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七十四章 狂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没等卫兰,廖辽自己就拉开推拉门跳下来。

    刷,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都有点愣。

    司机老王坐在驾驶座上,压根儿没下车,卫兰倒是不敢装傻,随后就也下了车,却只是看向李谦,假装没看见旁边还有别的事情正在发生。

    得知自己将要接替黄文娟,担任廖辽的助理之后,卫兰第一时间就跑去请教黄文娟一些必须注意的事项,而黄文娟传给她的经验就是:当同时有两个人在场的时候,别看、别听!

    于是,她就只是走过去,从李谦手里接过吉他,然后小跑着去打开后备箱放吉他。

    片刻之后,廖辽微微扬起眉,周嫫耸耸肩。

    李谦捉着下巴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说:“都挺好看!”

    刷,四记白眼球!

    李谦耸耸肩,“上车,再不走就晚了!”

    其实吧,对其她女明星来说,撞衫固然可以说是一件蛮尴尬的事情,尤其是如果其中某个人身材不够好,那么撞衫,简直是灾难。

    但对于廖辽和周嫫来说,撞衫,却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首先来说,她们两个虽然都是大明星,每年都要出席很多活动场合,但却都不是那种特别热衷于给自己做不同的造型、热衷于买各式各样新鲜的衣服的女孩子廖辽是不管什么时候,都崇尚简单自然的打扮,周嫫则是喜欢在封面、写真,或者是出席一些极为重要的场合、晚会的时候,做一些相对先锋和前卫的造型,来表达自己内心的一些独特想法和诠释,但在生活中,却也是整天素面朝天的打扮。

    而偏偏。李谦也是这么个人。

    夹克、休闲西装,衬衫、背心、t恤,牛仔裤。休闲裤,皮鞋。球鞋,跑步鞋……一年到头,他几乎就是这些衣服换来换去。

    他在廖辽别墅里的衣服,是这些,在羊圈胡同周嫫那个四合院里的衣服,也是这些,至于他租的那个小房子里的衣柜里,比这个还要简单。

    所以。可想而知,跟他整天在一块儿的廖辽和周嫫,显然花枝招展不起来。

    只不过……撞衫了,还是会略微有些尴尬罢了。

    …………

    商务车上,很安静。

    廖辽和周嫫并肩坐在第二排。

    一样的小西装,一样的白衬衫,一样的水洗牛仔裤,一样的休闲皮鞋。

    李谦坐副驾驶座,廖辽的新助理卫兰缩在第三排上。

    打从一上车开始,就没人吭声。

    还没出四环呢。李谦就开口道:“王哥,放点音乐。”

    老王赶紧问:“d还是……”李谦随口回答:“就广播吧!”

    “好嘞!”老王答应一声,打开了广播。

    播音员甜美的声音随后响起来。“……我们都知道,她们两大天后的新专辑,又同时的选在了本月的十五号,也就是下周一上市,其中呢,廖辽的新专辑,叫《女人花》,当然喽,还是由我们的大才子李谦一手包办的!”

    “据说呢。这张一共收录了十首新歌的专辑,有七首。都是由李谦作词作曲的,整张专辑。更是由他从头到尾负责监制。专辑的水准,我想,我们根本就不需要怀疑什么,只要等着一饱耳福就好了!”

    “那么周嫫的新专辑,叫做《巫的眼泪》,据说这张专辑,也是耗费了周嫫极大的心血,是精心打造而来!其中有很多歌曲,也都是出自业界名家的手笔呀,像这个主打歌《巫的眼泪》,就是著名的词曲创作人棉棉的作品,据说周嫫无比喜爱。”

    “而她这张专辑的监制,那就更是由索尼唱片的音乐总监谢铭远先生亲自担任!所以我想,对于这张专辑,我们肯定也是只需要放心的去期待就好了。只是,据说……是据说哦,据知情人爆料,他们小三口之间的关系,并不像他们平常所表现出来的那么亲密无间。事实上呢,据说廖辽和周嫫之间,简直是水火难容啊……”

    本来打开广播之后,听到播音员正在介绍《女人花》,老王就没在意,可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下意识地就咽了口唾沫,扭头看了李谦一眼,见他似乎并不在意,抱着肩膀、似笑非笑地,不知道是在听着呢,还是已经走神儿了。

    老王不敢往后看,小心翼翼地伸手过去,想换个台。

    李谦却突然扭头看过来,“不用换,听听。”

    老王赶紧把手放回方向盘上,俩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路面,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怪异。

    “那么现在,两张专辑马上要上市了,而根据我们对业界几位已经提前拿到了试听专辑的音乐人和乐评家的采访,虽然大家对于周嫫的新专辑《巫的眼泪》也都是极为赞赏,称这张专辑绝对是周嫫出道以来水准最高的一张专辑,但对于廖辽的新专辑《女人花》,他们却是更加的赞赏有加,纷纷表示,单纯只论专辑质量,还是《女人花》要稍高一筹……”

    “当然,这只是少部分乐评人和音乐人的看法而已,具体的市场反馈会如何,销量会怎样,还有待这两张专辑上市之后,我们大家都来听一听,给出你们的答案。只是,茜茜在这里想要问一声:大家同是天后,全国知名的小三口里,有你也有我,可是我们的李谦教主却只给这个做,不给那个做啊,这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嫫嫫……你吃醋了没?”

    噗嗤一声,廖辽居然笑了出来。

    李谦扭头看过去,廖辽问:“他们就那么巴不得我俩掐起来呀?”

    李谦耸耸肩,“所以喽,我才一再叮嘱你们啊!”

    廖辽笑笑,扭头,脸上带着一抹坏坏的笑容,靠过去拿肩膀碰碰周嫫。“过来不?咱们公平竞争一把?”

    周嫫面容淡定,瞥了廖辽一眼,“这一次胜负如何。还不知道呢!”

    廖辽“嘁”了一声,扭过头去。

    周嫫反倒是扒着前排的座椅。问:“我要是去了明湖,是不是我俩就得整天见面了?出去接个活动,也得这样坐一块儿呗?”

    李谦心里警报大响。

    其实吧,他们俩走到现在,虽说也就两年的时间,期间还因为廖辽的事儿,算是出了些岔子,但感情却是越来越好他们两个之间的所谓感情好。并不是整天腻腻歪歪啊什么的,而是自如所以,事到如今,周嫫心里对于跟李谦在音乐上合作的事情,已经不太在意,尤其是在跟廖辽一起合唱了那首《相约一九九八》之后,就更是如此。

    更何况,在没出门之前,最近的齐洁一直都在频繁地跟她的经纪人邹文槐联系,邹文槐话里话外的意思。也是觉得,李谦那边都那么大摊子了,她实在是没必要非得躲在外头了。

    而且。对于李谦和廖辽之间那种铁杆搭档的组合,她也的确是有点……吃醋了。

    她话里的“我俩”,说的当然不是她跟李谦。

    于是,李谦想了想,扭过头去,跟她对视了一眼,道:“你要过来,就给你再买一辆车呗,司机也配上。你俩各坐各的!”

    廖辽撇撇嘴,没说话。

    周嫫也撇撇嘴。没说话。

    …………

    开幕式是九点半,不到九点。很多的明星就已经开始到场。

    别看昌平音乐节只是一个民间音乐节,但发展到现在,它对歌迷、对乐评界,乃至于对各大唱片公司来说,都已经拥有了相当的影响力,所以,只要是接到了主办发的邀请,而自己又不是太忙、挤不出时间来,那么,很多人还是比较乐于给个面子,过来跑一趟的。

    八点五十来分,周晔的到场,引起了一阵欢呼。

    九点,小天后李心茹驾到,已经挤进会场的两三万歌迷山呼海啸。

    九点零八分,民谣王子赵信夫在经纪人和保镖的护送下到场,尽管通往后台休息区的歌手专用通道,是特意制作的粗壮的铁栅栏,但负责维持秩序的数十名安保人员,还是如临大敌会场内的歌迷们,一旦看清是赵信夫来了,那阵势,比李心茹还要狂热,一个个都是拼了命的往前挤,把铁栅栏都挤得咯咯吱吱!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距离通道这边比较远的地方,观众们看不到赵信夫的影子,但只是听到这边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只是看到这边大家都在往前挤,他们就会疯狂地向着这边跑过来、疯狂的往前挤。

    那恐怖的人浪,吓得主办方赶紧派人递了个话筒给赵信夫,赵信夫也是赶紧跟大家打个招呼,劝大家不要挤,已经狂热起来的歌迷,这才稍稍平息。

    …………

    身处拥挤的人群中,刘立刀一开始还唯恐别人撞了自己的吉他,紧紧地抱在怀里,但随着一个又一个自己喜欢的歌手陆续抵达,听着音响设备里传出来的主持人那高亢的呼喊声,不知不觉他的血液就热了起来,等到赵信夫到场,他就更是和周围的所有人一样,高高地举起双手,大声欢呼!

    昌平音乐节,他闻名已久,但却是第一次来。

    虽然还没有开始,但哪怕是只到现在,他也觉得,这一天一夜的火车,值了!

    现场这种山呼海啸,这种狂热的气氛,这种无处不在的与音乐有关的感觉和人们……是那样的令他着迷、令他亢奋。

    欢呼过后,偃旗息鼓,偌大的会场里,几万人的血液都已经热了起来,每一张脸都是红扑扑的谢子威走过来,怀里抱着他心爱的贝斯,兴奋地满脸通红,大声道:“来值了吧?这气氛,就咱们那小县城,一辈子也见不着啊!”

    两个人哈哈大笑。

    谢子威又道:“待会儿我就给三儿打电话,告诉那俩傻帽,让他们后悔死!”

    刘立刀闻言哈哈一笑,旋即却是道:“现在就打!还干嘛待会儿啊!”说话间,他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等到电话一接通,他立马扯着脖子大喊,“三儿,你****的听听!我跟老谢我们俩就在现场呢!你不是说什么都不来嘛,你听听……”

    说话间,他把手机举起来,霎时间,四面八方的糟杂声瞬间灌入收音筒。

    片刻之后,他把手机收回来,放到耳旁,大声地喊着,“这才叫气氛呢!这才是玩音乐的人要来的地方呢!我跟你说啊,就这,大头儿还在后头呢,待会儿咱们家教主可是要来,我跟你说,小道消息,周嫫也要来,卧槽,我就等着看她俩同台不同台,我就等着看她俩一块儿登台的时候,咱们教主的家教严不严……哈哈哈……馋死你个龟孙……”

    他和谢子威一同哈哈大笑。

    但就在此时,会场内却又突然骚动起来。

    俩人下意识地扭头往歌手入口通道看过去,却见此时此刻,似乎那边有什么莫大吸力一般,刚才还散落在会场内的人,在此时迅速就被吸了过去。

    前面有人“啊、啊、啊……”地高声叫喊起来。

    “李谦!……”

    “教主!……”

    “廖辽!……”

    “周嫫我爱你!……”

    “娘娘我爱你!我大廖辽才是正宫娘娘!”

    “嫫嫫,你才是正宫娘娘!”

    各种各样的喊声,冲天而起。

    谢子威和刘立刀都愣住了,刘立刀手里拿着电话,傻乎乎地看着那边,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电话里头,鼓手三儿突然骂了一声,“卧槽,他们三个都去了?”

    刘立刀顾不上说话,第一反应是挂断手机、塞回口袋里,第二反应是抱着吉他就往前冲,“教主!”

    …………

    几十个安保人员,人人都是一脖子汗。

    话筒飞快地传递过去,李谦松开廖辽和周嫫的手,打开话筒,“大家好,我是李谦。大家不要挤,我马上站到台上去,让大家看个够好不好?”

    “好!”

    山呼海啸一般的回答。

    …………

    大约一分钟之后,三个人手拉手走上舞台。

    李谦一手拉一个,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廖辽冲舞台下挥着另一只手、笑,周嫫则只是只面带微笑,看着台下的人们。

    现场山呼海啸。

    ***

    恢复更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