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分量十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假行僧》要上市了。一直到八年之后,才被刘明亮刘天王所追平是追平,而非超越!

    当然,当歌坛来到九十年代中期,随着经济的发展,随着整个唱片市场整体大盘的爆发,新的专辑销售纪录被不断创造出来,由刘明亮和飞翔乐队共同保持的六白金纪录,很快就被打破,到现在,六白金的销量,甚至已经退出唱片销售历史排行榜的前五了。

    廖辽的三张大碟卖到现在,已经全部超过了六白金的纪录,其中她销量最高的第二张专辑《涛声依旧》,仅仅只计算国内销量,也已经超过了一千万张,而转投明湖文化之后的首张专辑《感恩的心》,虽然上市还不足一年,销量却也已经达到惊人的七百多万张,眼看就要破八百万,可以说,在未来,这张专辑突破千万张大关,也是问题不大。

    再加上五行吾素的《姐姐妹妹站起来》和《对面的男孩看过来》,也是先后顺利的突破八百万张和七百万张的大关,且还在继续的卖,何润卿的《追梦人》至今也已经冲破五百万张,顶多在今年上半年,应该就可以顺利的突破六百万张,而长期来看,她这张专辑卖到七百万、乃至八百万张,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所以,廖辽的三张超级大碟,和五行吾素的两张超级大碟加在一起,无可争议地占据了唱片销量历史排行榜的前五名,使得由刘明亮和飞翔乐队共同保持的六白金销售记录,只能后退到第六和第七名。

    而接下来,不说新专辑,只说已经上市发行的专辑,何润卿的《追梦人》不需要多说了,超过飞翔乐队的纪录,已经不成问题。而去年赵信夫的《梦中人》,势头丝毫都不比何润卿的《追梦人》差,销量甚至抢在《追梦人》之前就已经破了五百万张,未来打破六白金,甚至连一年时间都未必用得了,超过七白金,也只是时间问题。

    李心茹的成名大碟《嫁给我》虽然有些后劲不足,过了四百万之后就几乎不怎么卖得动了,但假以时日,想必冲破五百万和六百万的大关,还是不成问题的。

    而黄玉清厚积薄发。别看好像是还不如李心茹的势头那么猛,但他的后劲却更足,专辑上市到现在近一年半,已经轻松突破六百万张。渐有问鼎天王的气势,很快就要逐个超过飞翔乐队和刘明亮了。

    这样一算,说白了,六白金的销量,好像已经是越来越不值钱了。

    但如果稍微一分析就会明白:当年人家飞翔乐队卖到六白金的时候。整个唱片业的大市场,一共才有多大?

    要知道,在飞翔乐队最最鼎盛的那几年里,他们可是一度被称作是国内歌坛的“半壁江山”的!虽然这个话,肯定有夸大,然而正所谓管中窥豹,却也由此可知,他们的六白金纪录,份量是有多么的重!

    可以说,要真说到份量。真说到对整个歌坛的影响力,大约也就只有一个廖辽,前后连续的三张专辑大卖特卖,三年多的时间,为整个国内唱片市场贡献了共计超过两千七百万张的总销量,才可以勉强跟飞翔乐队比一比。

    至于其他人,哪怕是五行吾素在过去的几年中,也一共为唱片市场贡献了超过一千八百万张的总销量,比起飞翔乐队的六百万张来,却是仍要稍逊一筹的。

    简单来说。在飞翔乐队最鼎盛的那几年里,国内几乎是人人听飞翔,很有些“身为歌迷不听飞翔乐队,你还算什么歌迷”的感觉。而红如五行吾素。也达不到这个水平。

    但是,飞翔乐队的红、飞翔乐队的绝对的江湖地位,是怎么得来的呢?

    第一,是整个世界的潮流所向问题。

    随着工业化大时代的到来,摇滚这种骨子里就烙刻着叛逆精神的音乐,这种充满了对工业时代各种嘲讽和批判的音乐风格。很快就席卷了整个世界。

    而飞翔乐队作为国内摇滚乐的代表与旗帜,只是顺应了当时的这种潮流。

    第二,当然是因为飞翔乐队的摇滚做的足够出色。

    像《驾猪西去》,甚至是可以让国内的摇滚乐登上世界摇滚乐殿堂的大作!是一张已经烙印进了国内歌坛灵魂深处的超级天碟!

    然而,飞翔乐队仍在,摇滚乐却飞速的衰落了。

    很多人在提起摇滚乐时,都会说:摇滚不死!

    那么,摇滚乐在国内的衰落,甚至衰落到在最惨的时候,竟然一年之中只有两张摇滚乐专辑上市的境况,是因为摇滚已经死了吗?

    显然不是。

    音乐,是始终无法脱离开生活的土壤的。

    经济的飞速发展,固然可以遮掩很多的社会矛盾,但矛盾永远都在,甚至关于金钱、关于道德、关于工业社会与农业社会的冲突、关于自由、关于爱情……等等等等,这无数的话题,甚至是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而逐渐越来越加凸显的。

    可以说,摇滚乐可以批判的东西,一直都在,而摇滚乐可以去赞美的东西,也一直都在。

    它们只是缺少一双可以发现它们的眼睛,一杆可以记载下这一切的笔,和一张能够喊破一切的嘴巴。

    飞翔乐队在国内歌坛的江湖地位,无人能及,但鼎盛的几年过去之后,让后人几乎无法企及的几张大碟之后,他们却很快就半归隐了。

    数年之间,没有一张专辑问世。

    摇滚乐,也随着飞翔乐队的退出,而日薄西山,甚至是以一种远比它崛起时还要更快的速度,飞速地陨落了。

    究根问底,只是因为飞翔乐队已经把他们的才华,都尽数地挥洒到了那几张殿堂级的专辑上,而随着大红大紫,随着他们的名利双收,逐渐脱离普通人生活之后的他们,已经再也写不出像《驾猪西去》那样的传世经典。

    这么些年来,无数歌迷,尤其是老一辈、曾经经历过当年摇滚乐火红年代的那些歌迷,几乎无时不刻地不在盼着飞翔乐队能够复出,几乎无时不刻地在盼着摇滚乐能够重新红火起来,呐喊其呐喊,孤愤其孤愤。

    然而事实证明,尽管现在也早已是才尽且衰落,但飞翔乐队的确是国内摇滚乐无人能够企及的一群音乐天才。在他们之前,国内的摇滚乐只是地下音乐,而在他们之后。摇滚乐仍要被迫地回归到地下音乐。

    当以飞翔乐队为首的,当年那一批摇滚乐队纷纷陨落之后,十数年间,国内玩摇滚的人只会增多。不曾减少,发过专辑的,也有一些,然而,却连一个能够取得整个市场共鸣的都没有。连一张销量过两百万张的专辑,都没有拿出来过。

    一直到《一无所有》和《无地自容》的突然出现,可以说,但凡是从当初那个年代走过来的歌迷,几乎无不精神一振。

    这两首歌火到什么程度呢?

    虽然因为目前市面上销售的,肯定全部都是盗版,而且肯定不是来自一家的盗版,所以销量压根儿就无法统计,但是中国之声广播电台的金曲点播榜的排行,可以作为参考数据。

    自去年十一月在何润卿的演唱会上。这两首歌出现,到不久之后顺天府电视台播出了演唱会的实况录像,这两首歌的盗版,就开始迅速地出现了。

    然后,金曲点播榜上,这两首歌几乎是一夜之间便冲了上去。

    一开始是《一无所有》直接空降榜首,《无地自容》屈居第三,但很快,《无地自容》就逆袭反超,从此。《无地自容》第一,《一无所有》第二,这两首歌,便开始了长达十二周的霸榜!一直到眼下的三月。已经是近四个月、十六周的时间过去,《无地自容》依旧位列第三,而《一无所有》也依然位列第五!

    业界很多人都说,如果在当时,哪怕是随便的凑上另外八首,把这张专辑发出来。那么,即便是有盗版的冲击,这张专辑的销量到现在,也少说得有三百万张往上了!

    如果是那样的话,四大美人乐队将会成为过去的十二年中,国内第一个专辑销量过两百万张的摇滚乐队!

    至于盗版的销量只看在过去的这几个月中国内大大小小那些城市的街头音像店里,几乎每一家都在放这两首歌就知道,估计跟这两首歌相关的“大合集”的销量,少说也得有个七八百万,乃至千万级别的销量了。

    只不过,令人惋惜的是,似乎对于盗版的流窜上市,四大美人乐队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只是一边任由那两首经典之作的盗版在市场上疯卖,一边慢着性子、慢慢悠悠的制作他们的专辑,从而错过了必将由那两首作品所带来的销量狂飙。

    而现在,终于,他们慢悠悠地做出来的这张专辑,要上市了。

    在《一无所有》和《无地自容》之后,他们还能拿出不要说超越,哪怕是同一个水准的作品吗?他们的新专辑,又将会有一个怎样的开局?

    可以说,虽然没有什么大张旗鼓的宣传,但整个歌坛,却都对这张专辑无比关切。

    …………

    第一时间,各大唱片公司就已经拿到了初初上市的《假行僧》。

    第一时间,音乐圈子里的音乐人、歌手、乐评家,也都纷纷地拿到了这张专辑。

    而且第一时间,哪怕是再忙的人,也都是立刻就来到了自己的听歌设备旁。

    199年3月14日的上午,可以说,几乎是整个国内音乐圈的职业音乐人们,手里都拿着这样一张新鲜出炉的专辑。

    它的封面上,四大美人乐队的五名成员呈倒“人”字排列,左后是郁伯俊,右后是王怀宇,郁伯俊侧前方是曹霑,王怀宇侧前方是廖辽,而李谦,站在他们中间,双手抱胸。他们每个人,都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且这张照片,是黑白色的。

    照片正中间,是一笔娟秀且工整的小楷,上面写着假行僧。

    当然,毫无疑问,毛笔字,当然是黑色的。

    一张摇滚乐专辑,用黑白底的封面,这没有丝毫问题,甚至是老生常谈般的,但那一笔工整的毛笔字,就显得有些大大的违背常理了。

    摇滚乐,跟毛笔字……似乎不大沾边。

    所以拆开外面的塑封包装的时候,很多人心里下意识地就有些诧异。

    当然,这不是重点,所有人都知道,重点是里面的歌。

    只要作品好,无论怎样的封面,都会被歌迷们奉为经典,而只要作品不如人意,再有性格的封面,也会被骂到狗血喷头。

    …………

    在索尼唱片总部,当专辑被买来,谢铭远拿在手里摩挲片刻,随后便命人召集公司的制作人、歌手和管理层,并打开试听室。

    于是,谢铭远、渡边和一,以及一众制作人、高管,以及当时正好在公司的赵信夫、周嫫、冯飞飞,以及邹文槐等人,纷纷地先后来到试听室。

    而在华歌唱片,黄达仲心情复杂地盯着专辑看了足足几分钟,随后却只能叹口气,也召集大家一起到试听室,准备一起听一听这张分量十足的新专辑。

    在信达唱片……

    在亚洲唱片……

    在长生唱片……

    很多个播放键前前后后的按下去,片刻的安静之后,一段并不激烈的音乐响了起来。

    ***

    推荐票太惨了,能给几张推荐票不?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