!她是个歌手啊,这才刚复出两年!听她那意思,她居然是想要再次退出歌坛?”

    李谦愣了一下,脑子里转过不知道多少个念头,然后,他问:“你们什么时候来?”

    邹文槐闻言道:“我当然是想现在就去,现在这个境况,再重要的宣传也是能推就推啊!可是,嫫嫫那头有些话我不大敢说呀!”

    顿了顿,他无奈地道:“你说你们俩,这叫怎么事?她是打死都不愿意让你给她做专辑,你呢,就从头到尾都不说来个电话她两张专辑已经出完了,这谁不知道?可是我跟齐总谈得再好有什么用?你就不能打个电话来哄哄她?这可倒她的意思,只是还在犹豫,还不确定到底该怎么办,结果这一夜过去,她忽然又要撂挑子”

    邹文槐显然是憋了一肚子的气,不但跟机关枪一样。说话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大,李谦下意识地把手机挪开一点,等他说完了,才道:“我给她打个电话先。”

    邹文槐闻言赶紧道:“别!千万别!少爷。祖宗,我求求你了!嫫嫫跟你不能比呀,跟廖辽也不能比,她都三十一岁了,她玩不起了!这要是她真的决定歇几年。你想想,等她再复出,她都多大了?眼下可是她的黄金期呀!你听我的,少爷,你就低个头,哄哄她!她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吗?她就是性子跟一般女孩不大一样,但毕竟还是女人啊,也吃这一套!只要你肯哄她,我敢跟你拍胸脯保证,她一准儿听你的好不好?”

    “呃。”李谦缓缓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劝她继续唱歌?”

    电话那头,邹文槐愣了足足好几秒,然后突然如丧考妣一般惨叫一声,“得,爷爷!你是我爷爷成不成?你们公母俩真是我真是怕了你们俩了!咱玩点正常人玩得东西行不行?”顿了顿,他又道:“我知道,你手底下压根儿不缺人,就算缺人,你也随时能挖掘出新人来,可是嫫嫫不只是你的女人啊。她是个歌手,是一个顶级的好歌手,她需要唱歌啊,她不该离开录音室和舞台啊!”

    李谦又把手机挪开一些。等邹文槐的机关枪放完了,他才对着手机道:“邹哥,你先别急,我先给她打个电话吧!”顿了顿,他听电话那头,邹文槐似乎是叹了口气。犹豫片刻,突然又道:“邹哥,她的确不只是我的女人,但她也不只是一个歌手。”

    邹文槐闻言愕然,道:“什么意思?”

    李谦笑笑,道:“她还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女孩子,是一个很好的素描画家,是一个很好的时尚专家为什么我们非要给她做一个定位,然后拿这个由咱们定制好的定位来限制她、要求她呢?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行吗?”

    邹文槐愕然,好久都说不出话来。

    片刻之后,李谦又道:“至于你说的她今年已经三十一岁了,呵呵,这个不是问题。到四十一岁,她的嗓子依然会是最独特的,她的歌依然会是最好听的。并不是说她非得要把一辈子都献给录音室和舞台,她才会是我们都喜欢的那个周嫫。她是那个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拿出一歌来,就会非常好听的周嫫。她并不需要一直一直的出唱片。”

    邹文槐持续地沉默着。

    许久之后,他才叹了口气,道:“你们俩呀算了,你先打电话吧!”

    说罢,他主动挂断了电话。

    李谦收起手机,想了想,拨出号码。

    电话响了好几声,那边才接通,周嫫的声音很轻快,似乎一点都没有被最近围绕着她产生的那些争斗与角力所影响到,而她昨晚和李谦通话时最后的那一抹低沉,也似乎是早已消失无踪

    “喂?我正换衣服呢。”

    李谦笑笑,问:“那现在是穿着呢,还是脱着呢?”

    周嫫的声音突然多了一抹甜意,声音也小了下来,带着些魅惑的味道,道:“就穿了一条内裤。”

    李谦眉毛一挑,摸摸鼻子,然后道:“要去玩?做节目?”

    周嫫轻描淡写地道:“节目不去了,都不去了,我给自己放假了。”

    李谦“嗯”了一声,然后才道:“想你了,来吧。”他想了想,又道:“来,咱们好好聊聊,有些心结,需要解开。”

    电话那头,周嫫沉默片刻,然后平静地问:“你真的那么想让我过去那边么?还是不想?”

    虽然明知她看不到,李谦却还是习惯性地耸耸肩,道:“我昨晚没说清楚?或者邹哥告诉你的?”

    周嫫沉默片刻,道:“那就是说你不想我过去?”

    李谦叹口气,突然道:“嫫嫫,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么?”

    周嫫“嗯”了一声,然后就不说话了,静静地等着李谦开口。

    片刻之后,李谦道:“我一直到现在都觉得,你先是个画画很好看的女孩子,会把每一个飞天都画得像个会一怒拔剑的侠女,像聂隐娘,然后。你抽烟,喝酒,孤单,有点可怜。就像一条流浪的无家可归的小猫,连吃东西都是像一只小猫一样,怎么都喂不下去,最后,才是那个唱歌那么独特的周嫫”

    没等他说完。电话那头周嫫突然问:“真的?”

    充满惊喜!

    那种惊喜的感觉,哪怕是隔着电话,也通过电波,无比清晰地传到了李谦的耳中。准确地说,是传到了李谦的心里。

    李谦又耸耸肩,“对于我来说,你喜欢唱歌,你就唱歌,你不喜欢唱歌,你就不唱。你喜欢我给你写歌,我就给你写歌,你不喜欢,那就不要我的歌,你想画画,你就画画,你

    不想画画,你就不画画你不是非要唱歌不可,更不是非要在明湖唱歌不可”

    又一次,没等李谦说完。周嫫突然带着些哽咽地、激动地、甚至是带着些亢奋地道:“我想让你现在就操我!”

    所有的话,都憋了去。

    这是李谦第一次听到周嫫的哭。

    也是他第一次听到周嫫说那么粗鲁的话。

    但偏偏,心里砰砰地跳得厉害!

    那种感觉,就好比是当初在天台上。初初来到这个世界的他,带着过往体内残留的那一抹少年情愫,看着身旁几十公分远的王靖露的侧脸。

    片刻之后,他咽了口唾沫,强自镇定地道:“那就马上买机票,我去机场接你!”

    “我爱你!等着我!”

    说了这么一句。电话突然挂断了。

    李谦看着手机,笑笑,摇摇头,把手机收起来,重新动了车子,猛打方向盘掉头,但掉头到一半,他又掏出手机,很快找出一个号码拨出去,等到电话接通了,他只说了一句,“帮我跟导员请个假,今天去不了了。”然后就挂了电话,手机随意地往副驾上一丢,油门不要命一般地踩了下去,飞车直奔机场。

    应天府到顺天府,不到两个小时的飞机。

    这一路过来,从周嫫突然决定要顺天府开始,邹文槐的脸就是苦逼的,与周嫫的欢欣雀跃正好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

    他不知道周嫫为什么突然又决定要那么着急的去,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那么高兴,更不知道当她们到顺天府,等待着她们的会是什么。

    但是这一次,他什么都没问。

    只是在飞机着6之后,即将下机,他才突然开口道:“嫫嫫,我就不多劝什么了,我就提醒你一句,别忘了,你已经三十一岁了。具体的,你自己考虑吧!”

    这一路的飞机上,周嫫都笑得如红花初绽,此时闻言,她同样笑着扭头看向邹文槐,见他的眉头深深地皱起,忍不住抱住他的脑袋,在他那光亮的大脑门上“啵”的一声,亲了一口,吓了邹文槐一跳的同时,笑嘻嘻地道:“收到,我也觉得有必要生个孩子了!我都三十一岁了啊!”

    邹文槐闻言愕然。

    周嫫的脚步很快,少见的快。

    助理推着行李,邹文槐脑门上顶着个鲜红的唇印,都在身后拼命的追。

    周嫫居然想要生孩子天哪!

    邹文槐此刻简直欲哭无泪,但偏偏,自从下了飞机,周嫫压根儿就不搭理他了,不管他说什么,她都只是笑嘻嘻地扭头看他一眼,然后什么话都不说,只是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机舱门、盯着前面的路、盯着出口

    她健步如飞。

    远远地看到等在人群之外的李谦,她几乎要飞起来。

    她没带墨镜,刚一走出通道,就已经被几个等着接机的人认出来了,然后就有人大声喊了一声,“是周嫫!”

    不过短短十几秒钟,闪光灯已经亮了起来。

    但周嫫全然无心去分辨正在拍照的是守候在这里记者狗仔,还是只是普通的路人,她甚至连丝毫要掩饰自己的意思都没有,只是第一个出来,然后向着那个固定的方向飞奔。

    那边,李谦已经笑着张开了双臂。

    人群近乎自动地分开,周嫫飞奔过去,一下子扑进李谦怀里,然后李谦一把把她抱起来,周嫫顺势就夹住李谦的腰。双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脑袋。

    身后,闪光灯越密集地亮了起来。

    顶着额头上红唇印的邹文槐无力地举起双手,一脸苦逼。

    上机场高了。

    过五环了。

    过四环了。

    前面就是家了。

    呃似乎要到羊圈胡同了。

    自从上了车,周嫫罕见地不说话。只是面带笑容,近乎每分每秒不停歇地看着李谦。

    开车之间李谦偶尔看过去,两人目光一碰,就都笑一笑。

    车内的空气里,似乎布满了某种可以被称为“沉迷”的味道。

    至于被丢在身后、连句话都没说上的邹文槐要怎么家。是打出租还是坐机场大巴,早已全然不在两人的思考之中了。

    车子在门前停下,两人面色平静地下车,李谦锁车,然后两人手拉手进门。

    还好,吴妈在家,所以家门没锁。

    看见俩人突然手拉手进门,手里正拿着根木棍在抽被子的吴妈愣了一下。

    “阿姨,晒被子呢?”李谦笑着道。

    “啊!”吴妈愣怔片刻,下意识地应了一句。然后讶异地看着一脸笑容的他们俩,问:“不是说要出去二十多天?怎么提前来了?你们俩一块儿来的?”

    周嫫笑笑,不说话,脚步轻快地进屋,同时甩下一句话,“吴妈,不用给我做午饭,你先家吧!”

    吴妈还没过神来呢,见李谦也只是笑笑就随后进了屋,老太太在原地愣了半天。想了想,还是放下手里的小棍,想要追进去问问别说李谦也来了,就算是只有周嫫自己。又哪能不吃饭呢!

    可放下棍子走了几步,她一抬头,却现屋门居然被关上了。

    老太太又愣。

    走近几步,她抬手就要敲门,却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响。

    老太太好奇地贴着门缝一听,突然一愣。脸上瞬间有些尴尬,然后赶紧往后退两步,站到了走廊边缘的台阶上,忍不住摇摇头,“这俩孩子真是”

    李谦顺手带上屋门,然后掏出一盒套套来,小声笑道:“今天我争取用光它!”

    周嫫却一把躲过去,直接丢开,直直地与李谦对视着,眼中满是浓到化不开的情意,然后,她缓慢却坚定地道:“今天咱们一个都不用,我想要个孩子!”

    李谦的眼睛微微眯起一下,然后,他笑笑,一把把周嫫抄起来,一边往卧室走,一边道:“你想生孩子,那就生孩子!”

    用套套的感觉,和不用套套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带着满腔爱意的时候,和更多是出自欲望和冲动的时候,也是不一样的。

    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一声接着一声的婉转呻吟。

    早已分不清是多少次了,既没看时间,也没有套套可数,只是做着做着,两个人都觉得累了、太累了,不知不觉,就停了下

    下来。

    李谦翻身下来,两人光溜溜的,也不盖被子,并肩躺着。

    很累,很疲惫,但是两个人却都瞪大着眼睛,喘息着。

    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周嫫突然开口,问:“你说,我会怀上吧?”

    李谦问:“你的时候对吗?”

    周嫫想了想,道:“我上次来事儿,是在松江府,应该差不多,今天几号了?”

    脑子似乎短路了似的,李谦还要费劲地想了想,才答她:“5月号,周二!对,周二!”

    周嫫也想了想,说:“那应该是正在易孕期。”

    然后两个人就同时又不说话了。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周嫫突然说:“我想抽根烟。”

    李谦想了想,道:“抽烟对孩子不好。”

    周嫫“哦”了一声,不说话了,只是眼睛依旧很亮。

    又过了许久,她说:“将来孩子生下来,让他跟我的姓吧!”

    李谦笑笑,终于侧过身子,看着她。

    两人对视片刻,他道:“没关系的,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他都必须姓李!”

    周嫫缓缓地笑了起来。

    又过了片刻,她才突然问:“你真的觉得我可以成为画家?”

    李谦想了想,道:“你可以画画,但是做画家那是骗你的!”

    周嫫愣了一下,眼睛瞪大,眼眸里满满地都是疑惑与不解,简直说不出的可爱,但很快,她就明白过来,忍不住白了李谦一眼,身躺好。

    “为什么?”

    “我都说过了呀,你画的所有飞天,都像女侠!除了我,会有人买你的画才怪了!”

    周嫫微微撅嘴。

    过了片刻,她眼睛突然一亮,“我去跟你一起学摄影吧?”

    李谦愣了一下,问:“你确定?”

    周嫫连连点头,“我想学,一直都想学。”

    李谦耸耸肩,“可以啊,那你就去旁听!”

    周嫫闻言甜甜地笑起来。

    这个时候,院子里却突然噪杂起来。

    似乎是邹文槐的声音,还有吴妈。

    然后,有人啪啪啪的打门,邹文槐扯着嗓子喊:“你俩完事儿没?出来,出来!你们到底在想什么,今儿非得跟我说清楚不可!”(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piaotian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