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三十九章 交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有了心事的羁绊,今天的录音果然是一塌糊涂。﹝〔

    录了一个小时,曹霑他们也看出了廖辽的魂不守舍,于是大家一合计,反正已经连续排练和录制了一个月了,正好,借这个机会,大家都休息两天,喘口气儿。

    当然,大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也没问。

    于是,如坐针毡一般地在公司里来转悠了一个小时之后,廖辽实在是受不了这种煎熬了,干脆拉上李谦,直接现在就家。

    早伸头晚伸头,都是这一刀。

    家路上,两人还顺路买了点菜,李谦一路熟悉地开着自己的越野车进了小区,就见前面一辆车走走停停,廖辽还是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坐在副驾驶座上,所以不曾在意,李谦注意一看,才现那是从辽宁那边过来的车,顿时就打起了精神,伸手碰碰廖辽,“哎,宝贝儿,看看!这不会是你爸的车吧?”

    廖辽吓了一跳,抬头一看,顿时就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李谦一看那表情,顿时就全明白了,当下赶紧按了下喇叭。结果前面那车似乎会错意了,不但立刻加了不说,开过两排别墅之后,干脆方向盘一打,往另外一边的方向去了。

    还好,这时候廖辽已经掏出了手机。

    那边很快接了手机,廖辽不等那边说话便直接道:“妈,别往那边拐了房子在这边!”

    那辆车果然“嘎吱”一声停在了原地。

    片刻之后,车子开始掉头转向,往这边开了过来。

    李谦想了想,没有下车,只是跟廖辽对视一眼,廖辽便点点头,对电话道:“妈。你让我爸跟着这辆越野车走,我在车里呢!”顿了顿,又道:“李谦也在!”

    很快,两辆车先后停在廖辽的别墅前。

    车子一停好。李谦和廖辽都赶紧下车,然后另外那辆车上,廖爸和廖妈先后走了下来。

    实话说,气氛本来应该是有些火爆的,但现在。因为刚才生的走错路的事情,却反而让双方只是略微有些尴尬。

    李谦倒不觉怎样,他明知道他们是来教训和规劝廖辽的,甚至未必没有把廖辽直接带家去的打算,而他,则必须把对方的一切怒火都给接下来。

    但廖辽的爸妈,则是经过了刚才的偶遇和电话,此时却颇有一种蓄足了气势却被一个意外给打断的感觉,似乎连他们自己都有些不知所措。

    嗯,李谦和廖爸廖妈之间上次的见面。已经是两年之前的事情了。

    此时下车,廖妈不由得就认真打量了李谦一眼。

    当然,不得不说,单论长相、气质的话,李谦绝对没什么可挑的,一表人才。但是很可惜,今天廖妈显然不是来看这个的,反而,李谦越是让她满意,他们俩心里就会越纠结。?

    这么好个男孩。又是跟廖辽一样做音乐的,还那么有才华,这要是俩人能一对一的,父母当然没有任何理由拦着。巴不得两人赶紧结婚呢!说不定这一次见面,廖妈就要开展“早点生个孩子”的教育了。但是,当前提不是“一对一”,一切就都变了。

    “叔,阿姨,你们好。”李谦说。

    廖妈勉强笑笑。“哎,小谦你也好。”

    廖爸看看廖辽,见廖辽下意识地躲到了李谦身体的侧后方,顿时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最终,他还是点点头,“好,既然都在,咱们先进家吧,到家里再说!”

    李谦点头应是,然后推推廖辽。

    廖辽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跑过去开门。

    四个人前后进门,李谦很主动地让廖爸廖妈到沙上坐下了,廖辽则忙着烧水准备冲茶。

    廖爸掏出烟来,抬头看看李谦,把烟盒冲李谦伸了伸,李谦笑着摆手,指着喉咙道:“最近在录专辑,不敢抽。”

    廖爸点点头,也不说话,自己抽出一根来点上。

    李谦看气氛略有些僵,就主动从廖辽手里接过茶具,轻声道:“菜还在车里呢,去先把菜拿进来。”

    廖辽“啊”了一声,赶紧道:“对,那我去拿菜!”然后赶紧往外跑。

    廖爸抬头看了自己闺女一眼,脸上有些不满一掠而过。

    廖辽很快拿了菜来,顺势就闪进了厨房,廖妈干咳一声,深吸一口气,似乎想说什么,但廖爸却突然道:“饿了,你去帮她弄点饭去!”

    廖妈愣了一下,李谦见状赶紧道:“不忙,阿姨坐了一路的车,肯定累了,先喝点水歇歇,让廖辽呃,待会儿打电话叫保姆来做吧!”

    廖妈闻言,看看李谦,又看看廖爸,但廖爸眼睛一瞪,“厨房也有水!”

    廖妈撇撇嘴,勉强笑笑,对李谦道:“那你们爷俩唠,我去厨房看看去。”

    李谦站起身来,笑着点头应了声“好”。

    廖妈走了。

    李谦又坐下。

    廖爸噗噗地猛抽了几口烟,李谦极有眼色地赶紧把烟灰缸推过去,廖爸抬头看看,冲他点点头,顺势掐了烟。

    余烟袅袅。

    两人都沉默下来。

    “叔,咱们都两年没见了吧?本来前些天我们俩还说,准备头等专辑录完了,赶在年前或者年后,一定要过去一趟呢。您气坏了吧?”

    廖爸闻言,有些讶异地抬头睇了李谦一眼。

    然后,他抬手摸摸额头,半天之后,突然叹了口气。伸手摸起烟盒,犹豫了一下,却又放下,然后道:“廖敏没给你们打电话?”

    李谦愣了一下,旋即笑笑,点头,“打了。我也接了。”

    廖爸看着李谦,“既然打了,为什么还非要过来?”

    李谦笑笑,坦然地与廖爸对视着,“我是男人,她是我女人。有了事儿,总不能让她一个女人在前头抗雷。我躲起来,您说是吧?”

    廖爸眉头一皱,身上那股子气质勃然而,“你女人?”

    他个子不高。也不像一般的东北汉子一样看上去强壮而彪悍,但偏偏,他身上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只稍一怒,便顿时带给李谦一种犹如老虎怒一般的威压。

    “呃”

    面对廖爸身上那股子吓人的气势。李谦却并未慌乱,只是平静地笑笑,然后郑重地点头,“我知道,您肯定是很生气,不过是,她是我的女人!”

    廖爸微微眯起眼睛,然后身子探过来一些,逼视着李谦,缓缓地道:“咱俩都是男人。你想的什么,我懂!你要玩女人,我不反对!你喜欢廖辽,她也喜欢你,我这个当爸爸的,也乐见其成。但是,找哪天你俩都有功夫了,去把结婚证领了,行不行?别的女人,你爱找几个。只要她廖辽没意见,我管不着!”

    李谦闻言深吸一口气,不说话。

    片刻之后,廖爸缓缓地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明白了。”

    他手撑膝盖,就要起身,李谦却又突然说:“叔,廖辽不傻,您知道的。我也不是那种玩女人的人。她知道的。”

    廖爸闻言一愣,突然皱着眉头看过来,那一对眸子里的神采,复杂莫名。

    诧异?吃惊?好笑?不屑?荒唐?

    顿了顿,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李谦,指着自己,一字一顿地道:“我!也是男人!”

    李谦轻笑,想了想,然后点头。

    顿了顿,他认真地道:“或许吧,或许随着名气越来越大,随着身边围着的女人越来越多不,您说得对,不是或许,是肯定!男人的本性嘛!到那个时候,感情也疲倦了,我也有可能会养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反正玩儿呗!我有才华,有钱,在圈子里有地位,能捧红所有我愿意捧红的人,而她们,年轻,漂亮,想红!所以,大家各取所需”

    说到这里,他自嘲地笑笑,点着头,道:“或许会有那样一天的!”

    听他这么说,廖爸反而不走了,一屁股坐去,逼视着李谦,道:“所以呢?”

    李谦抬头,坦然地与他对视着,道:“所以?所以所以您就觉得我对廖辽也只是玩玩吗?所以您自己的女儿,您觉得她会是那种为了红起来不顾一切的女孩子?所以您觉得廖辽的脑子,有那么笨?”

    廖爸抿抿嘴唇,不说话。

    于是李谦继续道:“我知道,您是白手起家创下一番事业的人,灯红酒绿也好,商场搏杀也好,那么多大风大浪,您肯定早就见惯了。”说到这里,他笑笑,道:“有些话,其实是不适合不过,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

    顿了顿,他看着廖爸,平静地道:“以您现在的成就、财富,身边围着的女孩子,也不少吧?您也应该心动过吧?或许,也有几个?但是”

    他伸手指向厨房的方向,缓缓地道:“您跟阿姨,还是在一起。”

    廖爸闻言,眼睛微微眯起,然后道:“我们是结了婚的夫妻。”

    李谦耸耸肩,轻笑着,道:“所以呢?如果当初你们两个没有那一张结婚证,对这个陪着您从不名一文一路走过来的女人,一旦您达了,就会觉得她一钱不值了?丢到一边去?重新找个年轻漂亮的?”

    廖爸继续眯着眼睛,脸上再次出现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道:“你的意思是你是个重感情的人?将来也不会嫌弃糟糠之妻?”

    李谦又笑起来,话说开了,他反倒是越来越没有了顾忌,坦然地展开双臂,道:“廖辽已经是当今国内歌坛的第一人,国民天后。我以前是制作人,一个还算不错、还算成功的制作人,我的唱片公司,如今在业界,也已经不是小虾米叔,我们都已经是成功者!我们是成功之后才最终走到一起的,所以,没有人会成为糟糠之妻了。”

    第一次,廖爸的目光离开了李谦的脸。

    低头沉思片刻,他才又再次抬起头来,脸上无笑亦无怒,只是点了点头。

    然后,他开口道:“廖辽,过来!”

    啪!

    一只碗摔碎的声音。

    然后,廖妈的声音响起来。“哎呀,行了行了,我收拾吧!从小惯得你,多大了都。一进厨房就麻爪了!出去吧,出去吧!哎呀,我不是说了,我收拾就行,你爸叫你呢!”

    半分钟之后。廖辽终于一步一挪地走出厨房。

    她不敢抬头,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面。此时此刻,在她身上,已全然没有了国民天后的巨星风范,有的只是一个在多年棍棒教育下对老爸怕到不行的小女孩。

    可她越是如此,廖爸的眉头就皱的越厉害。

    李谦笑笑,冲她招招手,“没事儿的,叔还能打你啊!过来!”

    廖辽勉强抬头看了李谦一眼,见李谦笑着冲自己招手。然后扭头瞥向廖爸,却见廖爸一脸不快,顿时就又赶紧低下头去,一步一步往这边挪。

    但是,三五步之后,也不知道想到什么了,她突然原地站住,深吸一口气,然后抬起头来,虽然眼神闪烁。看得出明显的心虚,却还是努力地挺起胸膛,大步走了过来。

    李爸看着她,拍拍身边的沙。

    但廖辽犹豫了一下。却走到李谦的身边坐下,且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

    父女之间,夹着一个李谦。

    廖爸的瞳仁缩了缩,然后抿了抿嘴唇,缓缓点头。

    手指在腿上轻轻地敲了几下,他缓缓地叹口气。越过李谦,看向自己的女儿,道:“自从长大之后,你不是这里,就是那里,到处跑,都没怎么在家里住过了,我跟你妈,还有二敏,都挺想你的”他抬手,示意廖辽等自己说完,然后才继续道:“你们的事情,我可以不管,但是,这一次,跟我去吧,去陪陪我跟你妈。”

    顿了顿,他竖起一根手指,“一个月,就一个月就成!这一个月的功夫,你离开他,好好的想想这些事情。等过完了年,就放你来,到时候,你要还是愿意跟着他,爸没话说。我们也不再拦着你!”

    说到这个话题,李谦自然不方便插口了,只好低下头。

    这一刻,廖辽那抓着他的手的左手,抓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抓紧。

    客厅里静得只剩下三个人各自不同的呼吸声。

    片刻之后,廖辽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道:“爸,什么时候都行,我什么时候都能去陪你和我妈,别说一个月,三个月、半年,都行,但是,唯独现在不行!”

    与此同时,她握紧了李谦的手。

    廖爸闻言,脸上并没有丝毫吃惊的模样。

    他只是愣了片刻,然后缓缓地点点头,“明白了。”

    然后,他突然站起身来,“妥了,那就先这么着。”说话间,他扬声道:“孩子他妈,出来,别忙活了,咱家!”

    廖妈两手带水地从厨房里走出来,一脸诧异。

    廖爸扭头看向李谦,目光平静而深湛,如一汪深潭。

    李谦平静地与之对视。

    片刻之后,廖爸缓缓地道:“头有功夫了,忙完了你们手里的活儿,过去住几天。”

    李谦闻言,缓缓点头,“您放心,我们一定去!”

    廖爸也点点头,然后迈步就往外走。

    廖辽慌乱地站起来,“爸你们这大老远来,好歹也得吃顿饭再”

    廖爸突然又站住,先扭头,后转身,认真地看着李谦,道:“她是我女儿,我生的,我养的,到死,我都能说揍她就揍她!”

    李谦愕然,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然而,廖爸显然也并没有希望得到他的应,在宣示完了自己的父权之后,看也不看李谦和廖辽,只是对廖妈又说了一声,“走,家!”然后便大步向外走去。

    ***

    又是家庭伦理戏会被骂灌水么?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