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那些无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亲眼看到舞台灯光终于全黑,齐洁终于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要┞┟╟看┞书.ww.1.┝

    “耶!”

    导播室里,一片欢腾。

    这是一次前后长达两个小时零十三分钟的演出,导播室这边,甚至是从演唱会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

    比如要拍摄观众的入场,比如要拍摄观众的候场,等等。

    三个小时紧张的工作下来,即便是他们都有着很丰富的工作经验,但还是累到不行。

    而现在,他们今天的工作已经可以宣告结束了。

    剩下的有关这场演唱会实况录像的剪辑、制作、出版、行等工作,明湖文化那边就将全面接手。

    而现在,对于他们整晚出色的工作,齐洁微笑着报以掌声。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可以休息了,把录制好的所有东西全部移交给在场的明湖文化的工作人员就好,但齐洁这个明湖文化的总经理,却仍是不得休息。

    于是,一分多钟之后,她又来到了就跟导播室隔了一个房间的总控制中心,跟演出商盛世娱乐一方的老总碰了面。

    此时,整座体育场内仍是黑暗一片,掌声仍在继续。

    在享受了两个多小时出色的演出之后,观众们以长达三分多钟的掌声,作为回报。

    然而齐洁看看表,道:“开灯吧?”

    对于的老总点点头,对工作人员道:“开灯吧,差不多了。”

    于是,整个体育场多达数十个的照明大灯瞬间打开,整个体育场突然亮如白昼。

    掌声又持续片刻,这才终于渐渐消散。

    观众们说说笑笑间,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开始6续起身、离场。

    虽然有些乱、虽然有些噪杂,但是还好,秩序井然。

    在欣赏过了完美的演出之后。基本上绝大多数人的心情都是舒畅的,所以,据说演出退场时生各种事故的几率,要远远低于入场时。

    不过即便如此。齐洁仍然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

    一直到二十多分钟之后,亲眼看着全场两万多观众6续平平安安地离开了体育场,一直到体育场内已经基本上看不到什么人了,她才终于松了口气。

    也是到这个时候,她才突然感觉到浑身各处传来的歇斯底里的疲惫。

    这场演唱会。毫无疑问是成功的。

    对于何润卿,对于李谦,对于廖辽,对于四大美人乐队,对于明湖文化,以及对于盛世娱乐公司,它都是成功的。要看┡┡┡┢书┟

    何润卿收获了鲜花与掌声,四大美人乐队和李谦,收获了赞叹与膜拜,盛世娱乐公司则收获了一个良好之极的开头。明湖文化公司,也收获了自己在演出市场的一次重量级胜利。

    所以,此时此刻,齐洁的内心当然无比兴奋。

    只是……有些累。

    从中午开始,她就一直带着人在体育场内、在舞台前后、在控制室、在导播室等各处走动、检查,等到观众入场,她又小心翼翼地待在控制室里,密切地注意着观众们入场的情况,而等到演出开始,她又亲自坐镇导播室……这一口气。她硬是撑了十个小时!

    此时一口气突然松下来,恍惚间,她就有些头晕的感觉。

    闭上眼睛缓缓神,她自己揉了揉太阳穴、晃晃脑袋。然后才跟仍留在控制室里的工作人员道了谢,转身又去了导播室。

    按照当初的协议,那一共十几架摄像机拍录下来的画面的所有权,是全部属于明湖文化公司的,未来的行收益,也是全部属于明湖文化的。所以,身为总经理,她当然要去盯紧了——哪怕一卷带子都不许损失。

    亲自过去之后,看到公司版权部的人正在跟人家交接,她这才又松了口气。

    负责带队的孙美美看见她,初时不在意,但仔细一看,却是脸色一变,赶紧快走两步过来,“齐总,你脸色怎么那么不对?”想了想,似乎是明白了怎么回事,她赶紧道:“行了,现在大事儿都已经过了,这里我负责盯着,保证不会有丝毫的纰漏,你赶紧歇着去!”

    齐洁想了想,勉强笑笑,倒也没有拒绝。彼此公事一年,对于孙美美的能力,她还是很放心的,于是就点点头,笑笑,“有点累,那行,那这边就交给你了。”

    孙美美爽快点头,“去吧去吧,看你那脸,都什么色儿了!明儿让老板给你红包!”

    齐洁笑笑,没说什么,又想了想,这边的带子交给孙美美了,体育场那边观众已经基本走光,那接下来,还真是没什么事儿了……对了,还有,艺人!

    她一拍脑袋,苦笑道:“你看我,给忙到忘了,不知道他们后台那边怎么样了,记得润卿姐说过,等到结束了,要一起吃个饭的,就算庆功了。”

    说话间,她顿时又打起精神,脸上有着一抹奇异的亮色,就如一盆刚刚被浇了水的花,当时就龙马精神地道:“那这里就真的交给你了,我得去后台那边看看!”

    然后转身就走。

    看着她的背影,孙美美双手叉腰,无奈地道:“得,你就是个累死的命!”

    …………

    顺着人流出了体育场,谢冰和王靖雪她

    们,就站在体育场外的马路边等着司机把车开过来。这个时候,几个女孩自然是三三两两地交换着对今晚演出的看法。┢┟要┢看╟书1k┢

    谢冰也跟大家聊了几句,然后就躲到一边,偷偷地了个短信出去。

    但短信完了,她正想回去加入话题,王靖雪却突然走过来,两人对视一眼,谢冰不由得愣住,露出一些疑惑的表情。

    王靖雪的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此时她们距离那边的几个人也就两三步的距离,虽说没有人会特意的关注这边,但她还是刻意地压低了声音,道:“待会儿,要不要去我那边坐坐?”

    谢冰闻言愣了一下。

    在组合里,孙若璇性子活泼开朗。跟谁的关系都不错,谢冰略沉默,尤其是最近一年多,更是少言寡语。但她性格柔善,除了上次在电梯里跟周萍萍突然爆之外,基本上跟谁关系都算不错,而周萍萍小脾气大,司马朵朵有点傲。王靖雪则干脆就是冷。

    所以,事实上她们的这个组合内部,并不像外界看到的那样团结和友爱。

    至少就谢冰和王靖雪而言,除了工作之外,两人平日里很少有什么私下里的接触。

    甚至可以说,整个五行吾素组合,跟其她四个人都有私下接触的人,大概也就只有一个孙若璇而已。

    所以这个时候,面对王靖雪的邀请,谢冰下意识地就有些愣。

    王靖雪看出她的迟疑。于是又果断地加了一句,“有些话,想跟你说。”

    谢冰闻言,又迟疑了一下,似乎是猜到了什么。

    片刻之后,她点了点头。

    “好啊!”她笑着说。

    …………

    车子驶出车库之后,邹文槐来回扫描,终于看到了周嫫和吴妈,赶紧把车子靠过去。只是,等她们上了车。他却犹豫了一下,道:“你确定咱们这就走?要不,还是进去看一看吧,这会子人虽然散了。但他们应该还在后台呢!”

    周嫫想都不想,道:“开车吧!”

    邹文槐为难地看看她,然后扭头看向吴妈,忍不住就使了个眼色。

    吴妈想了想,跟周嫫说:“小姐,这个时候。你得进去给他撑场面才对。”

    周嫫想了想,特可爱地转了转眼珠,似乎是经过了慎重的考虑,但最后,她却还是道:“不撑!回家!”

    邹文槐闻言无语。

    片刻之后,他又忍不住道:“那刚才咱们说的下张专辑的事儿……”

    这一次,周嫫秒答,“我想想再说。”

    …………

    庆功宴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半了。┡╟要看┝┝书┢

    挨个儿地看着何润卿、廖辽、李谦、曹霑他们各自上了车走了,她才终于松了口气,终于回到自己的车里,她动了车子,却觉得自己已经是一动都不想动了。

    点上火打开暖气,在车里坐了足足十几分钟,终于安静下来的她,才觉得渐渐地回过神来,虽然身体的各种酸痛一起袭来,但好在,脑子轻松了不少、也清明了不少。

    这时,她才终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

    然后,今晚的一切一切,都如电影镜头一般,在脑海里次第回放。

    何润卿的表演,当然是成功的,甚至是无可挑剔的,但是他……

    想到他在今晚的表现,想到自己在导播室里看到他统治全场般的举行风范,齐洁不由得就笑了笑,然后笑容越来越松弛、越来越松弛……

    他才是这场演唱会的真正核心,和真正的压轴啊!

    毫无疑问,这第一次的登台,这场秀,完美!

    这个时候下意识地就想起当初自己坐在楼梯上听他唱歌时候的情形,脑子里似乎还清楚地记着他当时的声音,以及那些难忘的旋律。

    那个时候,他似乎是只唱给自己一个人听的。

    而现在,他的声音、他的歌,第一次公开亮相,就征服了全场两万多的歌迷。

    虽然好想好想让他只唱给自己一个人听,但是,今晚的他,却莫名的更让自己为之骄傲。

    终于第一次的,自己开始有了一种“参与到了他的人生”的感觉。

    虽然事实上,她自己知道的,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经在参与自己的人生了。

    可是……这种感觉好奇妙。

    就是让人会忍不住地想要灿烂的笑起来。

    几乎无法自制。

    也不知道多久之后,她突然回神,抬起手来搓了搓,笑着摇摇头。

    “又胡思乱想,回家!”她对自己道。

    …………

    深夜,凌晨十二点。

    王靖雪的公寓内,只客厅里开着氛围灯。

    谢冰,王靖雪。

    两人对坐,居然有酒。

    而且第一瓶已经空了,第二瓶都已经喝了一半。

    叮的一声,杯子一碰,王靖雪又是咕咚一口直接干了。要┡╟╟┡看书.ww.┝

    然后。她突然就打了个酒嗝。

    而奇怪的是,过去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她们两个女孩子已经干掉了一瓶半红酒,加在一起。却只说了不过十句话。

    “请进,不用换鞋了。……坐吧。”

    “好,谢谢。……你家里收拾的真干净。”

    “嗯,咱们……喝点酒吧?”

    “呃……现在都已经……好吧,那就少喝一点。”

    “嗯。少喝一点。”

    “干杯。”

    “干杯。”

    “干。”

    莫名其妙的,两个人居然越喝越兴奋。

    甚至,哪怕除了彼此碰碰杯子之外,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哪怕一句交流,喝一口酒就各自各自的呆,她们却依然有一种“好爽”的感觉。

    然后,当第二瓶都已经喝到一半,两人也很明显都已经带了几分醉意,王靖雪才突然道:“你也不会续约了,对吧?”

    本来这个话突然抛出来。哪怕是组合内的姐妹,对方也肯定要大吃一惊的。

    但此时,不知道是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是此刻已经被酒精给麻痹了大脑,谢冰闻言却只是傻傻地笑笑,居然反问:“你呢?会续约?”

    王靖雪不说话,费劲地起身给自己倒上酒,还晃晃悠悠给谢冰也倒上,然后放下酒瓶跌坐回去,才又问:“去他那边?明湖?”

    谢冰笑笑。突然也打了个酒嗝,傻乎乎地笑着,似乎此刻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也不回答。还是反问道:“那你呢?”

    王靖雪一抬手,又是一大口灌下去,喘口气才说:“我不敢去。”

    谢冰闻言愣了一下,有些迷糊地看着她,问:“为什么?”

    跟谢冰越喝越迷糊、脸蛋儿也越来越红不一样,王靖雪是那种越喝越冷淡的。就算喝醉了,她身上似乎都在散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

    她闻言抬头看看谢冰,沉吟许久,道:“你们谁都能,只有我不能。你们都不怕,只有我怕。”

    谢冰听了眯起眼睛,好半天才迷迷糊糊地道:“你为什么不能?你怕什么?你跟他……没什么矛盾啊!”顿了顿,她笑嘻嘻地道:“来嘛,你也来,上次小璇跟我说,她已经悄悄地跟他公司里的人接触过了,据说那位齐洁齐总已经打了包票了,让她放心过去。到时候咱们三个一起过去,指不定还让咱们仨做个组合呢,多好!”

    顿了顿,她甚至手舞足蹈,一脸陶醉地说:“他的本事,你是知道的呀,今晚你也听见了,就没有他做不好的东西嘛,对不对?五个人的组合,他可以说捧就捧起来,换了三个人的组合,还不是一样?”

    王靖雪扭头看她一眼,沉默不语地喝了一口,才道:“你跟他……关系怎么样了?”

    谢冰虽说已经喝多了,但脑子还没彻底完蛋,闻言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但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作祟,她倒是并没有回避这个话题,而是很直接地道:“我知道,你妹妹跟他是青梅竹马嘛,可是……我跟你说,我真的没有要跟她抢什么的意思啊!你知道我的,我胆子小,人也又傻又笨,所以,我就是想找一个能让我依靠的人罢了。而他,正好出现在我面前,完美的帮我解决了一切让我不知所措的问题,所以……我这辈子认定他了!”

    说到这里,她醉醺醺地,突然伸手抓住王靖露的手腕,目光迷离,却很认真地道:“你跟你妹妹解释一下好不好?我要的真的不多啊!”

    王靖雪看着她,片刻之后,她突然道:“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哪怕做妾,也要去争取……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幸福了,你一定要珍惜,知不知道?”

    谢冰闻言又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松开手,皱着眉头,道:“你今天晚上好奇怪呀!莫名其妙邀请我来你家,来了也不说话就要跟我喝酒,而且还东一句西一句的……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我怎么感觉都听不懂?”

    王靖雪突然笑了笑,“听不懂就听不懂呗,我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尤其是今天,特别想找人说说话。但是思来想去,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这些话的人,只有你,勉强合适。”

    谢冰傻乎乎地笑笑,也不知道听成什么意思了,居然道:“好吧,看在你拿我当朋友当姐妹的份儿上,以后我也拿你当朋友看待好了!你有什么话,尽管跟我说,我保证不给你传出去!我……保证!”

    王靖雪笑笑,举起杯子,“干杯!”

    谢冰爽快地举起杯子,傻笑着,“干杯!”

    …………

    深夜,窗前。

    手里的一根烟摩挲许久,李谦终于还是拿起火机,啪的一声,点着了。

    深深的抽一口……有些呛。

    今夜无月,远处有小区里的路灯,在深夜里散着晕黄的光。

    有动静在身后传来,似乎是开灯的声音,然后,房门在身后打开。

    廖辽只下身穿了一条小内内、睡眼惺忪地走出来。

    李谦扭头看看她,然后把手里的烟掐灭了,走过去,“怎么醒了?”

    等他走近,廖辽伸手捧着他的脸,眯缝着眼睛笑笑,“激动得睡不著了?”

    李谦笑笑,“没有。”顿了顿,又道:“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事情来,有

    些感慨,所以出来走动一下,没想到把你吵醒了。”

    廖辽笑笑,踮起脚尖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笑道:“她就那么吸引你呀!”

    李谦愣了一下,旋即苦笑摇头。

    还是在后台的时候,李谦的手机接到一条短信,他也没多想,下意识地以为还是王靖露的信息,就顺手掏出来瞥了一眼,结果廖辽也以为是王靖露的短信,就也下意识地凑过去看了一眼,还问了一句,“你再问问,待会儿她真不过来呀?”

    然后,她也看到了那条短信:现在我算是已经挤进去了吗?

    就这一句话,在结束了庆祝之后,只剩下两个人了,就瞬间变成了廖辽口中的把柄。

    然而这个时候,李谦却只是反过来捧起她的脸,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轻声地问:“我要是现在说对不起,会不会有点欠揍?”

    廖辽闻言笑起来,点头,“会。”

    李谦想想,放开她,走到沙旁从茶几上拿起手机,找到那条短信,回了一个字:算。

    然后,他冲廖辽亮了亮。

    廖辽哼了一声,抱着肩膀,说:“当着我的面泡妞,无耻!”

    …………

    半睡半醒间,叮铃一声,王靖雪突然就惊醒过来。

    下意识地抬头往着亮光的那个东西看过去,才现是谢冰的手机。

    然而酒意昏沉之下,她并未多想,抓过手机来下意识地点开,看过去。

    我:现在我算是已经挤进去了吗?

    谦:算。

    瞬间酒醒。

    不知何时关的灯,也不知道谁去关的灯,然而酒居然还剩一杯。

    王靖雪恍惚地笑了笑,放下手机,抓过酒杯来,一饮而尽。

    放下杯子时,感觉到脸上似乎有东西滑落下来,有些痒。

    她下意识地去擦,却现越擦越多。

    抓起手机,她飞快地输入一句话:今晚你唱得真好!

    想了想,删掉。

    片刻之后,她又输入三个字,狠狠心,按下了送键。

    那是:我爱你!

    ***

    吭吭哧哧,删删改改,赶在十二点之前终于写完这一章,又突然有些胆怯。

    众所周知,**之后的过度,最难写。想要写好,更是难上加难。

    对于这一章,不知你们会作何评价?(未完待续。)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