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欲语还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高速路上,车行甚速。

    李谦最开始只是专心致志地开车,但后来,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谢冰,实在是太吸引人了,让他总是忍不住下意识地就看过去。

    因为自从上车,她就一直喜滋滋的,还不断地冲这边看一眼、看一眼的。

    前后两世四十年,在李谦所识、所见、所知的所有女人之中,能跟谢冰比相貌的,都不足一个巴掌数,可见她漂亮的程度,这样一个大美人儿坐在身边,还不住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含情脉脉地看过来,那双美眸里,蕴藏着一抹撩人心绪的欢情喜意,叫他怎能不有片刻的心旌摇曳?

    终于,车出顺天府,上了直通济南府的高速路,李谦忍不住了,主动问:“怎么了?干嘛老看我?”

    谢冰羞羞地笑笑,摇着头,却不肯说话。

    于是李谦忍不住,确定前面路况不错,就也往谢冰那边看一眼、看一眼的,不过片刻,谢冰的脸蛋儿就慢慢红起来,那酡红色的脸颊与耳垂,宛若醉酒一般,娇艳欲滴。

    终于,她扛不住了,说:“你真的要带我回家呀?”

    李谦挑挑眉毛,似笑非笑,“不然你以为呢?我是跟你开玩笑的?”

    谢冰不好意思地笑笑,道:“可是小露……”

    李谦扭头看看她,她下意识地就打住了话头,但李谦却道:“小露今年要留在顺天府过年。不过,这只是巧合,就算不是今年。明年。或者后年。我肯定要带你回去见见我爸妈的。”

    说完了,他又扭头看过去,只见她的眸光清波潋滟,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就笑着问:“怎么?不愿意去?”

    谢冰赶紧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旋即自己却低下头笑了起来。

    她当然愿意去。

    她当然知道李谦所说的带她回去见见爸妈是什么意思——在国人的思维中,男孩女孩谈恋爱。见过爸妈了,那才叫“定下来”了。

    只是她不曾想到,李谦居然会那么早、那么积极的要-≡style_txt;带自己回家。

    李谦伸出手去,越过排挡,抓住她的手。

    她的手小小的暖暖的,细滑软嫩。

    稍微用了点力气,李谦握着她的手,捏了捏。而片刻之后,她也终于反过手来,与李谦十指相扣。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起来。

    当然。李谦毕竟还开着车呢,两人握手片刻,李谦很快就主动地把手收了回来。

    然后他才问:“对了,上次就听你说了一嘴,只记得你说今年不回去了,为什么不回去?”

    谢冰闻言有着片刻的迟疑,不过很快,她就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的,你就别问了,因为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

    李谦有些诧异,扭头看她一眼,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他知道,这里头肯定有缘故,但谢冰不愿意说,显然是她觉得自己能处理得了,既然如此,李谦觉得自己也就不必插手了。

    只是,过了一会儿,他还是又主动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道:“有什么事情,如果是自己解决不了的,不要硬撑着,告诉我,我来解决。”

    谢冰看着他,片刻之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嗯。知道了。”她说。

    …………

    李谦是提前了两天把电话打回来的,而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年二十七了。

    自从接到了李谦的电话,李爸李妈就是里里外外的一通忙活:家里,大扫除,李谦的房间,铺的盖的,里外换新,家外头,各种买年货,大采购。

    李妈张罗这个张罗那个,李爸就负责开车、拎东西、打下手。

    两口子跑上跑下,却偏偏都是一副满面红光的样子,似乎丝毫都不觉累。

    儿子现在在外头有一大摊子事儿,回来一趟不容易,可偏偏,他们两口子又没要第二个,虽说俩人现在还都正当壮年,也都有着各自的事业呢,还不到感慨膝下荒凉的时候,但儿子毕竟是儿子,一天不见都会想,何况动辄半年不见?

    外人只看到了荣光,只看到他们两口子养了一个好儿子,以后这下半辈子,那肯定是吃香的喝辣的,富贵荣华了,却哪里知道,李谦特意寄过来的那套何润卿演唱会实况录像的刻录光盘,两口子每天晚饭后就翻来覆去的看——骄傲是骄傲,得意是得意,可看着录像里儿子站在台上唱歌的样子,两口子总是不知不觉眼睛就有点泛红。

    这种病,叫做想儿子了。

    大年二十七,李爸一大早不到六点呢就爬起来了,然后就把李妈也吵吵起来,两口子天没亮呢就把早饭吃过了,然后,**点钟,李妈就把中午要做的菜都收拾出来了,就等儿子来了下锅一炒就成。

    然后,俩人就闷头坐在客厅里,魂不守舍地看电视。

    结果,临近上午十一点了,儿子还是没回来,李爸就催着李妈打了个电话过去,结果李谦说,他还没上路呢,要吃过午饭才动身。

    两口子都有点失落,不过没事儿,吃过午饭之后,继续等。

    看看都下午四点了,李爸就有点坐不住了,不住地往窗前跑,每次过去,那目光现在楼前一梭,然后拐个弯儿,直奔楼外的小区主干道。

    眼看快要下午五点,李爸就念叨,“就算吃完午饭,两点动身,这三个小时也差不多该到了,那小子开车一向都那么快!”然后想了想,他就奔门口,抓过羽绒服来要穿,但是又想想,他却又把衣服挂起来,回来指使李妈,说:“你穿上衣裳,下去等着去。”

    下去等着。李妈倒是没什么不乐意的。但是却诧异地问:“你呢?你不下去?”

    李爸干咽了口唾沫。瞪瞪眼睛,“我是他爸,我下去等他,叫人看见了笑话!”

    李妈撇撇嘴,“当爸的等儿子怎么了?这有什么丢人的?”

    李爸一副“你懂什么”的表情,摆摆手,道:“你赶紧下去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我是他爸。又是做老师的,这、这……嗨,反正我觉得是不像话。你是当妈的,你想儿子,盼儿子回来,那是正常的。哎呀,你赶紧的,我不说了。”

    然而说话间,还没等李妈从沙发上起身呢,楼下却突然传来一阵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以及车子碾过地板砖的响动。

    李爸李妈当下对视了一眼,然后李爸一

    个箭步冲到窗户前。这一下看下去,脸上顿时就添了一副喜色。当下他一边忙不迭地招呼李妈,一边自己奔向门口,“赶紧的,是小谦的车!”却是一时间把刚才自己的想法不知抛到哪里去了。

    上午李谦去大采购来着,买了些东西,此时在楼下停好了车,他跟谢冰下了车,就打开后备箱,开始往外拿东西。

    一套在当下还有点稀罕的电磁炉,一个同样稀罕的豆浆机,然后还有一个高端的榨汁机。

    李爸李妈带上门就快步下楼,但走到一楼,听见外边有人道:“呦,小谦回来了?”然后又听见儿子的声音,“啊,是,回来了,徐叔叔好!”

    李爸的脚步,瞬间慢了下来。

    李妈没留心这些,快步走了出去,“小谦。”

    过了足足三秒钟,李爸才露头,却是先看向正停下自行车的四楼老徐,点着头,笑道:“呦,这是又买年货去了?”

    老徐也冲李爸笑着点头,“是,买了点年货。”

    跟老徐说了这么一句,李爸这才看向李谦。

    但这个时候,有个女孩子突然从越野车的另一边转过来了。

    嚯!一件红艳艳的小袄,扎着清爽的马尾,这丫头好漂亮!

    清凌凌的大眼睛,小鹿一样忽闪忽闪的,鹅蛋儿脸,眉目如画。

    尤其是,这丫头似乎有些害羞,转过来时,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突然就泛起一抹酡红,看去越发清纯且娇艳。

    然后,李爸咳嗽一声,看向李谦。

    李谦刚跟自己老妈说了两句话,一抬头,看到老爸正看过来,脸上倒是没什么笑模样,可眼神中的那一抹灼热与激动,却是遮掩不住的。

    “爸,我回来了!”他开口道。

    李爸特稳重地点了点头,就差没背起手来了,说话也是特别有范儿,就一个字,“好!”

    然后,不约而同地,他跟李妈一样,都看向了谢冰。

    李谦半转身,一把抓住谢冰的手,把她拉过来,对李爸李妈道:“爸,妈,这是谢冰,我带她回来过年。那个……你们就叫她小冰吧!”

    李妈有着片刻的迟疑,李爸的眼角则是下意识地抽了一下。

    然后,俩人脸上又都迅速地泛起笑容。

    李爸还只是冲谢冰点了点头,李妈则先是盯住看了几眼,然后一脸欢喜地赶紧过去,拉过谢冰的手,“小冰是吧……这丫头,真漂亮!”

    谢冰有些腼腆,此时又有些害羞,不过毕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了,这个时候,还是端端正正地躬了下身,叫了声,“叔叔阿姨你们好。”

    “好!好!”两口子忙不迭地答应。

    李爸又咳嗽一声,然后道:“那个,外头挺冷的,赶紧先上楼,回家再说话!”

    李谦答应一声,然后自己拎起最重的榨汁机,把电磁炉交给老妈,豆浆机交给谢冰,对她道:“走吧,咱们先上楼。”

    然后,跟一只笑眯眯地杵在楼道外的老徐又打了个招呼,一家三口迈步上楼。

    三个人的身子刚转过楼道去,老徐就笑眯眯地掏出烟来,碰碰也正抬头看的李爸,把烟盒抖抖,晃出一根来,李爸看他一眼,抽出来,然后主动掏出打火机。

    啪的一声,两人都把烟点上了。

    三楼传来开门声,说话声,然后。李妈扯着嗓子喊。“老李。你干嘛呢?上楼啊!”

    李爸答应一声,“你们先坐,我跟老徐说话呢!”

    砰地一声,关门声传来。

    老徐脸上带着一抹贼笑,摇头晃脑地感慨道:“你们家小子还真是……别的他有多大能耐,我不知道,也不懂那个,可这个女人缘就真是……哈哈!”

    李爸深深抽一口烟。摸了摸脑门,叹口气。

    要说这个儿子吧,那是真够长脸的。年纪轻轻,一手创下一番事业,自从今年夏天互联网上开始热炒他的名字和事迹,外边人不知道李谦跟李爸的关系,可同一栋楼的邻居们知道啊,那帮子小孩儿们,都把他佩服得不得了不得了的。而两大天后互撕的事儿开始红遍全国之后,李谦的知名度更高了。那就更是整个小区都开始知道了。

    别的不说,什么圈里的大腕啊。音乐才子啊,一手捧红几大歌星啊之类的,这个大家不懂,也没那么关注,大家就知道,别看人家才十九岁,可名下现在已经有一家不小的音乐公司了,白手起家,眼下那也已经是身家几千万的主儿!

    可以说,这些事迹、这些成就,还真是应验了李爸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头三十年看父敬子,后三十年看子敬父”!现如今,这小区里,几乎就没有不认识李爸李妈的,谁见了面都客客气气地打招呼!那叫一个有面子!

    而平常在学校里,逐渐知道了消息的同事们,甚至校领导们,那也都是客气有加,平常喊“老李”的,现在也都改口叫“李哥”了。

    每当有人笑着说:“李哥,你们家儿子那么有出息,你还教的哪门子学呀!换了我,立马辞职,跟着儿子享大福去啦!”李爸总是要笑微微地说:“嗨,他出息他的!他就是再有出息,我还是得该干嘛干嘛!我这辈子,就是个穷教书匠的命,我呀,还是每天跟黑板干几仗,这心里才踏实,人不能忘本不是?他怎么长起来的,怎么有钱买的第一把吉他?还不就是我每天跟黑板干仗挣的钱?咱呀……享不了他那个福!”

    可说这个话的时候,天知道他心里有多得意。

    但是话又说回来,这小子不光做音乐的本事大,勾搭女人的本事居然也是同样的大。

    两大天后撕逼的事情一出来,好家伙,李爸此前所有的骄傲瞬间就灰飞烟灭!

    虽然他也知道,拿这事儿跟他开玩笑的,可没什么嘲笑的意思,大家羡慕都羡慕不来呢!那可是两大天后啊,长得又都那么漂亮,还愿意同时跟着自家小子,这只能让人佩服那小子有本事,谁能笑话什么去?

    可偏偏,对于李爸来说,这事儿……丢人说不上,至少是挺愁人的。

    这才十九岁呀,还没到二十呢,这身边就已经仨女人缠着了,这要再过几年,那还了得?他还不得弄出一大群来?

    虽说自己也没啥大本事,就像自己说的,就是个穷教书匠,可好歹也算书香门第不是?这种花花新闻,纵然不抹黑,

    至少也是添不了什么光彩的!

    本来李爸就盘算着,这次过年等他回来了,自己得找个工夫,跟他好好念叨念叨,男人嘛,知好色而慕少艾,这没什么,可这个女人的问题呀,却是绝对不能放纵的!

    就别的不说,什么好.色伤身啊之类的,都抛一边去,整天倚红偎绿的,那也不是正经的君子所为不是?古人那么高的智慧,早就把做人的道理和境界,都给说透了,到了李谦当下这一步,别的不好说,他少年人,也不强求他戒.色养身什么的,至少这个修身养性的功夫,还是要慢慢拿起来的嘛!

    可现在倒好,李爸预备了一肚子的话,一肚子的道理,还没等跟儿子倒出来呢,这小子居然直接领了一个回来!

    而且这回这个,还是新的,是老两口以前都不知道,甚至没听说过的!

    没说的,这至少都是第四个了!

    此情此景,此时此刻,老李同志除了抽几口烟、叹几口气,简直欲语还休!

    末了,老徐抽着烟,噔噔地上楼去了。

    李爸自己站在楼下,抽着烟,抬头看着三楼自家窗户,简直满腹愁肠:这叫自己,该怎么跟他说?

    *

    感谢群里“盟萧”的飘红,话说不容易啊,你个老抠,祝你以后年年要账都手到擒来哈!(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