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五十八章 鸦雀无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也许是我不懂的事太多,也许是我的错,

    也许一切已是慢慢的错过,也许不必再说,

    从未想过你我会这样结束,心中没有把握,

    只是记得你我彼此的承诺,一次次的冲动,

    dont–break--heart,再次温柔,

    不愿看到你那保持的沉默,

    独自等待,默默承受,

    喜悦总是出现在我梦中.pbtt.

    …………”

    一如既往漂亮的歌词,漂亮的曲子,同样一如既往精准且挥洒自如的演唱。

    似乎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正正地掐在你的气口上。

    在另外的那个时空,提起窦唯,人必称窦大仙。据说在后期,他的一系列的带有实验和探索性质的音乐专辑,已经只剩下几千、甚至是只有几百张的销量了。事实上来说,他的音乐越做越偏自我,越做越偏向于心灵的探索,他的很多作,甚至已经没有歌词了,完全靠音乐撑起来但是,这种极致的做法,艺术成就的高低,姑且不论,却必然使他就此逐渐远离了普罗大众的审美和趣味。

    可即便如此,他仍然是中国摇滚乐不可忽视、也不可或缺的旗帜性人物!即便他做出来的新的音乐,已经越来越让人听不懂、也无法欣赏了,可调侃也好、嘲讽也罢,大家仍然无比的尊重他对中国摇滚乐的贡献,依然很尊重他这个人。

    所以,有了“窦大仙”这个称呼。

    那么归根到底,原因是什么?

    是因为《无地自容》,也是因为《dont-break-my-heart》。

    在他的黑豹乐队时期,乃至于在他的《黑梦》时期,他曾经一度是整个国内摇滚乐的大哥大,他曾经创作出过一系列令人拍案叫绝的摇滚乐经典。

    他清秀的面庞,和他那略偏重金属风格的摇滚乐,曾经震撼了那些年。并就此长久地留在了无数人的心中,成为某种程度上无可替代的心灵烙印。

    1992年12月,黑豹乐队的同名专辑《黑豹》,在香港推出。不但迅速引来内地的盗版狂潮,而且,身为一个内地的摇滚乐队,在香港这样一个多年来都被认为是“没有摇滚土壤”,以至于连beyond这样出色的本地摇滚乐队。都要努力挣扎多年才渐渐出头的地方,他们的《黑豹》却一炮而红。

    不但《dont-break-my-heart》在香港商业电台的排行榜上高居榜首,同一张专辑里的《无地自容》、《别去糟蹋》等作,也被广泛传唱。

    在当时,整个香港人口才只有六百万上下,香港的歌手们卖到五万张销量已经定义为白金销量、白金专辑的背景下,《黑豹》这张专辑,在不包括盗版的情况下,取得了高达十五万张的惊人销量!由此可知其出色程度!

    在内地,《无地自容》被封为绝对的经典。但是在商业氛围更浓、都市化程度更高的香港,则是《dont-break-my-heart》最为当红。

    两者不必区分什么高下,因为同样都是出色的摇滚作,只不过前者的人情怀更浓、充满了某种思辨,而后者则更偏近于摇滚情歌的范畴,流行性显然更好。

    而现在,《dont-break-my-heart》这首作,出现在了另外一个时空的199年,出现在了一张名叫《假行僧》的摇滚专辑之中.pbtt.

    该是经典的,依旧经典。

    李谦的声音。在中频的位置,异常出色,低频和高频,虽然略逊于中频。但也同样拿得出手,简单对比的话,他的嗓音比窦唯要略厚了一些,唱法也不如他那么张扬和恣意。但他的那一份率性和从容,却能够唱出独属于自己的味道和理解,不敢说肯定超过原唱。但也不至于差到哪里去。尤其是对于当下这个时空里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人来说,从词,到曲,到编曲,到唱……浑然一体,近乎完美!

    《dont-break-my-heart》结束之后,随后就是一首大家此前已经无数次听过的“老歌”《无地自容》。

    只不过,和《一无所有》一样,此前大家听到的是现场版,而这一次,是编曲更饱满、演奏更稳定,演唱也更加出神入化的录音室版。

    曾经被震撼过无数次的,此时重听,依旧震撼。

    等到《无地自容》结束,很多的试听室里的很多职业音乐人,已经不得不无声地摇头、叹服了,然而这张专辑,还并没有结束。

    《无地自容》,只是第八首作而已。

    接下来,还有两首。

    毫无疑问,就和春节联欢晚会在十一点钟左右,必须安排整台晚会最大的大咖出场,而一部电影,也肯定会在最后的半个小时内上演故事最后的大高.潮一样。所有人都明白,在这张专辑已经安排《假行僧》和《花房姑娘》打响了第一炮,而《浪人情歌》和《dont-break-my-heart》则负责挑起了中间,那么,最后留下来作为压轴的两首歌,肯定是在四大美人乐队,或者说是在李谦心中分量更重的作了。

    于是,所有人,都比刚才还要更加的打起了精神。

    和此前的作多少有些不同的是,第九首歌直接是以鼓声起。

    而且这一次,李谦的嗓音里,似乎突然多了一抹前所未有的悲怆与苍凉

    “理想总是飞来飞去,

    虚无缥缈;

    现实还是实实在在,

    无法躲藏。

    心里充满**,

    身体没有力量,

    不想感到悲伤,

    只好装得放荡。

    飞来飞去,

    我飞来飞去,

    满怀希望,

    我像一只小鸟。”

    没错,就是当年在教学楼楼顶的天台上。李谦曾经用这首歌,唱得躲在楼道里偷听的齐洁,痛哭流涕,几乎无法自抑。

    而现在。同样的一首歌,编曲更完美了,各个声乐部分齐全,也不是当初只有那一把吉他了,就连李谦的嗓音。和他对自己嗓子的掌控能力,也已经不是当年的他能比的了。

    而听众,则从齐洁一个人,扩大到了无数人。

    每个人、每个听众,都有着不同的感情和人生经历,但不管再怎么完全不同的经历,人的感情,却是共通的。或许,换了人,换了时间。换了地点,换了心情……哪怕听众同样还是齐洁,她也不会再听到痛哭流涕了,但是却并不代表着一首好的音乐、一首好的作,它的力量就因此而减损了。

    听众是会变的,听众的心情也是会变的,但好的作中所蕴藏的情感、情绪、力量,或者是愤怒……却是永恒的。

    于是,当李谦的嘶吼声,响起在一间又一间的试听室里。响起在一个又一个的音响喇叭中,响起在每一个人的耳边时,无数的心灵,在这一刻。被真真切切地震撼到了!

    “让我们一起唱,

    唱出自由之歌,

    让我们一起飞,

    像一只小鸟

    像一只小鸟,

    因为我们,

    生来自由!”

    当这最后一声被李谦嘶吼着唱出来。所有人悚然而惊。

    在另外的那个时空,如果浅薄的划分一下的话,国内歌坛的摇滚乐,大约可以被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崔健扛鼎,第二个阶段,以窦唯为首的魔岩三杰,近乎天下无敌,而到了第三个阶段,在摇滚已经逐渐衰落的情况下,汪头条则几乎是凭他一个人的力量,就撑起了摇滚的半边天。

    或许会有很多人不耻其为人,也或许会有很多人嘲讽他做的所谓摇滚,其实是“流行歌而已”,但是,不可否认,进入新世纪之后,尤其是5年之后,当摇滚的声音越来越弱,却是他,用一首首或愤怒或高亢的呐喊,用他独特的、充满了人关怀和人思考的摇滚作,接过了摇滚乐在国内歌坛的大旗,至少是让21世纪的歌迷们,还有摇滚可听。让他们不至于悲怆地只能沉湎于摇滚乐昔日的鼎盛与繁荣之中。

    单说这一点,他已经是那个时空国内摇滚乐的一代宗匠!

    嗯,是宗匠,而非宗师。

    而如果再细分一下的话,其实崔健、窦唯和汪峰三个人的摇滚风格,迥然不同。

    如果说汪峰的风格是我在想什么、愤怒什么、憧憬什么,我就直接发出我的呐喊的话,窦唯的风格则是“我不说,我只是冷笑着、俯瞰着你们”,而崔健……

    他的风格则是,我连看都不看你们,我压根儿就懒得搭理你们,我就自己玩自己的,你们爱听不听、爱喜欢不喜欢。

    从逼格上论,崔健毫无疑问逼格最高,然后窦唯、汪峰次第下降,但换一个角度来看,事实上国内摇滚乐在那三十多年里的发展轨迹,在他们三个人身上,表现得无比鲜明,那就是,摇滚乐在一步接一步的越来越接地气!

    而摇滚乐,或者干脆说其实就是整个歌坛所关注的东西,从家国、民族、时代、社会、制度、自由等等宏大的话题,逐渐转向小的自我,生存、梦想、自由、爱情、生命……等等。

    没有高下之别,只是适应时代发展的必须。

    然而具体到单个人和单个的音乐作上,却不得不说,汪峰比崔健少了很多潇洒,比窦唯少了很多骄傲,却比他们多了更多的人关怀和思考。

    像《小鸟》这首歌,是汪峰早期的作,那个时候的他,还没有如后来那般彻底的走向“流行摇滚”,当时的他,正在摇滚与民谣之间跌跌撞撞,但那时的他,已经开始展现他身上那种独特的人思索了。

    《小鸟》,甚至一度被认为是汪峰最好的摇滚作之一。

    思辨,呐喊,抗争,咆哮。

    不像崔健那样逼格高高在上,也不像窦唯那样冷笑着俯瞰人世,他的思辨,他的呐喊,他的抗争,他的咆哮,更加的直接,也更加的富有力量。

    一下子,就能直接击中每一个人的灵魂!

    所以,当听到这首歌,你甚至不必有任何的音乐素养,就能一下子被他把热血点燃!

    更何况,此刻坐在试听室里聆听这样一首作的,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当下国内歌坛的顶尖高手?更何况他们甚至能从常人感知不到的地方,听出更加深层次的韵味来?

    一曲既罢,满室骚然。

    人们交头接耳,人们小声嘀咕。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这张专辑的最后一首歌,已经开始了。

    它叫《晚安,济南》。

    又一次出人意料的是,开头就是钢琴重键!

    钢琴声中,鼓声渐起,然后,一个无比简单的琴键循环,调门越来越高,下意识地就让听者为之绷紧了面庞、屏住了呼吸。

    然后,钢琴声止,鼓声笼罩一切。

    李谦开唱

    “我将在今夜的雨中睡去,

    伴着国产压路机的声音,

    伴着伤口迸裂的巨响,

    在今夜的雨中睡去,

    晚安,济南,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风会随子夜的钟声北去,

    带着街上乞讨的男孩,

    带着路旁破碎的轮胎,

    随子夜的钟声北去,

    晚安,济南,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晚安,济南,

    晚安,所有孤独的人们。

    …………”

    这首歌从第一句开始,简直沉重得让人呼吸亦为之不能!

    李谦选了它,作为四大美人乐队首张专辑的最后一首歌!

    压轴。

    李谦是济南府人,这一点,整个音乐圈几乎无人不知。

    当然,非要说的话,曹霑和郁伯俊、王怀宇……四大美人乐队里的“四大美人”,全部都是济南人。或许,某种程度上也可以把这首歌理解成是他们集体献给济南府、献给家乡的情怀之作?

    只是……太沉重了。

    沉重到让人几乎无法相信这样的一首满满地背负着沉郁的生命的作,会是出自李谦这个年龄刚刚二十岁的年轻之手!

    可问题是,在此前,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已经不止一次了!

    所以,你不信也得信。

    到最后,别无他法,你几乎只能把它归结为绝对的才华!

    沉郁顿挫的一首歌。

    当最后的一声歌唱亦远去,在浅浅的、缓缓的钢琴声中,这张专辑,结束了。

    无数间试听室里,音乐声停了下来,除了人们略显粗重的呼吸,安静到近乎鸦雀无声。

    ***

    今晚还有一章加更,但是会比较晚,不要等,可以明早起来看。

    然后,继续求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