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只是玩玩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华歌唱片,试听室。

    两人目光对视,他两手一摊,道:“虽然咱们现在跟那边,应该算是敌对的关系,不过,作为一个音乐人,我还是得说,我爱这张专辑。”

    黄达仲抿起嘴唇。

    然而停顿了一下,杜晓明又继续道:“国外的姑且不论,音乐环境不一样,社会背景也不一样,就国内来说,现在,四大美人乐队在我心里的地位,已经仅次于飞翔乐队!”

    说到这里,他第一次无奈地苦笑了一下,然后才道:“至于其他的,评价呀,销量啊什么的,我的看法,跟老陈、老四他们差不多。只是对于销量,我比老四要略微悲观了一点,我觉得,大概到四百万张,这张专辑就差不多已经到数了,就到了门槛了。”

    顿了顿,他感慨道:“摇滚乐已经没落了很多年了呀,尽管咱们都知道《一无所有》和《无地自容》的盗版都卖的很火,但我还是实在无法确定当下国内的歌迷们,到底会给这张专辑打出一个什么样的成绩来。而且大家都知道,我是个摇滚迷,所以……我反而对于摇滚类的作和专辑,更容易悲观一点。”

    黄达仲闻言深吸一口气,缓缓地点了点头,脸上颜色稍霁。

    不过……四百万,尤其还是一张摇滚专辑,如果真能卖到四百万,也是够吓人的了!

    想到这个,黄达仲不由得就又叹了口气。

    然后,他摆摆手,刚想说“散了”,杜晓明却又突然道:“黄总,就算四百万,我觉得也足以掀起一阵摇滚热了。咱们要不要……”

    黄达仲立刻扭头看着他。头摇得拨浪鼓一般,“想都别想!”

    顿了顿,或许是觉得自己的态度表现得太过强烈了,他又赶紧解释道:“他是李谦!”

    这一句话。一共就四个字,却让他给说得抑扬顿挫、跌宕起伏!

    但是,对于这四个字里所蕴含的层次丰富的含义,在场所有人,却几乎是集体秒懂!

    是啊。他是李谦!

    他能玩的,不代表咱们就也能玩!

    同样是摇滚,人家能玩出三四百万、甚至四五百万的销量出来,但咱们要是跟风的话,却指不定一把就砸进去!

    所以,黄总的意思很明确:占不到他的便宜可以,至少不能让他给带到坑里去!

    同样是秒懂的杜晓明闻言,虽然冲黄达仲点了点头,还勉强露出一个笑容,眼神中的光彩。却是突然就黯淡了下去。

    “现在的黄总,居然已经对他如此的如避蛇蝎了么?居然已经怕到了如此地步?”

    想着想着,他心里不由得就叹了口气,无奈地想到,“或许这也是另外一种对李谦的承认?嗯,对,害怕,无奈,当然是承认!”

    …………

    近乎同时,在索尼唱片的试听室。当《晚安,济南》的最后一个音符落下,谢铭远一抬手,关了播放器。跟渡边和一对视一眼,两人彼此会意地点了点头,接着便先后站起身来,转身看向身后的索尼唱片的高层和歌手们。

    但这个时候,还没等两人开口说些什么,却见周嫫已经整了整衣服、站起身来。看那意思,她这就要走了。

    谢铭远和渡边和一对视一眼,谢铭远忍不住道:“嫫嫫,等等!走之前,先给点评点评怎么样?这张专辑,你应该是早就听过了?”

    刷的一下,所有人都扭头看向鹤立鸡群一般站着的周嫫。

    就连坐在她身边的邹槐,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好奇地抬头看着她。

    周嫫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才道:“我没听过,我也是第一次听到。我们说好的,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如果是他自己的专辑,他还有可能会拿回去给我先听听,但这是他们乐队的专辑,我当然不可能提前听到。”

    顿了顿,她耸耸肩膀,很随意地道:“至于评价……难道我还会说他的坏话?”

    所有人闻言都笑了起来。

    是哦,难道还指望周嫫会说李谦的不好?

    谢铭远也是当时就笑了起来,不过,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周嫫却已经继续道:“当然喽,我说的,可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意思。我不会说他的坏话,是因为在我心里,他的音乐,从来都是这个……”说话间,她高高地翘起大拇指,傲然道:“绝对的天下第一!”

    不少人再次善意地笑了起来。

    当然,无人反驳。

    事实上,也没人有资格反驳什么。

    就连谢铭远,闻言也只是笑笑,无奈地耸耸肩,然后又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周嫫已经离开了座位,一边旁若无人地往外走,一边道:“那我走了啊!”

    想了想,谢铭远却又突然开口叫住她,“嫫嫫……”等她站住,回头,他问:“你觉得,你自己的音乐,也不如他吗?”

    周嫫闻言皱起眉头,然后很自然地一耸肩,“当然啊!”

    谢铭远闻言无语。

    周嫫的高傲,整个歌坛尽人皆知。尽管在问出这个问题之前,谢铭远已经大概猜到了她会这么回答,但是却不曾料到,她居然会回答的如此干脆、如此自然,且如此的不容置疑。

    不过顿了顿,她想了想,却又突然一笑,道:“不过么,除了他之外,我天下第二!”

    说完了,她又是一笑,转身拉开门走了出去。

    满室默然。

    要知道,别人就不说了,至少赵信夫可就在这间屋子里坐着呢!

    可是,周嫫居然就是这么直接地说了,“李谦天下第一,我天下第二!”

    于是在目送周嫫就这么飘然离开之后,所有人下意识地扭头看向赵信夫赵信夫略显尴尬地笑笑,耸了耸肩膀,道:“李谦……的确很厉害!”

    跟周嫫公认的情商低下、为人冷傲不一样,赵信夫在圈子里无论做人做事。可从来都是有口皆碑的,属于情商特别高的那一类。

    谢铭远闻言笑了笑,扭头跟渡边和一对视了一眼,然后叹了口气。道:“行了,也听完了,评价什么的,想必大家都心里有数,我就不问了。散了。该干嘛干嘛去!至于这张专辑的销量,咱们也还是别瞎猜了,等着看成绩!”

    …………

    话是这么说,可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谢铭远还是没忍住,拿起电话来,拨了出去。

    李谦当时正在排练室,何润卿新专辑的排练和录制,正进行得如火如荼。

    黄娟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得到里面的答复之后才推门进去。见三个人都回头看着自己,她尴尬地晃了晃手机,说:“哥,索尼的谢总给你来电话,先挂了,他说他待会儿再打过来,说是有事儿要跟你聊聊。”

    现在明湖化这边的情况,黄娟作为跟着廖辽起家的小姐妹,得到了极大的重用,到现在。整个明湖化的经纪部,除了孙美美和刘梅之外,也就数着她了,虽说还不是副经理。但大家都拿她当经纪部的第三号人物来看待。

    原因无他,齐洁身为总经理,实在太忙,忙到逐渐顾不上李谦的经纪事务,再加上考虑到李谦跟廖辽是穿一条裤子、以及不穿裤子的关系,黄娟比其他人都要便利了不少。所以,小姑娘现在一肩挑两头,兼着李谦和廖辽两个人的经纪事务。

    像当下这种情况,当李谦,或者廖辽要进排练室、录音室了,就会都把手机交给她保管。

    这时候,她推门走过去,把手机递给李谦,问:“要不还是我给你拿着,待会儿叫你?”

    “谢总?”李谦正寻思谢铭远怎么突然来电话,闻言抬起头来,摇摇头道:“不用了,那就先放这儿,反正也不是录音室。”

    顿了顿,他见黄娟答应了一声就要出去,就又叫住她,问:“他没说什么事儿?”

    黄娟摇摇头,“没说。”

    这个时候,廖辽却是突然插话,道:“这个时候来电话,还用说嘛,肯定是跟《假行僧》有关呀!”

    李谦闻言一愣,旋即失笑,自己拍了拍脑门,“居然给忘了!今天是《假行僧》上市是?”然后自己点了点头,“那没错了!”

    说话间,手机突然响起来。

    李谦看了一眼,笑道:“是他!”然后一边按下接听键,一边起身往外走。

    “喂,谢总你好。”

    电话那头,谢铭远声音洪亮,道:“《假行僧》我听了,刚听完,很棒!”

    李谦哈哈一笑,随手带上门,一边往自己的办公室走,一边笑道:“过奖了。”顿了顿,又道:“你打电话来,就为了夸我一句?”

    谢铭远呵呵地笑了两声,道:“我想跟你的风,做两张摇滚,你觉得怎么样?”

    李谦闻言讶然,旋即失笑,“喂,同行是冤家呀,这个问题,你问我?”

    谢铭远闻言不以为意地笑道:“你跟华歌,是同行是冤家,跟索尼,不是。咱们俩,就更不是。我说的不对吗?”

    李谦闻言停下脚步,不由得笑了,“成!算你说得对好了,我总不能说咱俩也是对头?不过……摇滚不是不能做,但我个人觉得,还是稍微谨慎一点的好。当然,你要是觉得能做得很好,那就另说。好东西永远是好东西,不怕卖不掉!”

    谢铭远闻言沉思片刻,在电话那头缓缓地点了点头,“说的也有道理。那行,那就等你先卖卖看,到时候看看市场的反响,我们再定。”

    李谦“嗯”了一声,旋即道:“做么,还是可以做的,或许大赚不容易,但这个年头做摇滚,不赔就当赚了,不是么?权当是为摇滚出一把力了!再说了,你们索尼家大业大,就算是赔了,也不是撑不住!只有大家都在做,才会有更多的好作,这个市场,摇滚的市场,才会更火爆,对?”

    电话那头,谢铭远闻言又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片刻之后,他笑了笑,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这事儿就先不说了,我回头召集个会,先讨论讨论再说。倒是你,对这张专辑的前景,有把握吗?你这就算是正式出道了?”

    李谦闻言笑笑,“正式出道?没有啊,出道的只是四大美人乐队嘛!原因你是知道的,上次吃饭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只是跟曹哥他们聊到这个事儿了,大家一时兴起,就组了个乐队来玩玩的。你也知道,我们这个乐队里,甚至还有个导演呢!玩票而已!”

    他这边说得轻松,却不知道电话那头谢铭远闻言,却已经是一脸慎重了。

    片刻之后,他犹豫着问:“这么说,接下来,你自己还会发专辑出道?”

    李谦闻言讶然,反问道:“会呀,为什么不会?”

    不过顿了顿,他却又道:“当然了,看看再说,我现在也还不确定,只能说,或许某一天,我突然想发专辑了,那就发呗。”

    电话那头,谢铭远面色严肃地点了点头,缓缓地道:“嗯,明白了。”

    …………

    电话挂断,谢铭远苦恼地揉了揉眉头。

    然后,他信手抓过一张纸来,掏出笔,在纸上写:赵信夫、周嫫、冯飞飞。

    想了想,在冯飞飞的后头又添上几个名字:甄贞、胡阳、黄玉清。然后,犹豫了一下,他又在后面添上一个:司马朵朵。但想了想,却又划了去。

    然后,在胡阳和黄玉清的名字下面,他分别打上一个问号。

    再然后,他又另起一行,对应着写下了几个名字:廖辽、何润卿、四大美人、玫瑰力量。想了想,添上李谦。

    当然,李谦的名字下面,很快也多了一个问号出来。

    拿着笔,他比比量量,笔尖在一个又一个人名上晃来晃去。

    结果越晃,他的眉头就皱得越紧。

    “只是玩玩而已?”他摇头,“呵呵”地笑两声,“这还只是玩玩而已?”

    顿了顿,他提笔,在李谦的名字上画了个圈,把他整个名字都给圈了起来,然后笔尖又重重地顿了两下,不由得就叹了口气。

    ***

    这一章五千多字,是送给盟主“rdd摸o”的加更!感谢老兄的豪气打赏!

    今天九千多字哈,努力的喊一下月票,手里还有月票的兄弟,多少给两张鼓励鼓励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