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左拥右抱的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屋外的争吵还在继续。

    王靖雪双手抱头,歪在床上,神游天外。

    “你懂不懂什么叫自由?你知不知道人活在这世上是为什么?你眼里除了利益,还有别的吗?”——这是老爸王大同刻意压低了声音的咆哮。

    “我不懂。你说的那些,我都不懂。”

    这是妈妈陶慧君的声音,她永远都是这样的不紧不慢,但说出话来,却又总是如此的锋利,“我只知道,你纳妾的钱,是小雪借给你的。想过吗,大同,你要纳妾,要去睡另外一个女人,一个和你女儿差不多年龄的女人,居然是你女儿借给你的钱。而有了这笔钱,你就可以做到自己想做的事,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片刻的安静。

    然后老爸再次咆哮,“可是小雪她不用!我在关注她,我很关注她,最近一段时间,那些专业的报纸评论,都说她的唱功今非昔比,所以,离了李谦,他一样可以做得很好!那么,她为什么就不能自由的选择?你为什么连自己的女儿都要这样去干涉?”

    另外那个声音仍旧不温不火,只是平静地道:“我会干涉的。我是说,如果事情偏离了它应走的道路,我会出手干涉的。因为那是我的女儿,而我希望她成功。但是现在,我可以负责的说,这件事情,我没有干涉。”

    “可是你的不干涉比干涉还要要命!还记得你自己说过什么吗?希望小雪能去帮助小露一把?你也是个女人!她们俩可都是你的亲女儿,你怎么狠得下心?你想没想过,小雪会怎么想?这辈子去做自己妹妹的陪衬?那小露呢?她会怎么想?”

    “哦?是这样吗?原来你是那么鄙视给别人做妾的女人?可是。如果我没记错。你刚才抱回来的这个小家伙。可是……”

    “你……陶慧君,你不要无理取闹!”

    又是片刻的安静。

    过了一会儿,王爸的声音降低了些,似乎在刻意的压制着胸中的怒火,道:“小雪可以自由的选择去索尼,还是去明湖,你,和⊥▽style_txt;我。谁都不能干涉!”

    顿了顿,他又道:“而且,我绝不会允许我的女儿嫁给人当小老婆!尤其是不可能让她们俩嫁给同一个男人!”

    过了一小会儿,陶慧君似乎是叹了口气,然后才道:“知道吗,大同,有些事,你真的不懂。所以……消消气,这种事情,你就不要管了行吗?”

    顿了顿。她又道:“事实上,就连你的两个女儿。都比你更懂的什么是人生,什么是自由!更懂得什么才是幸福!”

    “去你妈的人生和幸福!”

    啪的一声!

    王靖雪一下子跳下床来,两步走到门口,伸手要打开门,犹豫了一下,却又把动作放缓下来,缓缓地打开门。

    老爸脸膛涨红,怒火冲天。

    老妈伸手捂着脸,但是面色平静。

    听到房门的动静,两个人同时扭头看过来。

    王靖雪面无表情,双手抱胸,靠在了门框上,冷冷地看着他们。

    “小雪……”王大同嗫喏着。

    然而王靖雪一声不吭,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

    王大同有些尴尬地放下手臂,往这边走了一步,却又站住,脸上露出片刻的挣扎表情,然后才诚恳地道:“小雪,你不要听任何人的,更不要听你妈的,你想去哪里,想去做什么,只需要听从你自己的!爸爸相信你,不管去了哪里,你都没问题的!”

    王靖雪勉强挤出一抹笑容,点点头,“谢谢你,爸。”

    王大同还想继续说什么,但犹豫片刻,还是没有说出口来。

    这个时候,王靖雪反倒是突然开口,问:“爸,要是有一天,我嫁给人做小老婆了,你会打我吗?”

    王大同张开嘴、瞪大了眼睛,然而张口无言。

    片刻之后,王靖雪又笑笑,点头,“你不用说了,我已经明白了。”

    “小雪……”

    “爸,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谁的建议都不用听,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对吧?”

    王大同哑口无言。

    婴儿房里传来啼哭声,保姆正在努力地呵哄。

    王大同左看看,右看看,转身往婴儿房走过去。

    母女俩对视着。

    陶慧君的面色依旧平静,片刻之后,她伸手从嘴角抿下一丝血迹,冲王靖雪笑笑,有些说不出的淡然,道:“这就是你爸!”

    王靖雪不笑,只是看着她。

    片刻之后,她问:“你当年跟我爸,真的是自由恋爱吗?”

    陶慧君笑笑,摇头,然后道:“人,尤其是女孩子,在年轻的时候总是喜欢叛逆,不是吗?”顿了顿,她又道:“所以,我一直都在努力,试图让你和小露不要那么叛逆。”

    王靖雪闻言沉默片刻,才缓缓地道:“在小露身上,你成功了,对吗?”

    然而陶慧君摇摇头,“你们两个,目前还都没有。但是……你们都正走在对的路上。”

    王靖雪的嘴角现出一抹冷笑。

    但是陶慧君毫不在意。

    好像刚才挨了一巴掌的那个人,并不是她,好像她永远都只会是那么胜利者。

    所以,从小到大,王靖雪甚至不记得哪怕她发过一次脾气。

    她永远都是那么平静、平和,永远都是面带笑容的。

    像这个时候,她就微笑着问:“想好了?什么时候回去?”

    王靖雪摇摇头,又点点头,也笑笑,道:“我准备多想几天,陪陪我爸。”

    陶慧君低头笑笑,然后点点头,“行。那就再多住几天。”

    王靖雪有些讶异。忍不住问:“你不是应该催我回去吗?”

    陶慧君淡然地笑着。“他一个电话你就马上乖乖的回去了,那你岂不是太不值钱了?让他们等等也好。”

    王靖雪闻言,脸上原本就只是强自撑起的轻松,瞬间消失不见。

    顿了顿,她脸上隐带痛苦,却又偏偏很纠结地笑了笑,然后缓缓点头。道:“说的也是。你总是那么……算无遗策!”

    说完了,她转身。要关门,身后陶慧君却又突然道:“小雪……”

    王靖雪站住。

    陶慧君走过来,王靖雪转过身去。

    母女两个平静地对视着。

    片刻之后,陶慧君叹口气,伸出手来,摸着自己女儿的脸颊,缓缓地道:“妈妈知道你的性子,所以,不要让自己那么痛苦,那么纠结了。这一切。都是妈妈给你规划的,你只是爱妈妈。所以无法拒绝妈妈的要求罢了,你并不是自愿的,好不好?”

    王靖雪的眼角突然湿润起来。

    片刻之后,有泪滴,一大颗一大颗的涌出来。

    “妈,能告诉我吗?你到底图的是什么?”

    陶慧君沉默片刻,沉静地道:“为了让你和小露将来回想起自己的人生,不至于会埋怨自己的碌碌无为和寂寂无名。”

    王靖雪吸吸鼻子,抬手擦去眼泪,面色渐渐恢复平静。

    “我会去明湖文化,和他们签约,但是,我永远都不会跟自己的妹妹抢男人的。这样,可以吗?”

    陶慧君笑笑,伸手帮她擦去残留的泪痕,“当然!当然可以!”

    王靖雪又抬手擦泪,然后点点头。

    但片刻后,陶慧君又道:“这次回去,我准备跟你一起过去一趟。”

    王靖雪闻言讶然地看过来。

    陶慧君平静地道:“他身边的女人多,这没什么,但小露太弱了,就不好了。所以,我需要去见见他。”顿了顿,她笑笑,又道:“他是个聪明人,尤其是在他这个年纪来说,少见的聪明人。只要我去了,他就会懂的。”

    王靖雪半惊半疑地看着她。

    顿了顿,陶慧君叹口气,又道:“幸好他还是喜欢小露的,可惜小露还是不太懂,男人的心,是很容易就会变的。”

    王靖雪顿时无语。

    …… ……

    早上起来吃过早饭,李谦先开车把周嫫送到索尼唱片所在的办公楼下,然后才打方向盘返回去,到公司去继续录歌。

    经过了这一段前所未有的忙碌日子,此刻的他,看上去有些瘦削,不过整个人却显得更精神,也更干练了些——不知不觉、不知不觉的,他虽然过了年才刚二十岁,但真的已经是越来越不像是一个学生了。

    车子停好上楼去,曹霑他们几个已经在了,廖辽肆无忌惮地走过来,还凑上来闻了闻——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但绝对不是她自己身上的味道,于是她一脸的不爽。

    李谦不搭理她,过去跟曹霑他们说说笑笑几句,大家就准备继续录歌。

    到现在,《假行僧》这张专辑还剩下四首没有完成录制,但排练已经没问题了,都已经烂熟,所以大家伙儿就都想着在元旦前一鼓作气,把它彻底录完。

    不过,还没进录音室呢,大家都是刚把手机掏出来,准备留在排练室,还没出门,廖辽的手机就响起来,曹霑他们回头看看不是自己的,就说着话继续过去,李谦则留下等她。

    廖辽拿起手机来,看清号码,先就嘟囔了一声,“陌生电话?”

    但她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片刻之后,她讶然出声,“廖敏?你手机呢?又被咱妈没收了?这是在哪儿打的?什么?”

    李谦看她表情似乎不对,突然脸色就有点白,不由得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出什么大事了,当下赶紧走过去。

    廖辽捂上话筒,惨白着脸,看向李谦,道:“我妹妹,她说……我爸妈一大早就开着车出门了,还叮嘱家里的保姆这两天看好她,所以她猜着,他们应该是往顺天府来了。”

    “呃……”

    李谦闻言愣了一下。

    电话里,廖敏的声音很快嚷起来。“喂。喂。是我姐夫在旁边吗?你让他接,让他接!”

    廖辽看看电话,递给李谦。

    李谦刚接过来,就听电话那头小姑娘惊喜地说:“是姐夫吗?”

    这一次,这声“姐夫”已经不能不应了,李谦就答应一声,“廖敏是吧?是我。”

    电话那头,廖敏继续惊喜地道:“太好了。姐夫,我姐抠门,你可不能抠门啊!我这可算是通风报信,怎么样,你得给重赏啊!”

    李谦捏捏脑门,点头道:“好,给,一定给!那个……你说说,怎么回事?”

    于是廖敏道:“打从我姐跟周嫫开始对上,我爸就给气坏了。最近这段时间,就老是听他们俩背着我瞎嘀咕。可是你想想,我廖敏是什么人,他俩要做什么,还能瞒得过我去?所以,我都听见啦!都是我爸的主意,他说,得先等这个事儿落落稳,再过去收拾我姐。”

    “那现在很明白呗,他觉得事情都落稳了,这不,今天跟我妈他俩就出门了!我打了辆出租车,悄悄在后头跟着,一直看他们上了高速才回来给你们打电话!他最近除了跑着催债,没别的生意要跑,这大过年的,突然出门,你想想……”

    李谦点点头,“我明白了!”顿了顿,又赶紧道:“等回头,姐夫给你包个大红包!”

    “耶!姐夫万岁!”

    李谦刚想把电话交还给廖辽,廖敏却又在电话里喊,“姐夫,姐夫!”

    于是李谦只好把手机又放到耳边,“嗯?还有事儿?”

    廖敏低声道:“看在你那么有诚意的份上,附赠建议一条!你让我姐,千万别溜,我爸现在正憋着火呢,等他来了,别犟,我们家老头儿那脾气,越顶着来越不行,你就让他发火,让他骂,骂完了他就好了。但是你,千万别照面啊!让我姐去应付,你死活都别跟他们见面!”

    李谦想了想,勉强点头,“好……我知道了。”

    …… ……

    今天的录音肯定是泡汤了。

    做音乐,尤其是录音阶段,心情不对的时候,与其一遍遍的尝试、最终徒劳无功惹得心烦,还不如干脆暂停一天——于是,当曹霑他们在那边玩乐器玩得不亦乐乎时,廖辽却只能坐在李谦的办公室里愁眉苦脸。

    要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是可以让廖辽害怕的,那么,在李谦之前,就只有一个廖爸了——廖爸那家风,别看是闺女,小时候那可是真的拿棍子抽过的!

    想了半天,廖辽说:“二敏说得对,你别照面,我去应付。我家到顺天府……大概中午前后就能到了!我估计我爸跟我妈她俩,肯定不会往这边来,他们也不知道公司的地址,但我新家那边的地址,他们是知道的,所以肯定去那边等着!既然不打招呼来,那肯定就是想等着咱俩一块儿回去的时候,直接抓个现行!”

    说到这里,她白了李谦一眼,“所以,今天晚上便宜她了!你去她那边吧!反正也是亲爹亲娘,又不是后的,充其量再揍我一顿?”

    廖辽想办法的时候,李谦也伸手捉着自己的下巴,沉默不语。但是,等她说完了,李谦却是坚定地摇摇头,“你抗不过去的。”

    顿了顿,他道:“我一定要去,因为,这是我的责任!”

    说完了他自己却又笑笑,调侃一般地道:“想左拥右抱?那就必须承受左右夹击!这大概就是代价吧!”

    说到这里,他拉过廖辽的手,也不等她说话,就拍拍她的手,安抚道:“放心吧,我去,你爸就算有什么火儿,也必须得是我来扛着!要不然,这件事情是过不去的!”

    廖辽的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才道:“那,我爸他们要是……”

    李谦摆摆手,笑着握住她的双手,“你是我的女人,谁都抢不走的!”

    廖辽闻言眼前一亮,旋即,脸上又露出一抹感动的神情。

    片刻之后,她吸吸鼻子,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好!只要你能把我们家老头儿这一关过去,我豁出去了!今天晚上,我给你吹!”

    “……”

    这一刻,面对廖辽超级强大的逻辑串联能力,和异常强大的思维跳跃能力,李谦竟觉无言以对。

    *

    我总是以为,一个作者,如果他不是发自内心感觉自己写的很diao,那他就已经失去了写书的最大意义。

    是的,你们没看错,写书,且自我欣赏、自我陶醉,在我看来是大于挣钱的,是比挣钱更重要的!也只有这样,才能越写越好,并长久的写下去!

    所以,尽管我知道自己写的东西有很多瑕疵,有很多不足,但我一直觉得我写的东西就是很diao!

    再所以,我欢迎提建议,但试图跑到书评区来教训我的,指着我的鼻子说这个道那个的,且请省省吧,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看着觉得不爽,请直接右上角点x,不要来扰乱我的情绪!因为我实在没时间去反驳你!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